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五五章 仙班爭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五五章 仙班爭議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歸去塵雖然悍然向孫豪發動進攻,身上氣勢也十分強大,但其中卻並無多少殺氣。

大廳之內,雖然有修士喝止,但並無人阻止,而是讓孫豪跟歸去塵正面對上了。

大家都是人精,此時倒也明白了歸去塵為何會借題發作,無他,敲打敲打沉香而已。

沉香崛起太快,讓去塵上人感受到了威脅。

而且,隨著沉香的崛起,歸一宗在南大陸的話事權,在南大陸的地位,必然會受到巨大挑戰。

此時此刻,在沉香第一次參與重要議事的時候,歸去塵來了這麼一出,卻是在警告沉香。

哪怕孫豪積累了得,能在金丹期越階斬殺元嬰真君,但斬殺的也僅僅是元嬰初期修士。

哪怕孫豪在葬天墟內屢獲機緣,實力大進,並最終破丹生嬰,但不可否認,他的實力依然跟大修士有著較大的差距。

烈火神盾被一刷而滅。

護體神罡也沒能擋住多久,轟然四散,孫豪背部被白光一掃而中,金色光芒閃爍,孫豪空中幾個翻身,又擦擦擦倒退幾步,這才雙腿微微一沉,穩穩地站在了大廳之中。

臉上稍稍發紅,氣血有點不穩,深呼吸一口氣,眼中精光閃爍,孫豪看向了歸去塵,嘴裡說道:「上人不愧是大修士,厲害,沉香佩服。」

大修士,元嬰後期修士的尊稱。

元嬰初期修士本身就有實力高低之別,元嬰之上,每升一個小級,實力差距更是有天壤之別。

孫豪雖然自信,但也沒有自大到挑戰大修士。當然,如果要拚命,那又是兩說了。

跟其他修士一樣,孫豪已經瞬間想明白了歸去塵對自己出手並不是真正要給洛鵬報仇,只不過是讓自己知道他的厲害,給自己一個警告而已。

去塵上人一擺浮塵。

但沒等他說話。宮天狼猛地睜開了雙眼,開口說道:「去塵,洛鵬的事,本座自會給你說法。現在,到此為止。」

孫豪不大不小受到了些許傷害,歸去塵目的已經達到,宮天狼發話,自然順水推舟地躬身說道:「還請天狼大人為歸一宗做主。」

說完。緩緩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宮天狼看向孫豪,淡淡地說道:「沉香,你也回去坐好。」

孫豪微微躬身,也不多說,地上輕飄飄一點,坐回了自己的座位,閉目調息。

剛剛破丹生嬰,孫豪心中卻是有點得意,正是意氣風發之時。

沒存想,自己還沒來得急顯露真君修士的巨大威能。卻已經被歸去塵給教訓了一頓。

好似被潑了一盆涼水,孫豪倒是驚醒過來,自己現在還不能高興得太早,自己的修道之路,還有很長很長的路要走。

而且,剛剛,孫豪也豁然明白。

修士世界始終就是修士世界,關鍵時刻,還是只有自身的修為才能靠得祝

關鍵時刻,還是實力說話。

孫豪被當頭棒喝。心頭卻也不是太沮喪,反而是,孫豪牢牢記住了歸去塵。

這是第二個讓孫豪興起日後需要報一箭之仇的修士。

第一個,乃是那隻大老鼠。孫豪琢磨著有朝一日能一腳將它踢飛。

現在看來,這想法只能深深地埋在心底。

實際上,擊敗歸去塵,或許並不遙遠,但要踢大老鼠屁股,想想也難啊!

修士一生。卻不可自滿啊!

孫豪心中,深有感受,修士,只有修為到了,境界到了,身份到了,才會知道,前方還有更厲害的修士,還有更高的目標,讓自己去攀登,去超越。

自己奪得葬天墟新科頭名,或許是自己一生之中,最重要的成就,最重要的機緣之一。

但是,最後,那不過是自己漫漫求道路上的一個小站。

如若自己停在這裡,等待自己的,就將是止步不前,看不到後面更美的風景。

默默坐在原地,孫豪的心中,有一點被歸去塵掃面子的不爽,但更多的,卻是更加堅定了自己求道的決心。

其後,孫豪一直在閉目而坐,沒有對任何事,發表任何意見。

實際上,其他修士的意見也不是太多,許多都只是小方面的修修補補。

大廳之內的議事,因為前期準備充分,考慮到了各方的利益,通過得較快。

很快,議事已經接近了尾聲。

也到了關鍵時刻。

分大陸封號分封完畢。

甚至是能得到整個大陸認可的封號,也分封到位。

有兩名修士,得到了整個大陸認可的封號,分別是「雪神」夏晴雨和「吞天」鼠小玉。

當然,鼠小玉到底是誰,到目前為止,依然未有定論。

有人懷疑是孫豪的小火鼠,但那隻小火鼠明明自爆了,可鼠小玉居然還在,所以上,誰是鼠小玉成為了沉香九謎之一。

最後,有兩個修士沒有獲得封號,還有一個宗門的獎勵沒有宣布。

青雲門,不知怎麼獎勵。

趙誅魔和孫豪的封號還沒有下來。

如果不出意外,他們二人的封號應該還會延續以往,而且至少也會是全大陸通用的封號。

關鍵的區別在於,趙誅魔和孫豪到底誰能進大陸仙班。

大陸仙班是真正決定大陸命運和走勢的決策層。

修復葬天墟如此重大的事,但畢竟都只是金丹修士們的事,大陸仙班也僅僅是派了一個仙班修士「天狼真君」前來主持,可見仙班修士的金貴。

如若能在元嬰初期就躋身仙班,毫無疑問,對修士在資源的使用,情報的收集等等各個方面,都會有巨大的幫助。

表面上看,孫豪位列登天榜頭名,理應排在趙誅魔之前,具有無可爭議的優勢。

但是,實際如何?還真是只有天知道。

仙班修士的重要性,對天宮如此勢力而言,最為關鍵,現在又有機會,趙誅魔的積分高得恐怖,也僅僅只比孫豪差了一線,卻是會儘力爭齲

實話實說,孫豪對仙班修士並不是特別了解,原本對自己能否進入仙班,並不是很在意。

但就在宮天狼拋出最後這個問題之前,青老平靜的聲音從孫豪心底響了起來:「此界有仙班,那麼,仙班修士就是此界氣運所終,氣運雖然虛無縹緲,但確實存在,卻是需要儘力一爭。」

孫豪聞言不由身軀微微一震。

這東西,絕對不是師父青老能接觸到的,很有可能就是得自須彌凝空塔器靈的記憶。

被須彌凝空塔認為要爭的東西,孫豪覺得,自己不能輕易放手了。

仙班修士,氣運所中。

須得一爭。

大修士們,此時都打起了精神。

趙誅魔更是似笑非笑地掃了孫豪一眼。

單大殿主此時,拿起了一張素紙,美目含笑,脆聲說道:「今日最後一個議題,就是此屆仙班修士人選的歸屬問題,實話說,我們五個頂尖宗門的意見並不是特別一致,沉香和誅魔各有支持者,現在,大家議議吧。」

大廳之內,頓時落針可聞。

意見不一致,就說明各有支持者。

也就是說,沉香雖然貴為新科頭名,但進入仙班的可能性,到是相對小了許多。

以天宮的影響力,趙誅魔的人脈,孫豪孫沉香拿什麼去比?

孫豪心中微微一沉。

別人能想到,孫豪自然也能想到,而且,孫豪自覺天狼真君並不會太待見自己,畢竟自己當年鎮壓了他一次。

半響之後,歸去塵首先緩緩開口:「我支持誅魔道友,天宮乃我正道領袖,誅魔道友無論是實力還是人望,卻都是仙班修士的不二人眩」

說完,他笑著對孫豪說道:「沉香,位列仙班雖然對南大陸有利,但我怕青雲門並不一定能承受得住,沉香你也可能會小馬拉大車,跑不動啊1

孫豪淡然笑著說道:「上人好意,沉香明白了,多謝上人。」

說完,孫豪輕輕喝了一口茶,依然平靜地坐在蒲團之上,靜靜地看著其他修士發言,但並沒有主動棄權,承讓給趙誅魔。

該爭則爭,能否爭贏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態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