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六三章 痛不欲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六三章 痛不欲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雖然不能肉身騰空,但終於還是能御劍飛行,孫豪心頭總算是舒了一口氣。

已經飛慣了,你讓孫豪再腳踏實地地去走路,估計一時半會很難適應。

更重要的是,孫豪覺得,以自己現在的身體重量,還有那種極不適應的走路方式,說不定自己一步走出,地面就會生生塌下去一大片。

看到孫豪飛了上來,夏晴雨終於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關心地問道:「小豪哥,你沒事吧,萬古天蠶怎麼樣了」

孫豪微微一笑:「我沒事,煉化了太多重水,一時還不大適應,那頭大蠶已經不足為害,小雨放心。」

夏晴雨燦爛一笑,冰天雪地恍若百花齊放,所有修士不由齊齊眼前一亮,對孫豪微微一躬:「小豪哥,你以德報怨,又幫了聖宮一個大忙,聖宮上下,卻是欠你良多。」

孫豪想起了夏晴雨送給自己的升嬰丹靈藥,想起了剛剛隕落的無霜長老,心中微微一嘆,臉上依然有著淡淡笑容,嘴裡說道:「小雨客氣了,那都是沉香份內之事。」

說完,不等夏晴雨說話,又精神一振,話中有話地笑著說道:「如今聖宮攔路虎已經清除,小雨卻當銳意進取,帶領聖宮走上嶄新的道路。」

雪茹潔癟癟嘴,嘀咕了一句:「攔路虎已經清除外患已去,制肋未必。」

白長老瞪了她一眼。

雪茹潔吐吐舌頭。並不怎麼懼怕自己的師父。

孫豪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此時。一枚傳音符破空而來。

冰長老一手接過傳音符,然後渾身猛地一震,臉上笑容全無,失聲驚呼:「大師姐。」

白長老一驚,開口問道:「大師姐怎麼了師妹別急,慢慢說來」

冰長老黯然站在當常嘴裡喃喃說道:「老鎮被破。大師姐隕落當常」

現場瞬間安靜下來,就連看不慣冰無霜的雪茹潔此時也忘了說話,一臉呆然。

夏晴雨的秀眉緊蹙:「消息屬實老鎮如今怎麼樣了」

「少宮主,你自己看吧」,冰長老扔過來傳音符。

夏晴雨匆匆一掃傳音符,然後揚聲說道:「道長,還請你繼續幫忙,把我們送到老鎮,老鎮周圍依然集聚了大量的極北靈獸和面具修士。遲恐生變」

無良道長倒也不多廢話,說了句:「各位道友,請上車」,然後駕馭飛車。直奔老鎮,絕塵而去。

或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也或許是來自冰無霜的報應,就在冰無霜隕落的消息傳來的時候,孫豪感知到了體內有絲絲不妥。

而就在進入無量飛車之後,右腎之中,不妥變化成了劇烈的疼痛。

盤膝而坐。顆顆豆大的汗珠子從孫豪身上不停地蒸騰出來,而同時,孫豪的額頭之上,還冒出了層層冰霜霧氣,讓孫豪的整個腦袋好像都模糊起來。

緊挨孫豪而坐的果那龍首先發現了孫豪的不妥,不由開口問道:「沉香,你好像不大對勁。」

孫豪臉上露出絲絲苦笑。

豈止不對勁,簡直是疼死人了。

孫豪右腎在劇烈發痛,疼痛難忍,站不是,坐不是,坐不安,很想找個東西去抓一抓,撈一撈,也很想大聲喊叫,痛不欲生。

嚴格說來,隨著修士修為提升,很多感官都逐漸能被修士克制,很多負面情緒也能被修士壓抑。

疼痛感,本身對元嬰真君來說,好像算不得什麼了。

孫豪修鍊很多功法,都曾經經歷過巨大的苦難,些許疼痛對孫豪來說,還真是沒什麼。

但是這次,孫豪卻感覺右腎如同憋了一把刀,時刻在割肉,疼痛感卻又清晰無比,讓他只欲抓狂。

夏晴雨的小臉上,露出了關切的表情:「小豪哥,痛的很厲害」

雪茹男皺眉說道:「真君還怕痛」

魏兵腦袋伸了過來:「小男男,這你就錯了,沉香這痛可不是一般的痛,他現在這疼痛其實就相當於凡人的急症,凡人得此症,經常會痛不欲生,活活痛死的不在少數,現在,他就是得了修士世界的急症,估計也夠他受的。」

「急症」夏晴雨問道:「有沒有辦法緩解疼痛」

孫豪也強忍住自己右腎中的劇烈疼痛,看向魏兵。

魏兵點點頭:「有,沉香此痛跟凡人得病的原理其實一樣,都是腎部出現異物導致,而能讓沉香產生如此疼痛感的異物,想來十有跟冰霜重水脫不開關係,長期來說,沉香要想完全消除病根,須得將我傳給你的修鍊至第二層。」

孫豪微微一愣。

雪茹男已經大聲說道:「那是以後的事,現在,你只要說怎麼可以暫時緩解,別嘰嘰歪歪婆婆媽媽,爽快點說。」

「取暖驅寒」,魏兵諂媚地對雪茹男笑了笑,嘴裡倒是不慢:「沉香的病根乃是寒氣無疑,異物也跟寒氣有關,要想緩解疼痛,最好的辦法其實就是取暖,利用外部熱能緩解,記住,修士真火沒用。」

孫豪心中一動,手腕之中出現一顆心火珠,掌心一按,心火珠貼在了自己的腹部之上。

魏兵這辦法倒是真的可能管用,這枚心火珠下去,孫豪頓時感覺疼痛感小了許多。

額頭的冷汗也不冒了,精神也旺了許多,不由擠出絲絲笑容,孫豪對魏兵說道:「多謝道友。」

魏兵笑笑,然後關切地說道:「沉香還是加快的修鍊,早日修鍊至第二層,那樣才能徹底根除病根。」

孫豪點點頭。然後問了一句:「魏道友,怎麼才能做到儘快地陰陽交泰」

魏兵眼珠子滴溜溜一轉。掃了雪茹男一眼,然後笑著說道:「這個我也未曾涉獵,還需沉香自行領悟,那可是需要悟性的。」

孫豪點點頭,正準備說話,突然感到右腎再度疼痛加劇。抬手一看。從果那龍那兒買來的心火珠已經碎成了齏粉。

抬頭看看果那龍,發現果那龍正一臉訕笑地看著自己。

手腕一振,高價購得的心火珠再度貼在了腹部。

無量飛車在冰雪世界之中急速賓士,速度極快。

但是,沒等無量飛車回到冰雪老鎮,孫豪發現,自己花高階從果那龍那兒購得的第二顆心火珠再度化為了齏粉,僅僅只是比第一顆多支持了一炷香的時間而已。

豆大汗珠再度冒了出來,孫豪看向果那龍。嘴裡問道:「果道友,你這心火珠都是次品」

果那龍精神略顯緊張地說道:「萬古冰蠶寒氣,豈是那麼好擋的心火珠能支持片刻已經很不錯了。」

夏晴雨開口說道:「還有嗎」

果那龍迅速塞給孫豪一顆,然後說道:「價錢得翻倍。」

孫豪想了想。然後說道:「果道友,我要你懷裡那顆。」

果那龍緊緊自己的胸口,然後大搖其頭。並問了一句:「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孫豪並沒有告訴他其實是深藍感知出來的,嘴裡反而問了一句:「你開價。」

就這一會兒,孫豪也迅速想明白過來,自己的燚神炎在跟萬古冰蠶寒勁糾纏的過程之中,已經相互適應。相互沒有多大的剋制,自己的真火可能正如魏兵所說的,緩解能力可能不強。

那麼孫豪現在有兩個辦法,其一自然就是想法把果那龍手中的火珠換過來,深藍感知之中,那火珠十分了得,按照深藍的說話,孫豪前面購買的兩顆所謂心火珠,只不過是沾染了那顆火珠些許火氣的珠子而已,也就是說,果那龍賣給別人的,只不過是假冒偽劣產品,這傢伙的德行,跟無良道長有一比。

如若不是身體急需火珠,孫豪倒也沒打算揭穿他,小人物謀生不易,卻是沒必要窮追猛打。

孫豪說完,夏晴雨也張口說道:「不錯,你開價,我聖宮願意為沉香購買。」

果那龍手捂胸口,眼睛珠子不停轉動,嘴裡說道:「如若我誓死不從,你們會怎麼辦」

夏晴雨眉頭微皺,沒有說話。

孫豪卻輕嘆一口氣說道:「放心,果兄,相見既是有緣,我不會怎麼樣你,我會另想他法」,說完,神識一動,小火出現在肩頭,手中拿著一把小小的扇子。

扇子之上,修士能感受到絲絲熱能。

這就是孫豪的備用方案,至陽芭蕉扇應該一樣能取暖,只不過,需要小火不時給他扇上幾扇子,太顯眼,太麻煩了而已。

果那龍眼中精光一閃,點點頭,嘴裡說道:「嗯,看來沉香果然是真正的正人君子,既然如此,我這真火珠交換給你也不是不行,不過,少宮主,沉香,我的條件可也不少。」

夏晴雨不等孫豪說話,已經脆聲說道:「但說無妨,只要聖宮能做到,絕不皺眉」

「我要兩朵冰山雪蓮,要冰雪世界的行商許可權,嗯,對了,我自己不敢行走極北,這權利還需要對無量飛車開放,少宮主,你覺得有問題嗎」果那龍開價不低。

夏晴雨爽快地說道:「好,就按先生所說的辦。」

果那龍說了句:「少宮主爽快」,然後看向孫豪說道:「沉香,你這兒我暫時沒有需求,但需要你答應我,日後會幫我完成一件事,你意下如何」

答應幫他一件事孫豪眉頭微微一皺,這可是個未知數。

果那龍笑著說道:「這件事不違背道義,不超出沉香的能力範圍,沉香你看可以嗎」

孫豪微微點頭,說了句:「成交。」

一手接過果那龍扔過來的真火珠,孫豪的心中湧起一個明悟,這果那龍怕並不是外表看起來那麼簡單。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