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一四章 又見黑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一四章 又見黑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不同的修士有不同的能力。

如若孫豪全力出手,的確也能消滅大量的赤潮,對單個個體來說,赤潮的防禦是經不起孫豪進攻的。

但是,潮水般的赤潮,源源不絕,個體又小,繁殖又快,孫豪卻難以做到有效全殲。

是故,孫豪並沒有親自出手,而是說動了小火,讓小火去吞。

如論個體戰鬥能力,小火現在遠遠不是孫豪的對手,葬天墟自爆對她的影響較大,到現在為止,她依然未能破丹生嬰,踏出關鍵一步。

而且,神智還並不健全,不知道該怎麼提升自己,實力已經落下了很遠。

但是,就算是現在,論對付赤潮這樣以數量取勝而本身實力並不是很強的生靈,毫無疑問,小火卻比孫豪要管用得多。

按照孫豪的布置,小火對準孫豪的正前方,張開了小嘴,然後,那一方的空間出現一個三四丈大小好似有漣漪波動的空間。

孫豪心神一動,水緩緩地在那片空間之中撕開了一個小口子。

船陣青光也在那個方向,裂開一條通道。

然後,圍困了孫豪幾個時辰的赤潮終於找到了突破口,終於找到了進攻的途徑。

潮水從口子之中一涌而入,速度之快,數量之多,讓孫豪咂舌不已。

口子打開的一剎那,防禦圈差點如同河水決堤,全面崩塌,要不是準備充分,說不定船陣此時已經被赤潮湮滅。

孫豪勉強穩住了陣勢。

而赤潮卻源源不絕地衝擊了小火的空間漣漪之中。

一去不復返。

船陣上空,出現赤潮不斷灌入,又不斷消失無蹤的一幕奇景。

船陣修士們仰望高空,仰望那個手抱小火鼠的英俊少年,心頭湧起陣陣熱血沸騰的崇拜感。

大多數修士知道。赤潮應該是被沉香大人的吞天小火鼠給吞了。

但也有的修士根本不去想這是為什麼,此時此刻,他們的腦海之中,只有一個想法:「沉香大人,手段通天,各種異能層出不窮,跟隨大人。總是能見證奇……」

在這些修士心中,消滅赤潮,也是沉香大人的無盡神通。

他們心中,已經開始對孫豪盲目崇拜。

船陣之外,龍不法的臉上,逐漸沉重起來。

幾個時辰過去。孫豪不僅僅沒有被赤潮消滅,相反,幾個時辰之後,也不知道孫豪採用了何種手段,天空之中,累積如小山一般的赤潮生靈,居然在飛速減少。

赤潮好像遇見了巨大的無底洞一般。以雙眼能見的速度,急速沖了進去。

然後消失無蹤。

兩名同樣身著黃袍,黃袍之上了金龍的修士比龍不法稍矮一頭,飄立在空中。也是一臉的沉重。

右邊一人低聲問道:「老祖,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龍家建造了白骨龍船,卻甘心窩在這黑龍海域,並沒有制霸南洋,實際還因為白骨龍船的技術沒能完全成功,有兩個巨大核心難題沒有解決。

其一是航行速度。白骨龍船巨大無朋,但驅動之後的航速卻不是很快,略顯笨重;其二則是能量消耗巨大。不利久戰。

這兩個缺陷的存在,對上風雲船隊之後會非常不利。

龍不法對此也是心知肚明。只不過,此時,他依然還不死心,緩緩搖頭,輕輕說道:「先別急,看看再說,我就不信,如此海量的赤潮,他沉香有辦法能完全收走。」

兩個時辰之後,小山一般的船陣再度成為一個巨大的紅色麵餅之時。

前方,赤潮大幅度被消滅的情況嘎然而止,赤潮再度開始緩慢向上累積。

龍不法心中微微一松。

孫豪孫沉香果然厲害,但這種厲害也不是沒有止境的,現在就看是你消滅得快,還是我發展得快了。

小火的吞噬能力比之葬天墟當年,已經再度厲害了許多。

兩個時辰下來,吞滅了近半累積起來的赤潮。

小火最後一下,猛地張嘴一吞,前方虛空一空之際,孫豪神識一動,防禦圈迅速鋪展過去,缺口被補上,小火開始了休息。

遠處的赤潮源源不斷,涌了過來。

紅色開始再度在船陣上空累積。

只不過,經過小火一番吞噬之後,遠方的赤潮趕來需要時間,這種累積的速度卻是比之剛剛開始的時候慢了許多。

一天之後,當赤潮再度累積到相當規模,孫豪的防禦圈稍稍感到壓力的時候,小火已經恢復了過來。

一人一鼠密切配合,再度打了一波。

然後,船陣之外,龍不法再次驚駭地發現,赤潮海量被消滅的現象再度出現。

三名龍家元嬰真君挺立白雲之中,密切關注之下,還是整整兩個時辰,赤潮又被消滅了大半,然後再度戛然而止。

龍不法不由微微皺眉。

該不會,沉香的手段每隔一天能來這麼一次吧,如若真是這樣,恐怕自己還真是困不著他。

猜測很快成為了事實。

第三日,孫豪和小火再度發動。

又大量的赤潮被消滅。

而且,經歷了三天的吞噬之後,很明顯的事實出現了,赤潮的補充速度明顯跟不上被消滅的速度。

也就是說,孫豪脫困,只是遲早的事。

龍不法甚至聽到了赤潮之中,有修士爆發的歡呼聲,隱約陣陣入耳。

很顯然,孫豪的這種能力並未到達盡頭。

很顯然,船隊修士狀態保持得十分良好。

三個龍家元嬰真君對望一眼。

龍不法咬牙說道:「不天,不帝,動旗,祭祖,請老祖出世,滅此強敵。」

龍不天微微一愣,然後輕聲說道:「大哥,動旗祭祖需要我龍家兒郎血液祭祀,卻是殺敵三千,自損八百。」

龍不帝卻說道:「二哥,事到如今,別無他法,一旦被沉香小子發現白骨龍船能量不足的端倪,怕到時候,我們就算想動旗祭祖也做不到了,事不宜遲,我們當迅速決斷。」

龍不法肅然一挺身:「嗯,我們不要猶豫,不天,你去挑選龍家血脈;不帝,你來搭建白雲祭壇,必要時,就算拼個同歸於盡,也要完全復活黑龍老祖,哼,你孫豪孫沉香再厲害,我也要拉你墊背……」

龍不天微微猶豫地說了一聲:「大哥。」

龍不法臉上一寒:「我意已決,不天,你去做就是,記住,不要私藏,說不定,我們此次需要全力施法,為了龍家的榮耀,為了給死去的龍家弟子一個說法,我們跟孫豪孫沉香不死不休,不天,難道你忘了,你兒龍壩是怎麼死的嗎?」

龍不天身軀微微一震,然後低頭說道:「不天明白了。」

說完,身軀一晃,消失在空中,去挑選龍家血脈弟子。

而龍不帝,卻已經跪倒在了白骨龍船高懸的那面白雲金龍旗前,嘴裡開始念念有詞。

龍船之中,傳出來清晰、古老而悠揚的歌聲。

有美為鱗族,潛蟠得所從。

標奇初韞寶,表智即稱龍。

大壑長千里,深泉固九重。

奮髯雲乍起,矯首浪還衝。

龍氏傳高譽,白雲冀絕蹤。

仍知龍炎在,何幸此相逢。

歌聲滄桑,似有歲月於歌聲中匆匆走過。

歌聲之中,白雲朵朵,累積在白骨龍船上空。

累積而來的白雲重重疊疊,疊疊嶂嶂,壘成了一個巨大的,如同白玉般的高大祭壇。

祭壇以白骨龍船為基腳,以白云為體,白雲金龍旗高高升起。

龍不法身著龍黃色道袍飄立在了桅杆之上。

而白雲金龍旗前,龍不帝神態莊嚴,極為虔誠地輕輕哼唱著傳自遠古的「龍神歌」。

一排排身著黃色道袍的青年修士從白雲下方的白骨龍船還有三艘頂級龍船之中走了出來。

恭恭敬敬站在白雲金龍旗之前。

跪拜在白雲之間,開始叩首。

龍不帝的歌聲越發的低沉,慢慢地,躬身跪倒在桅杆之前,嘴裡低沉地輕輕唱道:「吾血為引,萬獸為食,祭吾之祖,祭、祭、祭……」

每一個祭字出口,白雲祭壇上,青年修士們的天靈蓋便冒出陣陣血光,沖向白雲金龍旗。

白雲金龍旗上,原本的白雲,濺起了點點猩紅的血滴。

原本的金龍也披上了金紅的膚色。

最後一個祭字出口,祭壇之上,青年修士們,紛紛自行炸裂開來,化為一團血雨,直接濺射在白雲金龍旗上……

下一批修士又走上了祭壇。

祭祀在繼續,龍不法雙眼之中,有著絲絲悲涼,但也有著更多的決然。

血液灑在白雲金龍旗上,很快乾涸,變成了暗紅的血色。

暗紅的黑色,黝黑之中,透著淡淡的金光。

金龍逐漸化為了黑色。

天空之上,黑雲開始累積,銀蛇盤旋飛舞,有雷雲風暴在醞釀。

朵朵白雲從祭壇上蔓延開去,遮擋了一大片巨大的天空,完全遮掩了白雲祭壇,狂暴的雷雲,瞬間失去了目標。

赤潮完全被吞滅,再也掩蓋不住船陣之時,孫豪爆發了驚天長嘯,船陣一震,震開了周圍的紅潮。

修士們的驚天歡呼聲中,孫豪看到了天空之中翻騰不修的白雲。

然後,白雲之中一顆碩大的龍頭,傳來低沉地嗡嗡聲:「該死的小子,我們又見面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