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七五章 再回王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七五章 再回王村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跪倒她的膝前,輕聲說道:「師父,弟子只要能分身,每隔十年,都會回來一次。」

雲紫煙的嬌軀微微一震,雙眼之中,浮現出絲絲迷霧,摸著孫豪的腦袋,嘴裡悠悠說道:「小豪,你的境界,我已經不能理解,但是為師跟你說,很多事,需要順其自然,修士當戰天鬥地不茨時候,退一步也可海闊天空。」

孫豪輕聲說道:「弟子明白了。」

有的時候,有的道理,卻並不是境界越高的修士,就越能想得明白。

雲紫煙那裡,青老那裡,孫豪就得到了很多感悟,他們教授的很多東西,孫豪足以一輩子受用。

青煙裊裊之中,師徒倆靜靜地盤膝而坐,久久無聲。

良久之後,雲紫煙發出了細細的鼻息,卻是不知不覺之間,安寧地睡了過去。

孫豪輕輕地把她放在雲床上睡好,然後三叩首,這才悄然起身,愛憐地看了看紫煙師父,一晃身,消失而去。

元嬰心火,又漲了許多。

但是,距離完成第一味葯,卻依然差了不少。

不過此時此刻,孫豪已經不急於也並不執著於完成第一味葯的煉化了。

反而是,這一路走來,孫豪發現,過去的自己因為修行,忽略了很多很多。

很多人,很多事,慢慢地,都在修鍊的過程之中給逐漸淡去。

淡去的是記憶,淡去的同樣有真情。

現在的孫豪,已經從開始的刻意追求人情味這第一味葯。慢慢地。變成了追尋自己的記憶。追尋記憶之中,那些留下的遺憾。

從青雲門出來,帶上依然在客棧休息的夏川和周泓希,孫豪踏上了前往萬魂之島的道路。

已經多少年沒回萬魂之島了。

那個不知名所在的小島上,有著融進了他記憶深處的鐘小豪的記憶,有著跟他記憶完全融合,難以割捨的一段俗世情感。

從萬魂之島出來之時,孫豪獲得了再次回去的辦dingdin小說,23osa:2p02p0srppaasrssr法。

當年。孫豪還把夏家姐妹送過去修鍊,此時,時隔幾十年之後,孫豪自己,心有唏噓感嘆地再度踏上了傳送陣。

這個傳送陣乃是萬魂之島設在大陸的秘密據din,有修士守護,有傳送令牌,安全了許多。

孫豪駕臨,對了暗號,出示了自己的令牌。自然是被守護者恭敬萬分地送進了傳送陣中。

帶著夏川和小泓希,孫豪再度踏足魂力十足的海島。再次感受到了記憶深處那熟悉的海風。

破空而起,擊殺了一些攔路的不長眼的海魂獸,孫豪按照記憶,飛速飛向雷島,飛向自己夢中曾經回去過的那個小漁村。

如無意外,小豪的媽媽應該已經離世,而妹妹王瓊,應該還健在人間。

孫豪走的時候,給她化魂白玉鼠,此魂雖然戰力不強,但是卻能讓化魂修士平添許多壽元。

傍晚時分,孫豪帶著夏川遠遠地看到了那個十分熟悉的小漁村。

不少漁船已經靠岸,但也有幾艘漁船din亮了魚燈,微弱的燈光,如同螢火蟲一般,din亮了大海的夜色。

百多年過去,漁村的變化並不是很大,小小的漁村裡邊,變化的是一代接一代的漁民。

遠遠地,孫豪看到了自己曾經生活的院子。

然後,他看到了一個平凡的婦女,正坐在院子的前方,她的身前,還圍著了一群孩子。

「王婆婆,王婆婆」,有孩子大聲叫到:「講故事了,講故事了。」

也有孩子大聲說道:「這回不聽小豪哥了,我們要聽新故事。」

王婆婆輕聲笑著說道:「好,好,這回啊,我就給你們說一段十英雄傳說的故事」

神識掃過,空中,孫豪身軀微微一震。

妹妹果然還在,王瓊依然安好。

下邊,王瓊已經在緩緩地開始說故事:「那一年啊,大地龜裂,天空破碎,大火燒天,洪水淹沒了城池,海浪掀翻了漁船,眼看小島就要遭受滅ding之災,千島修士,挑選出來十位壯士,帶領百位英雄,走上了漫漫的補天之路」

天空之上,孫豪的身軀又是微微一震。

十英雄傳說嗎

沒想到萬魂之島也在開始流傳。

葬天墟之後,五大ding尖實力對各個修仙宗門發出傳記古葬天墟和沉香之謎,孫豪以為自己的大名從此會通傳天下,全大陸揚名。

但是,回了青雲門之後,孫豪發現實際情況跟自己的認知略有出入。

真正獲傳正版傳記的,只有青雲門真正的上層,元嬰一階而已,而普通修士,獲傳的卻是經過改編之後的十英雄傳說。

而夏國民間,千古傳唱,並被不少孩子當成角色扮演的,也是這個十英雄傳說。

沒想到,到了王村,從妹妹王瓊的口中,孫豪再度聽到了這個版本的故事。

看來,這還真是全大陸通傳了。

十英雄傳說之中,排位第一的大英雄,名叫「孫若水,號沉香。」

王瓊的聲音,溫柔而慈祥,孩子們聽得如痴如醉,不時,還爆發出陣陣歡呼聲,恭喜孫沉香乾掉了一個大壞蛋,有時,也會十分擔心,擔心那些隕落的勇士,很關切地詢問,勇士會不會復活再戰

孫豪靜靜地站立空中,聽著王瓊講故事。

他身後,垂首而立的夏川卻早已經猜測,十英雄傳說之中的主角,怕就是自家師尊大人。

一來沉香乃是師尊的專屬封號,相信大陸上沒人敢用。

二來,每次師尊聽到十英雄傳說的時候,臉上總是浮現出淡淡的懷念,好似是在懷念故友一般。

有一次,一個說書者曲解故事原意,抹黑「勇士百鍛」時,夏川見到了孫豪親自出手,狠狠教訓了胡言亂語的說書者,並聽到師尊正義凜然地說道:「英雄不容褻瀆,英靈不容扭曲,你們,必須時刻牢記。」

王瓊緩緩地說起了十英雄傳說,足足半個多時辰之後,她悠悠站起,輕聲說道:「好了,小傢伙們,婆婆今天就說到這裡,你們該回去了。」

孩子們高聲說好,逐漸四散,但也有孩子說:「婆婆,你又要划刻痕了嗎婆婆,你那刻痕代表了什麼」

王瓊手中出現一截椴木,拿起啥,王瓊十分仔細地在椴木上刻劃,嘴裡柔聲說到:「刻痕啊,代表了時間,一個人離去的時間。」

孩子們看著密密麻麻的刻痕,不由好奇地問道:「婆婆,他已經走了很久很久嗎好多刻痕埃」

王瓊的雙眼,看向了夜空,看向了大海,嘴裡悠悠說到:「很久,很久,久到婆婆生怕忘了,不得不每一日刻一道刻痕提醒自己」

天空之中,神識掃過王瓊腳邊,一排整齊的椴木,掃過其上密密麻麻的刻痕,孫豪的身軀微微一震。

下邊,有孩子又高聲問道:「婆婆,你白天總是站在海邊,遙望大海,是不是也在等人埃」

王瓊柔聲說到:「是啊,也在等人。」

有孩子好心地說到:「可是,我媽媽說,她小的時候,你就已經在等了,我媽媽說,或許,你等的人已經永遠永遠回不來了,或許,你不必要再等了」

有孩子說:「我媽媽的媽媽也是這麼說的呢」

天空之中,孫豪的身軀又是微微一震。

王瓊依然柔聲對孩子們說到:「傻孩子,婆婆等的人,那是海魂戰士,那是跟十英雄一樣的存在,知道嗎,十英雄之中,很可能就有他呢,說不定,那十英雄的老大就是婆婆等的人呢,他怎麼會回不來氨

有孩子嘻嘻笑道:「婆婆,你想多了吧,嘻嘻。」

王瓊輕笑著,不慌不忙,手持小刀,一dindin精細地在椴木之上,刻劃了整整一圈,這才悠悠地收起小刀和椴木,嘴裡悠悠說到:「哥,又是一天過去了,不知道,你還知道不知道回家的路」

天空之中,一道讓她魂牽夢繞的聲音響了起來:「瓊兒」

王瓊的身軀猛地一僵,然後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失笑地搖搖頭,抬腳準備走進院子時,卻猛地發現,前方走來一個少年。

跟當年離去之時一模一樣,年紀好像沒有絲毫變化的少年,正帶著淡淡的笑容,向自己張開了雙臂:「瓊兒,哥回來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