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零二章 亡魂冥王帖(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零二章 亡魂冥王帖(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稍稍停頓了一下,洛魅的聲音輕了許多,悠悠說道:「說我是壞人,其實也沒錯,那小子,沉香是吧,你說要修復冥王帖的,怎麼還不動手?」

孫豪淡然一笑:「不急,我會動手的,只不過,在此之前,沉香有幾個問題沒有得到答案,還請前輩解惑。)」

洛魅沒有做聲,漆黑的棺槨完全平靜下來,等待孫豪發問。

「沉香很想知道,冥王帖還有英雄符上的血液秘術,是不是前輩手筆?」孫豪問出了自己一直疑惑的問題。

洛魅淡淡地答道:「是也不是。」

孫豪微微一愣:「此話怎講?」

洛魅:「我醒來的時候,血咒已經存在了,我只需要施展就好。」

孫豪沉默了一下,然後又問:「那麼,風林火山大陣是不是前輩手筆?」

洛魅還是那句:「是也不是,我醒來的時候,那陣已經存在了,我只是使用而已。」

孫豪又問:「登天階上的布置,是不是前輩手筆。」

洛魅說:「是也不是。」

智痴在惟妙惟肖地學他的口吻說道:「我醒來的時候,那布置已經存在了。」

洛魅聲音一揚:「就你聰明1

孫豪卻是心頭湧起很不舒服的感覺。

怎麼會這樣?

孫豪頓時有種找不到答案的感覺,以為到了冥王帖這裡,能找到所有問題的答案,但結果卻是這樣。

身上氣勢攀升,孫豪雙目神光閃閃,朗聲說道:「最後一個問題,洛魅跟古魔洛二是什麼關係?」

「古魔洛二?」洛魅問了一句。然後說道:「就是掛在冥王迴廊中的那位?我跟他?嗯,好像關係不淺,但具體是什麼關係。好像又不大好說。」

智痴哈哈大笑起來:「沉香,你難道沒有發現。眼前這洛魅,缺根筋,少根弦,你問他問題,整不明白的……」

「你全家都缺根筋,少根弦」,洛魅破口大罵:「奶奶的,兀那小子。爺爺我記住你了……」

「他不是缺根筋,也不是少根弦,而是在裝瘋賣傻」,孫豪淡然一笑:「前輩,如此這般,有意思嗎?如果你真是排位金丹英靈所化,還請坦誠相待,要不然,沉香真的會就此轉身而去,決口不提修復冥王帖之事。」

洛魅沉默了一會。終於又開口說道:「你比那自作聰明的小子聰明得多,不過,你是怎麼看出我沒說實話的?其實我也說了實話。只不過沒說完而已。」

孫豪淡然一笑:「還請前輩明示,如若前輩真是排位金丹英靈所化,相信,無論如何,修復冥王帖一定是前輩的執念所在,大家倒是有交流的基礎,說不定,真能找到兩全其美的辦法。」

「開誠布公嗎?」洛魅的聲音響了起來:「看來,小子你也是道心堅韌之輩。輕易不會放棄葬天墟修復任務,既然如此。那我就實話實說。」

「小子,你猜得不錯。血咒也好,大陣也好,天門也好,都跟我有關」,洛魅的聲音變得低沉而滄桑:「但我只所以不是,那是因為我乃是修士精血而生,生而知之……」

洛魅緩緩說出了自己的來歷。

他本血魔一滴血,滴血重生時,天墟已關閉,被壓冥王帖之下,吸收歷屆排位金丹的精血逐漸發展壯大,逐漸在冥王帖下化為棺槨,孕育肉身,期待後輩修士能殺到這裡,將他解放出來,脫困而出。

至於葬天墟之內各種布置,有他動的手腳,但大多卻是歷史上一些天資縱橫之輩留下的後手,給他開了後門,被他有效利用起來,千百年經營,才有了如今的局面。

經過不知道多少年的吸血演變,他現在已經完全不是以前那滴血了,也不再以血魔自稱,而是自號洛魅。

他沒有解釋血魔的過往,但是孫豪卻知道真正的血魔其實乃是古魔的一個種類,也就是說,洛魅前身,很可能就是古魔,這也可能是他取義洛姓的由來,至於為何會有一個魅字,想來其中必然也有原因。

各種布置可以說是各有來歷,如同這一輩修士留下的火神渡一般,也是前輩修士留在葬天墟之內的遺,只不過被洛魅巧妙利用,達到他收集精血,魂魄來恢復自身而已。

情況逐漸明了。

等洛魅說完自己的來歷,智痴問了兩個很關鍵的問題:「我最後也有兩個問題請教,其一,你怎麼會被鎮壓在冥王帖下;其二,你身上有什麼不妥嗎?我的分身感知到,你真正很危險。」

洛魅沉默了一下,聲音徒然提高不少:「你真是欠抽,問個問題都讓我很難受,我記住你了,你叫什麼來著?」

智痴一擺雲展,微微鞠躬:「智痴見過前輩。」

洛魅說道:「好個智痴,我記住你了,我為什麼會被鎮壓在冥王帖,很簡單,我醒來就這樣了,你以為我願意?我能影響到葬天墟內的很多情況,但就是出不去,你以為我好受啊1

智痴和孫豪相視一笑。

洛魅接著說道:「至於你說的不妥和危險,那自然也是存在的,實話說吧,我洛魅自從醒來之後,就有兩個巨大的心愿,一是修復冥王帖,那是無數人的意志,也刻在了我的骨子裡;二嘛,自然就是自由了,這地方呆膩了,很難受,如同牢獄,只不過……」

洛魅的聲音變得有點漂浮:「只不過,我的身體也好,神魂也好,始終差了那麼一點點完全復原,一旦離開冥王帖,會怎麼樣,我自己也不知道,嘿嘿,話我說完了,小輩們,你們可以開始修復冥王帖了。」

孫豪看向智痴。

智痴一擺手中雲展,心中開始快速運算,半響之後,眼中神光一閃,朗聲說道:「各位道友,情況已經基本明朗,這洛魅應該正是無數前輩英靈的集合體,他說話不陰不陽,性別難分,不男不女,很可能……」

棺槨猛地震蕩起來:「你不男不女,你不陰不陽,你全家性別難分,我明明是,我明明是……」

最終,洛魅自己也沒能分辨出自己的性別到底是個啥!

智痴沒理暴怒的洛魅,繼續分析:「他雖然秉承了前輩們的意志,將修復葬天墟當成了自己的使命好追求,但無論如何,改變不了,他本身乃是修士精血重生,帶有強烈的不甘怨氣的事實,按照我的推測,一旦脫離冥王帖的控制,他將會六親不認,十分暴戾,十分危險……」

洛魅沒有做聲,默認了智痴的說法。

智痴繼續說道:「只要冥王帖還在,他就始終被牢牢鎮壓,只是一隻紙老虎,沒有什麼威脅,但我懷疑他的存在,其實類似是葬天墟孕育的生靈,有著強烈的破壞慾望,如若揭開冥王帖,就相當於放虎歸山,一切都不可預料,情況就是如此,是走是留,沉香,你拿主意吧。」

孫豪雙手背負,臉上有著淡然笑容,看向棺槨,堅定地說道:「千辛萬苦,帶著多少同道的希望和堅持,我們到來這裡,自然要全力一搏。」

說話之間,凜然正氣油然而生,身上好像有無窮光芒放射出來,炫人眼目,幾個本身就對孫豪情根深種的美女不由看得痴了。

智痴淡然一笑:「願隨沉香一起,完成壯舉。」

蓋亞虎軀一震,從空中站了起來,仰天一聲長嘯,鬥志昂揚。

洛魅也誇了一句:「沉香不錯,好志氣,我喜歡。」

孫豪淡然笑著說道:「揭開冥王帖之前,我想跟前輩約定一件事。」

洛魅飛快說道:「揭開冥王帖之後的事,我自己也控制不住的。」

孫豪淡然一笑:「有一件事,前輩一定能控制,葬天墟達到一定條件,即會完成初步修復,到時候,如若完成,還請前輩將其他修士排斥出去,要不然,沉香不揭冥王帖也罷。」

智痴身軀微微一震。

冥斕曦碰碰靈兒:「姐,公子的話是什麼意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