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加更到位,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加更到位,求月票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小店裡品過酒,茶棚里喝過茶。

大河裡撈過魚,青山上打過獵。

……

一路走來,孫豪始終不慌不忙,體悟人生百味,元嬰之軀的心火,一點點旺盛起來,但距離第一味葯的要求,卻依然相距甚遠。

兩年時間,就這樣一晃而過。

而他的身後,如今跟著的已經不止一個少年,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也每每輕盈地跟在了他的身後。

幾年過去,周泓希已經長大了許多,小胳膊小腿已經能自己跟上孫豪的步伐了。

有時候走不起了,或者是不願意走了,只要癟癟嘴,自然就有「川川爸」來背著走了。

夏川也是沒想到。

自己帶孩子帶出了感情,居然被當成了爸爸。

好吧,「川川爸」,多親切的稱呼,就當是孩子的乾爹吧!

只不過,幾年下來,夏川倒真是跟周泓希結下了深厚的感情,把她當成自己的心肝寶貝在帶了。

這幾年下來,夏川的心緒也徹底寧靜下來。

龍雀秘境稱王的些許自得早就被孩子的一把屎一把尿衝到爪哇國,現在的他,已經洗凈了鉛華,徹底穩固了自己築基之後的根基。

氣勢也逐漸內斂起來。

當然,更讓他瞠目結舌的是,就是這幾年,他親眼目睹了小泓希的鍊氣修為蹭蹭上漲。

好傢夥,這才幾歲,已經修鍊到了鍊氣後期,開始直奔築基去了。

要不是孫豪在努力地幫她壓制,幫她夯實修鍊根基,直接築基都不是不可能啊!

這才是真正的,怪胎般的天才。

絕頂的修鍊資質,還有師父這樣的大能引領進門,夏川頓時覺得,小泓希日後的前途怕是不可限量。

這幾年。孫豪看似漫無目標的到處亂逛,但實際上,有些地方,卻是孫豪有意拜訪之地。

孫豪看望了鍾林。昔日南下院的師弟之一,是跟隨孫豪的,最早掉隊的修士。

此時的鐘林,築基初期修為,已經白髮蒼蒼。乃是一個小家族的族長。

孫豪在一個修真坊市的酒樓之中,看到了他。

當時,他正意氣風發,高聲說道:「沉香大人,那是我的師兄,一個下院,一起修行的師兄……」

下邊,有修士大聲笑道:「鍾家主,你這話都說了幾百遍了,誰信?」

然後。鍾林滿臉通紅,賭咒發誓地說道:「不騙你們,沉香大人真是我的師……」

然後,他聽到了孫豪那熟悉而陌生的聲音:「鍾師弟,別來可好。」

鍾林眼前,分別幾十年而絲毫沒有太多變化的孫豪,緩緩走上了酒樓。

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鍾林高聲大叫:「師兄……」,兩行老淚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

周圍的修士。就在孫豪現身的那一刻,發現自己齊齊被定住了一般,動彈不得,但眼中。耳中,卻能清晰入耳的聽到兩人對話。

孫豪扶起了鍾林,端起了酒杯,就在酒樓之中,跟鍾林敘舊,說了好大一會。這才起身告辭。

告辭之時,孫豪朗聲說道:「鍾師弟,你的家族可去青木宗入籍,日後修鍊資源,自有青木宗保障,哎,我能幫你的就只有這麼多了……」

說完,孫豪連同孫豪身後的少年女娃,從酒樓裡邊消失無蹤。

鍾林悵然若失地看著孫豪離去的方向,緩緩跪倒在地,淚眼朦朧地高聲說道:「謝謝師兄,謝謝師兄……」

而酒樓裡邊的其他修士,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能夠動彈了。

不由心頭齊齊駭然,外加終於是相信了,這鐘家主說了幾十年的事,居然不是在自誇自擂。

等他們想起恭賀鍾林時,鍾林已經哈哈大笑中,拖家帶口,奔赴青木宗而去。

孫豪還到過了飛石坊。

看到了陸敏,看到了藍嵐,讓他欣慰的是藍嵐築基了,而且晉級到了築基中期,如今依然英姿勃勃。

當年,他委託藍嵐幫忙自己帶信軒轅紅,藍嵐做的很好,自己也給她留下了一些機緣,現在看來,效果不錯,藍嵐的修為明顯高出了當年的同門。

孫豪還去了一趟萬仞之峰,見了金曉蘭一面。

也終於,孫豪弄清了金大宗主的真實修為,元嬰初期巔峰,比扒光真君和亞琴師父都略高一籌。

只不過,依然未能踏足元嬰中期。

讓孫豪意外的是,此次見面,金大宗主的姿態十分之微妙,面對孫豪,居然以奴家自居,一點也沒有身為元嬰真君的傲氣,反而更像是站在了孫豪的婢女位置。

孫豪有點受寵若驚,但金曉蘭一番話,卻讓孫豪知道了為何如此。

說簡單點,金曉蘭這一脈就是有熊氏留下的妾室,其目的就是扶持有熊氏後輩。

誰是有熊氏後輩,自然就是在萬仞峰獲得有熊氏嫡系傳承的後人了。

這不就是孫豪。

金曉蘭表示,整個九仞宗都算是孫豪的側室,說這也是有熊遺澤,不過遺憾的是她自己不算,原因自然是早年有過道侶。

孫豪頓時汗顏。

九仞宗女弟子沒有三千,也有幾百,孫豪嚇得不清,落荒而逃。

等孫豪走遠,金曉蘭眉開眼笑叫來張絹:「小絹子啊,你們這一代弟子運氣不錯,出來一個真主,可以不用守活寡了,要不然,咯咯咯,你們就至少得金丹以後才有機會找伴侶……」

張絹當年被留九仞峰,居然獲得機緣,被曉蘭宗主看著,作為下一任宗主培養。

現在聽到曉蘭宗主如此一說,頓時滿臉通紅地說道:「師父,那我還是趕緊結丹吧。」

金曉蘭柳眉一豎:「沒出息,沉香這等人才,怎可放過……」

孫豪還專程看望了小婉。

小婉此時,已經成了青雲門執事堂的執事之一,坐鎮大都市,處理宗門事物,井井有條。

歲月將小婉的俏臉雕琢的越發雍容,美麗的臉龐,窈窕的身段,蕩漾著成熟的魅力。

見到孫豪,小婉的臉上也是一臉平靜,但是從她的心跳,呼吸,孫豪卻能感覺得到,她的心緒遠遠沒有外表這麼平靜。

他知道,自己對小婉並不公平。

但有的事情,孫豪怎麼也無法做到。

給小婉留下了一些寶貴的修鍊資源,搖頭嘆息聲中,孫豪悄然遠去。

直到孫豪的身影遠遠地消失在天際,兩行淚水才從小婉的雙眼之中緩緩流下,身軀微微佝僂,委頓在地,默默哭泣。

遠處,孫豪不由又是悠悠一嘆。

良久之後,打開孫豪留下的儲物袋,小婉的雙眼之中,再度噙滿了淚水。

孫豪來見她,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

她交給了孫豪一枚玉簡,裡邊有她這些年發展的暗中勢力構成,還有資源的分佈情況。

而孫豪給她的儲物袋,卻有著她難以找到的,其他修士夢寐以求的各種金丹期修鍊資源。

這些資源,足以將她推至金丹大圓滿而不愁。

最後一個玉瓶之中,更是伴隨了一個小紙條。

小紙條上,有著孫豪蒼勁的手跡:「如若沉香無恙,百年之內,回來助你破丹生嬰,但如若百年未歸,你可自行嘗試服用升嬰丹。」

玉瓶之中,兩顆金光燦燦的大丹,耀耀生輝。

這就是傳說中的升嬰丹嗎?

小婉手拿儲物袋,面對孫豪離去的方向,高聲凄婉地叫了一聲:「小豪……」

好像聽到了小婉的叫聲一般,孫豪丹田之內,元嬰心火,猛地又向上竄起了一截。

孫豪還回了一趟青雲門。

見了紫煙師父一面。

雲紫煙清冷的臉上,有著幸福而純真的笑容。

對孫豪也別無所求,只是希望孫豪能歇一歇,不要那麼累。

也希望孫豪能多點時間來看看自己。

她很輕柔地告訴孫豪:「小豪,為師這一生,最自豪的就是收下了你這個弟子,最希望的就是你跟姐姐能安然無恙,你就是我最珍惜的兩個人,小豪,記得多回來看看我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