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三五章 惡魂蟲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三五章 惡魂蟲出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盤膝坐在客棧之內,孫豪將神識放了出去。

無聲無息覆蓋整個冰雪老鎮。

很快,孫豪找到了雪茹潔的所在。

一棟樓房,二樓之中,有個會客廳,此時,大廳之內,有五六名女修正在議事。

其中並無孫豪熟識之人。

雪茹潔修為地位算是較低的,一臉恭敬地坐在下首,最上首乃是一名********,豁然也是元嬰真君。

葬天墟之中,孫豪的神識幾經鍛煉,尤其是斗天棍的入駐,讓孫豪的神識久經磨難,為了恢復被斗天棍封鎮的神識,孫豪也曾經在巨恐荒原之中,服用了大量的龍息草。

最終,孫豪把斗天棍頂了起來,恢復了實力,而神識也得到了長足的進步,就神識的覆蓋範圍來說,孫豪已經達到並遠遠超過了元嬰中期真君的水平。

而且,除此之外,孫豪還發現,因為斗天棍的存在,自己的神識特別的敏銳,特別的內斂,好像是每時每刻都被斗天棍氣勢打磨凝鍊一般。

這也是孫豪昔日在南洋之中,能如臂指揮海船水陣的根基所在。

現在,孫豪大膽把神識放出來探查冰雪老鎮,卻也有著充分的自信,自信聖宮修士發現不了自己的探查。

事實果然如此,孫豪的神識進入大廳之中,大廳之內完全沒有察覺,依然在說話。

上首********此時說道:「看來,無量飛車上的幾個修士雖然很可能各有來歷,但是,卻應該沒有魔修,也沒有亡魂之體混進來,小潔,做得不錯,無量飛車跟聖宮有些淵源,卻是不要過於苛刻。」

雪茹潔微微一怔,然後說道:「小潔明白了。白長老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的。」

孫豪心中卻也一動,萬魂雲殿之內記載了無量飛車本來就讓孫豪覺得有點意外,現在看來。這無量飛車可能並不簡單,更大的可能乃是一代傳一代,混跡極北,來歷卻也非凡。

此時,白長老看向了另一位留著一頭短髮的女修。輕聲問道:「茹男,外邊情況如何?找到了對付那些亡魂體的辦法嗎?」

短髮女修雪茹男別有一番男兒英氣,聞聲立起,聲音清脆,但也鏗鏘有力:「長老,這些亡魂體詭異莫測,哪怕是被千刀萬剮,四分五裂,不到一會,也會再度重新組合。殺不勝殺,卻是沒找到太好的辦法消滅,如若能召集到較多的火屬性修士,或可嘗試將其毀屍滅跡,或許有效……」

孫豪心中,再次猛震,冰雪聖宮所說的亡魂體,跟真女古墓之中的面具武士,十分類似。

也就是說,真女古墓曾經鎮壓億萬年的惡魂郝安逸。可能真的出來作惡了。

另一個房間之內,魏新兵正盤膝打坐,而他腰間,出現一面若有若無的鏡子。郝安逸的聲音傳了出來:「小蟲蟲也鑽了出來?壞了,時間太久,發生變異,老子的約束好像不大管用了,潑天大禍,潑天大禍。這因果可大了,不行,得想辦法……」

雪茹潔眉頭微微一皺,開口說道:「我聖宮上下,火屬修士相對較少,功法也不好,要不然,我聖宮的煉丹之術,也就不會相對偏弱,處處需要跟天宮步調一致了。」

白長老美目一瞪,大聲說道:「小潔,說什麼呢,你,聖宮天宮,乃是大陸正道頂樑柱,素來情同一家,不得胡言亂語。」

白長老身邊盤膝而坐,一直沒有說話的典雅女修笑了笑:「好了,師姐,小輩們都在給晴雨抱不平呢,都說聖宮對晴雨不公,行了行了,我們還是想辦法招募一些火屬性修士,看看茹男的辦法會不會有效……」

這女修修為也是不低,也是一位真君,聖宮對此次事件很重視,派出了兩位真君大能前來盤查。

孫豪心中一動,晴雨又遇見了什麼,怎麼說對晴雨不公?

難道說,晴雨也會遭遇當年紫煙師父差不多的一幕,被人逼婚不成……

只是,剛剛想到這裡,孫豪感覺到,有一股神識向這邊蔓延而來,可能也跟自己一樣,想來打探消息。

只是,這股神識雖然也不弱,但應該瞞不過聖宮修士吧!

果然,這神識剛剛靠近,白長老已經一睜雙目,一聲暴喝:「誰在窺伺?」

神識一震,飛速如潮水一般退去。

同時,白長老的神識轟地湧出,手中法訣一捏,打向空中,暴喝一聲:「別走。」

被人打草驚蛇,白長老又施展了秘術,孫豪卻是知道自己不能再行偷聽了,神識一動,潮水般退了回來。

只不過,就在孫豪退出戍在閣樓的同時,心中卻是猛地一驚。

幾乎是同時,孫豪感知到了另外三股氣息各不相同的神識,此時此刻,也跟自己一般,飛速從閣樓之中退了出來。

居然有這麼多人偷窺?

孫豪暗自一驚,而自己居然前面沒有發現他們,要不是此時剛剛好同時退出來,孫豪還不知道閣樓裡邊有如此多的同行。

三股神識一股向冰雪老鎮之外退去,而另外兩股的退走方向,居然跟孫豪一樣,都飛快退到了客棧之中,消失無蹤。

孫豪心中想到,這客棧之中還真是藏龍虎,也不知道其中有幾個是自己無量飛車上的同伴。

自從把「孤獨的魚」扔給了喻不欲之後,孫豪已經深有感受,這世上的奇人異事,層出不窮,一日不站在修士的頂峰,一日不能說自己的判斷就百分之百的準確。

別看無量驢車的幾個修士的修為好像都能明顯感知出來,但那真的不一定正確。

不說其他,就說剛剛偷窺這會兒,孫豪從聖宮修士的嘴裡,聽到了無量驢車,其實在聖宮這裡,叫「無量飛車」。

以聖宮的底蘊,絕對不會叫錯,以聖宮的高傲,也絕對不會隨便跟一個修士有些淵源。

無量飛車,這驢子說不定還是那種能飛的飛驢。

那麼一個很簡單的推理,恐怕無良真人,就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人物,至起碼,他的祖上也曾經不簡單過。

此時,閣樓之中,白長老緩緩坐了下來。

典雅女修問道:「師姐?」

白長老的臉上,浮現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半響之後,緩緩說道:「沒想到,冰雪老鎮內外,居然有這麼多的高人,要不是最後一個神識無意闖進來,我還真沒想到,居然有幾個修士在偷窺我們議事。」

幾個修士在偷窺?

典雅女修的臉上,也浮現出絲絲紅暈,嘴裡不滿地說道:「這些修士,未免也太大膽了吧,不把我聖宮放在眼裡,在冰雪老鎮居然也敢偷窺聖宮辦事。」

雪茹男也隨聲說道:「就是,太不像話,白長老,追查到是誰沒有?他們需要給聖宮一個說法。」

白長老笑著擺擺手:「這幾個人中,後來那位應該是位劍修,他卻是無意之中,誤打誤撞跑過來,沒有惡意,而前面早就潛伏的,連我都沒發現的神識,卻個個都應該不好惹,而且其中也只有一個冰寒刺骨的神識充滿惡意,而且惡意神識還退出了老鎮之外,所以,我們倒也不要大張旗鼓,冰師妹,說不定,我們還可以讓他們幫我們一個大忙呢。」

典雅冰長老說道:「師姐的意思是?」

「招募修士,把無量飛車內的修士都給招募過來」,白長老笑了起來:「無量飛車跟聖宮有大淵源,此時聖宮有難,怎能袖手旁觀?」

雪茹潔臉上微微一紅,略微扭捏地說道:「長老,我感覺那個無良道長的雙眼,色眯眯的,看在身上什麼部位,都有點發熱……」

白長老微微一愣,然後咯咯笑道:「這個,正常,我當年也是被這麼看過來的。」

客棧之內,孫豪的神識依然散了出去,緊追向外逃逸而去的神識而去。

孫豪照樣感知到,這神識有著一種透骨的冰寒,而且來自老鎮之外,孫豪也想看看這神識會是何等來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