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八九章 百艦萬修來相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八九章 百艦萬修來相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風雲號再添四位金丹真人。

而且,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這四位,原本都是垂垂老朽,都是風雲號上最不重視,住在底艙的老修士。

誰也沒有想到,他們居然結丹了。

而且,六個老傢伙,四個結丹了。

世上有沒有如此荒唐的事。

毫無疑問,這幾個老傢伙在扮豬吃虎。

但同時,匪夷所思的是,就算他們以前是築基大圓滿,就算他們壓制修為多年,但又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敢於直面結丹大劫,敢於鋌而走險,並且,一舉結丹呢?

風雲號上,新一代弟子們,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而稍早一點加入風雲號的修士,已經感受到了風雲號上,好像有一種他們比較熟悉的氣息在慢慢蘇醒。

記得當年,他們剛剛加入風雲號時,風雲號上,流傳著一些讓人熱血沸騰的傳說。

而風雲號的修士們,一直對一些人一些事,充滿了期待。

好像,那時的風雲號,有著一種銘刻在骨子裡的榮耀。

現在,時隔多年,這種榮耀給人即將蘇醒的感覺。

多了四名金丹真人,風雲號上,幾位鎮船金丹再度齊聚一堂,恭喜幾位道友步入金丹大道,同時,結丹之後,也能參與風雲號的決策了,大家再次就風雲號的行動方向做出決策。

穆小天和邢台瀧原本以為新晉的四位金丹需要鞏固修為,不會希望大戰連綿,以為自己的提議會得到四位新晉金丹的大力支持。

但是,結果卻截然相反。

四位新晉金丹鬥志昂揚,戰意勃發,勢要馳援冰火島。

穆小天被這些傢伙搞得也是惱火了,袖子一擺,大聲說道:「既然你們執意如此,那就別怪我說話難聽了,龍家糾集了南洋十大匪島的戰力。頂級大海船就有二十多艘,真君大能統領,進攻冰火島,我們這樣撞上去。純屬找死,塞牙縫都不夠。」

邢台瀧也隨聲附和:「是啊,冰火島之戰,可以說是南洋近千年來規模最大的大海戰,也是南洋勢力重新洗牌的大動作。卻不是我們能夠參與,也不是我們需要參與的。」

真君大能!

勢力洗牌!

看你們還敢不敢頭腦發熱。

但是,讓穆小天和邢台瀧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喻不欲還有另外四名新晉金丹居然齊齊意氣風發,精神亢奮地表示:「如此盛事,怎麼能少得了我風雲號,既然要洗牌,那就洗他個天翻地覆。」

好吧,不知道誰給了這幾個二愣子如此大的勇氣和激情,穆小天和邢台瀧表示服了。

要不是此時已經深入南洋,他們都有心離船而去。

當然。他們心中,更加不滿的,則是新進駐風雲號上的那個少年狀修士鍾小豪。

要不是鍾小豪,估計喻不欲也不會想到要馳援冰火島。

冰火島海域的大海戰從醞釀到開戰,已經兩個多月,前面喻不欲一直很平靜。

鍾小豪來了,喻不欲頓時象吃了春藥一般,想來就是受到了鍾小豪的攛掇,這鐘小豪,修為不高。但絕對是一流說客。

也不知道給喻不欲灌了什麼**湯,讓他言聽計從。

為今之計,穆小天和邢台瀧也只能見步行步,硬著頭皮上。希望到時候能帶著風雲號及時脫離戰常

浩瀚大海之中,風雲號破浪前行。

風帆飛舞,獵獵作響。

新晉的四名金丹積極性非常之高,稍稍鞏固修為之後,便積極地熟悉風雲號各種海船戰技。

並積極地盡自己最大能力,開始對風雲號小修小補。

穆小天和邢台瀧不覺得這種修補會有太好的效果。

風雲號的陣法構造很是奇特很偏門。很多陣法連大冶島也不能完全修復,這也是這些年,風雲號戰力不足,每況愈下的根本原因。

但是,或許幾個老傢伙乃是風雲號老人的關係,風雲號在他們的搗鼓下,居然逐漸出現了起色。

一些漏洞和殘缺居然在他們的修復之下,逐漸恢復了過來。

然後,風雲號一些失傳已久的戰技,居然再次綻放。

其他戰技暫且不說,當關克和何四協力發動海船頂級航行戰技「乘風破浪」時,風雲修士感受很深。

好快的速度!

如若風雲號始終都能具有這種航行速度和靈活性的話,南洋之中,卻是鮮有海船能追得上了。

穆小天和邢台瀧不由嚇了一大跳。

沒想到風雲號居然還隱藏了這樣的招式,有這招在,打不過的時候,落荒而逃卻是神技,頓時,兩人覺得,只要不被龍家的元嬰真君給盯上,倒是問題不大了。

快速航行兩天,嘗試一番乘風破浪的快感之後,風雲號速度降了下來,開始緩慢前行。

倒不是金丹真人真元不續,現在風雲號上有金丹七人,力量大著呢,之所以降速,原因則是穿雲箭飛了回來。

穿雲箭有了迴音。

穿雲箭是一種比較另類的傳音符,其特色是速度快,定位性強,傳音距離遠,很適合南洋之地。

但是,穿雲箭的缺點也很明顯,就是音容量少,傳音之中,留不住幾個字。

比如,關克發出穿雲箭時,只有五個字,大人冰火島。

而飛回來的穿雲箭,也只有五個字,收到請稍待。

實話說,關克等人,並不知道有多少昔日的同伴收到了穿雲箭,也並不知道,會有幾艘海船會追上來。

但既然穿雲箭留意請稍待,風雲號的速度自然就不能太快。

到底有多少修士念及昔日情分,等等便知。

喻不欲已經命人在風雲號上掛上了沉香戰旗。

一面巨大的,紅色的旗幟,旗幟正中,乃是一把奇形怪狀的,奇醜無比的破劍。

看到這面旗幟,何四等人只覺得熱血沸騰。

沉香戰旗,即將再次楊威南洋。

自己,即將再次尾隨大人譜寫傳奇。

但是穆小天和邢台瀧卻是相當無語,那把劍,實在是太丑了。

風雲號居然掛出這麼一副旗幟,還真是讓人抓狂。

但是,他們聰明地沒有提出抗議。

船上幾個金丹真人,除了鍾小豪之外,其他幾個明顯對這面旗幟有著瘋狂般的熱情崇拜,倒是沒有必要為了破劍難看而跟這幾個狂熱份子起什麼衝突。

隨後一個多月,隨著風雲號的航行。

穆小天和邢台瀧真正親眼目睹了什麼叫做狂熱。

十多天之後,一艘大海船,青雲港之內小有名氣的大海船追了上來。

一陣旗語過後,大海船上飛來一名金丹修士,飄立空中,對準沉香戰旗,倒頭而拜,一邊拜,一邊仰首長嘯,熱淚盈眶。

這樣子,就好像是掉隊的戰士,終於是在茫茫原野之中找到了大隊伍,激動地大叫大嚷。

三扣九拜之後,這位名叫王隆的金丹真人被關克親近地引上了風雲號敘舊。

半響之後,王隆一臉激動地返回了他的大海船,而大海船,卻緊跟在了風雲號之後,成為第一隻追隨風雲號的海船。

狂熱在持續。

三天之後,又是一艘大海船追了上來。

同樣的熱血沸騰,同樣的倒頭而拜之後,風雲號之後,再多一艘大海船。

整整一個月時間,大大小小的海船不時追上隊伍。

而每一次,那些追上來的修士都是差不多的表現,一樣的狂熱崇拜。

穆小天和邢台瀧此時,已經感到了絲絲不對。

怎麼樣的破旗幟,居然有如此大的號召力?

還有,喻不欲居然能有如此大的號召力?如此大的凝聚力?看不出來啊!

修士歸隊,孫豪並未出面,穆小天和邢台瀧卻是不知,修士們崇拜的真正對象,卻是那個看似少年,看似無害,而且被他們所詬病的金丹中期少年修士。

一個月時間,風雲號之後,已經跟上了大小海船幾十艘。

當然,海船上,大多數修士是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跟上風雲號的,也有一些修士,知道了風雲號的目標之後,心中開始打鼓,不少修士甚至是對自己本船的決定產生了異議。

只不過,從風雲號出去的這些修士,都是海船的中堅力量,卻是暫時穩住了隊伍。

這種跟隨,在一月結束之時,達到了**。

一個龐大的船隊,南洋之上,大名鼎鼎的船隊,緩緩追了上來。

看清船隊的番號,穆小天和邢台瀧心頭大驚失色,以為風雲號被人盯上了。

大名鼎鼎的三神船隊開啟「遠航」加速戰技,追了上來。

就在很多修士跟穆小天和邢台瀧一般以為會爆發不愉快的時候,讓他們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三艘頂級海船齊齊降下旗幟,然後,不下五名金丹真君,在船隊老大「獨眼浩三」的帶領下,齊齊出現在空中,居然也如同前面那些狂熱的修士一般,歡呼聲中,三扣九拜。

獨眼浩三拜過沉香戰旗之後,喻不欲這才含笑出現在空中,朗聲說道:「浩三兄,你來了,裡邊請。」

獨眼浩三哈哈大笑,大步一跨,橫空而來,落在風雲號上,和喻不欲相視一笑,相攜走進了風雲號之中。

而此時,大多修士依然面面相覷,如墜夢中。

風雲號居然有如此威勢?

一隻穿雲箭,百艦萬修來相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