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零七章 血霉南洋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零七章 血霉南洋盜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南洋各大勢力之所以紛紛出動,看似是響應孫豪的號召,其實孫豪也明白,這不過是巨大利益驅使。

南洋海盜為禍多年,積累的資源讓人眼饞。

固班乃是盜匪頂樑柱,孫豪強勢擊殺其於冰火島海域,就相當於剝去了盜匪最強大的外皮。

如今的南洋盜匪都變成了肥羊。

孫豪現在率隊前去清剿,各個勢力不僅僅是錦上添花,還可以分一杯羹,何樂不為?

其實就是牆倒眾人推。

當然,南洋盜匪之所以能縱橫大海,為禍大海,除了固班的存在之外,他們生存的本領尤其是隱匿逃竄的本領更是特別的強悍。

茫茫大海之中一躲,來無影去無蹤,這才是南洋海盜的生存之道。

只不過,遇見孫豪,也算這些南洋海盜倒了八輩子血霉。

真是血霉。

洛魅乃是玩血的老祖宗,當年葬天墟內,排位金丹尚且被她的血液秘術設計,李敏這樣的修士都不得不自爆來捍衛自身的傲然。

現在,哪怕是被薩摩削弱了部分能力,但血脈異能依然十分強悍。

冰火島大陣之中,洛魅灑落大海之中的血液,就沾染在了不少盜匪海船上,這也是孫豪可以追擊南洋盜匪的根本原因。

有洛魅的血液感應指引,南洋海盜一抓一個準。

緊跟孫豪的南洋各大勢力驚駭地發現,孫豪好像長了一雙天眼,能看透時空,看透大海一般,抓海盜一抓一個準。

大海航行三個多月,孫豪已經帶領船隊連續清剿了五六個海盜據點。

實話說,這些據點。要不是沉香指出來,很多修士都不敢相信裡邊居然窩藏了海盜。

比如剛剛剿滅的據點,居然就是一個不少修士經常光顧的設立了一個貿易坊市的小島。

當孫豪帶領船隊團團圍住小島之後,不少勢力心中還在懷疑孫豪該不是借口清剿海盜,肆意搜刮南洋資源吧。

小島上的坊市主事更是大義凜然,振振有詞,責罵孫豪。要求各個勢力為小島主持公道。

但是,沒等他把話說完,孫豪搖搖一掌,擊毀小島一角,露出了一個隱藏的海港,海港之內。豁然藏了幾艘盜匪大海船,海船上的盜匪被逮個正著。

人贓俱獲,逃無可逃,盜匪們舉起了白旗。

孫豪留下一艘頂級大海船鎮守小島,接管坊市,通告南洋:「各位道友作證,白火島就歸我青雲所有了。我們繼續,前方不遠處,還有一個盜匪據點。」

打死海盜也不會明白洛魅神奇的血液秘術。

壓根防不祝

孫豪讓洛魅的龍船帶隊,一路清剿。所過之處,南洋盜匪無一倖免。

到最後,南洋各大勢力卻也知道,孫豪應該是有著逆天手段,可以準確無誤定位海盜所在,對孫豪的判斷不再懷疑。

其中,他們清剿的一個凡人漁民小島。感受就很深。

這小島上的漁民看起來毫無異常,對修士們的到來,也敬若神明。

但就是這樣的小島。居然內有乾坤,小島中空。島內是一個龐大的盜匪基地,裡邊隱藏了兩艘頂級大海船,海船總數更是達到了近百。

不少懷疑孫豪的修士不由十分汗顏。

如若不是孫豪帶隊,這些南洋海盜還真的很難就此剿滅。

當然,孫豪背後的海船之中,不少勢力其實也暗中打鼓。

話說,混跡南洋,不少勢力跟南洋盜匪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很多不方便出手的事,往往也委託海盜去做。

如今,海盜遭受滅頂之災,大量的玉簡信件,可能會暴露很多秘密,也可能會讓許多大海血案找到答案。

如若孫豪把這些東西收集起來,公之於眾,恐怕南洋之上又將起一片大海嘯。

孫豪倒真是沒想到會是這麼個狀況。

當喻不欲把一堆玉簡擺在孫豪面前。

孫豪隨意看過幾隻之後,心中卻是一驚,他居然看到冰火島給海盜的委託,也看到了青雲門給海盜的委託!

想了想,孫豪隨手一揮,所有的玉簡也好,信件也好,化為飛灰。

孫豪看也不看,全部銷毀了。

或許這中間,能找到許多冤案的答案,也或許孫豪如此做,對很多人並不公平,但是孫豪覺得,或許只有這樣,才是最好的處理辦法。

這些陰暗面如果公之於眾,南洋大亂,到時候,怕是更多的無辜凡人修士會捲入戰亂,不得安生。

孫豪果斷的處理,讓不少勢力鬆了一口氣,同時也對孫豪刮目相看,這小子,年紀輕輕,處理問題倒是老道,滴水不漏。

風雲號船隊如同滾雪球,越滾越大。

其中,有南洋各大勢力聞訊而來的船隊,也有海盜被清剿之後,被繳獲的海船和投降的盜匪。

孫豪下令,不可隨意殺戮,海盜只要投降,都可有活命機會。

只要不是罪大惡極的海盜,孫豪都會網開一面,給與重新做修的機會。

判斷的標準也很簡單,血煞之中的怨氣晦氣。

這東西,交給洛魅,一準沒錯。

洛魅她本身就是葬天墟負面情緒所化,累積千萬年而天生天養的奇特生靈,對這些氣息的感應,就如同老鼠愛大米一般,最是準確,很少有錯。

但凡是洛魅感知到強力怨氣晦氣產生的海盜,不用孫豪出手,洛魅自然而然,隨手掐死,吸取其晦氣怨氣,壯大自身,就跟吃飯一個效果,大補。

而那些沒有多少晦氣怨氣的盜匪,洛魅還真是興趣缺缺,無動於衷。

洛魅滅殺盜匪,很少解釋,看起來也是興趣所致,隨手而為。

滅了之後,盜匪還屍骨無存,神魂俱滅。

這手段,給海盜們無邊壓力。

海盜們戰戰兢兢,生怕這女魔頭看自己一個不順眼,把自己連皮帶骨肉給滅了。

風雲號上,穆小天和邢台瀧每每看到洛魅滅殺海盜,都是微微皺眉。

海盜雖然可惡,但洛魅的手段卻更加殘酷。

洛魅的存在,讓邢台瀧很是不安,心中也多有不滿,經常雙目閃光,死盯著洛魅不放,好像希望從洛魅身上發現一些什麼。

不少勢力也對洛魅肆無忌憚的滅殺土頗有微詞,只不過攝於孫豪的威勢,強忍著沒有發作而已。

一日,孫豪率隊再次清剿了一個海盜據點之後,洛魅又是雙眼放光,準備擇人而噬。

終有修士看不下去,手對洛魅一指,朗聲說道:「沉香大人,如此怕是不妥。」

這位修士,卻是一位金丹真人,敢於站出來,修為實力不弱,身後勢力也不弱,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洛魅,自然只能對著風雲號說話:「還請大人節制麾下魔將。」

洛魅是孫豪的戰將。

但她魔性十足,修士們都稱之為魔將。

洛魅伸出去的雙手空中微微一頓,嘴裡咯咯嬌笑起來,卻等孫豪發話。

風雲號上,好像有漣漪閃動。

然後,船體微微一晃,一個少年,站立在了桅杆之上,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衣衫飄飄,髮絲飛揚,玉樹臨風。

雙手背在身後,孫豪朗聲說道:「本座行事,本沒有解釋的必要,但既然這位道友提出了異議,那麼魅兒,你來說說你滅殺盜匪的依據吧。」

洛魅咯咯嬌笑:「晦氣怨氣,就是依據,咯咯咯,修士如若擊殺了不該擊殺的人或者是生靈,自然會被晦氣怨氣纏身,魅兒擊殺之,卻是為民除害,話說,主人,我看你的船隊之中,很多道貌盎然的傢伙也有晦氣怨氣纏身,要不,我一起滅了?」

船隊之中,不少修士一身冷汗。

孫豪臉上有著淡然笑容,嘴裡卻罵了一句:「胡說八道,洛魅,我警告你,切不可胡作非為。」

洛魅的臉上,浮現出絲絲委屈:「可是主人,魅兒的感應沒有錯。」

「還說沒錯?」那站出來的金丹大義凜然地指向風雲號上一位身材矮小的金丹修士,朗聲說道:「他是誰?想必大家不少人都認識,為何不殺他?」

被指修士微微一愣,然後挺身而出:「本人倒的確是不當殺,本人雖然領軍海盜,打家劫舍,凶名在外,但是,我這一生,只殺該死之人,從不枉殺……」

又一名修士站了出來:「首領還收養了不少孤兒,養大成人,我就是其中之一,大人明鑒,首領的確不該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