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八三章 劍出沉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八三章 劍出沉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院子位於萬魂山頂,地位特殊,雖然對惹禍精嚴重不滿,但也沒有修士殺上門去找孫豪的麻煩。

有資格上去的修士,更是知道孫豪在修鍊一種很奇特的鍛打之術,自然也不會去打擾孫豪。

幾個惹禍精沒有了人的約束,越發的無法無天。

十年鍛一劍,沉香於君示。

第十個年頭,孫豪的鍛打聲,已經清晰地傳遍萬魂山。

聲音不大,但萬魂山每一個角落都能清晰入耳。

入耳鍛打聲,能助人快速入定,平復心情。

不醉老人更是在鍛打聲中呼呼入睡。

到了第十年之後,孫豪的鍛打聲開始出現了變化。

當,當,當……富有節奏的聲音之中,修士發現,自己的修行會莫名其妙被生生打斷。

尤其是修鍊法術的修士,每一個「當」聲下來,只要法術沒完成,都會不由自主地被生生打斷。

不是很大的鍛打聲好像能斷江截流,打斷修士的一些動作。

好在,這鍛打聲不具備殺傷力,十分之平和,雖然會打斷修士修鍊,但是卻不會對修士形成反噬之類的影響。

剛剛開始半個月,幾乎是所有修士都對這種鍛打深惡痛絕,心底對鍛鐵之人更是咬牙切齒。

就連滿聖狐也不由在微微皺眉,孫豪如此鍛打,怕是會影響到萬魂山弟子的修鍊進度。

但是,半個月之後,萬魂山上下,卻對鍛打聲讚不絕口起來。

原因還是夏川,他在鍛打聲中發現,如若修士能卡住鍛打節奏,然後根據節奏去修鍊法術,尤其是御劍類法術之時,這節奏,簡直就是加速施法速度的作弊器。

兩三日之間。整個萬魂山已經到處只見飛劍盤旋飛舞,不少飛劍更是輪轉不休。

不少修士的御劍熟練度急速爬升。

還有不少修士的施法熟練度也急速爬升,他們發現,只要卡准了鍛打的節奏。施法過程可以無損真元而得到施法體驗,簡直就是可以連續不斷的練習法術埃

萬魂山沸騰了,這是大能修士在幫助大家修行埃

抓住機會,努力練習法術中。

然而,兩月之後。萬魂山上的鍛打聲風格突然為之一變。

依然是不緊不慢,依然是輕輕的鍛打,但這次,所有修士卻從鍛打聲中感受到了無邊的銳利氣息。

好像萬魂山上有一把絕世神劍,鋒芒畢露,直刺蒼穹。

每一記鍛打都給了修士熱血澎湃,勢要衝天而起的感覺。

施法是不成了,安安心心修鍊也是不成了。

只不過這次,倒是沒有修士去責怪鍛打聲,而幾乎所有修士都在想這奇怪的鍛打聲。會對自己有什麼幫助。

最後,萬魂山開啟了雲中擂台。

熱血澎湃的修士紛紛衝上擂台,找人比試。

這一比試,鋒銳鍛打的奇特作用表現出來。

鋒銳無比的鍛打聲,能助人在戰鬥中銳氣無比地突破自身瓶頸。

就連金丹修士也不例外。

一個在金丹初期卡了幾十年的一魂修士,在雲中擂台跟師兄弟大戰三日三夜之後,一聲長嘯,然後仰天哈哈大笑,熱淚縱橫之中,空中對準萬魂山頂。倒地而拜,三叩九拜之後,破空而去,鞏固修為。

三日之後。傳來消息,這位金丹師兄成功破除瓶頸,晉級金丹中期,化第二魂。

萬魂山,頓時一片嘩然。

其後一個多月,雲中擂台大戰連綿。

還真的有不少修士。在鋒銳的足以貫穿蒼穹的鍛打聲中,轟然突破,如同金丹師兄一般,大拜之後,回去鞏固修為。

兩月之間,很多修士受益。

就連一些在外的,遭遇了瓶頸的修士也聞風而來,獲得了千載難逢的機緣。

只是,沒等更多的修士趕回來,萬魂山上的鍛打聲又是氣質一變。

這一次,修士的感覺只有一個「重」。

清晰入耳的鍛打聲很輕很輕。

但是傳入耳中之後,修士們卻產生如重千鈞的感覺,重到什麼程度呢?那就是修士覺得自己舉步艱難。

修為稍差的修士,如若用心去聽這鍛打聲,一準是只有在床上喘息的份。

只不過,此時的鍛打聲,有了可選擇性,你如果不想聽,只要用心去做其他事,這鍛打聲自然就能過濾過去。

萬魂山上,修士都是精心挑選的傑出之輩,雖然短時間內沒能看出「重」打對自己的幫助,但是,絕大部分修士依然堅持選擇了聆聽「重」打,並試圖從中找到對自己有益的幫助。

萬魂山上,好像有一座巨大的山嶽,壓了下來。

每一個用心聆聽鍛打聲的修士,無不感覺自己被牢牢地壓制,有點呼吸不暢,行動不便。

整個萬魂山的節奏,好像都在鍛打聲中變重了,變慢了。

兩個修士見面之後,那就是慢動作。

你會看到一個修士緩緩地躬身,然後慢吞吞地說道:「見、過、師、兄……」

然後,對面的修士也會慢吞吞地回禮,一字一頓地說道:「你、也、聽、了、礙…」

如若對方再接幾句比如「彼此彼此」之類的話,旁觀者一定聽得為他們著急。

巨大的壓力之下,每一個聆聽的修士都會覺得舉步艱難,都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也變得無比的重了。

逐漸的,有的修士卻發現重的狀態之中,自己的神識也就是意志力,卻依然在高速的運轉,不僅僅能正常思考,而且還有一種時間變慢的感覺。

夏川又是第一個反應過來,跑去悟道壁前,恭恭敬敬交割了學分之後,開始參悟。

好傢夥,還真被他悟通了一塊石壁。

聰明人不止夏川一個。

慢慢地,悟道壁前,修滿為患。

然後就是悟道壁空前忙碌起來,不時放出一道青光照耀在修士身上,又一個修士悟了。

悟道壁上。儘是了不得的傳承。

能悟到一塊石壁往往就是一輩子受用。

頓時,整個萬魂山慢吞吞地動了起來,修士們頂著如山重壓,慢吞吞地跑去悟道壁。尋求機緣。

按照鍛打聲的規律,「重」打的時間應該也只有兩月,這可是難得的機緣,機不可失。

不醉老人的生意,空前看好。

修士一多。相互監督,倒是沒有一個修士賴賬。

以前,修士悟道,千修之中能有一個有所得已經算是不錯,但「重」打之中,這種所得提升到了恐怖的百修之中必然有一人悟道而去。

有的悟道修士悟道之後,哈哈大笑,散去了聆聽,專心消化悟道所得。

但更多的修士卻依然聆聽之中。

兩個月的時間。

整個萬魂山就在奇特的「重」而慢的現象之中,一晃而過。

萬魂山巔。孫豪的臉上,此時此刻,已經如同石雕般古井無波,雙眼緊閉,手中好似毫不著力地,機械地揮動著擂鼓十方俱滅錘。

十年鍛一劍。

沉香於君示。

此時當功成。

驀的,孫豪雙眼一睜。

一雙眼眸亮若星辰,看向了手中的鎚子。

然後,整個萬魂山,其重無比的鍛打聲猛地一頓。

所有修士只感到心中猛地一沉。身軀不由齊齊往下一挫,好像是受到了巨大的重壓一般。

一把巨大無朋的鐵鎚虛影,出現在萬魂山巔,從高空一落而下。隨著落下,越變越小,最終悄無聲息地落入一個院落之中。

當……

依然是一聲,輕輕的鍛打聲傳入耳中。

輕輕的鍛打聲好像一塊石子擊破了一面鏡子,大家只覺得身上一層無形的枷鎖隨聲轟然而破,身上的重壓如同破碎的鏡子一般。被轟然擊破。

當……轟……

世界為之一頓。

萬魂山上,七色光芒衝天而起,一聲劍鳴響徹天宇,一道流光,好似游龍,在七彩光芒之中,飛舞盤旋,彩蝶紛飛,百鳥齊鳴。

流光穿梭,劍鳴陣陣。

一少年修士,騰空而起,青衫飄舞,髮絲飛揚,雙目如同星辰,在空中沖流光游龍張開了雙臂。

流光游龍盤旋,在這少年修士身體上下,穿梭飛舞,歡欣雀躍,好似高興萬分。

那是誰?

萬魂山何時多了如此一尊大神,更多的修士並不識得孫豪,但是他們都知道,孫豪就是那神秘的鍛打大能。

高空之中,粉紅秋褲娃娃拉著那個絕世大美女憑空出現。

雙膝一跪,包克圖拉著心不甘情不願的洛魅高聲說道:「恭喜主人,賀喜主人,鍛成神劍,大功告成。」

大家定神看去,卻發現,惹禍精老大小火鼠,已經十分自然地掛在了那位大能修士的頸項之間,親昵地蹭來蹭去。

下方,悟道壁前,夏川眼珠子一轉,也高高躍起,御劍出現在空中,然後倒頭而拜,大聲喊道:「恭喜少主,賀喜少主,鍛成神劍,大功告成。」

孫豪微微一愣,心說自己這弟子怎麼叫自己少主而不是師父呢?

然後,孫豪發現,段大勇、滿二佬等修士已經自發出現,誠心實意地跪倒空中,大聲高呼:「恭喜少主,賀喜少主……」

萬魂山頓時沸騰。

原來是少主在此,難怪其鍛打聲有如此威能。

原來惹禍精是少主的下屬和靈寵,難怪無人約束。

看到熱情洋溢的萬魂山修士,夏川的心頭微微鬆了一口氣,娘的,這些年,幾個惹禍精幹的好事,都記在了他夏川的頭上,沒辦法,只能出賣師父是少主的事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