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二八章 不欲有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二八章 不欲有欲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喻不欲只覺得眼前一晃,再定神,已經看到了一臉淡笑的孫豪。

不由雙手一拱,對孫豪微微一躬身,嘴裡說道:「沉香大人,你來了。」

孫豪點點頭:「嗯,我即將遠行,看到風雲號,看到不欲,過來看看。」

喻不欲臉上浮現出絲絲感激神色,嘴裡說道:「沉香有心了,不欲兩次沒有加入青雲,沉香依然牽挂不欲,不欲卻是慚愧。」

孫豪笑著說道:「修士一生,常有許多不如意,更有許多不得已,沉香卻是知道,不欲必然有不能加入青雲門的理由,這個卻是不能影響你我私交,實際上,不欲,沉香準備把風雲號作為坐下親傳弟子成長曆練的所在,日後,大宇、德政、閑郎還有夏川等沉香真傳會陸續到風雲號歷練,還請不欲幫忙照看。」

喻不欲微微一愣,然後點頭說道:「固所願,不敢請爾,沉香如此安排,卻是能保證風雲號能縱橫南洋而不衰落,立下一面永久的戰旗,沉香放心,我會讓沉香戰旗繼續揚威南洋,馳騁大海。」

孫豪點點頭,然後說道:「嗯,謝謝不欲,不欲堅守風雲,而沉香卻不得不四處奔波,也不知我再次回來,這青雲港上下,還是否依舊?」

喻不欲的臉上,浮現出絲絲緬懷神色,嘴裡輕聲說道:「一代新人換舊人,風雲號上,已經換了幾波人,這個卻是沒有辦法的事。」

孫豪笑道:「我也就是這麼一說,卻是知道,就如同潮起潮落,月明月暗,都是自然必然的規律,卻是強求不來,好了不欲,我要走了,希望下次見到你。你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說完,孫豪揚手拋出一個玉瓶,玉瓶之中,卻是一顆升嬰丹。

喻不欲如能加入青雲門。孫豪會給他一個機緣。

如今,喻不欲沒有加入,孫豪還是給他一個機緣,畢竟,如同喻不欲一般給孫豪好感的修士。並不多見,而喻不欲的修鍊,始終跟孫豪脫不開關係,孫豪在臨走之前,倒是下定決心,幫他一把。

喻不欲一手接過玉瓶,一掃玉瓶之中的靈丹,身軀微微一震,不由看向空中欲騰空而起的孫豪,嘴裡大聲說道:「沉香且慢。不欲還有一惑,須得沉香幫忙。」

孫豪心中稍覺詫異,頓住步子,看向喻不欲,笑著說道:「問吧,不欲,沉香能力範圍之內,絕不藏私。」

喻不欲站在船頭,看向大海,臉上浮現出回憶的神色。身上更是湧起一股晦澀莫名的氣息,沉思半響,好像醞釀了一會,這才悠悠地開口說道。

我出生的時候。我父親給我取名喻不欲,他常常跟我說,修士一生,需要剋制欲,克服欲,如若能做到無欲無求。則必然會修為大進步。

是為無欲則剛。

聽到喻不欲這段話,孫豪的心頭,猛地一愣。

雖然喻不欲沒有問什麼,但孫豪的感覺卻是很奇特很微妙,孫豪有感覺,自己應該回答不出喻不欲的問題。

而喻不欲現在這種表情,這種神態,給了孫豪依稀熟悉的感覺。

好似是很久以前,孫豪在什麼地方見過,感受過。

仔細回想,孫豪很快找到了答案。

當年,第一次下南洋。

孫豪曾經在小章的老家,剎斯曼海溝的深處,遇見一條驚天動地的大魚

孤獨的魚,魚不孤。

想起魚不孤,孫豪心頭不由湧起滔天巨浪。

喻不欲為何會給自己面對魚不孤的感覺?

難道說,喻不欲也是類似魚不孤一般的強悍存在不成?

可是,他又明明不像,記得當年,孫豪第一次見到喻不欲的時候,他差點老死在了築基大圓滿。

而那時,孫豪給了他結丹的機緣。

孫豪清晰記得,那時的喻不欲,那種感恩戴德的表情,毫不作偽,要說喻不欲真是大能修士,孫豪覺得,那真是顛覆了自己的認知。

記得喻不欲可不止一次對自己感恩戴德的三扣九拜,大能修士會這樣嗎?

孫豪心頭震撼無比的時候,喻不欲已經悠悠地,自顧自地往下說了起來。

我爹跟我說,修士修行,需要做到:無嗔無我無欲無求。父親常說,從愛欲生憂,從愛欲生怖。

所以,沉香,踏入修行之道后,我按照父親的教導,控制自己的私慾,希望自己真能做到父親所說的「離愛欲無憂,何處有恐怖?」

只是沉香,當我真正開始約束自身,逐步實現無嗔無我之後,我卻發現自己失去了目標。

我不知道自己該追求什麼,我也不知道自己失去了欲求之後,自己應該去做什麼。

我彷徨不知所措,修為更是止步不前,因為沒有了**,也就沒有了修鍊的動力。

我完全想不明白,我也徹底迷惑。

沉香,你倒是說說,修士修行,到底是欲好呢?還是不欲好呢?

倒是是欲好?還是不欲好?

一個看似很簡單的二選一。

而且,不少修鍊典籍上已經給出了無欲的答案命題,難住了喻不欲。

喻不欲想不明白,現在拿出來詢問孫豪。

孫豪發現,自己還真的從來就沒思考過這個問題。

孫豪也陷入沉思之中。

修道之人,常常修心,心性之中,常有滅盡煩惱,消除欲求,得道大成之說。

但是,孫豪感覺,喻不欲說的,也很有道理,修士摧毀了自己的欲求,可能也就摧毀了自己修行的動力,那還能好好進步嗎?

比如孫豪現在,苦苦求索,艱難困苦,在所不辭,進天墟,下南洋,為的是什麼,動力是什麼,那都是孫豪強烈的追求**。

假如孫豪沒有了強烈至極的追求,那麼現在,孫豪還真的沒有了去極北苦寒之地的必要。

孫豪再次湧起了昔日遇見魚不孤之後的感覺。

找不到答案。

昔日魚不孤,苦苦求索,苦苦修行。

功成四顧,身邊儘是陌生人。

滄桑之後,只有孤獨,陷入為何修道的迷茫,找不到答案。

今日喻不欲,陷入無欲有欲的論辯之中,同樣找不到答案。

兩者何其類似。

那麼,孫豪心中在思考到底是不欲好呢,還是有欲好呢的同時,心中也湧起了一個十分清晰的推想,難道喻不欲真的是大能修士不成?

有了如此推理,孫豪豁然發現,如若喻不欲真是大能修士,其實圍繞在風雲號上的一些怪現象就能找到答案。

比如說,喻不欲奇怪的金丹之劫,比如喻不欲奇怪的晉級速度,比如喻不欲為何不加人青雲,還比如,風雲號幾次緊要關頭,莫名其妙出現的未知助力。

如果把喻不欲代入到絕世大能的位置去想,那麼這些東西就解釋得通了。

想著想著,孫豪臉上再度露出淡淡的笑容。

如若喻不欲真是絕世大能,那麼,他的問題,就算孫豪想破腦袋,估計也是想不明白的。

既然如此,孫豪心中想到,何不跟當年回答魚不孤一樣,給他一個不是答案的答案。

淡然一笑,孫豪恢復了雲淡風輕,手對天空一指,悠悠說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這是有熊老祖留下的,估計有點用。

誰知,喻不欲微微一愣,然後說道:「嗯,圓缺之道,蘊含大道至理,不欲也曾聽聞,可惜有借鑒而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孫豪頓時大汗,馬上明白,喻不欲很可能到過九仞峰,自己卻是矇混不過去了。

不過馬上,孫豪心中一動,不動聲色地悠悠說道:「不欲別急,你聽我說完。」

然後,孫豪努力回想魚不孤當年的表情,整個人身上,浮現出一種孤寂的氣息,悠悠地,緩緩開口說道。

我是一條魚,一條孤獨的魚。

躺在海溝之中,我感到了自己的孤獨。

身邊沒有一個同伴,我感到孤獨;我沒有伴侶,沒有兒女,我感到孤獨;我不知道我的根在哪裡,我感到孤獨……

我是一條魚,一條孤獨的魚。

我害怕孤獨,害怕自己不知不覺成為大海中的淤泥。

我害怕孤獨,害怕自己成為淤泥之後,沒有哪怕任何一條小魚兒記得過我的存在。

我苦苦求索,苦苦修行。

功成四顧,身邊儘是陌生人。

滄桑之後,只有孤獨……

喻不欲身軀猛地一震,雙眼亮晶晶的,有了感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