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七零章 洗滌心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七零章 洗滌心靈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一沾春雨一斷腸,飄零無計覓家鄉;方羨飛花隨風去,天涯盡處看蘭芳。

清明時節雨紛紛,淅淅瀝瀝的小雨洗去忙碌的灰塵,流動的輕風吹去滿面的疲憊,大山一片清新。

龍雀秘境之後,即是清明。

孫豪處理完四眼田奇,趕往家鄉蘭林鎮時,正值清明時節。

站在細雨之中,眼望青山,山頂上,兩座高大的墳塋,讓孫豪心中微微一沉。

青山依舊,松柏長青。

而墳塋卻多了一座。

神識一掃,孫豪心中不由又是悠悠一嘆。

距離雙親墳塋不遠處,多出來的一座,豁然是自己的弟弟,孫小虎夫婦之墓。

此時此刻,兩座墳塋剛剛除草添土,有冥紙用小石塊壓在墳頭。

雙親墳前,自己當年守墓所建的竹屋依然還在,竹屋裡邊,有個少年修士盤膝打坐練氣。

墳塋肅穆而乾淨,上面還掛了清明吊,看來,夏家對自己交待的任務還是完成得較好。

站立空中,手輕輕一揮,少年修士不知不覺沉沉睡去。

憑空飛下,落在墳前之時,孫豪已經雙膝跪倒在了拜祭的小平台之上。

嘴裡輕輕說了一聲:「爹、娘,不孝兒子回來看你們了」,靜靜地,如同石雕一般,孫豪垂頭跪在了雙親墳前。

散去身上的氣勢,收斂護體真元,如同常人一般,孫豪靜靜地跪倒在雨水之中。

細雨紛紛,落在身上,打濕了長發,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從孫豪的臉龐之上,緩緩地落了下來。

清明,乃是夏國傳承已久的傳統節日。時間也很長,節日前十后十日都是凡人祭祖的時間。

相傳。清明乃是上古春秋時期,為紀念「割肉奉君盡丹心,但願主公常清明」的介子推而逐步演變形成的節日,時萬物皆潔齊而清明,蓋時當氣清景明,萬物皆顯,是為清明。

清明多雨。

小雨之中,孫豪長跪不起。一跪就是十多日。

這十多日,夏國上下,卻是颳起了一場巨大的風暴。

不起風暴不行啊!

一下多了十國之地。

而且是包含龍雀秘境在內的十國之地。

當日,沉香真君一句話:「這十國之地,我就做主封給夏國了,閑朗,小靜,你們到宗門備註一下即可……」

然後,夏國上下就開始痛並快樂著了。

夏國國力最近發展很快不錯,但一下多出十國之地。還真是有點吃撐了消化不良的感覺。

夏國本小國,好傢夥,一下多出十倍。一躍而成大國了。

當青雲戰舟回來,小道傳出這個消息時,幾乎是所有人以為那是天方夜譚,都以為那不過是一個笑話。

然後,國主在廣場之中,召開萬民大會,親口宣布了這個重磅到了極致的消息:「我夏國修士,沉香大人,一招制敵元嬰真君。威能蓋世,驚天動地……敵真君為了活命。割地十國……沉香大人盡數賞賜我夏國,現在。我對此十國,做出如此分配……」

京華城修士凡人遙望依然在不遠處坐鎮的青雲戰舟,終於是聽明白了事情的緣由。

頓時,整個京華城沸騰了。

萬民歡騰。

沉香,沉香的歡呼聲不絕於耳,直衝雲霄。

青雲戰舟之上,夏諳很不滿地說道:「哼,收了人家的封地,拍屁股就走,孫豪也太不像話了,就這樣把擔子撂給了我們。」

夏靜笑著說道:「孫豪把這麼大的地盤直接划給夏國,卻是看了我們倆的面子,小諳,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夏諳輕哼一聲:「我只不過是想找個機會跟他說說話,姐,你算算我們都好久沒見過他了。」

夏靜臉上閃過一絲黯然,然後飛快說道:「小諳,我們出身夏家皇室,如今的夏國國主又是國鯤哥哥,卻是必須幫他鎮守一段時間,再說了,沉香多年沒有返回家鄉,此時,應該是回去祭祖了,這卻是應盡之意,等他回來,應該有的是說話的機會。」

夏諳癟癟嘴:「有機會才好,要不然,哼,我天天去他洞府門前吵,看他見不見我。」

夏靜莞爾一笑:「小諳,沉香如今已經是真君大能,他的威勢你也看到了,五行魔宗的真君老祖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敵,他真要躲著不見你,你哭鬧再凶也是無濟於事。」

夏諳沉默了下來。

而京華城內,沉香,沉香的歡呼聲,卻越發的沖霄而起。

玉家坊的代表作,玉婆婆的沉香匣再度風靡全城,不論仙凡,無論老幼,不分男女,都以擁有一個沉香匣而沾沾自喜。

那就是京華城的潮流。

而但凡知道孫豪根底的一些修士,此時也如同夏靜一般,猜出了孫豪的大致去向,世上不差有心人。

已經比以前大了幾倍的蘭林鎮,頓時多了許多陌生面孔。

這些人器宇軒昂,氣度不凡,但進來鎮子之後,十分的謙恭有禮。

他們都是來拜訪鎮上的望族,孫家的。

孫家子弟開始還摸不清基本情況。

然後,他們發現,但凡來客,莫不面對青山,遙遙施禮。

再然後,京城,太姑奶奶,大名鼎鼎的孫老太君舉家前來之後,孫家子弟終於是明白過來。

自家的太大伯,那個傳說之中,踏入仙道的太大伯回來。

而且,好像自家的太大伯現在成了了不得的大人物,據說,輕輕一句話,就讓夏國多了十國之地。

而此時此刻,太大伯應該就在自家的祖墳之前。

頓時,整個孫家熱鬧起來。

太大伯回來了,自然要去拜謁。

最終,孫老太君龍頭拐杖在地上一頓:「吵什麼吵,大哥要見你們,早就相招了,既然沒招,你們就老老實實呆著,還有,我孫家素來有家訓,不準仰仗大哥之勢,胡作非為,你們卻是萬萬不可得意忘形……」

滿頭銀髮的孫老太君發話,孫家頓時安靜下來。

老太君當年乃是大名鼎鼎的女飛俠,習得長生之術,如今雖然年事已高,但精神矍鑠,說話也是一言九鼎。

最終,孫茜一人,手持龍頭拐杖,慢慢地拾階而上,拜祭雙親,看看大哥是不是在這山上。

越走越近,孫茜看到,雙親墳前,果然是有人垂首而跪。

那人一襲青衫濕透,他的身下,有著一灘水漬,看起來,已經跪了很久很久。

然而,從側面去看,他的臉龐依然是如此的富有光澤,輪廓一如當年,並沒有多大的變化。

手中拐杖微微顫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茜慢慢走到了孫豪的身邊,一言不發,緊挨著孫豪跪倒在爹娘的墳前。

兄妹倆齊齊跪倒在墳前。

細雨不停落下,兩人默默跪著,誰都沒有做聲。

慢慢地,孫茜感到自己的身上濕透了,舊疾開始隱隱發作,喉嚨開始發甜,暗嘆一聲「老了」,孫茜不由自主的輕輕咳嗽。

只不過,馬上,她感到身上開始暖和起來,濕潤的衣衫,不知不覺乾燥起來,身上不見絲毫水汽,然而,細雨落在身上,卻不知所蹤。

而自己身上,也好像有一股氣流在周身流轉,不消片刻,身上一些頑疾沉痾也不藥而癒,精神更是好了許多。

心說了一聲:「大哥不愧是神仙中人」,孫茜是越發虔誠地跪倒在地上。

淅淅瀝瀝的小雨之中,兄妹倆一跪就是幾天。

靜靜地,孫豪跪倒在雙親墳前。

兒時的記憶在腦海之中不停回憶,孫豪的心中,有著淡淡的溫馨,有著深深的內疚,也有著絲絲無奈。

一如仙門深似海,歸來只見兩墳塋。

松柏之下,墳墓之前,細雨之中,孫豪的心情好像被細雨不停洗滌一般,慢慢地,越發的清明透亮起來。

此時此刻,葬天墟的兇險,已經被洗去,細雨之中,一片祥和;位列仙班的浮躁也被洗去,心中一片安寧。

心思純凈,潔齊而清明。

孫豪慢慢地,在清明細雨之中,洗凈了鉛華,氣勢更加的內斂起來。

而不知不覺之中,孫豪的丹田之內的元嬰之軀,隨著孫豪心靈的純凈,多了一些奇妙的變化,不知不覺,元嬰的心臟部位開始產生絲絲暖氣。

三味元嬰火,第一味葯,人情味,在孫豪不知不覺之中,開始萌芽。

當然,這味葯最是奇巧難解,雖然萌芽,但要想完全生成,徹底點燃,估計還需要孫豪對人生的不同理解和認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