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四二章 血色冰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四二章 血色冰熊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極北冰熊實力極為強悍,能打能防,龐大的身軀甚至能短暫騰空。)

對戰兩大元嬰真君,依然打得難分難解。

因為都是寒冰屬性,頓時,戰場之上,冰雪紛飛,寒氣逼人。

無量飛車稍稍退遠一點,飛驢偏著腦袋在觀望戰場,看它那鬼頭鬼腦的樣子,兩大元嬰一旦大戰失利,沒準它就會拔腿逃跑。

劍無雙,魏星兵還有聚流風已經飄在了飛車之外觀戰,以便聖宮有需要的時候能搭一把手。

聚流風瀟洒地輕輕搖著手中的摺扇,在這冰天雪地里,略顯突兀,而魏星兵卻面色溫柔,不時看看雪茹男。

孫豪的神識悄無聲息地鑽出飛車,關注著戰常

雖然不待見聖宮,但是晴雨畢竟是自己的朋友,如有需要,還是要援手一二。

極北冰熊的狀態,很是不妥,讓孫豪感覺不是很好,如若變異的惡魂蟲不僅僅能控制修士,還能控制有靈性的靈獸的話,那就真是麻煩了。

這條道路的確是萬古冰蠶極寒神識退去的方向,孫豪的神識也曾經探查到過這段地域的邊緣,但當時並沒有發現這頭極北冰熊。

那麼,更大的可能就是萬古冰蠶已經發現修士隊伍,開始有針對性的調集力量,消磨大家的戰力。

孫豪的密切關注之中,通體雪白的極北冰熊身上,在激烈的法術對抗當中,顏色逐漸加深。

半個時辰之後,一身雪白逐漸變成了淺黃,好像被染色了一般。

神識映照,孫豪發現,極北冰熊一身毛茸茸的細毛其實並不是白色,其真實的面貌乃是透明的中空細管,隨著跟兩位元嬰真君的對戰,這些細管之中,好像有些氣血在流動。讓整個極北冰熊看起來變成了淺黃色。

一個時辰,對戰越發激烈,激烈的冰屬性法術對抗,將前方地面厚厚的積雪完全化為了不規整的冰山。晶晶發亮,轟隆聲中,冰山不時被極北冰熊的巨掌掃中,化為碎冰,四處飛射而去。

極北冰熊身前不時升起一堵一堵冰牆。一面一面冰盾防禦自身,實在防不住,就拿自己的肉身去頂,它皮粗肉厚,短時間內,並不畏懼。

兩位長老也不敢過分靠近,極北冰熊揚起的巨掌,咆哮的血盆大口,都足以威脅到兩位長老的肉身。

她們如同小鳥兒一般,在距離地面不高的空中悠忽漂移。圍住極北冰熊不時傾斜冰箭、冰槍、冰刺等等法術。

法術大多撞擊在冰熊的防禦上,咚咚作響。

激戰持續了一個時辰,兩位元嬰真君逐漸佔據了上風,極北冰熊有點氣喘吁吁,身上也出現不少傷口,流出淚淚鮮血,地面上,開始出現一灘灘鮮血。

而此時,或許是染血的緣故,極北冰熊全身的顏色。也逐漸變為血紅。

但是,孫豪神識籠罩之中,卻是發現,極北冰熊變色的原因並不是皮毛外表染血。而是中空的毛管之中,充滿了細細的血霧,讓它整個看起來變成了一隻顏色鮮紅的巨獸。

孫豪在雲殿之中,也曾經見過極北冰熊的記載,曾經,孫豪也有過將極北冰熊化魂第四魂的打算。所以,對極北冰熊有些研究。

但是,資料記載之中,極北冰熊卻並沒有如此變化皮毛顏色的先例,也就是說,很有可能,極北冰熊現在的這種變化,也是一種極為異常的變化,孫豪還不知道這種變化意味著什麼,但是總體的感覺並不是很好。

看到渾身染血,死戰不停的極北冰熊,夏晴雨心中湧起絲絲不忍,揚聲叫到:「道友請讓道,我們的目的只是想過去而已。」

兩位長老見夏晴雨說話,手中攻擊不由稍稍一緩。

極北冰熊四肢落地,眼中紅光閃閃,巨大的腦袋對準夏晴雨轟然咆哮起來,其中意思,孫豪都能聽得懂,它分明在大聲吼叫:「滾。」

夏晴雨微微一愣,依然柔聲說道:「道友何必如此?」

這時,無量飛車邊上,魏兵突然柔聲說道:「茹男仙子,小兵覺得,這頭熊很不妥,他一身氣血翻滾不休,可能是自爆的前兆,還請仙子提醒貴少宮主和兩位長老,小心為上……」

這傢伙的聲音雖然柔和,但並不小,夏晴雨和兩位長老倒是已經聽到了。

雪茹男不由臉上稍稍通紅,看著一臉柔和的魏兵,心中湧起很是怪異的感覺。

飛車之內,孫豪聽到魏兵的說法,倒是馬上明白過來,同時心中也對魏兵豎了一個大拇指,這魏兵倒是好眼力,極北冰熊的氣血何止翻騰,現在已經完全湧進了全身中空的毛管之中,怕是自爆就在眼前。

「嗷……」,極北冰熊對夏晴雨一聲咆哮,然後身軀猛地向前衝來。

魏兵大聲喊道:「小心,爆了,要爆了。」

兩位長老飛身急退,極北冰熊呼啦一掌扇在了她們剛剛飄立之地的雪地上,仰天咆哮,但並沒有自爆當常

魏兵愣了愣,張嘴說道:「還差那麼一點點。」

雪茹男不由翻翻白眼。

一掌擊空,極北冰熊又仰天咆哮幾聲,渾身氣血猛地一縮,全身恢復一片雪白,狂沖而上。

孫豪心頭一突,傳音魏星兵:「兵兄,這回真要爆了。」

魏兵正在對郝安逸說道:「老大,靠不靠譜,你上次就說要爆了,結果我喊了,它卻沒爆,你現在又說他爆,我要是再喊空,那小男男就對我完全失望了礙…」

郝安逸:「愛喊不喊。」

這時,孫豪的傳音傳了過來。

魏星兵頓時精神一振,大聲喊道:「爆了,這回真要爆了,茹男,你也小心……」

郝安逸沒好氣地說道:「干,孫豪的話,比我的還管用是不?」

魏兵起身飛退,心中飛快地說道:「我覺得孫豪比你更靠譜,難道你不這樣覺得嗎?」

郝安逸……

雪茹男翻翻白眼,正準備沒好氣地回這不知好歹的修士幾句時,前方,雪白的極北冰熊已經瞬間充血,變成全身通紅,然後,轟的一聲巨響之後,一朵巨大的飛白交加的形似蘑菇的氣雲飛騰而上。

一根根血紅的中空氣管,在爆炸聲中,如同一根根利矢,向四面八方狂暴飛射。

無量飛驢嚇了一跳,動作極為迅速地,一轉身,一扭屁股,呼啦一聲,無量飛車的車屁股擋住了爆炸氣浪的方向,無量飛驢撒腿狂奔。

狂暴的氣浪一浪一浪,狂沖而來,血紅毛管釘在飛車尾部,叮咚作響。

就連孫豪都沒反應過來,無量飛驢已經拉著飛車,跑出了老遠,等到屁股後面沒了動靜,爆炸聲落幕,飛驢才嘎然停在雪地上,一擺飛車,扭頭觀望。

得到魏兵的提醒,本身又距離戰場較遠,無量飛車上外出的三名修士倒是跑得很及時,沒有受到多大傷害。

雪茹男等跟隨在夏晴雨身邊的修士對爆炸也有心理準備,整體行動,防禦之下,也算比較安全,只有三兩個修士被血紅毛管炸傷,雪白的衣衫上沾滿了幾倍冰熊的鮮血,看起來鮮艷奪目。

最慘的是兩位對戰冰熊的長老。

她們不是很信任魏兵,後退的時候稍稍慢了半拍,本身就在爆炸的核心,倉促之下,緊急撐起防禦,但效果不是很好。

哪怕身為元嬰真君,兩人也瞬間受到了重創。

兩人都被氣浪拋開老遠,身上一片血肉模糊,披頭散髮,白衣變成了血衫,跌坐在地,形象很是狼狽。

顫顫悠悠,從大爆炸之中站起,對望一眼,兩人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驚秫,要不是得到魏兵提醒,她們多少有了防備,說不定就此一爆,她們就得隕落當常

極北冰熊什麼時候有了如此強悍的自爆招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