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一九章 土狗身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一九章 土狗身世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須彌凝空塔內,靈室之中,洛魅正瞪大了雙眼,懊悔萬分地看著那個詭異的靈榜。.`

現在,她的大名已經高登榜上。

而跟她並列的,那個大名黯淡無光的沈長福二字,卻讓她瞬間明白了很多道理,也讓她覺得自己苦逼了。

她有幾個沒想到。

沒想到智痴居然是孫豪的塔將,難怪神魂不齊全,合著有些神魂已經被拘走了,能齊全才怪。

現在回想,大戰之時,只要自己擊殺的是其他修士而不是智痴,說不定自己早就脫困而出,獲得自由,從此海闊天空了,怎麼也好過現在的處境吧。

第二個沒想到的是孫豪居然有如此神奇的本命法寶。

她洛魅本身乃是古血魔滴血重生,要說玩血液,還真是爐火純青,但凡什麼滴血認主之類的秘術什麼的,對她來說,破咒跟玩兒似的,這也是他大大方方願意成為孫豪塔將的原因。

在他想來,一切關於血液的秘術,那都不是事兒。

但是,她現在現自己苦逼了。

一來,須彌凝空塔很神奇,神奇到了她都不能抗拒的地步,只能乖乖就範;二來,該死的冥王帖,吸取走了她的大量精血,讓她實力大損,就算有想法,也沒氣力去嘗試了。

看來,得真正想辦法復活那隻小老鼠了,要不然,估計沒自己好果子吃,只不過,真的只不過,死而復活,真心不容易,哪怕是有殘魂在,也真心不容易,洛魅覺得自己的處境,真是糟糕透頂。

孫豪在不知名的深淵之中行走,有著跟洛魅一樣的覺悟。8小 說`自己的處境,只怕真是糟糕透頂。

比之築基期墜入地火深淵之中,還要糟糕。

地火深淵之中,雖然有岩漿怪圍攻孫豪。而且孫豪也面臨食物不足的巨大危機,但都不如現在這陰風慘慘的危險。

孫豪現,至陽芭蕉扇雖然能保暖,但是陰風之中,有著強烈至極的腐朽衰敗氣息。這氣息時時刻刻在侵襲著孫豪的肉身,腐蝕著孫豪的神魂。

孫豪感到,自己也在這氣息之中,迅地腐朽,衰老,迅的失去精氣神,動作不是那麼靈便了,手腳指揮有些麻木了……

孫豪的一頭青,慢慢地,開始變得灰白。那種衰敗腐朽的白,不帶絲毫銀色。

孫豪的臉上,開始出現褶皺,好似皮膚皺了起來。

腐朽衰敗的氣息瀰漫整個空間,無處不在,無處不滲透。

好似這裡的地面,好似剛剛燒出的木炭的地面,本身應該是生機勃勃的土地,只不過是受到腐朽衰敗氣息的影響,變成了現在的摸樣。

如果說孫豪的狀態還好。或許他還能支撐一段時間,但孫豪現在的狀態,也很糟糕。

強行施展斗戰千里大戰洛魅,掉落地底之後。後遺症作,此時此刻,孫豪神識極度疲倦,昏昏欲睡,體內經脈出現絲絲細微裂痕,丹田真元消耗一空。狀態差得不能再差。

根本就擋不住腐朽衰敗氣息的侵襲,孫豪現自己已經老態龍鍾,白蒼蒼,而前路,卻根本不知在何方。

現在的狀態,現在所處的環境,讓孫豪心中一片冰涼。`

心態也被**氣息侵蝕,心灰意冷,提不起任何鬥志。

提著邊牧,在不知名的空間之中,漫無目的,慢慢前行。

智痴和小火先後自爆,尤其是小火的自爆,對孫豪的打擊本身就很大,施展斗戰千里之後本身就身心俱疲,加上這奇詭的陰風,讓孫豪此時,變成了行屍走肉般,心若死灰。

如若沒有意外,孫豪很有可能就此慢慢失去生機,最終化為塵土,成為一截倒在地面的漆黑木炭。

但是冥冥之中,自有因果。

孫豪手中提著的土狗邊牧,在孫豪晃晃悠悠的過程之中醒了過來。

汪汪汪,邊牧沖孫豪叫了起來。

孫豪麻木地掃了邊牧一眼,沒有絲毫語氣地說道:「邊牧,你醒了。」

邊牧汪汪兩聲,縱身一跳,向前面跑了幾步,然後驚訝地問道:「沉香,這是什麼鬼地方?好滲人的陰風。」

「葬天墟地底」,孫豪依然死氣沉沉地說道:「不知道有多深,邊牧不要跑遠,陰風很冷,會死人的,只有至陽芭蕉扇才能抵擋得祝」

邊牧搖頭晃腦走了幾圈,然後汪汪叫道:「雖然有點涼氣,但沒你說得那麼誇張吧,我這不是好好的嗎?

汪汪汪,沉香,奇怪了,你怎麼鬍子眉毛頭,全白了,汪汪汪,笑死我,沉香,你現在變成小老頭了……」

孫豪好像受到了邊牧的感染,眼睛之中多少有了一些生氣,但瞬息一黯,搖頭說道:「邊牧,你好像受環境影響不大,這樣吧,你快點自己去找出路吧,我可能不行了。」

「沉香,你現在很不妥」。邊牧圍著孫豪轉了幾圈,然後汪汪大叫起來:「讓我自己走,那怎麼成?朱玲那傻大姐讓我照顧你來著,要走,怎麼也得帶上你不是?」

孫豪不由想起了爽朗的朱玲,臉上露出絲絲笑容。

當年在魂林,自己身受重傷,也是朱玲王遠帶著自己走出了困境。

沒想到今日,居然還是朱玲,提前給自己找了一個幫手,至少,有了邊牧在,自己不至於倒在地上走不動。

邊牧比當年的小火實力要強勁得多,而且,在這詭異的地底,好像也能行動自如。

或許,邊牧就是自己的一線生機吧。

「沉香,你該減肥了」,邊牧叼起孫豪,扔到自己並不是很寬大的背上,嘴裡汪汪埋怨:「沉死了,壓死狗了……」

孫豪臉上露出絲絲苦笑,他的體型比較標準,但是畢竟是金丹之軀,又是黃金戰體,此時自己又不能很好地控制自身,全身力量壓在邊牧身上,邊牧有點吃力,卻也正常。

馱著孫豪,邊牧狗鼻子嗅動起來。

孫豪閉上了雙眼,開始閉目養神,地底很奇怪,孫豪感受不到絲毫靈氣,服用靈丹效果也很差,除了腐朽就是腐朽,只希望邊牧能找到出路。

邊牧嗅了幾嗅,突然汪汪大叫起來:「沉香,沉香,我聞到了很熟悉很熟悉的味道,干,好像聞到了我娘的味道……」

說到這裡,邊牧猛地頓住了,好似想起了什麼,久久無聲。

半響之後,邊牧方才開口說道:「話說沉香,完了完了,該不會,我真的嗅到了痴獃狗的娘親吧,這是要死狗的節奏啊1

孫豪稍稍一愣,心中也是微微一沉。

邊牧的來歷明白又不明白。

明白的是,邊牧的神魂乃是當康之魂。

進入葬天墟之前,孫豪把當康之魂給了朱龐,記得那時,還把朱龐給快樂得暈了過去。

然後,朱龐跟朱玲一起,在葬天墟內第一個場景之中,化魂當康,誰知出現意外,當康之魂溢出,俯身在了一隻痴獃狗狗身上,這才養成了土狗邊牧這麼個怪胎。

現在,問題來了。

痴獃狗的娘親很可能就在這莫名其妙的地底,邊牧嗅到到了它的味道。

那麼,從土狗邊牧的種種表現來看,它那娘親可能相當不弱。

一旦現自己的孩子被人奪舍,佔據了身體,等待邊牧和孫豪的,可能就不是什麼好事了。

奪舍了人家的兒子,人家會有好態度才怪。

沉默了一會,邊牧又汪汪叫了起來:「沉香,完了,完了,我感覺他那娘親已經現我了,完了,完了,我居然有種迫不及待想去見親娘的感覺,完了,完了,汪汪汪,我控制不住自己了……」

汪汪大叫聲中,土狗邊牧的身軀越來越快,向前方不停竄去。

應該正如它自己所說一般,不由自主地向它軀體的生母之處,狂沖而去。

這一去,簡直就是自投羅網啊!

孫豪在邊牧背上飛快地說了一句:「裝傻充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