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六二章 惡魂逸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六二章 惡魂逸出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排位金丹擊中流,馘古魔,掃沙常

千古英雄成往事,徒感慨,空悵望。

曾記淚沾裳?

繁華落盡,榮耀成為過往。

英雄符、冥王帖各自歸位,孫豪孫沉香位列仙班,青雲被大賞特賞,一躍位居南大陸第二,許立第十峰,建道場,擴五十國之地……

熱烈的慶祝儀式整整一周。

一周之後,到了告別的時候。

讓很多修士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孫豪如此戰績,還結成了元嬰,位列了仙班,按道理,正道頂尖宗門應該會發出邀請才是。

孫豪最大的可能,其實還是會加入天宮。

但是,天宮好像忘了這一茬。

其他宗門也很默契地絕口不提此事,最終,就是葬天墟新科頭名,仙班修士孫豪孫沉香依然是落籍青雲。

只不過,此時此刻,在青雲門,孫豪就是真正的老祖級別元嬰真君了,卻不再是什麼弟子。

然後,到了告辭的時候,讓孫豪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或許是受到「仰望星空」的刺激,也或者是孫豪取得的光輝戰績讓幾個少主產生了緊迫感,幾大少殿主都沒有邀請孫豪加入,也沒有一人跟隨孫豪而去。

她們,跟孫豪依依惜別,相約日後,然後跟隨各自的隊伍,返程而去。

五大頂尖宗門來得最遲,走的最早。

天空之中,隨著五大宗門的離去,坍塌的空間再次穩固下來,大火也好,洪水也好,都統統化為茫茫青天,恢復到了大家剛到之時的景象。

大陸修士,天各一方。

此次離別,不知此生還能否相見。悠悠十年內,不少不同宗門修士接下了深厚情分,此時卻是依依難捨。

青雲門修士大感意外的是。

沉香大人那邊安靜下來,沒有女修要死要活要跟回青雲門。

但沉香大人的弟子向大宇。一棒打不出三個屁的向大宇,居然被齊天宗齊小愛抱住,又哭又鬧。

不可開交。

最後,還是沉香大人站出來朗聲說道:「小愛,你且先回齊天。我擇日向貴宗致函,為你和大宇做主。」

向大宇一臉通紅,對孫豪微微鞠躬道謝。

齊小愛略微羞澀地跑回了齊天戰舟。

青雲戰舟轟隆一聲,跟隨歸一戰舟返回南大陸。

孫豪站立舟頭,仰望茫茫青天,心中卻是頗多唏噓。

今日一離別,心中多惆悵。

各奔前程去,從此天隔一方,元嬰縱有千年壽,今日別離后。能否再相見?很多修士,怕是就此一別之後,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了。

葬天墟回來,孫豪一時之間,風頭無兩,層層光環,層層榮耀,足以讓孫豪享譽大陸。

為萬修所景仰。

但是,又有誰知道,葬天墟十多年。孫豪經歷了怎麼樣的艱難困苦,經歷了怎麼樣的生離死別。

此時回望,孫豪的眼前,好像看到了一個個戰友。或高歌,或慷慨地從容赴死,然後在烈火之中,跟自己揮手道別。

榮耀即鮮血,榮光即血衣。

哪怕是金丹修士,葬天墟內十多年。出來依然唏噓感嘆。

軒轅紅默默地站在了孫豪的身邊,也悠然遙望好似一成不變的古青天,眼神之中,罕見地不再迷糊,而是一片清明。

清澈的眼眸之中,閃動著絲絲晶瑩的亮光。

半響之後,她輕輕說道:「豪,憂傷已成過往,修士需要展望,隕落的成為了英雄,而活著的,卻帶著英雄的期望和寄託。」

孫豪看著身邊的軒轅紅,看著她的小臉。臉上露出笑容:「謝謝小紅。」

軒轅紅雙眼亮晶晶的,伸手挽起了孫豪的一隻胳膊,站在青雲戰舟舟頭,頭靠在孫豪的胳膊上,輕輕地說道:「豪,只要不掉隊太遠,小紅會陪你一路走下去的。」

孫豪心中湧上淡淡的溫馨,摸摸她的小腦袋,嘴裡說道:「小紅得到了真女傳承,只要努力,日後成就不可……」

說到軒轅紅的真女傳承,孫豪猛地想起一件事,身軀微微一震,臉上神色一凜,一句話脫口而出:「不好,他居然出來了……」

軒轅紅微微愣然,然後問道:「豪,怎麼了,誰出來了?」

「真女前輩鎮壓的惡魂,郝安逸」,孫豪緩緩說道:「他已經從葬天墟內出來了……」

軒轅紅身軀一震,挽住孫豪的胳膊不由緊了一緊,身為真女傳人,他最是清楚郝安逸的可怕,如若那惡魂脫困而出,那麼,大陸怕是難以安生了,不過,她還是奇怪地問道:「豪,可是我沒感應到他脫困啊1

孫豪苦笑:「記得盧山結嬰不?」

軒轅紅點點小腦袋:「記得,印象還很深,他的運氣不錯,同樣的劫難,威力竟然比別人小了許多……」

說到這裡,軒轅紅卻是恍然大悟地說道:「原來如此,豪,你猜得不錯,那魔頭寄勺櫻的確有減弱天劫威能的巨大作用,他卻是跟著盧山,逃出了葬天墟,豪,我們該怎麼辦?」

說完,她的嘴裡又開始嘀咕起來:「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宣威靈……」

半響之後,臉上一臉疑惑地說道:「豪,情況和我們想象的可能略有出入。」

孫豪微微一愣。

此時,五行戰舟之上,盧山正十分奇怪地翻看自己的儲物袋。

一邊翻還一邊嘀咕:「奇了怪了,我明明放在這儲物袋裡,怎麼就不見了呢?怎麼就不見了呢?難道這鏡子會自己跑掉不成?」

而另一個房間內,當年跟殺魔齊名,但沒有趕往甘谷嶺而倖存下去的,五行魔宗精英修士,現在的金丹初期修士「****魏新兵」一臉好奇地拿著一面鏡子,嘴裡說道:「這面鏡子是怎麼跑進來的?」

鏡子內,郝安逸臉上一臉滿意的樣子,嘴裡還在輕聲地說道:「還是這個修士合適,還是這個大陸正常,我終於可以恢復實力了,該死的真女,壓了我多久啊,遇見這瘋婆子,真是流年不利啊1

不知為何,魏新兵拿著手中鏡子,心中湧起陣陣如遇知音的感覺,好像這面鏡子最是合適自己,最是跟自己本性相合。

魏新兵手拿鏡子,心中駭然,這是什麼樣的鏡子,居然能如此影響自己的心智?

此時,鏡子之中傳遞過來一股信息。

魏新兵手拿鏡子,身軀猛震,片刻之後,他仰首哈哈大笑:「盧山啊,盧山,被你壓了這麼久,有朝一日,我也會乘風而起的,哈哈哈,陰陽龍虎和合**,好,好,好……」

好像聽到了魏新兵的笑聲一般,此時此刻,孫豪和軒轅紅的眼光齊齊看向五行戰舟消失的方向。

孫豪一臉凝重地問道:「小紅,你的意思是說,此惡魂對大陸的危害程度,不同真女世界?」

軒轅紅的臉上,露出絲絲奇異的表情,嘴裡說道:「老君威靈術顯示,的確是如此,倒是不用太過擔心。」

孫豪掂一掂手中金色的,銘刻有一個大大的「仙」字的令牌,然後一振手腕,說到:「那麼就不用大張旗鼓了,不過,我覺得,五行魔宗遲早還是會出現一些奇異現象,到時候,還需小心留意。」

軒轅紅點點頭:「嗯,以他的能力,如若隱藏在五行魔宗,絕對會展現出許多不同尋常,到時候,我們倒是可以順藤摸瓜,找到他的隱匿之處,只不過,真女片段的記憶之中,他十分之可怕,到時候,卻是須得小心謹慎,如無十足把握,卻是不易直接敵對。」

孫豪手中的令牌,就是他位列仙班之後,得到的象徵著他身份的令牌。

令牌有著一個重要的功能,就是能發動「仙議」,也就是能決定大陸命運走向的重大事宜的議事。

只不過,天狼真君曾經告誡孫豪,仙議需謹慎,芝麻綠豆大的事,不要輕易提出討論,不然,一旦被其他仙班修士否決仙議議題,會很沒面子,也會嚴格損傷自己的名望。

孫豪也沒想到,自己勇闖葬天墟,居然無意之間放出了郝安逸,給大陸帶來了隱患。有心發動仙議征討,但小紅卻說不用。

最終,孫豪信任了軒轅紅,收起了大陸仙令。

然後,站立舟頭,遙望虛空,跟隨青雲戰舟飛速疾馳闊別已久的南大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