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六六章 人間百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六六章 人間百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推薦好友新書《煉修》/Book/1001816499.aspx

天上一日,人間一年。

仙道漫漫,凡人難期。

不知不覺,又到了五十年一度的龍雀秘境開啟之際。

青雲上宗,即將駕臨。

比百年前擴大了不止一倍的京華城郊區,修士們列隊肅立,靜靜地等待上宗降臨。

龍雀秘境越來越受到上宗重視,上次開啟,直接來了一位元嬰真君。

此次不知道會不會有真君駕臨?

新任夏國國主「國鯤」皇帝此時身著黃袍,留著鬍鬚,一臉威嚴,站在隊伍正前方,身邊,還跟著一位看起來有些老邁的築基修士,這是他的助手,新任祭祀東巴,一位出自夏家旁系的修士,夏國華。

他們的身後,一群年輕的修士,鬥志昂揚,目光炯炯,有點激動有點興奮地看向遠方。

他們就是夏國這一屆龍雀秘境的入選者,這一代人的驕傲。

這是他們能否鯉魚躍龍門的關鍵時刻。

能否在秘境之中獲得機緣,成功築基,能否如同當年的孫豪孫沉香、大個子童力一般,直接成為金丹真傳,載入夏國史料,全看秘境之行,大家的成績如何了。

領頭的少年修士,目光看向遠方,雙眼之中,一片仰慕,一片堅定,心中說道:「沉香前輩,我會以你為榜樣,秘境稱王……」

不管他的心愿能否完成,吉時來臨。

吉時吉刻,遠處的天空之上,出現一個巨大的黑影,天空之中,灑下一團黑雲。欺壓而來。

那是戰舟,青雲戰舟。

京華城內,放起衝天焰火,爆發驚天歡呼。

國鯤皇帝帶頭。所有現場修士均單腿屈膝,半跪在地,恭迎上宗戰舟。

黃文茂兄妹對望一眼,也半跪在地上,心中卻是想到:「也不知恩公現在如何了。一晃,已經幾十年沒見恩公回返了。」

龐大的威壓,將大地上的樹木壓彎,青草更是平平地被壓得緊挨到了地面,巨大的狂風吹拂得不少修士身軀微微發抖,有點站立不穩。

轟然聲中,青雲戰舟挺在了半空。

國鯤皇帝帶頭,高聲歡呼:「恭迎上宗,恭迎上宗……」

戰舟舟頭,出現幾排修士。然後,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傳入耳中:「國鯤皇帝,各位道友免禮,本座夏靜真人,跟夏諳真人和閑郎真人一起,乃是此次秘境的帶隊修士……」

夏諳真人?

閑郎真人?

夏國鯤身軀微微一震,看向空中,嘴裡不由脫口而出:「小靜,小諳,是你們嗎?」

下方。夏國修士們,不由齊齊精神一振,萬萬沒想到,此次上宗的帶隊修士居然是自己本國人氏。

百年前。孫豪那一批從夏國走出去的修士,終於是成長起來了嗎?

夏家姐妹如今都成就了真人。

就連沒進入過龍雀秘境,有幸跟隨孫豪一起前往青雲門的武閑朗,都成了金丹真人嗎?

就是不知孫豪孫沉香如今發展得怎麼樣了。

會不會隕落在了半途之中,也或者是比幾個真人發展得更好?

幾年前,夏國老皇帝駕崩。夏家姐妹回來了一次,但並沒有亮出真人修為,對孫豪的去向也從未談起。

百年前,孫豪的風光已經成為往事,他的事依然在夏國流傳,但聲勢已經淡去,現如今,夏國修士,那些參加過峻山之獵,依然健在的修士,終於想起了昔日的峻山獵王,昔日的秘境之王。

夏國曾經的驕傲,曾經的偶像,現在如何了?

而有資格進入秘境的青少年修士們更是對望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驚喜。

這種情形下,想來只要表現稍好,進入青雲門,甚至是成為金丹真傳的可能性就很大很大了。

青年修士,新一代峻山獵王夏川川,此時此刻,看著空中的戰舟,心中仰慕的同時,也在想:「沉香前輩,我知道你一定修鍊得更高,發展得更好,我會以你為榜樣,揚我夏國聲威,成為夏國驕傲的……」

好似感應到了夏川川的心聲一般,此時此刻,孫豪的神識,卻是剛剛好從這一輩修士的身上掃過。

掃過夏川川的時候,孫豪心中卻是微微一愣。

這個新人峻山獵王,跟自己的情況有點類似啊!

資質並不是特別突出,但勇奪獵王,雙眼之中充滿了鬥志,還有對未來的期望。

這是一個不錯的後輩。

孫豪的心中,湧起了如此念頭。

然後,孫豪的神識,已經掃過了前來迎接的所有修士隊伍,一個個修士掃過,孫豪的心中,卻又湧起淡淡的憂傷和懷念。

當年那批前來送自己的前輩們,已經完全換成了新人。

皇帝換了,如今的皇帝夏國鯤,當年自己的同伴,此時已經呈現出絲絲蒼老。

夏國華居然擔任了祭祀東巴,不過顫顫巍巍,猶如風燭殘年。

黃文茂兄妹很不錯,尤其是黃文茂,已經不聲不響,凝結金丹,這在青木宗,卻是相當難得了,自己給他留了一些資源和功法不錯,但能走到結丹這一步,卻是須得經歷許多機緣。

而且,他也深得韜光養晦的精髓,混在一群築基修士之中,不顯山不露水,就連夏諳姐妹也沒能發現下方居然多了一個金丹道友。

孫豪手中有完整的夏國資料,很快就將下方修士的身份一一對照起來。

但除了上面幾個熟人,其他修士,孫豪就完全陌生。

內心悠悠嘆息,百年過去,也不知道自己的親人和兒時的朋友怎麼樣了,估計已經沒有幾個存世了吧。

想到朋友,孫豪神識一動,飛快向京華城內蔓延而去。

晉級元嬰,神識的探查範圍再度大增,在京華城這樣普通的環境之中,孫豪的神識完全可以覆蓋整個龐大的京華城。

不一會,京華城內的情景就如同一面鏡子,事無巨細,出現在孫豪的識海映照之中。

城內車水馬龍,熱鬧非凡,張燈結綵,一派喜氣洋洋的繁華景色。

很多修士或者凡人站立房頂、廣場甚至是街道之上,仰望青雲戰舟。

每一個人的眼中都充滿了景仰,充滿了震撼,臉上有著不可思議的表情。

很顯然,如此龐然大物居然能騰空飛行,在京華人眼中,就是不折不扣的仙家手段,逆天神通了。

孫豪的神識迅速而準確地找到了當年的玉家坊的位置。

讓他欣慰的是,玉家坊的招牌依然還在。

但是讓他黯然的是,他沒能找到玉蕾,反而是看到一個玉婆婆的排位。

看到排位的時候,孫豪的身軀不由輕輕一震。

昔日那個小辣椒,那個特別信任自己,喜歡粘著自己的小丫頭,如今已經化為了黃土,被人奉為了玉婆婆。

最後一面也沒見上嗎?

也不知道她臨死之際有沒有想到自己。

玉婆婆排位之前,孫豪神識輕輕一震,然後,嘴裡一聲輕咦,很意外地,孫豪居然在這裡看到了一個修士,一個全身黑衣的修士,出現在了房子之內,細心地擦拭靈牌。

孫豪神識掃過,這修士身軀輕輕一震,然後向孫豪的方向看了過來。

青雲戰舟之內,孫豪雙眼一睜,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然後身軀微微一晃,從靜室之中消失。

再一晃,孫豪已經站在了黑衣修士身前。

黑衣修士盧山並不驚慌,對孫豪微微鞠躬,躬身說道:「見過沉香大人。」

孫豪微微點頭,然後黯然看向玉婆婆的排位,嘆了口氣,輕輕說道:「一入仙道修行苦,回頭唯見冥牌人,蕾蕾走了,卻是沒能見到最後一面。」

盧山滿是青春痘的臉上,輕輕地抖動了幾下,然後悠悠說道:「蕾蕾終身未嫁。」

孫豪一愣,心中卻是微微一慟。

以蕾蕾的性格,以她的容顏,卻是不愁嫁不出去,卻終身未嫁。

毫無疑問,原因還是心中有結。

而她心中之結,卻有極大的可能跟自己等人有關,盧山滿臉青春痘下的表情,讓孫豪能感受得到這位魔道元嬰真君的濃濃的哀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