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八零章 不醉三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八零章 不醉三掃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m../book/showbook.aspx?bookid=3686874

推薦好友新書《完美遮仙》

明月出魂山,蒼茫雲海間。

高峰當此夜,嘆息未應閑。

月光穿過雲海,灑在萬魂山頂。

稀稀疏疏的月色,在雲海之中,顯得清冷而悠涼。

不醉石上,不醉老人萬年不變地,雙手抱著掃帚,斜靠著石頭,嘴裡發出細微的鼾聲。

悟道石上,今夜無人悟道。

孫豪無聲無息現身高空,雙臂一展,落在不醉老人身前。

輕輕擺擺衣袖,孫豪屈膝跪下,身軀前傾,匍匐在了不醉石前。

一如當年,孫豪勇闖戰魂十二宮之後一般,孫豪靜靜地匍匐在地,一動不動。

孫豪默默跪著,魂不醉始終打盹。

日起又日落,孫豪如此一跪,就是連續幾日幾夜。

三日之後,不醉老人一個翻身,好像剛剛發現了孫豪一般,驚訝地說道:「咦?你回來了?」

孫豪輕聲說道:「弟子回來了。」

不醉老人渾濁的雙眼沒有一絲光澤,好似有點迷糊地問道:「你叫什麼來著?許久不見,這記性不大好,抱歉,沒記住你。」

孫豪依然匍匐在地,語氣恭敬地說道:「弟子俗世名孫豪,也叫鍾小豪,老祖賜名魂未歸,封號沉香,位列仙班。」

「魂未歸?」不醉老人的聲音,充滿了驚訝:「原來就是你啊,我還以為,他一直不會回來了呢1

孫豪低聲說道:「老祖栽培之恩,弟子沒齒難忘,未歸只是身有羈絆。卻是不敢不歸,這不,弟子葬天墟后,馬上回來了嗎?」

不醉老人看向了空中的月亮。

半響之後。手中的掃帚顫顫巍巍地指著月亮說道:「這月啊,看似清明透徹,可惜好像總是有樹砍不倒。」

孫豪微微一愣。

半響之後,輕輕說道:「既然砍不倒,那就不砍了吧1

不醉老人嘆了一口氣。好似無奈地說道:「那就不砍了吧,哎,真要砍了,也不知道,這月亮還是不是月亮。」

孫豪匍匐在地的身軀稍稍一松,然後誠心實意地說道:「謝謝老祖。」

不醉老人的雙手又抱緊了掃帚,在不醉石上微微一個翻身,然後悠悠說道:「謝就不必了,我怎麼感覺,有的人。好像是需要幫助了,才回來的啊,該不是,轉修的法門出了問題,前來尋求幫助的不是?」

孫豪匍匐在地,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感覺,很自然地說道:「遊子歸家,自然是需要幫助,還請老祖憐憫。」

「我應該掃地了」,魂不醉貌似是在自言自語地說道:「其實我現在最重要的任務還是掃地埃掃地才是重點啊,抓不住重點會誤事的,小事不重要。」

孫豪心中一動,靜靜地趴著。沒有說話,好似是在聆聽教誨。

不醉老人繼續說道:「心不能安寧,責不能擔待,積不夠厚重,如若雲海遮掩了明月,卻需要掃上一掃。」

「未歸埃你知道嗎?掃地有講究,你且聽我細細說來……」

「一掃氣:落葉秋風早,苔深不可掃……」

「二掃心:獨夢關山道,流泉咽不掃……」

「三掃神:關河望已絕,氛霧行當掃……」

孫豪匍匐在地,靜靜地聽著。

不醉老人的聲音,逐漸變低,直至無聲無息,發出細微的鼾聲。

孫豪靜靜地匍匐在地,靜靜地思考。

久久之後,孫豪輕聲說道:「謝謝老祖點化,小豪知道該怎麼做了。」

說完,孫豪緩緩起身,站直之後,再度向不醉老人深深鞠躬,然後向後飛退而去,一個晃身,消失在了悟道山巔。

不醉老人翻了一個身。

萬魂有四殿。

分別是器靈殿、飛羽殿、海神殿和戰神殿。

孫豪不屬於任何一殿。

而且,孫豪化身鍾小豪之後,從最底層的弟子向上升,等他破關而出后,卻又沒有到個任何一個分殿報道,所以,當孫豪從萬魂山巔回來之後,豁然發現自己居然無處可去。

此時此刻,孫豪才發現一個問題,整個萬魂山,都是弟子修行的地方,而並沒有任何一個分殿存在的場所。

萬魂四殿在什麼地方?孫豪完全不知道。

原本,孫豪的打算是拜訪四大殿,然後找到適合自己修行的功法,開始元嬰初期的修鍊的。

不過現在,孫豪的心態卻稍稍發生了變化。

不醉老人說的東西皆玄機暗藏,但是孫豪從中體會到了一個最基本,最核心的意思,那就是,孫豪現在轉修功法稍稍早了一些。

按照不醉老人的意思。

孫豪現在,還需三掃,掃去修道路上的塵埃,掃去心靈上的氛霧,掃去一些羈絆,真真正正夯實自己的根基了,再行修鍊可能效果更好。

因此,孫豪倒是完全不著急了。

孫豪知道,按照不醉老人的建議,自己還需要沉澱沉澱。

不醉老人送自己「心氣神三掃」,那麼,自己在這三個方面,很有可能有需要大力夯實的必要,卻是不急尋找修鍊功法了。

甚至是青帝長生訣的修鍊,也可以稍稍緩緩了。

到執事堂報備之後,孫豪得到了一間位於萬魂山巔的大院子。

然後,坐在院子里,孫豪開始認真思考不醉老人的三掃訓誡。

一掃氣,落葉秋風早,苔深不可掃。

晉級元嬰,孫豪積累雄厚的四屬性真元齊頭並進,齊齊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因為在葬天墟內得到了各種機緣,所以,孫豪自覺鍊氣根基已經相當的牢固,省去了許多穩固修為的時間。

但是現在,對照不醉老人的話,孫豪認真體悟自身的真元之後,卻是發現,正如不醉老人所說,自己的鍊氣修為依然有「掃一掃」的必要。

不是說真元需要再次積累,而是需要再次打磨,尤其是需要將四屬性真元的平衡打磨的更加水乳交融。

孫豪發現,隨著自己鍊氣修為的突飛猛進,四屬性真元各自特性大漲,不知不覺之間,如同毛筆字被打濕起毛一般,自己的真元平衡已經出現了絲絲瑕疵。

要說,問題應該也不是很大,這也是孫豪過去忽視了的原因,但是,仔細想想,孫豪的額頭卻在開始冒汗。

任何瑕疵,任何小毛病,很有可能最終會造成無法彌補的缺陷,千里之堤毀於蟻穴,自己怎麼就忽略了呢?

盤膝而坐,認真審視自身。

孫豪發現,自己只所以忽略了這個小問題,很有可能還是自己的「心」也需要掃一掃了。

千難萬險葬天墟,孫豪經歷了許多許多;艱難困苦之後,孫豪大紅大紫,稱王葬天墟,位列仙班……

任何修士,如此大喜大悲之後,誰敢說自己的心態會平靜如水?

孫豪也覺得不能,所以,他有了青雲門的精修,也有了清明的洗滌,更有了感悟人生,覺醒元嬰心火。

但是,當孫豪覺得自己的心情完全平靜下來之時,不醉老人卻訓誡孫豪需要「二掃心:獨夢關山道,流泉咽不掃……」

認真去想,孫豪卻又發現,的的確確,自己的心緒是平靜了許多不錯,但毫無疑問,依然有可以雕琢的跡象,毫無疑問,是可以感悟的成果。

而且,這種刻意和雕琢,還讓自己不知不覺之間,有了絲絲急於求成的浮躁。

這浮躁的存在,才是自己忽視了鍊氣小缺陷的根本原因。

想著想著,孫豪的身上,大汗淋漓。

最後,就是「三掃神:關河望已絕,氛霧行當掃……」,這個倒是很好理解,孫豪也知道,自己的煉神之術,的確是需要夯實一下了。

斗戰千里之後,孫豪的神識負荷不起,哪怕是得到了薩摩的幫忙,卻也是有著絲絲不妥的。

孫豪又想起了薩摩,然後,再度遺忘得一乾二淨。

仔細體悟自身,仔細參悟不醉老人的訓誡,孫豪的臉上,逐漸露出淡淡的笑容。

如何掃清己身,不醉老人已經在訓誡之中給出了方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