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一五章 妖神之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一五章 妖神之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祝賀群里書友「日不落舞狼」生日快樂

葬天墟前,一等十多年。

一切的一切顯示,排位金丹們已經殺到了最後關頭。

按照冥二龍的說法,就是已經殺到了冥王帖本體所在之處。

越是最後,越是艱難,也不知道依然在頑強挺進的排位金丹,最終又有幾個能安然回返,最終的大戰又是何等的驚天動地。

戰舟上,飛艇上,修士齊齊從修鍊中醒來,齊齊站在了舟頭,遙望登天榜,等著最後的戰果,並等待著英雄們的凱旋歸來。

天榜之上,開始出現了變化。

軒轅紅、夏晴雨攻破洛魅幻影,出現虛空巨棺的那一刻,她們兩人的大名在登天榜上,齊齊光芒大作,代表了積分進度條,長長地進去了一大截。

尤其是軒轅紅,本身的積分不是特別高,此次破關之後,已經在其他修士積分不怎麼動的情況下,積分進度條猛地前竄,挺進了前十五。

而夏晴雨,已經穩穩地排在了孫豪和趙誅魔之後,排在了第三。

趙誅魔的積分已經不見上漲,已經止步,孫豪的積分,再度躍居第一。

仰望著登天榜的變化,修士們歡呼起來。

排位金丹應該又過了一關,葬天墟之行,越來越接近尾聲了,葬天墟內,究竟發生了一些什麼樣的英雄事,即將揭曉。

孫豪如何能強勢崛起,以二流宗門弟子奪取那麼多積分,也即將勵志普通宗門修士。

有哪些英雄,有哪些悲壯,有哪些驕傲,有哪些血性,有哪些膾炙人口的,有哪些永生難忘的故事,即將通過排位金丹的轉述,流傳天下。

只是。葬天墟的兇險難度可見一斑。

趙誅魔,天宮大師兄,居然都被迫留守,再也不得積分。最後的關頭,還不知會有什麼樣的大戰呢。

半日過去,登天榜的劇烈變化,再次向大陸修士們展示了葬天墟的殘酷和壯烈。

積分的變化顯示,進入葬天墟最後關頭的修士有孫豪、虎蓋亞、夏晴雨、宮小狸、單涫涫、鬼如靈、冥斕曦、鼠小玉以及軒轅紅。

不少修士。已經自發地稱呼殺入了最後關頭的修士為「九英雄」。

當然,葬天墟內修士出來之後,大家發現,進入最後關頭的修士跟登天榜的記載略有出入。

當然,那都是后話,現在,大陸修士正在根據登天榜上名字的光芒程度,積分的變化,來區別,來判斷最後關頭的戰鬥概況。

揭下冥王帖的那一刻。

登天榜上。孫豪孫沉香的積分,開始猛漲。

名字也光芒大作。

與趙誅魔的積分差距逐漸拉開,青雲戰舟上,不少修士已經高聲歡呼:「沉香,沉香」

但是,修士們剛剛歡呼幾聲,戰況已經急轉直下。

最先出問題的,乃是妖神殿少主虎蓋亞。

他那原本金光閃閃,排位第四的大名,猛地顫動起來。然後,金色的光芒突然開始黯淡。

妖神殿登時一片兵荒馬亂,鼠多寶精神十分緊張,一雙小眼睛驚慌失措地盯著登天榜。一眨也不眨。

葬天墟內,什麼都有可能發生,蓋亞一旦隕落葬天墟,她除了哀怨心傷,卻也別無他法。

好在,蓋亞的大名。最終並沒有完全失去光澤,依然保持了微弱的光芒,在登天榜上微微閃爍。

妖神殿修士長出了一口氣的同時,提起的心,怎麼也放不下。

蓋亞的情況顯示,他應該遭受到了重創,生死一線。

可是他現在的位置,乃是葬天墟最危險的地方,那樣的地方,經受不住任何再次攻擊的傷勢,蓋亞的情況,可以說是糟糕透頂。

緊接下來的變化,更是讓所有修士的心都提了起來。

天宮少主,宮小狸大名一陣晃動,金光黯淡了許多,顯示,她也受到了不小傷害。

宮天狼也出現在了天宮雲闕之上,雙目炯炯有神地看著登天榜。

小狸的狀態不是很好,趙誅魔怎麼回事居然如此不頂用,連最後的關頭都沒能殺進去,真是讓宮天狼大失所望。

變化接踵而來。

孫豪和夏晴雨雷冰合力,湮滅洛魅的一刻,兩人大名金光大作,積分猛烈上揚。

修士們大喜過望,歡呼聲一浪高過一浪,以為葬天墟就此完全完成了修復。

但是,緊接著,智痴自爆。

高高在上,金光最為燦爛的孫豪孫沉香,大名猛烈顫抖,光芒猛地一暗,削弱至少一半。

戰事還未結束

孫豪孫沉香也遭受重擊。

修士們的心齊齊提起,尤其是有重傷員所在的宗門修士,妖神殿、天宮修士,俱都是大氣也不敢喘。

接下來的變化,更是讓每一個修士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夏晴雨攔截洛魅不成,被自己的紅纓冰槍生生擊穿腹部,釘在地上的一刻,她在登天榜上的大名遽然暗淡下來。

其光芒的程度,比虎蓋亞好不了多少。

然後,宮小狸、單涫涫、鬼如靈、冥斕曦、軒轅紅五人的大名齊齊迴光返照一般,金光大作之後,迅速暗淡無光。

光芒的程度,只是比夏晴雨略強。

也不知道,排位金丹遇見了什麼樣的敵人,戰況之慘烈,讓人感同身受。

登天榜上的變化,讓沒有參戰的修士們膽戰心驚。

這是要全軍覆沒的節奏啊

萬里青天,葬天墟下,鴉雀無聲。

每一個修士心頭都沉甸甸的,難道,這一輩排位金丹,最後關頭,會精英盡喪嗎

又會是一個千古哀傷嗎

大半修士遭受重創,戰力不再。

他們的結局,幾乎可以預見。

此時,更驚心動魄的一幕發生了。

排位前十,金光一直比較穩定的,妖神殿少主,鼠小玉的大名,猛地綻放刺目的紅色光華。

光華如同鮮血一般,染紅了葬天墟下的登天台,染紅了萬里青天。

然後,光芒猛地一縮。

如同海神殿少主魂未歸一般,鼠小玉三個大字,徹底黯淡下去,不再見絲絲光澤。

修士們齊齊心頭大震,情不自禁,看向妖神殿。

妖神殿上,鴉雀無聲。

少主鼠小玉,對大多數妖神殿修士來說,十分陌生。

從未見過,但既然是自己的少主,那麼,此時隕落,心中哀然,那是必須的。

只不過,也並沒有蓋亞出事那麼牽動大家的神經。

鼠多寶一雙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登天榜,心中在不停地祈禱:「完了,完了,老傢伙好不容易出個嫡系後人,居然隕落在了葬天墟,潑天大禍,潑天大禍了」

萬里青天之上,登天階之下,一隻枯瘦如柴的骨手猛地伸了出來,虛空一拉,空中出現一扇門,一個枯瘦的老頭,一步踏出,雙目死死地看向了登天榜。

大陸之上,所有帶隊的大修士心頭大震,齊齊躍到空中,對老頭鞠躬施禮:「見過不飢大人。」

鼠不飢一揮手,讓他們免禮,一雙眼睛,卻始終不離登天榜。

看看鼠小玉完全失去了光澤的大名,再看看光澤已經暗了一半的孫豪的大名。

鼠不飢的雙眼之中,精光閃閃,半響之後,站在空中,悠悠說道:「本座心情不好,十分不好,回去的過路費,一律翻倍,你們有沒有意見。」

枯瘦的身軀,挺立天墟之下,看似瘦弱,但是大修士們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壓抑的怒火,藏而不發的驚天怒氣。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修士們齊齊躬色憑大人做主。」

鼠不飢微微點頭,身軀在空中一晃,一尊巨大的老鼠出現在空中,嘴裡狂暴地大聲說道:「你們很聰明,讓我發泄不出來,啊,啊,氨

帶有無邊怒火的聲音,好像在虛空之中久久回蕩。

妖神殿上,所有大妖一陣膽戰心驚,心頭湧起類似鼠多寶一般的想法:「老祖真發怒了」

剛剛吼了兩嗓子,大老鼠的聲音嘎然而止,情不自禁,看向登天榜,如同鼠多寶一般,一眨不眨。

登天榜上,孫豪的大名,金光燦燦。

更讓修士們驚疑的是,大名之上,金光之中,修士們好像看到了,感受到了孫豪孫沉香那戰天鬥地,不屈不饒,誓死不休的高昂的,驚天動地戰鬥意識。

好像看到了孫豪孫沉香挺立天地之間,英勇之中,帶著絲絲哀傷,跟敵人爆發驚天一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