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四五章 暗中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四五章 暗中出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天坑底部,乃是一個個巨大的,斜向的寬敞冰洞。

無量飛車一鑽而入之後,停在了冰洞之中,不再向前。

怕死的飛驢是堅決不打頭陣的。

孫豪神識透出飛車,掃視之下,冰洞之中,冰寒無比,神識也受到了凍結性的壓制,根本送不出去多遠。

這些冰洞的洞壁溜圓溜圓,光潔如鏡,不留半點冰渣,好似蚯蚓,巨大的蚯蚓鑽過去一般。

夏晴雨飛速跟來,對飛驢點點頭,聖宮修士帶隊,迅速向冰洞深處鑽了進去。

冰洞之內,四通八達,很多地方都有岔道。

如同龐大的地下蛛網。

每到一個岔道之處,飛驢都很自覺地,對準一個岔道口吼上一嗓子,看樣子,這頭飛驢跟它的主人倒是一個德行,職業道德蠻好,收了聖宮的豆粉,那就得盡心儘力。

隊伍速度極快,在飛驢的指引之下,快速挺進。

隱藏在地底深處的萬古冰蠶可能也沒想到人族修士居然有辦法清晰地感知自己,有點出乎意料之外,半天沒能反應過來的樣子。

直到大家陸續突破了三四個岔道之後,冰洞之中終於開始出現變化。

一個個面具甲士從冰洞之中沖了出來,向隊伍發動了悍然進攻。

神識探知到這些面具甲士,孫豪終於可以肯定地說,萬古冰蠶的變異絕對脫不開惡魂蟲的關係,因為這些面具甲士,真正就是孫豪在真女古墓之中遇見的那種類型,而且,應該還是真女古國曾經過世的修士。

他們的攻擊都是相對一致,招式也相差無幾。幾個面具甲士就能接陣而戰。

面具甲士的數量不少,冰洞之中,大戰連綿。

每一個修士都忙碌起來。都遇見了自己的戰鬥對手。

無量飛驢倒是一貫作風,每次遇見大戰。馬上趴在地上裝死。

也不知是它裝得特別像還是咋的,反正面具甲士從來就不主動攻擊它,就連無量飛車車頭裝死的無良道長,也從沒受到過攻擊。

但是距離無量飛車不遠處的劍無雙、魏兵還有聚流風卻是大戰連連。

飛車之內,果那龍膽戰心驚,懼怕不已,嘴裡不時嘀咕,壞了完了。居然跑到地下來了,一旦聖宮修士擋不住,豈不是逃跑無路?

孫豪依然面帶微笑,懷裡抱著一貓一鼠,好像在給他們取暖一般,實際是在詢問深藍,是否能感知到重水的氣息。

只不過,深藍的回答一直是模稜兩可的。

最終,孫豪逐漸明白過來,因為萬古冰蠶的關係。冰洞之中,到處瀰漫了足以凍結修士神識的冰寒,這種情形下。深藍的感知能力也跟修士的神識一般受到了較大壓制,自己要想找到重水,怕是得首先清除礙事的萬古冰蠶才是。

冰洞之內的戰況出乎意料之外的艱難,突破幾個岔道之後,冰洞之中的面具甲士已經升格成為實力更強的面具將軍。

這東西,孫豪在葬天墟內遇見的時候,對付起來都比較艱難,現場修士雖然不少,但是比不上孫豪當年與之對戰的修士。聖宮小字輩,茹潔、茹男還有魏兵、聚流風等修士齊齊感知到了壓力。

魏兵不敢繼續死要面子。不得不退回了飛車之中。

回來之後,看到孫豪懷中的兩個靈獸。目露異光,嘖嘖有聲的誇獎了幾句,但並沒點穿來歷,只說是為其傑出的抗寒能力所震驚,所納悶。

聚流風也沒堅持多久,也不得不返回無量飛車,倒是劍無雙,渾身劍氣逼人,身上有凜然氣勢,倒是毫不畏懼地跟面具將軍展開對攻,不時還能擊殺面具將軍,拿自己的三尺清鋒直接釘死面具將軍後腦的冰蠶,獲取戰鬥的勝利。

十多個聖宮弟子接陣而戰,訓練有素,真正是隊伍前進的主力。

夏晴雨的手中出現了紅纓冰槍,站在戰陣正中英姿颯爽,指揮若定。

神識之中掃視到夏晴雨持槍而立的戰鬥姿態,孫豪的心中不由回想起葬天墟內的一幕幕,那時,夏晴雨也是如此持槍而戰,戰況之慘烈,至今記憶猶新。

孫豪清晰記得,夏晴雨為了掩護自己脫困,曾經被洛魅一槍洞穿了胸腹,直接釘在了地上,差點直接隕落當常

想起夏晴雨梨花帶雨暈死當場的一幕,孫豪心中突然覺得自己不應該計較那麼多,其實自己應該更加珍惜這一份生死不渝的情感。

心中卻是逐漸在改變心態。

聖宮的做法自己不認可,但這不是晴雨的錯,自己不願搭理聖宮,但是卻不能不管晴雨。

心中悠悠嘆息,孫豪於是決定,該出手時,就出手,不再故意隱藏自身。

當然,現在這個時候,孫豪倒也沒有直接跑出去參加戰鬥。

現在,聖宮修士還遊刃有餘,孫豪並不需要出手。

萬古冰蠶還沒現身,大戰在後,孫豪完全可以養精蓄銳,蓄勢待發。

伴隨著面具將軍的出現,冰洞之中還出現了很多冰雪世界本土靈獸,這些靈獸,也悍然對隊伍發動了圍攻。

無量飛車之中,魏兵再度揚聲說道:「小男男啊,萬古冰蠶雖然變異,但依然保留了它身為冰雪寵兒的神奇能力,所以小心為上,千萬千萬不要被這些不要命的靈獸給靠近了。」

雪茹男銀牙猛咬,狠不得扎魏兵兩劍。

但是正如這傢伙所說的一般,他對萬古冰蠶研究不少,說不定還真的需要依靠他的一些稀奇古怪能力,倒是不能得罪太狠,只能裝作沒聽見,雪茹男決定,此件事了,無論這魏兵幫了多大的忙,一定得好好地揍他一頓出出氣。讓他知道小男男也不是隨便是誰都能叫的。

不知道自己已經徹底得罪了雪茹男,魏兵認為郝老大的招數還真的管用,越發的賣弄起來:「遠古《拾遺記》記載『員嶠山有冰蠶。長七寸,黑色。有角,有鱗。以霜雪覆之,然後作繭,長一尺,其色五彩。織為文錦,入水不濡,以之投火,經宿不燎……』」

孫豪心中卻是不由一動。想起一段記載:「冰蠶以冥泠柘為食者,可九變,喜戰好鬥,兩蠶相遇,不死不休,死者可化繭,繭破則復生,九死而九生者,冰蠶魄……」

隊伍一路殺進來,消滅冰蠶無數。而攻擊者多為聖宮修士。

該不會有意無意之間造就了一批實力更加強悍的:「冰蠶魄吧?」

此時,魏兵也是猛地一聲怪叫:「不好,小男男。我想起一事,冰蠶被寒冷之氣殺死後會化繭,九死九生之後會相當難纏,話說小男男,冰蠶最好直接焚燒成灰……」

夏晴雨心中微微一驚,神識一掃來路,卻是發現,不少被聖宮修士從面具將軍後腦挑出的冰蠶果然已經化為一個個潔白的蠶繭,布滿了自己一路殺過來的冰洞。

聖宮修士多是冰水屬性。專攻寒冰屬性,不擅長放火。如若魏兵所說屬實,這些冰蠶豈不是越殺越厲害?

冰蠶魄。想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無量飛車之中,孫豪心頭卻在快速思考。

嚴格說來,冰蠶魄其實是一種十分類似魂珠一般的存在。

冰蠶魄之中,存在的是冰蠶的部分肉身,以及短暫沉睡恢復自身的神魂,相比魂珠,多了部分肉身而已。

那麼,是不是,自己可以如此呢?

神識悄悄地延伸出去,孫豪心神一動,萬魂山化魂三術之中的吸魂術悄悄發動,一股無形的吸引之力覆蓋在了冰蠶魄之上。

然後,孫豪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神識之中,源源不斷地,十分清涼的魂力從冰蠶魄上吸引了過來,充實壯大著自己的第四顆未經化魂的魄星,讓這顆高懸在識海上空的魄星,帶上了一股幽冷的氣息。

戰鬥在繼續,大量的面具將軍,大量的冰雪世界靈獸沖了出來,被不斷擊殺。

一個個冰蠶化繭,落在了冰洞之中。

不少前期被擊殺的冰蠶甚至是破繭而出,再度變身成了實力更強的面具甲士,加入了圍攻的隊伍。

魏兵心頭髮寒,心頭說道:「老大,你搗鼓的這小玩意兒跟冰蠶的特性一結合,簡直太恐怖了吧,這是無解的節奏啊1

郝安逸無奈的聲音傳了出來:「我也沒想到會這樣啊,娘的,看來以後做事要小心點,老子雖然是惡魂,但卻也不能給本體造下太多因果……」

「老大,你是什麼惡魂?」

「不懂別問。」

「老大,你不是說了,不恥下問才是好學生嗎?」

「咦,你別插科打諢,那些蠶繭好像有些不對,好像很多都死胎了,化不出來了……」

魏兵飛快地說道:「老大,你又提供了不靠譜的消息給我,這些蠶繭要是不能重生,小男男對我的印象分會大減的……」

「減你個毛球,這是大好事,你先說出來不就成了,別告訴我你自己不會圓常」

魏兵咳嗽一聲,朗聲說道:「小男男你也別急,我觀察,萬古冰蠶因為不知名變故的關係,其結構特性應該發生了異變,很多繭子好像都變成了死胎,當然,這也只是我的判斷,很有可能是另有高人在場,直接剝奪了這些繭子的神魂,讓它們成為了死胎,不過這種可能性較小,嘿嘿,所以,小男男,你們可以加快擊殺速度了……」

孫豪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這魏兵,還別說,基本猜中了事實。

夏晴雨心中微微一動,一道靈光從腦海之中一閃而過,但沒能抓住那是什麼,仔細去想,卻又找不到端倪,擺擺腦袋,夏晴雨輕聲說道:「我們加把勁。」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