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三六章 交易進行時(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三六章 交易進行時(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易路燈火也是妙人。

對恐獸蛋更是念念不忘。

朝思暮想著,整幾個恐獸蛋,養幾隻恐獸寶寶,那是多麼的威風霸氣。

但是問題來了,恐獸蛋個頭太大,他沒有那麼大的儲物袋,能收進去的,都是些實力較弱的恐獸蛋,強悍實力的恐獸蛋,一隻也沒收到。

進入葬天墟的修士,除了魂智痴,沒有一個修士收到大型恐獸蛋。

而智痴,卻已經在大戰最後的魔頭之時,生生自爆了身軀。

迷糊智痴也不知所蹤,雖然不少修士懷疑青雲門軒轅紅就是迷糊智痴,但得不到驗證,而且問題也隨之而來,軒轅紅是怎麼進去的,跟智痴又是什麼關係,很難想得明白。

但是,跟孫豪走得很近,了解了孫豪層層神奇之處的易路燈火,最終分析得出一個結論,如若有問題,必然跟沉香有關。

要說裝神弄鬼,易路燈火覺得,舍孫豪其誰。

是與不是,一試便知。

而且,他的確是很想很想弄兩隻恐獸寶寶玩玩。

對立志當最偉大馭獸師的易路燈火來說,不能培養一隻巨恐寶寶,就跟女人不能懷孕生孩子一般的難受。

易路燈火拿出的,煉符的傳承。

對排位金丹的吸引力可是不校

這傢伙出身隱符宗,隱符宗一脈單傳,傳承實為了得,煉符之術,卻是非同小可。

孫豪也不能免俗的,眼前一亮。

如若能得到易路燈火的煉符傳承,毫無疑問,孫豪的煉符之術,必然也能向前推進一大步了。

只不過,孫豪掃了一眼青雲戰舟,掃了一眼大廳之內的環境,不由又啞然失笑。

現在這地方,可是放不下巨大的恐獸蛋。

再說了。很多修士都親眼目睹了是智痴收走了巨恐蛋,孫豪現在可是不合適拿出來。

看著易路燈火希冀的眼光,孫豪笑著搖頭:「建軍兄,現在。沉香可拿不出大型巨恐蛋,如若建軍兄日後有空,你我倒是可以探討探討煉符之道,還有馭獸之道,要知道。沉香身邊靈獸不少,但應該怎麼跟他們相處,卻是需要建軍兄指導」

易路燈火臉上稍稍黯然,手腕用勁,收走了線裝古冊,然後勉強笑著對孫豪說道:「沉香,我們真該好好交流交流,比如你家八足,這造型就真的不咋的,還有你家小火。也不應該躺在靈獸袋裡不出來」

一邊說,易路燈火一邊走了下來,卻是將交易的案台讓給了孫豪。

孫豪不急不忙,走了上去,朗聲說道:「各位道友,沉香欲交換九節地母草,交換條件兩個,其一,古墓龍血芝一株;其二,煉製升嬰丹一次。有意者,可私聊沉香」

一株古墓龍血芝換不到一株九節地母草了,孫豪不得已,加上一次升嬰丹煉製機會。

青雲戰舟之上。稍稍安靜下來。

孫豪是第二十八個上場的排位金丹,已經相當靠後,此時此刻,排位金丹們已經隱約知道,可能,九節地母草。才是此屆葬天墟產出最少的靈藥,大多數排位金丹都缺了這味葯,價值卻是凸顯了出來。

第一個換取了冥斕曦靈藥的蕭寒,此時心中隱約有點後悔,貌似自己換得早了點埃

沒人傳音過來。

孫豪心中微微嘆息。

正準備下場之時,較為安靜的大廳之內,猛地聽到邊牧的汪汪大叫聲:「虎兄,虎兄,有話好說」

然後,邊牧小巧的身子,如同炮彈,飛射孫豪。

它身後,高大的暴怒虎蓋亞,一腳踢了過來。

孫豪心中一動,身軀金光一閃,手往前一伸,擋住了蓋亞的虎爪,笑著說道:「蓋亞兄息怒,卻是沉香讓邊牧喚醒蓋亞兄的」

「就是,就是」,站在孫豪背後,邊牧伸出小腦袋大聲說道:「蓋亞,關鍵時刻才喚你,你不對邊牧感恩戴德,小心邊牧以後不甩你了,還有,警告你,不要欺負邊牧,我老娘說了,我大哥是哮天,二哥是吞月,小心以後他們找你麻煩」

說完這句,邊牧心中猛地湧起了絲絲心傷,好像是想起了娘親,不大妥當的娘親,還有兩個完全不負責任的哥哥。

但仔細去想,邊牧卻發現,自己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虎蓋亞虎目看向孫豪,威風凜凜地說道:「換個方式叫醒我,這方法太噁心了。」

孫豪苦笑:「那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蓋亞兄,你還是將就點吧。」

八臂包克圖此時脆聲說道:「邊牧,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哮天是犬、吞月是狼,怎麼變成了你的大哥二哥,吹牛皮不打草稿嗎」

孫豪心中湧起一個念頭,他還真沒有吹牛。

邊牧氣鼓鼓地大聲說道:「誰吹牛了,誰吹牛了,告訴你,小包,他們還真是我大哥二哥,騙你,騙你我就是小狗」

八臂包克圖一雙手指著邊牧,其他手捧住自己的腹部哈哈大笑:「你還真就是一隻小狗」

邊牧頓時傻眼了。

孫豪莞爾一笑,對蓋亞拱手說道:「蓋亞兄,想必你已經想起這個交易會是怎麼回事了,現在沉香亟需九節地母草,不知蓋亞兄有沒有庫存,可否給沉香交換一株。」

蓋亞身為嘯風子和多寶鼠的後裔,具備十分奇特的尋寶異能。

本身更是一個多寶小土豪。

收集有不少稀奇古怪的玩意兒,孫豪卻也報以厚望。

蓋亞虎目生威,掃了大廳其他排位金丹一眼,說了一聲:「蓋亞見過各位道友,恭喜各位道友安好。」

其他修士齊齊拱手:「同喜同喜,很高興見到蓋亞兄醒來。」

雖然對邊牧的樣子很兇,但是迅速回憶起葬天墟最後關頭,邊牧捨命救下自己的一幕之後,蓋亞卻是知道,從今往後,自己都不能把那賤狗怎麼樣了。

飛速回憶一下深藍的回憶,偏著腦袋想了會,蓋亞虎臉上露出絲絲遺憾:「沉香,很抱歉,我這裡也未能收集到九節地母草。」

孫豪苦笑著說道:「看來,此次葬天墟,這靈藥甚少問世,大家卻得另想辦法了。」

蓋亞點點頭,然後說道:「不過沉香,蓋亞這裡,倒是有一株極為接近八節的地母草,雖然年份不夠,藥效差了許多,但是如若能培養到八節,卻是多少可以入葯,沉香如果需要,我送你就是。」

孫豪微微一愣。

差點八節,也就是說,距離正常的九節地母草,可能差了千年左右的年份。

就算能達到八節,藥效也是大大不如,不說品級,就連成丹,可能難度也是很大。

孫豪還沒說話,神識之中,青老平淡無波的聲音傳了過來:「小豪,收起此葯,讓小雲去培育,千年年份不需要多長時間」

孫豪心中一動,不由想起了須彌凝空塔內那一小塊靈田。

記得古雲曾經隱約說過,那塊靈田可以通過注入大量的靈能,調整時間,催熟靈藥。

此時此刻,這功能倒是可能真的派上了大用常

或許,如此催熟靈藥需要消耗的資源很大很大,但是,只要能催熟,再大的消耗,孫豪也得去催。

相比破丹生嬰,些許資源浪費,卻是必須得承受的了。

心頭飛快轉過這些念頭,孫豪臉上浮現出淡淡而自然的笑容,對虎蓋亞拱手說道:「如此,沉香就卻之不恭了。」

沒能換到九節地母草,卻得到一株不足八節的替代品,並且找到了補齊年份的辦法,孫豪組織聚會的目的也算是勉強達到。

不動聲色,榮辱不驚,孫豪走了下來,換其他修士前去交換。

看著孫豪收起了虎蓋亞的八節地母草,易路燈火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臉上露出絲絲奇怪的笑容。

孫豪之後,交易接近尾聲。

又有兩名修士流拍之後,整個聚會就全部完成。

各有所得,懷著不同心情,修士們逐一道別,紛紛離去。

只是,讓孫豪較為意外的是,冥斕曦離去之時,拋給了自己一隻儲物袋,孫豪神識一掃,卻發現儲物袋裡放著那株她交換得來的九節地母草。

沒等孫豪道謝,冥斕曦已經眨巴著眼睛,跟靈兒雙雙騰空,破空而去。

空中,靈兒弱弱的聲音傳了過來:「公子,宗門儲備的靈藥,靈兒無權動用,但這株靈藥,卻是贈與公子,只不過,如若公子沒有十足把握,還是不要浪費靈藥,我冥王殿有煉丹宗師,可為公子煉製。」

孫豪微微一愣,心中稍稍感動,在靈兒即將進入冥王殿的一刻,傳音說道:「靈兒,如若貴殿成丹品級不佳,記得給我留下最後一副靈藥,我來幫你煉製」

靈兒的身軀,在空中微微一僵。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