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八七章 冰火島之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八七章 冰火島之危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八足變形霸王章!

傳說中的大海霸王。

更重要的是,傳說中,青雲沉香老祖就養了一條大章魚,封為鎮山神獸。

該不是,沉香老祖親身駕臨了吧?

頓時,青雲港一陣人聲鼎沸,不少青雲修士甚至是跪倒在地,對著八足變形霸王章頂禮膜拜。

孫豪並沒有驚擾青雲港駐守修士,在港口找了一間客棧住下,放任小章在海里嘻嘻玩耍。

等待一個多月,風雲號乘風破浪,風帆飄揚,出現在了孫豪的神識之中。

不少青雲港修士表示奇怪,這風雲號剛剛出港沒多久,居然就回來了,這一趟,應該是虧大了吧。

風雲號沒做任何解釋,安安靜靜在港口呆了兩天,然後,轟然聲中,再度鼓起風帆,破開海浪,沖入茫茫大海。

靜靜地,盤膝坐在風雲號之中,孫豪的心中有著頗多唏噓。

幾十年過去,風雲號已經如同垂垂老朽一般,多處破損,多處陣法失效,威能大降,榮光不再了。

更讓孫豪唏噓的是,昔日跟隨自己一起征戰南洋的那一批修士,已經只剩下小貓三兩隻了,風雲號上,大多是陌生面孔。

還留在風雲號上的幾個修士,目前也大多處於風燭殘年,從海戰一線退了下來,給風雲號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維護。

而風雲號之所以能在得到小章的消息之後,第一時間趕回青雲港,其實還在於一個修士的大力堅持。

這位修士,就是一直呆在風雲號,見證了風雲號的起起落落,風光與憂傷的金丹真人喻不欲。

也是風雲號三位鎮守金丹之一。

讓孫豪十分意外的是喻不欲的修為,幾十年過去,喻不欲修為進展很快,也不知道得到了何種機緣,修為居然猛漲到了金丹大圓滿。距離破丹生嬰已經只有一步之遙。

說實話,孫豪對喻不欲的修為進度,表示不可思議。

當然,南洋博大。蘊含機緣無數,說不定喻不欲直接服用了天材地寶,直接一步登天,也是有可能的。

風雲號目前還有兩位金丹真人,一位金丹中期穆小天。一位金丹初期邢台瀧。

兩人都是後來加入風雲號的金丹修士,卻是並不認識孫豪。

南洋之中,大妖無數,人族元嬰修士也不敢太過張揚。

孫豪只是為了求取重水而來,並不想在南洋之中引起太多紛爭,因此,上船之時,相當低調,不聲不響踏上風雲號。

然後,表現出金丹中期修為。見了兩位金丹真人一面。

兩位真人雖然保持了對孫豪的基本尊敬,但言語之中,卻也表達了自己對孫豪的些許不滿。

原因自然是剛剛出海,還沒撈到什麼修鍊資源,又被喻不欲要求回來接孫豪,心中憋了一股子邪火,沒對孫豪冷嘲熱諷已經相當不錯了。

出海之後,四名金丹修士商議行程,更讓兩位金丹真人充滿了怨念。

孫豪表示,自己有事需要前往「冰火島」。搭搭風雲號的順風船。

喻不欲沒有徵求兩位同伴的意見,已經理所當然地當即表示:「嗯,小豪兄,既然你需要前往冰火島。那麼我們就調整一下航線,直驅冰火島吧。」

穆小天和邢台瀧對望一眼,相互使了一個眼色,穆小天慢條斯理地說道:「喻大哥,如此安排,怕是有點不妥。冰火島方向跟我們預訂的航線南轅北轍,繞道冰火島的話,我們此次出海就算是完全廢了。」

喻不欲微微一愣。

在他的意識之中,孫豪才是風雲號真正的主人,孫豪的事,自然是理所當然擺在了第一位,但是現在,他才發現,自己後面招募的兩個金丹真人好像並不識得孫豪,而且並不買賬。

喻不欲看了看孫豪,稍稍猶豫,該不該告知兩位同伴孫豪的真實身份呢?

邢台瀧此時,也笑著說道:「喻兄,你有所不知,如今的冰火島正是多事之秋,南洋聯盟內亂,南洋龍家聯合多家勢力,向冰火島發動進攻,我們此時撞進去,豈不是沒事找事?」

孫豪的身軀不由稍稍一震。

南洋龍家,當年差點復活黑龍真炎的南洋龍家,沒想到他們居然再次浮出水面,而且還對冰火島發動了攻擊,這件事,還真是有趣了。

喻不欲稍稍一愣,然後問道:「邢兄,此話當真?消息可靠?」

邢台瀧肯定地點點頭:「自然是絕對可靠的消息了,如若邢某猜測不錯,這位鍾兄應該是接到了冰火島的求救傳訊,前去幫忙的,鍾兄,不知邢某判斷可對?」

孫豪心說:「我怕是你想多了。」

但是臉上,卻露出了淡淡笑容,嘴裡說道:「的確是如此,冰火島李皇叔和應島主跟我有戰友之情,此時,卻須前去助拳。」

穆小天癟癟嘴,正準備說話。

喻不欲已經挺身而起,朗聲說道:「台瀧,如此重大的消息,你怎麼不早說,想當年,李皇叔、應島主跟我和小豪兄並肩作戰,大戰古魔,那是何等英雄氣概,如今冰火島有難,我風雲號,我喻不欲卻是不能坐視不理。」

說完,喻不欲仰天哈哈大笑:「風雲無雙,乘風破浪,轉舵正南,目標,冰火島,出擊……」

大笑聲傳遍風雲號。

風雲號上,傳來零零星星地吆喝之聲,風雲號轟隆轉舵。

穆小天張嘴欲言,邢台瀧雙眼示意,微微搖頭。

喻不欲臉上出現絲絲汗然,有點訕訕地對孫豪說道:「小豪兄,這氣勢,這士氣,比之當年,卻是差了不止一點半點。」

孫豪想起當年,想起那些意氣風發的風雲修士,不由心中微微一慟,臉上浮現出絲絲勉強的笑容:「不欲,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風雲號當叱吒南洋,士氣如虹,所向披靡。」

穆小天癟癟嘴。

邢台瀧笑了笑。

喻不欲對孫豪深深一鞠躬:「願追隨小豪,再展雄風。」

穆小天和邢台瀧又對望一眼,心中,卻對喻不欲又輕看了幾分。

喻不欲身為金丹大圓滿,卻對一名金丹中期修士如此客氣,只能再次說明,喻不欲的戰力十分有限,還趕不上普通的金丹中期真人。

四名金丹真人第一次議事,有點不歡而散。

孫豪不以為意。

喻不欲暗中搖頭。

如若小天和邢台瀧知道小豪就是大名鼎鼎的青雲沉香老祖,不知道他們該是何種感想?

風雲號上大多數修士並不知道自己的海船上多了一人,依然如故驅動風雲,破浪前行。

只是孫豪發現,風雲號多年征戰大海,很多陣法受損,威能不再,卻是需要大修一番了。

再加上孫豪剛剛在萬魂殿學到了許多海船戰陣的理論知識,卻是剛剛好在風雲號上實踐一番。

慢慢悠悠,孫豪開始在風雲號上轉悠,有時候,還停下來觀察一下,摸一摸。

風雲船頭,原本設置有一個三角形的巨大撞角,此時已經破損,威風不再。

一個年邁的修士,顫顫巍巍,如同撫摸自己的情人一般,細細地撫摸著撞角的破裂之處,眼中有著濃濃的緬懷和懷念。

然後,摸著摸著,他發現,撞角的裂痕好像是流水一般慢慢地動了起來。

他不由自主地擦擦雙眼,定神再看,卻發現做夢一般,撞角裂痕正在自愈,緊張地盯住撞角看了半響,揉了幾次雙眼,的的確確,撞角正在自愈。

興奮地,一抬頭,張嘴欲叫,卻猛地看到了一個熟悉而陌生的少年,夢中多次夢到的少年對自己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沉、沉、沉香大人,你、你回來了?」,老修士驚喜萬分,雙腿一軟,就欲下跪。

孫豪一伸手,把他攙扶起來,笑著說道:「何四,不用如此,不錯,我回來了。」

何四頓時老淚縱橫。

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了大人回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