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四四章 蠶坑冰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四四章 蠶坑冰洞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隊伍繼續前行,茫茫大雪隨著大家的前行,越發地紛紛揚揚,寒風呼嘯足以讓普通修士寸步難行。

刺骨的冰寒讓修士們不得不先後撐起了防禦罩。

讓孫豪比較意外的還是無量飛車上的幾個同伴。

聖宮弟子從小生活在極北冰雪世界之中,對冰雪風暴的抵禦能力很強不奇怪,但是聚流風和魏兵兩人也能毫不遜色地留在外邊卻讓孫豪刮目相看。

尤其是魏兵,他應該只有金丹中期無疑,但是,居然有神奇秘術可御嚴寒,狀態居然比火修士聚流風還要好。

魏兵心中,此時正洋洋得意地對郝安逸說道:「老大,你這秘術還真管用,我一定讓茹男妹妹另眼相看了。」

郝安逸嗤之以鼻地說道:「如若沒兩把刷子,我敢叫你來這冰雪世界,再說了,要采冰山雪蓮,如果嚴寒都耐不住,還採個球。」

無量飛車隔離了外邊的寒風,但依然開始冰寒刺骨,孫豪已經能感受到陣陣涼意。

飛車之內,果那龍就更加的感到寒冷了。

只不過,他再次取出了一顆顏色更深的心頭火,嘆了一口氣,悠悠說道:「哎,幸好我早有準備,話說,小豪啊,這裡挺冷的,要不要再來一顆?」

孫豪低聲問道:「怎麼賣?」

果那龍眉開眼笑地說道:「不貴,十萬上品靈石一顆……」

孫豪……

果那龍眼珠子一轉,果斷補充:「可以講價,要知道,我這心頭火可是精鍊之後的,幾百顆你先前的那種,才能精鍊成現在這種。造價不低啊1

孫豪:「暫時不要,我還能抗得祝」

果那龍臉上露出絲絲狐疑神色,左右看看。然後輕聲說道:「不瞞小豪兄,賣給你的那種心頭火。撐死也就能抵擋現在這種寒氣,再進去,還真的必須換珠子了,千萬別硬撐,會出事的,看在咱們兄弟同甘共苦,同是飛車苦哈哈的份上,我流淚大甩賣……」

轟的一聲。外邊再度傳來一聲巨響。

隊伍再次遭遇了攔路的冰雪靈獸,爆發大戰。

果那龍偏著腦袋,靠在了飛車之上,用心在聽外邊的戰況。

外邊寒氣逼人,孫豪的神識都能感到冰寒刺骨,果那龍卻是不敢放出神識胡亂探查了。

這次,隊伍遭遇了一群極北雪鷗,一種生活在極北的飛行靈獸,按道理,這靈獸絕對不該出現在現在這個地段。

大戰連綿。每一隻雪鷗的狀態也明顯不對,悍不畏死,猛衝猛打。十分難纏。

好在,單體雪鷗的實力並不是特彆強勁,倒是對修士造不成太大傷害,小心翼翼,避開其自殺性攻擊,就基本能做到安然無恙了。

使示出極高的戰鬥素養,十多名弟子結成冰雪戰陣,站位看似一朵栩栩如生的雪花,以夏晴雨為核心。進退有據,偏若驚鴻。動若飛鳳,剿滅了大量的雪鷗。

夏晴雨心有惻隱。奈何雪鷗悍不畏死,根本就無法溝通,聖宮弟子也只能大開殺戒,破關而出。

隨後,前進的道路上,各種冰雪世界的靈獸逐一現身相攔。

寒氣卻是越發的旺盛。

孫豪為了掩飾自己的修為,再次購買了一顆價值高達五萬上品靈石的心頭火,果那龍做成一筆生意,眉開眼笑,直誇孫豪識貨有眼力。

夏晴雨的眉頭深深地皺起,聖宮修士的感覺也不是很好。

冰雪老鎮那邊的消息傳來,冰蠶控制的面具修士已經對老鎮發起了潮水般的攻擊,雖然知道消滅冰蠶的辦法,但是冰蠶數量好像很多,殺不勝殺,無霜長老無奈固守老鎮,希望這邊能動作快點,及時回援。

夏晴雨可以肯定的是,如若自己這邊回程救援,沒等自己趕回老鎮,那些圍困老鎮的面具修士絕對已經逃之夭夭。

銀牙一咬,不管不顧地,率隊急速往前沖。

只要能找到萬古冰蠶,開始大戰,冰雪老鎮的壓力才能稍稍緩解。

隨著隊伍的挺進,外面的寒氣已經對神識形成很大的影響,孫豪的神識也不能隨便亂放,冰雪老鎮已經超過了孫豪神識的籠罩範圍,而前方,也超出了孫豪追擊冰寒神識的範圍,說明大家已經衝出了很遠很遠。

無量飛驢果然有過人之處,這種環境之中,依然能辨識出萬古冰蠶的大致方位,踏雪前進,毫不遲疑。

又半日之後,無量飛車當的一聲停在了雪地之上。

茫茫大雪之中,前方雪地出現一片坑坑窪窪的奇景。

一個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在茫茫的雪地上。

深坑好似一個個天坑,每一個天坑都有十多丈方圓,一二十丈深,天坑地底部已經覆蓋上厚厚的積雪,看不清坑底的具體情形。

原本的冰天雪地之中,除了偶爾的冰山雪峰之外,一直都是比較平緩,但是現在,眼前的冰雪平原卻是一片坑坑窪窪,猶如大地長滿了麻子一般。

無量驢車停在了天坑邊上,無量飛驢開始躺在地上裝死,死活不下去了。

夏晴雨等聖宮弟子齊聚天坑之旁,白長老手中拿出了一副卷冊,對照之後,手指卷冊,輕聲說道:「少宮主,此地已經深入冰雪世界深處,原本已經屬於遠古北海區域,按道理應該是一望無際的冰川雪原,卻不該出現如此多的天坑,這些天坑應該是最近才生成的……」

旁聽的孫豪心中一動,遠古北海區域,不正是自己要找的區域嗎?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說不定這天坑地下,就能找到重水的蹤跡了。

心中一動,把深藍小貓攝取而出,小火也站在了肩頭,孫豪心中說道:「小火,問問深藍,此地有沒有重水氣息。」

深藍小貓鼻子聳了幾聳,身上微微打了一個寒戰,然後身軀一卷,往孫豪身上靠了靠,太冷了,需要取暖。

小火開口說道:「哥,深藍說,這裡冰寒刺骨,實在是冷,他能感知到這附近有不少寶物,但具體是哪樣,還得再接近一點了才能分辨得出來。」

孫豪還沒說話,無量飛車之內,果那龍已經驚訝十分地說話了:「小豪兄,你這一貓一鼠居然也能抗寒?看他們的樣子,好像並不怎麼怕冷,奇了怪了,居然比我還厲害,話說,小豪兄,你該不是什麼大高手扮豬吃虎的吧?」

孫豪淡然一笑:「果兄你覺得我像嗎?」

果那龍看看孫豪少年狀的臉龐,搖搖頭:「我覺得不像,主要是你太淡定了,如若你真是少年有成的高人,現在應該已經像那兩個發春的傢伙死要面子活受罪地在外邊挨寒受凍了。」

孫豪知道他說的是聚流風和魏兵,不由啞然失笑。

這時,外邊夏晴雨柔和的聲音響了起來:「飛驢,如若你能繼續帶我們前行,只要找到萬古冰蠶,我聖宮上下絕對感激不經…」

飛驢四腳朝天,躺在深深的雪地之中,不見任何動靜。

夏晴雨繼續說道:「聖宮感激之下,絕對有一頓上好冰豆磨成的豆粉,管飽哦……」

飛驢一個翻身從雪地上爬了起來,精神抖擻,抖掉身上的雪花,仰天一聲長嘶:「哦……」

夏晴雨伸出小指:「說話算數,可以拉鉤。」

飛驢飛快地伸出驢蹄子,在夏晴雨的小指上碰了一下,然後,屁顛屁顛地,拉著無量飛車,朝一個巨大的雪坑內沖了下去。

飛車上,無良道長罵了一聲:「蠢驢,一頓豆粉就收買了,真是丟盡了道長的臉面,咱就不能要兩頓的嗎?」

飛驢沒理他,一頭衝進了天坑之中,轟的一聲,蓬鬆的積雪飛濺而起,天坑底部好似被飛驢一衝而穿,飛驢拉著飛車,留下了一個漆黑的大洞,消失不見。

夏晴雨等修士對望一眼,毫不停留,衝進洞口。

大雪紛紛,不到一會,天坑底部重新積雪,蒼莽的雪山上,不見了半點修士曾經來過的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