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五六章 各有千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五六章 各有千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嚴格說來,孫豪若能位列仙班,對南大陸絕對有好處。

但同時,孫豪如若位列仙班,對歸一宗卻絕對不利,歸去塵雖然身為元嬰真君,但也不能免俗,終於還是站了出來,建議孫豪不入仙班。

說完自己的意見,歸去塵浮塵一擺,緩緩坐下。

大陸各方,互有關聯,大修士之間,也有交情。

歸去塵說完之後,正道大修士們,又陸續有兩人站起表態:「我也覺得,誅魔位列仙班比較合適。」

他們倒是簡單幹脆,也沒說什麼理由,就是同意歸去塵的觀點,支持趙誅魔。

兩人說完,大廳之內稍稍平靜了一下。

然後,魔修陣營之中,一個枯瘦如柴的大修士坐在蒲團上,低沉地說道:「說句實在話,我對這什麼仙班之意,表示很無語,他娘的,葬天墟頭名進仙班,天經地義,偏偏你們還搞出這麼多名堂,老子也是服了,我支持孫豪。」

上首,單大殿主微微愕然,然後比較意外地看了看冥二龍。

五大宗門議事之時,冥王殿的態度模稜兩可,最後,在要到了一些好處之後,選擇了支持趙誅魔。

但現在,魔道那邊,居然跳出來支持孫豪,跟正道修士打擂台。

冥王殿的態度,就真的是很有意思了,很顯然,冥王殿並沒有給魔道大修士們交代應該怎麼做。

以魔道修士的一貫作風,怕是絕對會跟正道大唱對台戲。

事實果然如此,一位魔道大修士朗聲說道:「沒天理了,葬天墟頭名不能進仙班,你們怎麼給大陸修士交代,支持孫豪。」

道修陣營馬上一名大修士朗聲說道:「仙班修士,卻是不用昭告天下,只需上層知道就成,並不需要交代,支持誅魔。」

孫豪臉上平靜如常。輕輕喝茶,心中卻是略微苦澀。

話說,他本身乃是青雲門道修,但是現在。居然是魔修在為自己搖旗吶喊,不知為何,心中有種被道修遺棄,排擠的感覺。

內心之中,青老好像知道孫豪在想什麼一般。平淡的聲音傳了出來:「小豪,越是傑出,就越要學好接受被排擠,被孤單,記住,當你成長到一定的高度,這些東西,都是你修道過程之中,不可避免會發生的。」

孫豪心中輕輕說道:「我明白了,師父。」

大修士都是道心堅毅之輩。個人意志並不會被環境所左右。

道修之中,剩下的最後一名大修士朗聲說道:「個人覺得,沒有規矩,不成方圓,論功行賞,當不論出身,我支持沉香。」

而恰恰,魔修之中也有個傢伙朗聲說道:「你們這些傢伙,只覺得趙誅魔進仙班會對魔道更加不利,但他娘的。老子覺得孫豪這小子進仙班對我魔道的威脅更大,老子支持趙誅魔,干,實際上。老子一個都不願支持……」

十個大修士一一發言。

但是結果卻難有定論。

兩人都有支持者。

這卻在情理之中。

除非是冥王殿和天宮高度統一思想,提前打招呼,要不然,如同現在這般的大陸議事,還真的是難分勝負的。

但這次,情況很是奇怪。

天宮那邊。傳出力挺趙誅魔的內幕消息,但宮天狼一直沒有跟大修士們通氣,要求大修士們怎麼做。

冥王殿更是你們自己做主,隨你們便的態度。

當然,這也是兩個候選人都是道修的緣故,冥王殿巴不得越爭越亂。

議而不決,最終,單大殿主咯咯笑了起來:「看來,還是只有我們五個現場議定了,既然如此,我就先發言了,我海神殿支持沉香,此次葬天墟,沉香的表現有目共睹,無論是積分還是實際戰功,都是當之無愧的第一,我們卻不能寒了天下英傑的心,理應沉香位列仙班。」

說完,單大殿主對孫豪笑了笑,說了一句題外話:「沉香,葬天墟后,可以去海神殿做客,如果可能,熱烈歡迎你加入海神殿。」

孫豪在萬魂之島的歸屬一直有爭議,幾個殿主誰也不放手,到了現在,單大殿主還在念念不忘。

孫豪微微頷首,淡然笑著說道:「多謝殿主厚愛,如若有機會,一定前往拜訪殿主。」

孫豪覺得,五大宗門議事,應該對自己有利,因為自己跟五大實力都有一些交情,除了天宮不可能支持自己之外,其他勢力應該會幫自己一把。

但現實讓孫豪知道,有些事情,遠遠不是表面上看來如此簡單,個人交情,並不能干擾大修士們的決斷。

冰無霜抱歉地看了孫豪一眼,緩緩說道:「冰雪聖宮支持誅魔。」

孫豪微微愕然,稍覺意外。

然後,耳中,冰無霜的聲音傳了過來:「沉香,聖宮、天宮歷來共同進退,卻是對不起了。」

孫豪微微點頭,傳音回到:「孫豪明白了。」

然後,冥二龍大大咧咧地說道:「我個人雖然對沉香很有好感,但正如那小崽子所說的,沉香隱忍而多智,位列仙班,怕是對我魔道更為不利,冥王殿支持趙誅魔。」

說完,還對孫豪眨巴了幾下雙眼。

孫豪微微苦笑,心頭一沉。

情況不利,就算是妖神殿支持自己,自己也不過是兩個勢力支持,最終,仙班修士還是會花落趙誅魔。

這卻是沒辦法的事,青雲門跟天宮差距太大,沒有可比性,如此結果,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鼠多寶總算是投了孫豪一票:「我們妖神殿自然是支持沉香了,對了,說句題外話啊,如若其他人位列仙班,也可以,但是在我妖神殿範圍,呵呵呵。」

好像沒聽到鼠多寶的話一般。

宮天狼緩緩睜眼,掃了全場修士一眼,最終將目光落在了孫豪的頭上:「沉香,你自己怎麼看?」

孫豪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緩緩起身,朗聲說道:「位列仙班,沉香當仁不讓,不是沉香不知自量,也不是沉香妄自尊大,而是……」

孫豪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低沉地說道:「而是沉香對故去道友的擔當和責任,他們的鮮血,不能白流。」

說話之時,孫豪眼前,浮現出一個個倒在葬天墟之內,那些不屈英傑的音容笑貌,那一段段可歌可泣的事,或許《古葬天墟》將他們的事記載得很完整,但絕對沒有孫豪這個親身經歷者這麼刻骨銘心。

爽直的劍百鍛,面對甲虱,引爆金丹,為同伴爭取脫離危險的時間;獨玖慷慨就義,奠定了決勝古魔的勝機;指揮若定的祥武真人,隕落之前,指出了敵人所在;例無虛發的大勇飛刀,誓死也扎在敵人的身上;黃土之丘上的不屈意志,自爆元嬰的智痴,如今還懵懵懂懂的小火……

這一切的一切,讓孫豪莫不敢忘,想起這些往事,孫豪的身上不由湧現出凜然正氣,斬釘截鐵地說道:「天墟不是兒戲,英雄不容褻瀆。」

孫豪的氣勢,讓大修士們微微動容。

他們在孫豪身上,看到了浩然天地間,不屈不饒,誓死捍衛的決心和意志,也清晰地看到了,在孫豪心中,那些故去的英雄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地位。

不愧是天墟頭名,果然是有其過人之處,面對大修士們,侃侃而談,絲毫不懼天宮壓力,據理力爭,卻是鐵骨錚錚,好一個沉香。

對各位大修士微微鞠躬,孫豪緩緩坐下。

宮天狼對孫豪點點頭,然後看向趙誅魔,開口問道:「誅魔,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趙誅魔挺身而起,虎目一掃大修士,雙手一拱,磅氣勢一涌而出,揚聲說道:「各位前輩,沉香的意見,就是誅魔的意見,誅魔也跟沉香一般想法,對葬天墟擔當,對英雄負責,我不可退怯,位列仙班,誅魔也是當仁不讓,卻是要跟沉香一爭。」

孫豪一腔正氣。

趙誅魔也是一腔豪情。

大廳之內,兩人的表現,堪稱是各有千秋,難分伯仲。

應該選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