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二五章 陰死木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二五章 陰死木炭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望天上雲捲雲舒,聽黑龍哀哀聲怨。

很多修士都產生一種仙道無情,人間險惡之感。

哪怕是黑龍這般存在,也落得如此下場,正是世事難料,仙道艱險。

連續四五日,黑龍每隔一段時間,就凄厲慘叫一次。

話說,就連素來膽大的洛魅,好像也回想起什麼不爽的經歷,跑回須彌凝空塔內休息去了。

她也是怕了。

更是慶幸自己沒有真正惹惱自己這位看似一臉笑容,人畜無害的小祖宗,要不然,那凄慘無比的黑龍,就是自己的榜樣,小心肝怕怕中。

孫豪不為所動,連續炮製三天三夜。

每一次,孫豪都把分寸掌握得極好,細針過去,產生極為強烈的穿透感,但斗天棍的威能卻斂而不發,穿而不爆,讓黑龍真炎極為難受,但又不傷及其本源。

三日之後。

感知之中,飽受折磨的黑龍真炎神魂已經虛弱了許多,就連咒罵孫豪,也已經沒有了多少氣力。

孫豪將斗天棍往耳朵裡邊暫時一塞,然後,再度驅動了吸魂術。

看孫豪收起了那根細針,龍盤心中稍稍一松。

然後心驚膽戰地感知到,孫豪再度開始剝離自己的神魂,勉強固守心神,但是卻又豁然發現,經歷了細針的穿透刺擊之後,自己的心神好像被穿出了一個個細孔一般,跟本體的結合併不是特別牢固了。

龍盤心驚膽戰。

孫豪的臉上卻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果然見效了。

歷經斗天棍的穿透,黑龍真炎的神魂果然大幅度被削弱,孫豪秘術催動之後,龍形的黑龍真炎開始出現龍體不穩的現象。

一條龍形影子好像要被孫豪吸取出來一般,若有若無地出現在真炎表面。

而黑龍真炎本體,卻開始變化成為三朵金焰的本體形狀。

一通吸魂術下來,龍形神魂幾次差點被生生吸取而出,但最終。還是在龍盤頑強的堅持之下,留在了本體之中。

龍盤謀划千年,意志堅定,卻是不會輕易就範認輸。

居然死守不動。不到最後一刻,絕不輕易放棄。

孫豪的臉上露出淡淡笑容,嘴裡輕聲說道:「前輩得罪了,沉香會繼續穿透前輩神魂,直至能徹底將前輩剝離出來為止。」

說完。手一掏,從耳朵之中取出了針狀斗天棍,兩指一搓,斗天棍再度旋轉開來。

龍盤看著孫豪手中的斗天棍,心中一慘。

心中卻是知道,自己怕是再也堅持不了幾天,如若孫豪沒有說謊,這鎮字真能鎮壓自己個把月,不,哪怕只是十天。就算自己再堅持,估計最終的結果,都會被生生剝離。

想起了當初自己剛剛見到孫豪的時候,那時的自己,打殺四方,生生逼迫得孫豪幾個同伴自爆,方才被孫豪壞了好事。

可是現在,自己居然如同籠中之鳥,砧板上的魚兒,任憑孫豪魚肉而無可奈何。時也命也。

悠然一嘆,龍盤的語氣之中,充滿了蕭瑟,再也沒有先前的張狂:「沉香。龍盤何罪,竟被你如此虐待。」

孫豪臉上一正,回了一句:「龍家何罪万俟家兒郎何罪冰火島何罪前輩為了大道機緣,沉香也是為了大道機緣。」

龍盤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沉香,不用拿針扎我了。我讓你吸出就是,不過,反正那也花不了幾個時間,沉香,龍盤有幾個問題問你,希望你能如實告知。」

孫豪手中一頓,斗天棍停止了旋轉,嘴裡淡淡說道:「問吧。」

龍盤說道:「敢問沉香,什麼時候看穿本座本體」

孫豪:「剛剛見面就看出來了。」

龍盤說了一句:「果然如此。」

然後,龍盤又問道:「白骨龍船可是你動的手腳」

孫豪笑笑說道:「前輩明知道是我動的手腳,還不是吞了不法道友。」

龍盤嘆氣說道:「那也是沒辦法,龍盤大劫來臨,只能千方百計增強實力,一抗天劫,可沒想到,天劫我是渡了過去,但你這,卻是過不去了。」

孫豪悠然說道:「前輩為了降生世間,多方謀划,造下無盡殺戮,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沉香不過是應劫而來。」

龍盤說了一句:「那倒也是」,然後又問道:「那麼沉香,你能說說我的天劫為何如此超越常規嗎如若不是我這天劫威力太強,我的損耗太大,沉香卻也不能如此輕易鎮壓於我。」

孫豪摸摸肩頭小火,笑著說道:「前輩降生之劫,融合了小火的元嬰之劫,一加一大於二,卻都是被前輩給接了下去,小火,還不謝謝前輩幫你擋雷。」

小火雙眼無辜地看向黑龍真炎,吱吱叫了兩聲。

黑龍真炎身軀一震,瞬間泄氣:「難怪難怪,原來如此,那麼說,吞天吞掉的甘露,對她照樣有益」

孫豪笑著說道:「那是自然,要不然沉香也不會幹這損人不利己的事。」

龍盤嘆息一聲:「沉香,我服了,你來剝離我的神魂吧,不過沉香,我現在主動配合於你,你能不能給我留下一線生機,讓我神魂能苟延殘喘。」

孫豪點點頭,爽快地說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沉香謀取的只是真炎本體,倒是真的沒有必要趕盡殺絕,不瞞前輩,沉香有秘術能將前輩神魂封印成為魂珠,日後會給朋友化魂所用」

龍盤雙眼驀然一亮,瞬間想到,自己對付不了孫豪,干不過孫豪,難道還干不過孫豪的朋友哼,化魂,到時候怕就是老子奪舍重生吧。

嘴裡迅速誠懇地說道:「龍盤多謝沉香高抬貴手,來吧沉香,我會主動配合的。」

龍盤神態變化雖然很快,但那一閃而過的亮光還有其中隱含的絲絲惡意,卻逃不脫心細如髮的孫豪。

心中一聲感嘆,龍盤啊龍盤,這是你自己找死,可別怪我心狠手辣,你若想日後奪舍二毛,卻是想多了。

龍盤的實力很強,也是上好的魂源,可以說,也是孫豪化魂的選擇之一,有那麼一刻,孫豪甚至興起了直接把龍盤化為第四魂的想法。

但是最終孫豪還是堅持了自己的本意,決定放過龍盤,還是按照原計劃化魂「冰魄」。

主要原因自然是孫豪已經擁有了天品火靈根,而且孕育了小火苗這朵燚神炎,卻是真的沒有必要再化魂火屬魂源了。

而孫豪的同伴之中,如若孫豪預料不出錯,最適合龍屬的,應該還是發小王遠。

王遠所化第一魂,豎眼龍蟾其實就是巨龍分支,如今,把黑龍魂珠交給王遠,他的契合度應該不低,原理就跟朱龐化魂當康一樣。

只不過,跟朱龐有所不同的是,當康之魂是真正的願意配合,是真正的願意成為朱龐的魂魄而存在於世,但是,黑龍天生桀驁不訓,卻是並不打算乖乖就範。

黑龍有所不知的是,萬魂之島傳承悠久,有的是辦法炮製魂靈,一旦成為魂珠,還想東山再起,奪舍萬魂島修士,那真是想多了。

不動聲色地,孫豪點了點頭,開始驅動吸魂之術。

這一次,黑龍並不抵抗,龍形之軀很快從真炎上浮現出來,孫豪驅動萬魂殿秘術,一連串手決打在龍體之上,嘴裡一聲暴喝:「凝。」

黑龍之魂感到一陣天暈地轉,然後神識一松失去了知覺。

而孫豪的手上,卻多了一顆漆黑的魂珠。

笑了笑,孫豪一振手腕,將魂珠收入須彌凝空塔。

雙眼看向了那朵呼呼燃燒,有三股分叉的金色焰火,惡鬥良久,斗心鬥力,終於是得到了這朵能當做自己第二味元嬰大葯的真火,現在,只要自己收起這朵真火就大功告成了。

不容易啊孫豪心頭湧起了陣陣感嘆,然後取出一個玉瓶,手腕一揮,向金焰罩了下去。

只是,玉瓶剛剛挨到金焰,沒等把金焰吸進瓶中,已經直接在金焰的火焰之中,化為了流質,然後被金焰給吸收而去。

然後孫豪發現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金焰是剝離開來了,但是孫豪居然找不到合適的器皿收取金焰。

火力太猛,逮什麼燒什麼,無法收齲

整整一天時間,孫豪各種手段盡出,五行器皿樣樣嘗試,結果無一例外地,都被金焰焚燒而化為了灰燼,被金焰吸收而去。

孫豪有點懵了。

最後,或許是實在看不下去,須彌凝空塔內,青老平淡的聲音傳了出來:「小豪,此火至強,唯用陰死木炭可收。」

陰死木炭

孫豪心頭不由一愣,這是什麼,自己好像沒有,也從來沒有聽說過。

然後,須彌凝空塔內傳來一段信息,而孫豪卻看到了須彌凝空塔內的一個奇怪山谷,山谷內一片腐朽,寸草不生。

山谷之中,卻有幾截孫豪得自薩摩的漆黑木炭。

孫豪馬上明白過來,原來這東西名叫「陰死木炭」。

這木炭很詭異,孫豪接觸久了,都有一種被腐朽的感覺,放置須彌凝空塔更是讓塔內方圓百里之地沒有任何生靈。

陰死之名,倒是貼切。

孫豪手腳麻利,攝取了一塊木炭製作了一個小瓶。

終於是收取了金焰,扔進了山谷之內,等待日後自己修為夠了,再來煉化。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