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七六章 找回小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七六章 找回小火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淚水染濕了孫豪的法衣,雙臂緊緊抱住孫豪的腰身,王瓊笑著,哭著。

孫豪的心中,不由也湧起了當年的種種記憶。

那個時候,自己身負重傷,躺在床上快一年時間動彈不得。

是妹妹王瓊,每日給自己擦拭身體,讓自己身上每時每刻都清清爽爽。

孫豪清晰記得,那個時候,醫生說自己不能動彈需要按摩,王瓊就每日從不間斷地給自己慢慢地揉捏肌肉。

那個時候,家裡窮,積蓄都給自己治病,自己吃的就是家裡最好的,而妹妹,常常默默地看著自己碗里的東西留口水,但就從來沒有一次偷吃過自己的食物,哪怕是自己故意留著不吃完,她也用心地給自己留著。

孫豪記得,當自己初次修鍊雷法煉體之時,王瓊嚇得不輕,對自己說:「哥,咱不修鍊了好不?我怕1

孫豪記得,當自己決定參加宗門魂試的前夕,王瓊害怕自己選不上,安慰過自己,並和母親一起送自己去參加選拔,其實怕的是自己沒選上想不開。

孫豪還記得,當自己成功入選萬魂殿後,妹妹王瓊雖然驕傲,但並沒有太多的高興,她希望的,卻是自己能夠留下來,如同凡人,平平凡凡,過完一生。

她不希望自己出人頭地,只希望自己安然無恙。

她說她會等自己回來,其結果就是每日一刻牢記自己,幾十年如同一日。

她很平凡,相貌普通,微微發胖,還長了兩顆大門牙。

但是,這種幾十年如一日的平凡,累積在一起,卻讓孫豪從中看到了其中的偉大和不凡。

真正的,對親人的牽挂;真正的,對親人的期盼和祈福。

凡人。有時候也能做出足以讓修士為之側目的不凡事。

孫豪覺得,妹妹王瓊就讓自己自嘆弗如。

這些年,孫豪雖然偶爾也會想起王瓊,但實際上。孫豪應該是可以抽出時間回來瞧瞧的,但是孫豪沒有。

或許,那樣會拖累孫豪修鍊的速度。

或許,修士最重要的還是修為,人情世故什麼的。應該不能成為羈絆。

但是,真正面對王瓊的這一刻,孫豪的心中,有著淡淡的自嘆弗如。

慢慢地,抱住孫豪的王瓊逐漸恢復了平靜,但雙臂依然緊緊抱著孫豪不放,嘴裡卻是說道:「哥,你終於回來了。」

孫豪摸著她的秀髮,滿懷歉意地說道:「瓊兒,哥回來了。對不起,這些年,讓你久等了。」

腦袋在孫豪的身上蹭了蹭,王瓊輕聲說道:「哥,你回來就好,小瓊等再久也心甘情願,只是,只是,母親很多年前就已經走了。」

孫豪一聲嘆息:「瓊兒,這些年。苦了你了。」

王瓊悲從中來,再度抱住孫豪哭出聲來。

孫豪一抬手,讓王瓊沉沉睡去,輕輕地將其放置在床上。然後,如同當年王瓊守護受傷的自己一般,靜靜地坐在床前,等待著她的醒來。

屋外,夏川已經百思不得其解地,按照孫豪的吩咐。找了一間空房入祝

他很納悶,師父明顯是南大陸人氏,但為何在這裡卻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個等了他許久許久的妹妹。

納悶歸納悶,夏川也沒有多問,安心在王村住下。

夏川沒想到的是,在王村,自己會一住就是一年多,而且,師父安排了奇葩到了極點的修鍊內容,居然每日都被強行趕進雷谷之中,遭受雷劈,每每皮開肉綻,焦頭垢面,苦不堪言。

雷法煉體,先煉著。

由於夏川尚未凝鍊天罡地煞,所以雖然獲傳傲宇神罡霸法煉體鳥龍象般若功,但這抗雷能力相比孫豪差了不是一點半點,不被雷得死去活來才怪。

孫豪安安心心,悠悠然然,陪著妹妹王瓊。

王瓊雖然希望孫豪一輩子就這樣陪著自己,但是心中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特別珍惜跟孫豪在一起的時光。

而隨著王瓊的訴說,她這些年的經歷,也讓孫豪殊為心疼。

孫豪離去不久,母親重病,兩年床之後,撒手人世,那時的王瓊,舉目無親,內心彷徨無助,無奈下嫁比自己大了十來歲的漁民黃楓。

黃楓常年漂泊海上,打魚養家糊口,夫婦倆勉強度日。

二十多年前,黃楓老去,在一次打魚時,葬身大海,沒有子女的王瓊從此孤苦伶仃,獨坐漁村,遙望大海,等待哥哥回來。

不過,就算是嫁入黃家,她手中的椴木依然是每日一刻,從未間斷。

她始終堅信,哥哥會回來的。

果然,最後,還是把哥哥等了回來。

王瓊的經歷,平凡而簡單,她基本就沒有出過雷魂島。

但是,王瓊的一生,在平凡之中,又讓孫豪看到了閃光。

她對自己的那種濃濃的兄妹情感,對自己的那種濃濃的思念,讓孫豪元嬰心火,不知不覺地,漲起了老高老高。

而且,跟王瓊生活一年多。

孫豪有了如同普通漁家人的感覺,認識了周邊的鄰居,學會了跟普通人交流。

心中始終有著淡淡的溫馨。

很多修鍊都放了下來,一切順其自然,孫豪就這樣簡簡單單地陪著王瓊,心也徹底平靜下來。

好似是在跟父母掛清明時一樣,孫豪的心,再一次得到了洗滌一般,在這平凡的小漁村內,十分的安寧祥和。

陪王瓊說說話,教導周泓希學學字,督導夏川煉煉體,日子平淡而安詳。

甚至是,孫豪也沒有刻意去留意自己的元嬰心火都會有些什麼變化。

此時此刻,王村之中,孫豪唯一做的,就是陪陪妹妹。

王瓊的臉上,笑容多了起來。

有些褶皺的皮膚再度舒展開來,如同孫豪當年傷勢痊癒之後時一樣,沒有了心靈負擔的王瓊,終於恢復了笑容。

她喜歡笑,但笑到一半,經常會拿手去捂嘴,以避免暴露出自己一對顯眼的大門牙。

半年左右,讓孫豪比較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神識之中,一直沉睡的小火,居然再度醒來,自己出現在了孫豪的肩頭。

醒來的小火,記憶依然殘缺,如同新生的一般,什麼都不知道。

倒是王瓊,看到小火依然健在之時,爆發了相當的熱情。

她們倆,當年就是好朋友。

她以為小火早就老死了,她記得小火當年可是十分蒼老了。

現在,小火的出現,讓她意外地驚喜。

很自然地,王瓊從孫豪的肩頭抱走了小火。

實話說,王瓊抱走小火的一刻,孫豪曾經下意識地想去阻止,但伸出去的手,卻又收了回來。

不經意間,看著抱著小火一邊走,一邊幫小火回憶往事的王瓊,孫豪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小火的性格,受王瓊影響很深。

葬天墟內,強鼠無心,曾經讓孫豪很惱火,有時候,甚至是不得不分心照顧小火。

所以,當王瓊再度抱起小火的時候,孫豪的第一反應是阻止。

小火現在,如同白紙。

或許可以趁此機會,改變她的性格,讓她變得更加的堅強一些。

但是,看到王瓊臉上的光芒。

看到懵懵懂懂的小火。

孫豪的心中,猛地湧起一個念頭,改變了的小火,還是小火嗎?

小火雖然有著諸多不足,但小火就是小火。

現在她病了,自己應該做的,恰恰是如同王瓊一般,幫她找回昔日的記憶,讓她重新恢復過來。

如若讓她按照自己的設想去塑造了,那麼,最終重生的,只不過是小火的驅殼,而其內核,其神魂,卻是真正的隕落了。

想通這個道理,孫豪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

而此時,王瓊已經抱著小火走到了院子里,指著一個石墩子,笑著說道:「小火,記得不,當年,在這裡,你打翻了我的油燈……」

小火偏著小腦袋,好像在仔細回想。

半響之後,身軀一躍,跳了起來,作勢向前一竄,飛速從石墩子上竄了過去。

王瓊拍手笑道:「小火真聰明,對了,對了,就是這樣,就是這樣,你當年就是這樣竄得太猛,碰翻了我的油燈……」

「小火,當年,就是在這裡,你偷吃了我給哥哥的海螺……」

小火的小爪子捂住了小臉。

王瓊拍手笑道:「對了,對了,當年你也是這個表情……」

孫豪在一邊靜靜地看著。

此時此刻,孫豪自己都不知道的是,他丹田之中,元嬰心火正耀耀生輝,迅速壯大了一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