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零九一章 岌岌可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零九一章 岌岌可危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赤潮是怎麼形成的?

很多喜歡多問一個為什麼的修士經常為赤潮的形成原理爭論不休。

赤潮之所以被稱為「紅色幽靈」,原因則是因為伴隨著赤潮,很多大海之中的魚類都會莫名其妙地出現大面積死亡。

有的時候,冰火島海域會出現一大片浮起的翻白的魚兒。

因此早年也有漁民稱呼赤潮為「厄水」,厄運之水,當時不少漁民認為,赤潮的形成乃是海神的憤怒,大海在詛咒。

而造成海神憤怒的原因則是人族對大海的掠奪和無盡的開發。

這樣的傳說常常被不少修士嗤之以鼻。

但是,孫豪卻知道,很多時候,傳說或許並不是空穴來風。

比如現在,船隊前方,赤潮之中,大面積,連綿幾十海里的翻白的魚兒,讓孫豪感受到了大海的憤怒,感受到了,在自然的巨大威力之下,生命的不堪一擊。

這些翻白的魚兒之中,不凡那種比較奇異的靈獸。

但此時,他們都悄無聲息地在赤潮之中化為了一大片藻類的養分。

不用幾天,沉下海底的,只有一具具森白的骨架。

或許是冰火島域的連綿戰火激怒了大海。

沿途而來,孫豪的船隊遇見了至少三次大規模的赤潮,每次赤潮帶走的魚類都數以億兆計。

赤紅的海面,泛白的魚肚,讓不少修士感覺心裡沉甸甸的。

而且,隨著戰場的接近,三次赤潮,規模一次比一次大。

好像是大海的憤怒一次比一次嚴重。

大海在憤怒,而冰火島上,修士們的心情卻是越發的沉重萬分。

大戰連綿,從冰火海域被層層逼進,如今,兩島修士已經被牢牢壓制在了本島之上。

島上船隊損耗相當嚴重。已經沒有餘力外出作戰。

而每日間,盜匪海船的攻擊從來就沒有間斷過。

護島大陣每每都需要消耗更大,情況越來越是不利。

一旦大陣威能耗盡,或者是被對手找到大陣的弱點。等待冰火雙島的將是滅頂之災。

這種情況下,冰火雙島不得不已地請動了閉關已久的火島老島主。

冰火雙島唯一的元嬰真君應天吙。

老島主親自帶領船隊外出打了一波,但結果卻讓冰火雙島如墜冰窖。

老島主受到了兩位元嬰真君的截擊,兩位真君的實力居然都比老島主高出一線。

最終,老島主逼不得已。棄船而走,帶著一身不輕的傷勢,逃回了冰火雙島。

而他帶出去的船隊,包括一艘頂級大海船在內的船隊卻是全軍覆沒,永遠地沉入了海底。

據說,就在老島主大敗的海域,出現了巨大赤潮。

老島主大敗,傷勢未愈。

墓セ魅詞怯發的兇猛。

冰火雙島的戰局岌岌可危,或許,建島千年以後。第一次,雙島即將遭遇滅頂之災。

應天吙勉強控制住體內傷勢之後,緊急召集兩島高層討論後續事宜。

應天吙乃是應玄虎的爺爺,身形高大魁梧,一頭紅髮,原本應該看起來很是威猛,但此時此刻,他的臉上卻是一片灰白,精神也是明顯不濟,等大家到齊之後。這才緩緩睜開了雙眼,張嘴說道:「冰火雙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很多事情,也到了你們應該知道的時候了……咳咳、咳咳……」

話沒說完。已經劇烈咳嗽起來。

他身旁,站立的應玄虎趕緊給他體內渡過一股真元,有點擔心地問道:「老祖,你沒事吧?」

應天吙緩緩搖頭,然後說道:「小虎,你放心。我暫時還死不了」,說完,一雙眼睛威嚴地掃了在場修士,尤其是李家修士一眼,這才說道:「其實,李,應兩家,原本就是一家。」

現場修士稍稍一愣。

應天吙已經飛快說道:「想我大唐當年,開闢天策府,李家就有一支專司修鍊的分支隱於天策應門吏之中,專門掌管君王出入之門,為後來的大唐基業尤其是玄門之變暗中立下了汗馬大功……」

大廳之內,李、應兩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是終於知道原來兩家就是一家人,難怪千年來,無論是哪一家出現元嬰真君,絕對實力遠超對方之時依然能相安無事,想必到了一定高度,自然就能知道這個隱秘了。

說完這段秘辛,應天吙稍稍喘氣,這才說道:「我李應兩家雄霸冰火島,千百年來,很少有勢力敢於挑釁,那是因為,很多勢力都知道,一旦惹急了我們,誰都沒有好果子吃,大不了,大家玉石俱焚。」

說到這裡,應天吙的臉上浮現出絲絲不解,還有絲絲狠色:「冰火兩島相生相剋,多年來,冰封火柱之所以相安無事,說簡單點,就是他們之間維持了基本的平衡,真要惹惱了我們,只要牽動護島大陣,那麼,這一片海域,整個冰火島海域,瞬間會成為修士煉獄,誰也別想活。」

大廳之內,安靜下來。

老祖的話,大家都聽明白了。

如若情況不對,玉石俱焚就是最後的手段。

李雲聰跟應玄虎對望一眼,然後微微對應天吙鞠躬說道:「老祖,既然如此,為何龍家會悍然進攻我冰火島,或者他們不知我冰火島能兩敗俱傷嗎?或者他們有辦法讓我們不能玉石俱焚嗎?」

應天吙嘆息一聲:「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按道理,龍家傳承久遠,絕對是知道我冰火海域的特殊性的,應該不會如此衝動才是,但不知為何,他們居然下了大氣力,買通了很多勢力,組織了這次好似完全是送死一般的大規模進攻,我就不知道了,龍家如此這般,所為何來?」

應玄虎沉吟了一下,然後說道:「老祖,既然如此,我們可能還得早做打算,就算是要跟龍家盜匪同歸於盡,我們也得想方設法保存李家的血脈精英,必須得想辦法,讓一些後輩逃脫生天,卻不能被一鍋端了。」

大廳之內,修士們議論開來,都說應島主此話不錯,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卻當逃出部分族人,為來日崛起保留火星。

應天吙閉目而思,半響之後,雙眼一睜,輕輕吐出一字:「難1

然後,長長出了一口氣,方才解釋道:「讓我比較奇怪的是,龍家此次,好像純粹為了消滅我李家而來,沿途利益,均讓給了其他盜匪,而圍住我冰火島之後,他們的元嬰真君更是神識籠罩了周圍海域,我們李家修士要想成功脫離,怕是難上加難,一個不好,就會被對方元嬰真君堵個正著。」

大廳之內,一片死寂。

片刻之後,有修士咚咚咚跑了進來,大聲喊道:「島主,老祖,情況不妥,大大的不妥了,對方又來了大量海船,目前已經快接近了本島外圍……」

應玄虎沉聲說道:「應鶴,別急,什麼情況,仔細道來。」

李應兩家經營冰火島多年,自然有許多布置,雖然目前已經被攻進了本島,但是,卻有手段知道冰火島海域之內的一些情報。

孫豪帶領的船隊大模大樣闖了進來,卻也沒有逃脫李應兩家的眼線,只不過,打頭的三隻龍家頂級大海船,還有那面高懸的白雲金龍旗,卻是把應鶴嚇得不清。

應鶴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大聲說道:「八艘頂級大海船,其中三艘龍家頂級大海船,共兩百多隻海船組成的船隊,已經從龍家本陣的側面包抄而來。」

八艘頂級大海船!

數量直接追平了冰火島擁有的海船總數,也達到了龍家本陣頂級大海船總數的三分之一。

對方居然在這個時候,再添如此生力軍,大廳之內,所有修士頓時心中一沉。

苦戰幾個月,沒等來援軍不說,居然再度等來了敵方的大量海船,怕是,冰火島的末日即將來臨。

難道真的如同老祖所說的,大家只有玉石俱焚一條路嗎?

李雲聰沉聲說道:「應鶴,有沒有鏡像資料?」

應鶴拋出一枚玉簡:「皇叔,這是我收取到的鏡像。」

李雲聰接過玉簡,神識一掃,然後,臉上浮現出十分詫異的表情,嘴裡一聲輕「咦」,好似是十分意外。

多年搭檔的應玄虎心中一動,開口問道:「雲聰,有什麼不對嗎?」

李雲聰手腕一振,把玉簡拋了過來。

應玄虎神識一掃玉簡,果然看到了三艘龍家頂級大海船,只是同時,他也看到了船隊中後部的風雲號,還有,就是那面奇怪的,了一把奇醜無比的破劍的,高高飄揚的沉香戰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