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二零章 狗生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二零章 狗生狼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邊牧速度越來越快,不過嘴裡卻汪汪大叫,表示自己聽明白了。

越往前,腐朽氣息,甚至是濃濃的死氣,越是濃郁,孫豪感覺自己都有點心若死灰,感覺有點生不如死,感覺很想就此死去。

神魂有點獃滯的孫豪,心底不停默念清心訣,有著深深的恐懼和驚駭,邊牧之軀到底是什麼來歷。

為何自己會感到腐朽如斯?

為何以自己的煉心修為,都不能抵擋這種無形的腐朽。

前方,一個光團,越來越近,看到光團的這一刻,孫豪頓時覺得心中一松。

感到自己受到的腐朽壓制瞬間減輕了許多。

邊牧速度稍稍一降,但依然並不是很慢地,向著幽暗深處的光團飛了過去。

隨著不停接近,孫豪豁然發現,詭異的,施加在自己身上的腐朽氣息在靠近的過程之中,如同退潮一般迅速消散。

而且,隨著接近,孫豪還發現,自己原本褶皺的皮膚,逐漸恢復了光澤,而自己原本變得灰白的頭髮,也在迅速轉青。

光團的光芒,生機勃勃。

如同沙漠之中的綠洲一般,在這幽暗的腐朽空間之中,光團好像就是生命的奇一般,給與人無與倫比的希望。

孫豪身上,因為斗戰千里之後的損耗,也逐漸恢復,經脈之中的細微裂痕逐漸癒合,神魂的疲憊感,逐漸緩解,丹田之中的真元再度恢復了活力。

孫豪的心中,湧起不可思議的感覺。

自己到底到了什麼地方?

先是遇見了詭異的腐朽之力,現在又遭遇到強悍無邊的生機氣息。

腐朽衰敗,生機勃勃。

兩者並存,好奇怪的地方。

邊牧迅速接近,已經逐漸恢復過來的孫豪,能依稀看清前方光團之中的基本形狀,那是一隻趴在虛空之中、渾身綻放乳白色光華的大號土狗。簡直就是邊牧的放大版。

一隻渾身發光的大狗。

閉目趴在了幽暗的地底虛空之中。

邊牧也好,孫豪也好,瞬間已經明白過來,這大狗。很可能就是邊牧肉身的母親了。

孫豪神識一掃,掃向身下的邊牧。

卻是發現,這傢伙果然如同自己建議的一般,早就開始了裝傻充愣。

雙眼之中露出懵懵懂奮表情,嘴裡汪汪大叫聲中。一甩身子,把孫豪甩開,然後搖擺著自己的尾巴,歡快地向著發光的大狗沖了過去。

孫豪一展雙臂,輕飄飄地落在了地上。

邊牧此時,已經十分親昵地靠在了大狗的脖子上,不停地噌動,恰似一隻小狗狗正在母親面前撒嬌一般,尾巴搖晃不停,嘴裡輕輕地哼哼。幾隻狗爪還不時在大狗身上抓來抓去。

孫豪臉上微微一笑,心說邊牧表現不錯,還真是把小狗狗遇見娘親的做派表現得惟妙惟肖,希望它能矇混過關。

要不然,孫豪看著那隻巨大的發光的大狗,心中完全沒有底,這是一個孫豪完全沒有聽說過,也不能理解的存在。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回來了」。虛空之中,響起婦人溫柔的聲音。

發光的土狗睜開了雙眼,寵溺地看著邊牧,抬起一隻爪子。輕輕地撫摸著邊牧的腦袋:「別鬧了,別鬧了,有客人在呢。」

邊牧依然在她的脖子上蹭了幾下,然後,伸出抓子,抱住她的脖子。尾巴不停擺動,腦袋依然拱動不已。

實話說,雖然只是奪舍了痴獃狗的軀體,但是邊牧此時,卻是從心底湧起了無比親切的感覺。

骨子裡有種見到娘親真好的感覺。

當康當年,乃是從獠牙戰豬歷經戰鬥進化而來,等它機緣巧合進階神獸,覺醒智慧之時,父母早就不知所蹤。

從來就沒有感受到父母的溫暖,如今從骨子裡感受到的親切感,讓邊牧情不自禁地假戲真做,還真不是孫豪讚歎的演戲演得真像,而是真正的,有著發自內心的喜悅與歡愉。

此時此刻的土狗邊牧,忘了自己是當康,忘了自己在裝傻充愣,而是真心實意地,如同見到了娘親一般,充滿了親切感,狗眼之中,甚至是有著久違娘親之後的絲絲淚光。

孫豪臉上微微一笑,心裡感嘆一聲邊牧演得真好,微微鞠躬,朗聲說道:「後輩修士孫豪孫沉香,見過前輩。」

「孫豪孫沉香」,大土狗的爪子依然在撫摸著邊牧的小腦袋,但眼睛卻看向了孫豪。

一雙清澈的大眼,讓孫豪有種瞬間被完全看透,無所遁形的感覺,心頭,不由產生絲絲驚駭,這大狗的雙眼好像能洞悉人心,邊牧會不會已經被識破了?

大狗的雙眼之中,隱約閃過絲絲笑意,溫柔而帶有絲絲威嚴的聲音,在空中響了起來:「你很不錯,看得出來,你把邊牧當成了真正的朋友,在以誠相待,而沒有那種呼來喝去……」

孫豪點頭,語氣誠懇地說道:「邊牧是孫豪修道之路上,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好夥伴,孫豪自然不會輕慢與他。」

孫豪自然不會說,自己卻不是邊牧的主人,邊牧乃是朱玲的靈寵,而且,以朱玲那大大咧咧地個性,邊牧貌似經常被欺負吧。

心頭,孫豪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朱玲拿玉腿飛劈邊牧,拿玉手揪住邊牧耳朵的場景。

空中,大狗的雙眼之中,不經意間燒過絲絲慍色。

然後,孫豪又想到了邊牧色眯眯看著朱玲玉腿的表情,還有邊牧那種死狗不怕開水燙的賤格。

空中,大狗的雙眼之中,閃過絲絲錯愕的表情。

此時此刻,邊牧掛在大狗的脖子上,心中卻是在想,要是真有如此寵溺自己的母親該多好,那麼當年南洋之中,自己就不用吃那麼多苦了,也就不會被沉香剝皮抽筋,攝取神魂了。

大狗的雙眼,看著孫豪,有著絲絲不善。

邊牧此時又想,要是有如此厲害的母親,自己就一定能胡作非為,逮誰咬誰了,那啥咬了蓋亞的小丁丁又能怎麼樣?也就不需要沉香為自己出頭,那時可是差點被蓋亞的風刃割成碎片……

那啥,自己也就想看啥就看啥,看看美女****,瞄瞄美女大腿,也就不是個事了。

大狗的雙眼之中,又出現錯愕至極的表情。

千算萬算,沒算到兒子居然生成了如此奇葩的靈魂!

大狗此時,心中又是寵溺,又是無語。只不過,從邊牧飛快閃過的這些念頭之中,她倒是感應到了邊牧對孫豪那種敬畏和佩服,以及那種感恩。

人族小子在南洋放過了當康神魂,後來,更是在兒子闖禍之後,挺身而出,擋住了那隻大老虎。

雖然覺得小小老虎應該奈何自己兒子不得,但不得不領情啊!

其實,大狗再厲害,再精明,也萬萬不會想到,邊牧之所以去咬蓋亞,那是孫豪暗中唆使小章的結果。

信息不對等的她,此時對孫豪的感覺很不錯,眼中閃過絲絲讚許神色,自覺是基本弄清楚了情況,開始說話:「嗯,沉香很不錯,對小兒有諸多照料,薩摩多謝了。」

孫豪心頭,湧起很異樣的感覺,好像剛剛那會,自己瞬間失神,然後,自己心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邊牧的一些往事。

孫豪很清晰地感知到,對面的大狗,已經用自己所不了解的方式,用類似他心通一般的強大秘術,將自己心中的所思所想,完全竊取了過去。

也就是說,在這大狗面前演戲,那純屬無用。

只不過,讓孫豪感到奇怪的是。

大狗已經知道邊牧是怎麼來的,一定也知道當康奪舍了邊牧的事實,但為何沒有絲毫髮怒的跡象。

撫摸著邊牧的爪子依然溫柔,眼神之中,更是寵溺十分,孫豪有點搞不明白了。

此時,大狗好像知道孫豪在想什麼,悠悠說道:「我之一生,有三個兒子,老大哮天犬,老二吞月狼,老三就是邊牧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