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三一章 恐皮法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三一章 恐皮法衣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發出拜帖,相約三日之後,排位金丹小聚青雲戰舟。

一來敘舊,二來交流,三來互通有無。

之所以約定三天,蓋因為不少修士可能還在消化葬天墟所得,需要一點時間。當然,這也是軒轅亞琴的要求,這麼盛大的聚會,安排在青雲戰舟之上,再怎麼也得給點時間讓青雲戰舟準備一二吧。

約定好時間,靈兒和斕曦告辭而去,走的時候,靈兒委婉地問道:「公子,你曾經煉製過七靈解厄丹嗎」

孫豪看看冥斕曦,笑著說道:「當日,我師父金丹破碎,我為了給師父療傷,的確是煉製過七靈解厄丹,那時,我進入冥域,還多虧斕曦指路。」

冥斕曦抿嘴一笑:「公子煉製的啟靈丹,品級很高,對狐兄我的成長卻是有很大幫助,還沒謝謝公子呢。」

孫豪不由莞爾,當時,自己不知道白狐性別,卻是叫了一句狐兄,如今想來,卻是有著一股小溫馨。

靈兒也笑了笑,然後依然弱弱地問道:「那麼公子有沒有煉製過升嬰丹」

「這個自然是沒有」,孫豪十分坦誠地說道:「升嬰丹煉製靈藥太難得了,葬天墟內,我也沒能聚齊靈藥,卻是從未煉過。」

孫豪的情況,果然跟閆伯伯分析的一樣啊,難道真的如同閆伯伯分析的一般,公子只是恰巧煉製過七靈解厄丹,才會那麼厲害嗎

靈兒跟冥斕曦對望一眼,然後說道:「公子放心,如若我冥王殿煉製成了升嬰丹,無論如何,靈兒也要跟公子爭取一二的。」

孫豪淡然笑著說道:「靈兒有心了,不過靈兒,如若你有辦法收集到升嬰丹靈藥,卻是可以交給我來煉,到時候。我自然會盡心儘力提升升嬰丹的品級,大家一起再攀仙道」

靈兒對孫豪微微一福:「靈兒明白了,公子放心,靈兒會努力幫公子聚齊升嬰丹靈藥的。」

孫豪淡然笑著說道:「靈兒吉言。希望到時候能換到九節地母草」

靈兒和冥斕曦在青雲戰舟盤桓許久,這才跟孫豪依依惜別。

她們是走了,但青雲戰舟之上,卻是忙碌起來。

軒轅亞琴一聽孫豪要邀請排位金丹來青雲戰舟小聚,頓時急忙召集戰舟上的修士。開始忙裡忙外。

來者,都是大陸天驕,排位金丹。

給往年,這樣的金丹修士,任何一個駕臨青雲門,青雲門都得小心侍候著。

現在居然齊齊前來,軒轅亞琴心中幸福的同時,自然也不敢怠慢,怎麼也得把這聚會搞隆重點吧。

說不定,這些排位金丹就是日後大陸的領軍人物。就是大陸真正站在巔峰上的那一批修士。

不說別的,就說現在吧,別看軒轅亞琴破丹生嬰多年,手段也不少,但是,真要跟這些闖過葬天墟回來的排位金丹對戰,絕對是輸多勝少。

而這些排位金丹一旦能再破關卡,進階元嬰的話,其真實戰力絕對會向前大跨一步,到時候。別說軒轅亞琴這樣的元嬰初期真君,哪怕是中期真君,怕是都較難擋得住他們的鋒芒了。

當然,跟金丹一般。元嬰也有品級之分。

目前這些排位金丹戰力都是逆天之輩,但是,也不知道能有幾個真正能破丹生嬰,生成的元嬰品級又能如何。

那時,又是一輪優勝劣汰。

不管怎麼說,排位金丹始終都是最為接近元嬰真君的一批金丹真人。而且各個出身來歷了得,軒轅亞琴卻是不敢怠慢。

覺得軒轅亞琴有點反應過度,自己這師父,有的地方也跟小孩兒差不多,一點也沉不住氣啊,孫豪笑著對她說:「師父,你卻是不用刻意安排,來者都是我的朋友,隨意就好。」

誰知,軒轅亞琴白了孫豪一眼:「小豪,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的朋友就是青雲門的貴賓,怎麼可以馬虎大意,你,對,就是你,小豪,趕緊地,把身上給我整得再利索點,搞件嶄新的法衣給我穿上,瞧瞧,瞧瞧,你身上這件法衣,都什麼水準,簡直是丟我青雲門的臉面」

孫豪不由搖頭苦笑。

軒轅亞琴跑去忙活,孫豪跑去須彌凝空塔落實師父的最新要求:「白絹,白絹,你這法衣能不能整得好看點」

白絹白皙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緋紅,嘴裡卻是說道:「愛穿不穿,蕎粑粑敬土地,此地只有此貨」

孫豪

古雲倒是笑著掃了白絹一眼,輕聲說道:「沉香,那些恐獸之皮,炮製起來還真是十分麻煩,能製成現在這件法衣,絹可是花了不少氣力。」

孫豪拱手,淡然一笑:「嗯,小雲,白絹,你們有心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說完,孫豪跑出了須彌凝空塔,看來,白絹這裡不能指望,還是找宗門其他修士去定製一件好看點的法衣吧。

等孫豪消失,古雲不由搖頭對白絹說道:「我說絹啊,你的女紅怎麼這個德行,你看看,你看看,好好的一件恐獸皮衣,被你整成了什麼德行,我也是醉了」

白絹終於是惱羞成怒,手中細針外地上一扔,雙手叉腰:「古雲,你重新去找個心靈手巧的去,老娘我還真不侍候你了」

古雲

古雲和白絹走遠。

洛魅躡手躡腳走了過來,拿起地面恐獸之皮,若有所思,然後,又拿起了白絹扔在地上的細針,好奇寶寶似的擺弄起來。

她的記憶之中,信息雜亂不全,很多東西,似是而非。

但是,好像依稀記得,自己曾經煉製過類似的皮質法衣,倒是可以嘗試一二。

在薩摩手中吃盡了苦頭的洛魅,此時已經忘了薩摩的存在,記憶也沒有當初好使,醒來之後,她自己其實也沒感覺到,自己的實力也已經大打折扣。

須彌凝空塔之內醒來,孫豪並不約束她的行動。

這讓被囚禁在葬天墟之內億萬年的洛魅幾個月來,在須彌凝空塔內到處興奮地亂竄,慶祝自己獲得了自由。

看過須彌凝空塔的小螞蟻,倒騰過鳥窩,欺負過海犀牛,幾乎是把須彌凝空塔跑了一個遍,最後,她發現自己最感興趣,感覺最好玩的,還是那一對跟自己身份比較接近的男女。

他們經常打架,女的經常會被打得呼天搶地,但白皙的臉上居然還有著一臉紅暈的幸福感。

好像很享受。

懵懵懂懂,好像知道是怎麼回事,但卻又感覺好神秘,於是偷窺中,樂此不倦。

當初,剛進須彌凝空塔內那會,白絹擔心孫豪會偷窺,還著實彆扭了一陣。

幾十年過去,孫豪從來沒有劣跡,倒是讓她放下心來,但沒想到的是,孫豪收進來一個洛魅,居然是好奇寶寶似的干起了偷窺的勾當。

偏偏洛魅實力超絕,她們夫婦還發現不了,不知被看了多少好戲。

還偏偏洛魅本身就是修士的負面情緒生成,根本就沒有什麼羞恥的感覺,只要覺得好玩,就樂此不倦。

持續偷窺中。

當然,偷窺的過程中,洛魅也拿著細針,開始比劃,逐漸回憶自己煉製皮甲的一些過程。

因為記憶並不完整,洛魅也就經常丟三拉四,經常性縫製到一半的時候,發現出現不少問題,不是皮質忘了抽脂,就是皮質忘了拋光,好在,須彌凝空塔內恐獸之皮不少,又沒人刻意監管,洛魅倒是隨時可以取材。

浪費了不知道多少恐獸之皮,一件恐皮法衣也在洛魅的手下,慢慢成型。

第一件成品出現之後,洛魅屁顛屁顛地跑到須彌凝空塔內巨大的湖泊邊上,一手抓住了正懶懶散散,躺在沙灘上著上身,奇形怪狀的小童子,咯咯笑著說道:「小章,小章,來來來,試試姐姐給你縫的新衣」

小章乃是孫豪的參亭同命靈獸,自然是知道洛魅的來歷的。

前不久,他還被洛魅著實騷擾了一陣。

此時一看是洛魅,頓時暗中叫苦:「這傻大姐又來了,還搞了這麼一件難看到了極點的小棉襖,真是要害死章了」

半響之後,小章伸著八隻手臂,很無辜地眨眼說道:「我說魅姐,你這法衣也太不靠譜了吧,這不,八個洞,你讓我怎麼穿得出去」

洛魅看著小章身上的八條藕節般的胳膊,有點傻眼,半響之後,憋出來一句:「這個,小章啊,你能不伸手不」

小章轉動著眼珠子,嘴裡說道:「能伸手時自然要伸手,而且,據我所知,老大是能變身的,變身之後,那胳膊腿,比我的可是粗了不止一點半點,你這小棉襖,我只能說,呵呵」

洛魅一拍腦袋:「對了,對了,法衣原來如此,原來應該可以伸縮自如,變化形狀,小章,你等等啊,我幫你改一改」

看著忙乎起來的洛魅,小章眼中精光一閃,內心之中,對孫豪說道:「老大,發現一件很有價值的事,我需要怎麼做。」

孫豪不知道小章說的是什麼,很隨意地答了一句:「狠狠挖掘,將其價值挖掘到最大。」

小章很爽快地答道:「好額,那我就去挖了啊,老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