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二二章 腐朽家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二二章 腐朽家園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盞茶功夫,一團血液從洛魅身體之內剝離開來,薩摩悠悠說道:「還好小火剛剛自爆,神魂血液俱都保持了較好的自主性,情況倒是可能還好,但是沉香,損傷是必然,你還得有心理準備。」

孫豪沉著地點點頭。

薩摩雙目一亮,一道亮光照射在孫豪身上。

孫豪只覺得意識之中微微一振,識府之中,小火的虛影飄了起來,飄向薩摩面前的血團。

薩摩嘴裡輕輕說道:「太上敕令,重生汝魂;脫離苦海,再度成人……敕,敕,敕,給我重生……」

道道白光從薩摩的身上飄起,灑落在血雨和小火的虛影之中。

小火虛影好像產生了吸引之力,把血肉絲絲吸引過來,然後在薩摩的白光之中,逐漸固化為實體。

孫豪希冀的,還有絲絲淚花的眼光之中,小火的身軀逐漸成型。

不一會,雙目緊閉,渾身火紅皮毛的小火,出現在了空中。

薩摩嘴裡一聲清喝:「太上敕令,給我定型,定,定,定……小火,醒來,醒來……」

空中,小火小小的身軀,猛地一振,然後,悠悠地,十分茫然的睜開了雙眼,看到孫豪,神魂之中本能地脫口而出:「哥……」

孫豪心中,湧起了無比高興的感覺,小火重生了,還記得我!

但是,馬上,神魂之中,小火又十分奇怪地問道:「我是誰?你是誰?為何我會叫你哥?哎呀,頭好痛,好痛……」

孫豪不由一驚,看向薩摩。

薩摩已經柔聲說道:「你累了,需要休息一會,好好睡吧。醒來就一切都好了,好好睡吧……」

空中小火如同被催眠,緩緩閉上了雙眼。沉沉睡去。

薩摩一揮爪子,小火的身軀消失在了空中。

孫豪只覺得自己神識一震。小火已經出現在了自己的識府之中,呼呼大睡。

孫豪微微鞠躬:「謝謝薩摩前輩。」

薩摩的臉上有著微微的笑容:「沉香,結果就是這樣,小火重生了,但同時,她也失去了很多記憶,估計以後,要想完全恢復有點困難。只不過,情況還算不錯,沒有呆呆傻傻,已經很難得了。」

孫豪深深一躬:「謝謝前輩,前輩恩情,沉香銘記心中,莫不敢忘。」

薩摩點點頭,然後又微笑著說道:「不用如此,這是你應得的,還有。如若真正感恩的話,那你以後就幫我照料一下邊牧,我有點不放心他。」

邊牧汪汪叫了兩聲。

孫豪有點疑惑的問道:「前輩出不去嗎?」

薩摩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這是我的家園,我還往哪裡去?沉香,你是億萬年來,難得到我家拜訪的客人,我讓你參觀一下我的家園吧……」

說完,薩摩身後,虛空之中,開始發亮,然後。孫豪看到了薩摩所謂的家園。

一株高大的,枯死的。不知道有多高的,散發出腐敗氣息的大樹。

大樹有枝條。枝條上,掛滿枯葉,地面也堆積了厚厚一層如同剛剛燒成的木炭一般的枯葉。

一條土狗,趴在地上,靠著樹根,身上生息全無,也充滿了腐敗蕭瑟的氣息,孫豪稍稍一眼既能看出,這土狗,已經死去多時。

但讓孫豪不可理解的是,土狗的腹部,高高隆起,好像是身懷六甲而沒有生出小狗就死去了一般。

邊牧也睜大了雙眼,看到了背後,娘親口中所說的家園。

眼中湧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邊牧汪汪大叫起來。

孫豪心中一震,看看那條趴在大樹根部,已經死去的大狗腹部,再看看邊牧,心中感到不可思議。

如果孫豪猜測不出錯,薩摩口中的老三,其實就是她腹中還未出生的小狗,也難怪她會說老三的環境很差,豈止是差,其實應該是胎死腹中才是。

孫豪心頭,也不由想到,薩摩到底是什麼來歷,枯死的大樹又是什麼,一個已經腐朽衰敗到如此地步的土狗靈魂,居然都有能重生小火的實力,如若她完好無損,實力之強,又是何等驚天動地。

「不要告訴我看到了什麼,我不想知道」,薩摩的聲音悠悠傳來:「兒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那就是我的家園,我的心愿,就是老三他能好好活著。」

說完,爪子又寵溺地摸摸邊牧。

邊牧汪汪叫著,雙眼之中,眼淚嘩嘩。

緊挨著大狗,不停地蹭著。

薩摩的臉上,再度露出溫柔至極的微笑:「我離不開這裡,這裡是我的家,但這裡實在不適合老三,沉香,以後,還請你多多照顧與他,如果可能,最好是能帶著他,離開此界……」

孫豪深深鞠躬:「沉香明白了,前輩放心,孫豪一定會竭盡所能,照顧邊牧。」

孫豪也的確是明白了。

薩摩其實只是一縷靈魂,不願承認自己已經死亡,而且不放心老三邊牧的一縷靈魂,離不開這地底深淵的一縷靈魂。

但是,這一縷靈魂的來歷和強大,也是遠超了自己的想象和認知。

就是不知道遠古那些修補葬天墟的大能修士們,有沒有見過薩摩,或者會不會薩摩就是隕落在那些大能之手。

邊牧汪汪大叫,眼淚婆娑。

薩摩一邊安慰兒子,一邊微笑著對孫豪說道:「沉香,你能走到這裡,修補世界,並能帶回我的兒子,讓我們母子再見一面,你我倒是有了不少因果,既然如此,我倒是可以幫你一些小忙。」

孫豪深深鞠躬:「前輩請賜予恩惠。」

薩摩來歷了得,賜予一定也非同小可,此時倒真不是客氣的時候,孫豪大大方方施禮道謝,頂多,日後對邊牧好些就是。

薩摩點點頭,含笑說道:「天道無情,萬物豬豚,沉香過去,妄自干涉天道大劫,卻是接下不少因果,今日,你這因果,我幫你接了……」

孫豪微微一愣,馬上想起自己幫助其他修士渡劫的一些經歷,不由身上有點冒汗地問道:「前輩,有什麼不妥嗎?」

薩摩微微一笑:「天道因果,百倍返還,沉香日後可不要如此魯莽,如若此劫我不幫你接,元嬰之劫,你卻是無論如何也過不去了,只不過現在嘛,元嬰之劫對你來說,只是象徵性的了,我感恩於你,卻是報諸在了我的身上。」

孫豪渾身冷汗大冒,同時又是大喜過望,深深鞠躬:「謝謝前輩。」

修士破丹生嬰,最怕的就是元嬰大劫,現在,薩摩告訴孫豪,他不用怕了,也就意味著,孫豪只要找到升嬰丹的主葯,就能煉製靈丹,然後就可以大膽地破丹生嬰了。

好似猜中了孫豪的想法一般,薩摩又微笑說道:「升嬰丹的主葯,原本就是修補世界的獎勵,我雖然不能直接給你,倒是上邊的修士卻得到了不少,以你在葬天墟的表現,得到一些,問題應該不大……」

說話之間,孫豪好像看到了很奇怪的一幕。

葬天墟內,剛剛大戰洛魅的戰場還在,斗戰千里的餘波好像凝固在了空中,紅顏知己們哀傷、驚惶的神色一一印入眼帘。

時間好像是靜止的,他們好像是定格了一般。

而孕育了洛魅的那口漆黑巨棺已經在地面裂開,露出了巨棺之內一簇簇類似肉芝一般的靈藥。

孫豪一眼就看了出來,此乃煉製升嬰丹最難得的一味,也是孫豪迄今為止,依然沒有收集到的一味主要:「古墓血龍芝。」

深深對薩摩鞠躬:「前輩有心了。」

薩摩微笑:「那是你們該得的,你們能做到這一步,很不容易,天地是公平的,我卻也沒有逆天行事,何況,我還托你照顧老三。」

孫豪也笑著說道:「前輩客氣,邊牧本身就是我的朋友,卻是份內之事。」

薩摩微微一笑,然後說道:「沉香客氣,最後,沉香,希望你能給那個女孩帶句話,女人啊,還是需要溫柔點更好。」

看著語氣柔和,給人無邊柔和,號稱是微笑天使的薩摩一眼,孫豪覺得深以為然,心說要是朱玲能如此,卻也是一個巨大進步。

只是,沒等孫豪表態,邊牧掛在薩摩的脖子上汪汪大叫起來:「別,別,娘親,你錯了,這話不能帶,沉香,千萬不能帶,朱玲那傻大姐才真對我的胃口,要是她也變成娘親你的樣子,我,我,我彆扭死了……」

孫豪一愣。

薩摩愕然,然後苦笑搖頭:「看來,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卻是操錯心了,沉香,那就隨他去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