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五二章 冰霜重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五二章 冰霜重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金色斗天棍上,有著一種衝天鬥志。

這股鬥志的存在,能抵消自己的冰寒意志。

孫豪肩頭的吞天後裔能吞滅自己御使的大量子蠶,估計實力稍弱的靈獸過來,也是同樣下常

有那麼一刻,萬古天蠶萌生了絲絲退意。

地底冰川任由自己穿行,自己只要退去,對手絕對追不上自己。

但是,萬古冰蠶幽藍的雙眼目視前方,卻是不打算退走。

現場修士,都是上好的寄生體,一旦能寄身成功,自己的實力勢必大增。

更重要的是,從桑葉符上,萬古冰蠶感受到了自己原主人的氣息。

對培育自己的主人,萬古冰蠶有著發自內心的恐懼,更是深知,一旦錯過今日,原主人能完全恢復,或者是花一點時間,說不定就能找到對付自己變異體的變化。

很有可能,日後,自己會再度落入他的控制之中,失去自由而被無情勞役。

心中發狠的萬古冰蠶,最終決定一不做二不休,徹底消滅危險於萌芽之中。它已經找到了原主人氣息的大致所在,雖然那氣息被層層天機遮掩,但並不是全無辦法。

斗天棍提在手中,孫豪在空中緩緩轉動身軀,神識探入冰河隨時關注動靜。

孫豪能感知到,萬古天蠶並沒有被自己驚退,依然是率領了為數不少的冰蠶,藏身在自己身前的冰河之中,隨時可能爆發致命一擊。

想了想,孫豪在空中朗聲說道:「魏兄,還請再來一枚桑葉符。」

雖然晉級元嬰,實力大進,但是斗天棍的消耗依然不是很小,出世時間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不利僵持,孫豪想到了桑葉符。

魏兵聞言點頭,手腕一振。一枚桑葉符扔了過來。

孫豪正欲接住符篆之時,聖宮修士所在的冰面上,徒然開始坍塌,轟隆一聲。玄冰落入冰河之中,冰河之內,出現一個巨大的好似黑洞一般的漩渦。

聖宮修士不得不飛身而起,飄立空中。

而整個冰川世界之中,所有的。但凡修士能立足的冰面,此時都一一龜裂,陷入到冰河之中。

躺倒在冰面上裝死的飛驢一咕嚕爬起,拉著飛車,站在了冰河之上,踏著河水水面而立,倒也沒有沉入冰河之中。

整個冰川世界的玄冰,不到半個時辰,完全消失不見,地底冰川變成了一個冰柱支撐著的大海。

舉目望去。只見一片幽喇,感覺瞬間空曠了許多。

而萬古天蠶那雙幽藍的雙眼,也完全隱藏在了海水之中,不知所蹤。

修士沒有了立足之冰,但現場修士在外的修士無一不是金丹大能,都肉身騰空,飄立在冰海之上,靜觀其變。

幽藍的深海之中,出現一個巨大漩渦,海水不停地。向著漩渦之中倒灌而去。

修士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萬古天蠶吞噬大量海水的目的所在。

漩渦越旋越大,越轉越急。逐漸在海面上鋪展開去。

然後,漩渦之中,一條條冰蠶飛了出來,但是,並不進攻修士,而是撲到了地底冰川的那一根根冰柱之上。

就在修士的注視之中。冰柱上發出沙沙沙的,如同小蠶啃食桑葉的聲音,巨大的粗壯的冰柱,在億萬冰蠶的啃食下,腰圍迅速變細。

孫豪雙眼不由微微一縮,心中暗道一聲不好。

萬古天蠶智略了得,此時不準備跟修士接戰,不想面對孫豪的斗天棍。

它的意圖卻是打算直接毀掉地底冰川世界,然後利用上空萬丈堅冰的重壓,生生消滅自己的敵人。

萬古天蠶乃是真正的冰中寵兒,玄冰之中可以來去自如,根本不懼萬丈玄冰重壓,但是孫豪等修士卻是不行了,哪怕是身為元嬰大能,此時身在萬丈玄冰之下的地底冰川,卻也根本沒能力破冰而出。

哪怕是孫豪的斗天棍全力勃發斗戰千里,怕是也難做到破冰而出。

埋在冰底太深了。

要不是萬古天蠶出世,這地方,修士根本就到不了。

一旦被萬丈玄冰砸下來,深埋在地底,就算沒有被一下砸死,等待修士的也是被活活困死,或者是被萬古天蠶偷襲致死。

萬古冰蠶的破壞力極大。

冰蠶們如同嚼冰沙一般,飛速啃掉冰柱,而漩渦的旋轉拉扯之力,又在加速冰柱的坍塌,不少腰身稍細的冰柱已經轟然聲中,倒塌在冰海之中,濺起老高的冰涼海水。

孫豪的神識探入深海之中,冰涼刺骨的海水,壓力也龐大無比,正如孫豪預料的一般,海水之中,重水特別的多,但是此時,孫豪心中卻沒有多少興奮,反而因為重水的壓力,孫豪不能探入太深,根本就找不到隱藏在深海之中的萬古天蠶。

萬古天蠶全身透明,又在深海之中潛伏,孫豪還真的找不到它的所在。

找不到,那就根本無從下手。

也不能指揮小火吞噬冰蠶,冰蠶都附在冰柱上,小火一吞,結果只能是使冰川坍塌的速度加劇。

轟隆聲中,不停有冰柱倒落海水之中。

聖宮修士也好,無量飛車裡邊觀望的修士也好,此時都是一臉死灰。

就連無良道長,也大聲叫道:「糟糕,糟糕,要被埋了,要被埋了,快,快快上車,風緊,扯呼」

孫豪心中一動,揚聲叫道:「小雨,讓大家都上車。」

夏晴雨心中一愣,看向無量飛車。

孫豪大聲說道:「我已經給你們談了車費,你們先上車,後補票,快上,這裡真的快坍塌了。」

夏晴雨猛地反應過來,脆聲說道:「我們上去」

白衣飄飄,聖宮修士在夏晴雨的帶領之下,飛快地鑽向無量飛車。

魏兵的雙眼之中,露出了莫名的興奮,身處絕境,居然沒把絕境當回事,反而心中不停地說:「好啊,好啊,都進來,都進來,車裡擠不下,最好讓老魏我左擁右抱」

郝安逸在他心中沒好氣地說道:「你想多了吧。」

然後,魏兵目瞪口呆地發現,聖宮仙子們進來之後,卻是一個個亭亭玉立地站在了飛車之中,雖然略顯擁擠,但是好像壓根不用他抱。

最後,孫豪沖了進來,很自然地,不用孫豪自己行動,他的身軀已經出現在了原本屬於他的蒲團之上,好像無量飛車的車門就直接開在這個方位一樣。

聖宮修士們心中微微一驚,心說好神奇的飛車。

孫豪進來,外邊傳來無良道長的呼哨聲:「蠢驢,風緊,扯呼,逃命去了。」

無量飛車猛地加速,修士們身軀齊齊後仰。

無良道長一個閃身,也出現在了屬於他的蒲團上,滿臉笑容地,揚聲說道:「各位大主顧,現在,開始售票,孫豪孫沉香說了,你們的車資,乃是一人三百萬上品靈石,我來數一數,一共十八人,算算,這該是多少」

雪茹男眼珠子一瞪:「道長,你怎麼數的,我聖宮明明才十一人。」

無良道長摸摸鼻子:「是不是啊我再數一數好吧,你是對的,還真是只有十一人」

雪茹潔眼珠子一轉,嬌笑著對夏晴雨說道:「少宮主,記得我們聖宮通常會收取一些行商過路費啥的,有沒有氨

夏晴雨輕聲說道:「這個可以有。」

雪茹潔繼續說道:「就按一天只收五千上品靈石來算,我算算十幾年應該是多少氨

無良道長:「喂喂喂,小姑娘,要不要這麼黑」

話沒說完,無量飛車車身輕輕一震。

無良道長的話嘎然而止,然後敲敲車壁,耳朵貼在車壁上聽了以後,臉上沒有了玩世不恭的笑容,哭喪個臉,雙手一擺:「完了,蠢驢把我們拖進了萬古天蠶的肚子里了。」

大家心中齊齊一沉。

夏晴雨看向孫豪。

孫豪沉聲問道:「道長,外邊什麼情況飛車有沒有問題」

「飛車和飛驢倒是沒問題,但是我們的問題大了」,無良道長擺擺手,有點無奈地說道:「我們被困在萬古冰蠶體內,出不去了,外邊到處都是萬古冰蠶體內的二元以上變異的冰霜重水,哪怕是元嬰真君,出去也抵擋不住一時片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