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三二章 相約比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三二章 相約比嬰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一帖相招,一呼百應。

無論道魔,齊聚青雲。

高傲的天宮來了,少宮主宮小狸、大師兄趙誅魔,以及他們身邊的尚生好,笑著出現在了青雲戰舟上空,沉香大人含笑相迎。

美倫的冰雪聖宮來了,幾位仙子雪衣飄飄,踩著雪花,來了,青雲戰舟修士覺得,這幾位雪中仙子對自家沉香大人脈脈含情。

海神殿來了,每一個海神殿修士都很是熱情地擁抱了自己的沉香大人,那個半裸了,那個英姿颯爽的戰將,也不列外。

結結巴巴,說話不利索的妖神殿大妖到了。

神神叨叨的冥王殿也來了。

就連自己的老對頭,無形魔宗那位排位金丹盧山,也是一臉恭敬地拜見了沉香大人。

都來了。

除了神龍見首不見尾,最後也沒出現的妖神殿鼠小玉,所有排位金丹,一個不落地出現在了青雲戰舟之上。

強大的金丹氣勢,好像在青雲戰舟上空凝結成了一朵五彩繽紛的瑞氣雲彩,久久不散。

青雲戰舟仙樂齊奏,仙音繞樑,如同盛大節日般,張燈結綵,喜氣洋洋。

大陸精英,齊聚葬天墟,天上戰舟飛艇,排列成陣,各個氣勢雄偉,來歷非凡。

此時此刻,青雲戰舟成了大陸的核心和焦din。

就連那些真君大能,不少投向青雲戰舟的目光也是一片羨慕。

無邊自豪,巨大榮耀,沖塞進了青雲門修士的胸膛,軒轅亞琴已經笑得眯起了雙眼,臉上洋溢著那種自家孩子高中狀元之後。拚命想抑制,卻怎麼也忍不住的竊喜和喜氣洋洋的笑容。

此時此刻,軒轅亞琴很想逮個元嬰真君,很好地敘敘舊,很好地說一說自己是怎麼慧眼識珠,果斷讓孫豪凝練純火煞。又是怎麼樣為了孫豪不惜跟五行魔宗大打出手的,還有是怎麼樣收下了孫豪這個親傳弟子,悉心教導的

孫豪,真是她的驕傲,這輩子最dingdin小說,..o sa:2p 0 2p 0srp paasrssr大的成就,沒有之一。

不僅僅是軒轅亞琴,此時此刻,所有青雲修士心中都明白。

今日今時,青雲戰舟能有如此風光。青雲門能有如此號召力。

毫無疑問還是自家沉香大人夠厲害,號召力強。

自家那個臉上始終有著淡然笑容,排位金丹之中談笑風生的沉香大人,此時此刻,就是萬里星空之中,那一顆最耀眼的星星。

大人威風,一時無兩。

大人威武。

青山隔溪轉,白雲就檐宿。金丹再相見。談笑望蒼天。山川神氣具在眼,窮幽賾隱知何限。胸中丘壑渾天成。手把風雲揮灑間

孫豪淡然笑著,不急不忙,不急不躁,自然而不造作,跟排位金丹們暢然而談。

葬天墟內幾十年,風風雨雨成往事。如今再相見,驀然回首,恍若隔世。

葬天墟后,大家即將各奔前程,各自修鍊。從此天高路遠,天各一方,此時,自有一番感嘆在心頭。

此時的孫豪,本是排位金丹的焦din。

但此時的孫豪,卻如同他修復天符之時一般,讓人產生無比安靜的感覺。

淡然的笑容,從容不迫的談吐,居然給人無比靜謐的感覺。

沒有絲毫新科頭名的飛揚意氣,沒有絲毫浮躁,此時的孫豪,平靜而自我反剩

好像,葬天墟內的金戈鐵馬,已經徹底遠去。

但又好像,葬天墟內的悲壯激烈,已經深深地埋在了他的心底。

看到孫豪,不少排位金丹此時都稍稍有din汗顏,葬天墟內,得勝而歸,他們成為了大陸的功臣,最起碼都能獲得一個分大陸的封號。

不知不覺,被鮮花和讚譽圍繞之中,不少修士悄然滋生了絲絲自得,些許自滿,胸中更是平添了許多傲氣。

然而此時,葬天墟的新科頭名孫豪孫沉香的表現,卻是如同暮鼓晨鐘,讓他們肅然驚醒。

新科頭名都能如此坦然相對葬天墟的榮耀,都能如此靜得下來,自己卻是差了一籌。

排位金丹們都是大陸英傑,心中更加敬佩孫豪的同時,卻是迅速調整了自己的精神狀態,相互交談,不知不覺,更加融洽。

趙誅魔端著靈酒,含笑給孫豪敬了一杯,坦誠地說道:「沉香之能,誅魔佩服,最後卻是誅魔佔了沉香的便宜,撈取到了不少積分。」

孫豪淡然一笑,很自然跟趙誅魔碰杯,輕輕喝了一口靈酒,不急不忙地說道:「大師兄客氣,當時孫豪狀態並不是很妥當,卻是需要修士幫忙,要不然,冥王帖能否歸位,還是兩說。」

趙誅魔哈哈大笑:「那就好,那就好,哈哈哈,不過沉香,有的事,誅魔卻是必須要爭,沉香見諒。」

其他排位金丹齊齊一僵身軀,然後若無其事,繼續討論。

孫豪淡然一笑:「我輩修士,該爭當爭,大師兄卻是不必介懷,沉香也未能免俗。」

趙誅魔對孫豪豎一豎大拇指,然後說道:「沉香,三月之後,我欲在這蒼天之下,登天台上,破丹生嬰,屆時還請沉香觀禮。」

排位金丹們瞬間鴉雀無聲,齊齊向趙誅魔看了過來。

破丹生嬰,無不是現場修士們最大的心愿,到時候,也不知道能有幾名修士能渡過這一道天塹,真正躋身大陸ding尖修士之列。

大家現在都在為升嬰丹發愁的時候。

趙誅魔已經卜定了吉日,準備結嬰了。

趙誅魔一舉手中靈酒:「屆時,還請各位同道,前來觀禮。」

孫豪淡然一笑,也一舉手中靈酒:「預祝大師兄破丹生嬰,通天大道上,再進一步。」

其他排位金丹們反應過來,齊齊舉杯相敬。

趙誅魔哈哈大笑著一飲而盡杯中靈酒,然後大聲說道:「沉香,我們可以再次比上一比,看看誰的元嬰品級更高如何」

此時倒不能弱了志氣,孫豪淡然一笑,也一口飲盡杯中靈酒:「固所願,不敢請爾。」

排位金丹們頓時眼前一亮,又有好戲看了。

到底是大師兄一雪前恥,蓋過沉香一頭呢還是沉香高歌猛進,再次黑馬大師兄一回呢

大家興趣十足,拭目以待。

不僅僅是排位金丹們興趣很大。

實際上,時刻關注著青雲戰舟之上的真君大人們,此時也是興趣大增。

天宮大師兄和葬天墟新科頭名約定比嬰。

真乃是天大的盛事。

屆時無論誰勝誰負,只要一方輸得不是太難看,都必將是大陸流傳千古的佳話。

所有排位金丹都不覺得孫豪和趙誅魔不能結嬰。

就連孫豪自己心中,此時也莫名其妙地冒起了一個念頭:「薩摩說她接了我結嬰的天道因果,我結嬰應該不在話下,關鍵就看元嬰的品級了吧。」

瞬間,孫豪心中湧起一個明悟,一個疑問。

明悟就是日後,自己可不能輕易干涉其他修士結丹或者是結嬰什麼的,要不然,天道循環,天網恢恢就會把因果算在自己身上,自己的修道之路也就會平添許多變數。

但同時,孫豪心中不由又在疑問:「薩摩是誰怎麼老是想起她,什麼地方見過」

然後,認真去想,孫豪卻瞬間發現,自己現在在想什麼,居然忘了自己應該去想誰。

疑惑地擺擺頭,孫豪手中酒杯一舉,朗聲說道:「各位道友,沉香在此也預祝各位道友破丹生嬰,成就不世大道。」

排位金丹們齊齊舉杯:「同賀,同賀」

不論到時候有幾個修士能結嬰,此時,都得討個好彩頭。

青雲戰舟之上,排位金丹談笑風生。

大陸修士,齊齊關注。

青雲門的修士們,則是小心翼翼,盡心儘力,做好周邊服務,添加靈酒,炮製靈膳。

其樂融融。

半日之後,孫豪一擱酒杯,臉上有著淡然笑容,拍手說道:「各位道友,下面,進入互通有無的環節,各位道友,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