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三二章 息壤凍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三二章 息壤凍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劍無雙跟孫豪萍水相逢,但覺得這少年溫文爾雅,彬彬有禮,對自己的態度也是有禮有節,給他的感官很好,卻是一個不錯的後輩,決定在能力範圍之內,帶孫豪一帶,提攜一把,卻是接個善緣。

孫豪看到目露真誠的劍無雙,不由想起了赤誠之心的劍百鍛,心中微微一暖,雙手對劍無雙微微一拱:「謝謝無雙道友,那小豪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雖然說,劍無雙的實力不一定能強過自己,但是,身為元嬰真君,能在這個時候願意帶孫豪一把,孫豪卻是必須領情。

看著三人說話,魏兵的臉上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算我一個,算我一個,我反正是來閑逛的,哪裡去都是一去,無雙兄,小豪兄,算我一個……」

心中,魏兵卻是在問:「老大,我叫你老大,你不知道孫豪孫沉香是個煞星嗎?為何還讓我跟著他?」

郝安逸的聲音直接在他心裡響起:「笨蛋,兩位元嬰真君,實力都極為強悍,跟他們一起混,你這條小命才有保障,再說了,兵兵啊,趕緊跟孫豪把關係搞好了,跟他要鏡子,那東西我有用。」

魏兵心中苦笑:「老大,我見到孫豪就腿肚子發軟,能有現在已經很不錯了,要不,你直接找他要?」

「能找早找了」,郝安逸一聲嘆息:「孫豪對我有成見,娘的,都是真女那瘋婆子,害人不淺……」

魏兵問道:「真女是誰?」

郝安逸:「說了你不知道,不要當好奇寶寶,好,孫豪答應你了,跟緊點,這件事辦好了,我教你春風花泥******。」

魏兵精神一振:「好。」

孫豪這時微笑著說道:「那感情好,大家一起行動。也好有個照應。」

果那龍沒有說話,他是商人,不會深入冰原的。

聚流風也沒說話,他有特殊目的。特殊使命,不一定能同路。

又兩個月之後,無量驢車深入到了冰原中後部,來到距離最終目的地僅僅只剩三個點的小站積冰,孫豪懷中的深藍終於有了反應。輕輕地叫了幾聲。

小火出現在了孫豪的肩頭,意識之中對孫豪說道:「哥,這怪貓說前面有寶。」

小火併沒有完全恢復,還真的沒想起這隻千方百計討好自己的深藍小貓是誰,不過,她還是能聽懂這怪貓的貓語。

孫豪伸手摸摸小火溫熱的皮毛,然後笑著對劍無雙說道:「無雙道友,我準備一探冰原,方向東北。」

劍無雙臉上露出絲絲意外的笑容:「不巧,我也準備去東北方向一探。」

魏兵有點興奮地說道:「同去。同去……」

聚流風說道:「我往正北。」

魏兵說道:「遺憾遺憾,不能同路。」

無良道長掃了幾個即將深入冰原的修士一眼,大聲說道:「道長會在積冰停留兩日,過期不候,各位道友,請各自小心。」

冰縮寒流,川凝凍靄,皓月照堅冰,夜久風寒透。

飛出積冰,寒風就讓修士立足不穩。皓月之下,更是一片幽冷,讓人感覺冰寒刺骨,浸人骨髓。

「我的目標是重水」。孫豪頭前帶路,開誠布公地說道:「我修鍊秘術,需要為數不少的重水,特來極北之地尋找機緣。」

「我需要萬載寒冰」,劍無雙笑了笑,說道:「我們的目標並不衝突。倒是可以相互幫助。」

魏兵不甘寂寞地說道:「我的目標是花兒,終極目標乃是,乃是那冰山雪蓮。」

三人相視一笑,看準東北方向,飛了過去。

不到半個時辰,三人面前出現一條幹涸的河床,河床之中,到處都是潔白的冰川,月光之中,反射陣陣銀輝。

深藍感應的寶貝,就在這河床的上游,沿河而上即可。

發現河床之後,三人的精神不由稍稍一振。

有河流就代表了這片地域曾經也有過多樣的生靈,應該就有多樣化的修鍊資源,哪怕河床乾涸,應該也有生靈進化之後生存下來。

沿河而上,沒過多久,果然發現了一些冰原生靈活動的痕。

劍無雙輕聲說道:「大家小心,冰原之中環境惡劣,能在這裡生存的靈獸,往往都有著很特別的能力,切不可馬虎大意。」

魏兵點點頭:「嗯,多謝劍兄。」

孫豪的心中,卻是微微一動,他體內微塵,此時居然傳來了淡淡的渴望情緒,也就是說,這河床之上,應該能找到對微塵也就是息壤有幫助的東西。

神識一掃,孫豪心中又微微一愣。

河床前方,傳來陣陣輕微的嗡嗡聲。

月光之中,一些細小的黑影,出現在河床之上。

仔細觀察,這些黑影卻是一隻只筷子頭大小的,生長著一對潔白幾乎是透明雙翼,嘴裡有著一根長成針管的大蚊子。

孫豪心中微微一愣,微塵的感應,正是這些起飛的蚊子,也就是說,這些蚊子居然對壯大微塵有幫助不成?

劍無雙這時說道:「小豪,魏兵,小心,這是冰翼蚊,個頭小,速度快,具有詭異冰屬性毒素,嘴中吸管能破修士護身罡氣,小心應付。」

說話之間,冰翼蚊已經發現了闖入他們領地的三位修士,嗡嗡聲中,順風而動,向三人的方向飛撲而來。

空中一股奇寒至極的白霧,首先向三人噴了過來。然後,一隻只冰翼蚊雙翅一縮,嘴向前一伸,如同飛梭一般,吸管扎向三位修士。

白霧之中,孫豪只覺得身上稍稍一僵,有著被凍結的感覺。

正準備震動真元,震散白霧之時,孫豪心中驀然一動,息壤不用孫豪指揮,已經自己運轉起來,源源不斷地,好像有點饑渴狀的吸走了吸附在孫豪身上的極致寒霧。

由於沒有驅散白霧,孫豪就真正地僵直了。

冰翼蚊吸管也扎了過來,孫豪好像也來不及躲閃一般,身上噗噗噗,幾聲輕響,幾隻冰翼蚊已經扎進了孫豪的胳膊之上。

幾乎是瞬間,孫豪的胳膊上鼓起了一個小小的疙瘩。

孫豪這時剛剛從僵直中醒來,匆忙一震手臂,把冰翼蚊震開,沉香劍叮的一聲劍鳴,飛了出去,刷刷幾劍,空中掉落一大片冰翼蚊的身軀。

此時,又有更多的冰翼蚊撲了過來。

劍無雙清喝一聲:「小豪小心。」

剛剛,劍無雙應對自如,並未僵直,也沒有被冰翼蚊突破防禦,但是他發現,隊伍之中,實力較弱的鐘小豪,卻是連續遭受到攻擊,不由心想,自己需要暴露修為,搭救於他嗎?

孫豪一振胳膊,手上鼓起的小包開始平復,嘴裡朗聲說道:「我沒事,無雙兄,我天生之體,能解百毒,冰翼蚊雖然厲害,卻傷我不得,不要為我擔心。」

劍無雙鬆了一口氣,神識一動,收起了即將祭出的飛劍,大聲說道:「那你就留意點,別被冰翼刺中了要害,不然也會挺難受的。」

孫豪朗聲說道:「我明白了。」

內視之中,孫豪發現,自己的須彌凝空塔內,出現了一片不大的凍土區域,而且這區域還在逐漸擴展,逐漸加凍。

心中隱約有點明白,息壤就是土,以息壤為土的須彌凝空塔需要生產不同的土質,這些土質怎麼來,現在明白了,原來卻是吸收不同土質養育的靈獸本源之氣。

冰翼蚊噴出的寒霧,吸管之中的寒毒,都應該是這種本源寒氣,卻是息壤吸收了演化凍土的養分。

劍無雙看不穿孫豪的真實修為,為孫豪擔心。

但是魏兵卻不同,他是知道孫豪底細的,不過正是知道,他就裝糊塗了,此時他正在意識之中問郝安逸:「我說老大,孫沉香這是幹嘛?打死我也不信,他居然會被凍住,居然還被冰翼蚊給扎了,他這是玩的哪一出?」

「兩種可能」,郝安逸飛快地分析:「其一是可能他需要這冰翼蚊扎他,就跟你需要女修爐鼎練功一般;其二是可能他不想暴露實力,在扮豬吃虎,說不定這會兒,他就在算計什麼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