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五三章 禍兮福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五三章 禍兮福兮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稍稍解釋一下,大家基本是弄清了現在的處境。

外邊,冰川坍塌,唯一的通道也就是逃生之路,恰恰是萬古天蠶鑽出來的冰洞,飛驢自然是直奔冰洞而去。

但是,老成精的萬古冰蠶雖然感知不到無量飛車,但是卻準確地算出無量飛車要從冰洞之中逃逸,早堵在冰洞之中,張開了大嘴,候著呢。

飛驢慌不擇路,實際上也只有一條路,哪怕明知前面不妥,也只能硬著頭皮給一頭鑽了進去。

一頭鑽進了萬古冰蠶的身體之中。

萬古冰蠶也是狠角,吞下異物之後,馬上封閉了消化道兩端,吞進了大量的重水,卻是打算生生困死體內的修士。

萬古冰蠶體型龐大,長長的消化道距離可是不短,孫豪放出神識,也只能感知到周圍的空間之中除了重水,還是重水,完全感知不到任何天蠶的軀體。

好似,就是無量飛車已經徹底沉入了深海重水之中一般。

無量飛驢已經躺在了重水之中,好似是掛了,但從它不時悄悄睜眼的動作來看,這傢伙其實依然在裝死。

想了想,孫豪還是開口問道:「道長,你說外邊的海水乃是變異的冰霜重水,不知這重水跟普通重水有何區別」

孫豪前來極北,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尋找重水修鍊自己的輪水決。

次要目標則是撲捉一頭冰屬性靈獸,化魂第四魄。

如今被困萬古天蠶體內,雖然極度危險,但正所謂禍兮福所倚,說不定自己的兩個目標都能在這萬古天蠶身上達成也不一定。

只不過,孫豪在雲殿查閱了很多資料,但從來沒有冰霜重水一說,卻是需要問個明白。

無量道長看向夏晴雨。

夏晴雨對孫豪說道:「小豪哥,冰霜重水準確說來,其實就是已經被冰蠶吞掉。然後用自己寒冰之軀,冰寒意志錘鍊之後的重水,有點類似修士的本命法寶,在重水本身其重無比的基礎上。又多了一份徹骨冰寒,很不好抗,道長說得不錯,假如我們現在出去飛車,不消一時片刻。就會在重壓和冰凍兩種攻擊下全面崩潰。」

冰霜重水,其實說穿了,就是類似皇叔李雲聰煉化的本命法寶二元重水一般。

相比普通的二元重水,多了冰寒屬性攻擊,也多了自主性攻擊。

但是,相比修士的本命法寶,冰霜重水又略有不同。

其不同之處在於萬年天蠶乃是囫圇吞棗,一股腦吞進許多重水之後,批量管理,批量煉化。所以對其的控制也是粗枝大葉,遠遠比不上修士的本命法寶。

但對付被困在飛車上的修士,這種控制卻是完全夠了。

孫豪放出神識試了試,外邊的重水根本就收不進須彌凝空塔。

白長老也拿出一件法寶,試圖收取重水,半響之後,搖頭嘆息:「這些重水渾然一體,根本就收不進來。」

冰長老說了一句:「我出去試一試。」

然後不到一炷香功夫,再度返回飛車,一臉沉重地說道:「難。壓力太大,我雖然抗寒能力足夠,但扛不住重壓,壓根兒不敢走遠。」

飛車之內。沉默下來。

雪茹男嘀咕了一句:「難道我們真的會活活被困死在這裡不成」

雪茹潔瞄了孫豪一眼,然後看看夏晴雨,突然說道:「少宮主連葬天墟那麼危險的地方都殺了出來,相信這點小困難是困不到你的,我說的是不是啊,少宮主」

夏晴雨呆了一呆。不由看向孫豪。

不由地又想起了葬天墟內前前後後,葬天墟內兇險萬分,那時,大家緊密團結,共渡難關,但毫無疑問,小豪哥就是大家的主心骨,一個個難關,在小豪哥的帶領下,被逐一攻克,最終,這一代排位金丹譜寫了傳奇。

這次,聖宮遭遇困難,自己對萬古冰蠶的厲害預計不足,正在危難之際,又是小豪哥殺了出來。

好像,什麼事只要是有孫豪在場,那就一定不會束手無策。

臉上慢慢地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夏晴雨柔聲對孫豪說道:「小豪哥,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孫豪對夏晴雨笑了笑,然後說道:「我們可以這麼逆推,如若我們要從這裡出去,其實可以從兩個方面進行努力,一個辦法,那就是清空重水,重水一空,我們就恢復了戰鬥力,天蠶吞我們入肚,就是自討苦吃。」

修士們點點頭,這個大家都知道,但是清空重水談何容易

孫豪又笑了笑,沒說自己即將如何清除重水,反而說出了第二個辦法:「這第二個辦法則更加簡單,我們想辦法傷到萬古天蠶本體,如若能將其擊殺,則我們脫困的可能性勢必大增。」

擊殺萬古天蠶

萬古天蠶體軀龐大,如今大家陷身他的消化道,前不挨村后不挨店,怎麼能傷到它呢

孫豪手腕一振,手上出現了一顆綠油油的靈丹,笑了笑,孫豪說道:「我這靈丹毒性剛烈,丟入重水之中,也不知道會產生什麼效果。」

修士們眼前不由一亮。

不錯,此時大家正在萬古天蠶肚子里,有許多辦法,應該不用接觸到萬古冰蠶的本體,也能對它造成一定程度的傷害,下毒就是其中之一。

看看孫豪手中的綠色毒丹,無良道長卻是搖搖頭說道:「沉香不必浪費如此靈丹,無論你是何種毒藥,都脫不開一個活性,但是現在,你這毒藥剛剛進去重水之中,馬上就會凍結,然後又被重壓給破壞掉,卻是難以毒倒它。」

夏晴雨也點頭說道:「極北寒冰,的確能封印普通毒素,毒藥怕是真的難以湊效。」

孫豪收起絕世毒丹,笑笑說道:「我這就一個比喻,各位道友可以積極開動腦筋,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直接攻擊萬古天蠶的本體,卻不一定真是毒素才行。」

明白了孫豪的意思,修士們迅速開動了腦筋,開始思考。

而孫豪,卻也在仔細揣摩自己的輪水決,看看有沒有乘機修鍊法訣,清除外邊重水的可能性。

原則上,只要能想辦法把重水剝離開來,孫豪是完全可以修鍊輪水決的。

外邊的重水都是二元以上,品質上佳,數量也是眾多,應該能夠滿足孫豪輪轉所需,而且還是難得一見的變異重水,真正輪轉之後,想必也會多上許多妙用。

孫豪原本以為自己在極北找到重水之後,還得回去南洋找李元聰提煉,但萬萬沒想到,現在居然被海量的變異重水給困住了。

造化二字,還真是難說。

當然,要不是萬古天蠶這種奇異的冰之寵兒出世,孫豪是萬萬到不了地底看到北海遺的,更勿論如此多的重水了。

片刻之後,魏兵手中一個響指,笑著說道:「有了。」

看到大家都對自己看了過來,魏兵這才得意地說道:「我有一法,應該能讓這隻天蠶暈暈欲睡,對重水的控制力下降許多,對各位道友進攻的感知能力麻木到冰點。」

雪茹男瓊鼻一聳,哼了一聲:「我以為是什麼了不得能力,不過是催眠而已。」

孫豪倒是眼前一亮,如若有魏兵的特殊能力配合,自己輪轉水靈根的可能性又無疑又會大上許多。

魏兵已經嘻嘻笑著對雪茹男說道:「小男男,要知道,以萬古天蠶的個頭,還有那融合了萬古冰蠶的奇怪蠱蟲的厲害,能做到我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

聽到蠱蟲二字,孫豪心頭不由又是一動,魏兵倒是有點眼力,居然能看透惡魂蟲的來歷,孫豪記得,郝安逸當時曾經說過,惡魂蟲不過是他煉製的小玩意兒,想來就是蠱蟲的一種,那麼,魏兵的辦法應該就很靠譜了。

雪茹男正準備反駁魏兵,孫豪已經開口說道:「魏真人如若真有辦法讓大蠶反應遲鈍,陷入暈睡的話,沉香倒是有辦法可以清除大量重水。」

雪茹潔眼睛一亮,脫口而出:「沉香好厲害。」

雪茹男一翻白眼,傳音過去:「浪蹄子,你的仰慕太直白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