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二一章 小火重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二一章 小火重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大陸古典籍之中,關於是先有狼是狼生狗,還是先有狗是狗生狼,一直爭論不休。

比較一致的,得到大多數人認可的說法還是先有狼,然後被人族馴化成為狗。

但是現在,孫豪覺得,真理可能還真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中的。

看著眼前的大狗薩摩,孫豪覺得,真實情況恰恰是先有狗。

原因很簡單,傳說中,吞月狼乃是狼的祖先,被稱之為狼祖,狼祖都是狗的兒子,答案不就呼之欲出嗎?

而且,看著眼前這隻自稱薩摩的大狗,孫豪心中,還湧起十分怪異的念頭。

薩摩耶犬,乃是大陸比較常見,號稱是最溫順的犬種之一。

薩摩耶犬,全身雪白,機警、強壯、靈活、美麗、高貴優雅、乖巧可愛,有著非常引人注目的外表,體格強健,有「微笑天使」的稱號,調皮而靈動。

看看眼前的大狗,對比記憶之中的資料,孫豪豁然找到了許多相同之處。

眼前的薩摩,渾身散發出潔白的光華,聲音柔和,而且,在這腐朽的地底依然是讓孫豪感到生機勃勃,不愧是「微笑天使。」

微笑天使嗎?

薩摩的心中,湧起了絲絲欣慰,那應該是大兒子哮天傳下的,記載了自己部分優點的血脈了。

哮天有心了啊!

心裡閃過一絲念頭,薩摩微笑著說道:「哮天和吞月都已經長大成人,自行離去,只有邊牧,讓我著實放心不下,他出世的時候,條件不好。先天發育不良,缺魂少魄,現在。哎,生成的魂魄又有點不怎麼靠譜。還得沉香多加照應才是……」

孫豪微微一愣。

薩摩這段話,其實透露了幾層信息給孫豪。

其一,她知道土狗叫邊牧,而邊牧恰恰是朱玲給土狗取的名字,也就是說,她知道土狗邊牧的來歷。

其二,她是認可土狗邊牧的,而且。對土狗邊牧不靠譜的性格表示擔心。

那麼,孫豪迅速判斷,其實,他的三兒子本身並沒有靈魂,只有一個肉身,邊牧進去,她樂見其成。

邊牧只是不靠譜,但並不蠢,也瞬間聽明白了薩摩的意思。

頓時,掛在薩摩的脖子上。使勁地汪汪叫了起來,又是撒嬌,又是不依。爪子不停地在薩摩身上踢打,眼睛之中,卻又有著絲絲淚光。

他此時才知道,自己還真的成了薩摩的兒子,而不用演戲。

他邊牧也是有娘親的人了,高興啊,至於是不是不靠譜,他覺得自己靠譜極了,那隻不過是娘親的偏見。對,是偏見!!

寵溺地摸摸在自己脖子上撒嬌的邊牧。薩摩看向孫豪:「你很不錯,修復世界立下大功。還能帶著老三走到我這裡,讓我能再次見到兒子一面,我覺得很欣慰,也覺得,給你什麼樣的獎勵都不為過,說吧,你想要什麼,只要我能力範圍之內,一定滿足……」

想要什麼?

孫豪微微一愣。

這是他先前所沒有想到的問題,也是一個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問題。

進入葬天墟,他的初衷乃是獲得進階資源,想要的,無非是煉製升嬰丹的靈藥,而且,一路殺來,他也已經收集到了絕大部分,所缺只不過一兩味主葯了。

孫豪知道,自己只要開口討要,很有可能就能滿足心愿了,自己進入葬天墟的所思所想也就能完美達成了。

但是,經歷過葬天墟之後,此時此刻,升嬰丹主葯好像並不是那麼重要了,臉上有著絲絲虔誠,深深地,孫豪鞠躬,然後懇求到:「薩摩前輩,晚輩有靈獸,吞天火鼠,最後關頭,自爆於葬天墟之中,如有可能,還請前輩施展大神通,讓她重生回來……」

復活嗎?

薩摩清澈的眼睛看向孫豪,瞬間看到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一般,臉上露出絲絲遺憾地說道:「哪怕是真正的神仙大能,要想真正復活一個生靈,也壓根兒做不到,有些規則,不可違逆啊1

孫豪心中一沉。

薩摩都沒有辦法,那麼洛魅所說一定就是胡言亂語,欺騙自己了。

孫豪如此想時,薩摩又稍稍驚咦了一聲,然後說道:「咦?原來如此,你體內居然有如此神奇寶物,還能收了血魔真血後裔,也算是機緣了得,如此說來,你那靈寵倒也不是完全沒有重生的機緣了。」

孫豪頓時精神一振,再度深深鞠躬:「還請前輩施展大神通,復活小火吧。」

搖搖頭,薩摩柔聲說道:「沉香,你不要著急,聽我把話說完,我說的重生並不等於復活,小火自爆,其血肉神魂大多被血魔後裔吸收而去,而剩餘的部分,也以秘術的方式藏於你的神魂之中,我倒是可以施展秘術,重塑她的肉身,重聚她的神魂,但這其中,有些關節,你必須得明白了。」

孫豪心中大定,感覺世間瞬間變得美麗多了,小火能重生,一切都是那麼美好,什麼關節都不是問題,恭聲說道:「前輩請指教。」

「你塔內的血魔後裔,乃是血魔真血所化,具備很強的進化潛能,如若吸收了吞天血脈,對她裨益很大,其實,你完全可以選擇強化血魔後裔,讓她變得更厲害,有我在此,只要稍稍幫你一把,這血魔卻是怎麼也逃不出你的掌控……」

薩摩說出了另外一種方案,言下之意,孫豪完全可以成全血魔後裔,獲得更為強悍的,具備吞天能力的助手。

但是幾乎是未加思索地,孫豪馬上深深鞠躬,開口說道:「還請前輩為我做主,重生小火。」

薩摩臉上露出絲絲遺憾,但也露出絲絲欣賞地說道:「嗯,沉香果然是重情重義,果然是選擇重生吞天,不過,假如我告訴你,重生吞天,其實可能兩邊不討好,你還繼續如此選擇嗎?」

然後,不等孫豪說話,薩摩飛快地說道:「重生吞天,需要從血魔身上生生剝離吞天原本的血脈和神魂,對血魔的損傷不小;而不管我神通有多大,秘術有多神氣,重生之後的吞天,或許肉身損傷不會很大,但這神魂的損耗,卻是小不了,後遺症可能很大,呆呆傻傻,都有可能礙…」

說完薩摩心有所感,寵溺而又心疼地摸了摸邊牧的腦袋。

看到薩摩的表情,孫豪瞬間明白過來,很可能,邊牧就是遭遇了類似小火一般的情況,重生之後,呆呆傻傻,最後被邊牧俯身,才重生了靈魂。

那麼,薩摩卻是很有可能從側面提醒自己,小火也有可能變成下一個邊牧。

只是,孫豪眼神之中,透出堅定而清明的眼神,依然沉穩地懇求:「無論如何,還請前輩重生小火……」

薩摩微微一笑,欣賞地看了孫豪一眼:「嗯,沉香你很不錯,邊牧有你這樣的朋友,真是他的福氣,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願……」

說完,她的身上,輕輕一抖。

洛魅不由自主地出現在了孫豪面前。

一臉疑惑地看著孫豪,再看看前面的大狗,洛魅驚疑地問道:「沉香小子,這是什麼……」

她本來想問是什麼地方的。

但是話沒說完,馬上感到身軀一緊,自己好像被牢牢禁錮在了一片白光之中,然後,那隻發光的大狗,威嚴地說道:「身為靈將,就得有靈將的樣子,血魔後裔,也得按規矩行事,今日,我且教你應該如何尊重主人……」

然後,洛魅感到巨大的痛楚,一種血脈和神魂被雙雙撕裂,被生生剝離的痛楚湧上心頭。

不由自主地,化為一團血霧,洛魅凄慘的呼號起來:「不敢了,我不敢了,沉香小子,哦不,沉香大人,放我一馬,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此時此刻,洛魅還沒能弄清狀況,還以為自己在須彌凝空塔內,孫豪在發動秘術,炮製自己呢。

感知到洛魅的想法,薩摩臉上露出絲絲笑容,對孫豪使了一個眼色,孫豪心領神會,馬上沉聲說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一次,就收取你部分血脈和神魂,以儆效尤……」

「不要礙…」,洛魅呼天搶地,然後就已經生生疼暈了過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