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六四章 多謝沉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六四章 多謝沉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真火珠按在腹部,層層熱氣傳導而入,劇烈的疼痛感終於消失,當然,依然有些許不適感,只不過,比之當年輪金的時候,相對還要輕鬆一些,倒是對孫豪形不成影響了。

對夏晴雨點點頭,孫豪由衷說道:「謝謝小雨。」

夏晴雨關切地問了一句:「現在感覺如何」

孫豪笑笑說道:「感覺好多了,已經沒什麼大礙。」

夏晴雨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然後說道:「那就好,那就好」,說話時,眉目之間露出絲絲擔心:「也不知道老鎮現在怎麼樣了。」

孫豪安慰道:「會沒事的,小雨放心。」

然後,孫豪看向兩邊,看到了也正關切地看著自己的各個修士,心中不由稍稍一暖。

手腕一番,一個儲物袋出現在手中,揚手一拋,拋給了劍無雙,孫豪嘴裡說道:「無雙道友,這是一些萬載寒冰,你看看夠不」

劍無雙神識一掃儲物袋,精神一振,雙眼精光一閃,抱拳說道:「多謝沉香,綽綽有餘。」

孫豪想起了劍無雙對自己化名鍾小豪時的維護之情,笑笑說道:「無雙道友對小豪青睞有加,這是應該的,」

劍無雙臉上微微發紅:「卻是無雙眼拙,未能識得真佛,慚愧慚愧」,說完,不等孫豪把話說完,他又繼續說道:「不過沉香,剛剛魏道友說的不錯。你若要徹底根除病根,最好的辦法還是陰陽互補。達到陰陽交泰。」

孫豪心中一動,劍無雙也是元嬰真君,而且是戰力突出的劍修,同為初期真君,實力並不在聖宮修士之下,想來他也是走南闖北。見多識廣之輩。或許能給自己一些提示。

不由微微拱手,孫豪真誠地說道:「還請無雙道友指教。」

劍無雙擺擺手:「不敢指教,只不過,既然沉香因為寒氣而生病,那麼我的看法,應該就可以吸取熱氣進入體內相抗,當然,普通熱氣肯定不行,但就無雙所知。大沙漠之中,常有異水,弱水出世,此水常年受熱。蒸於空中,如同輕水漂浮,或許能幫沉香化去寒玻」

弱水沙漠

孫豪心中不由輕輕一動,臉上浮現出燦爛笑容:「多謝無雙道友告知,此件事了,沉香卻準備前往大沙漠一行,找那弱水。緩衝寒氣,陰陽生克,陰陽交泰。」

魏兵翻翻白眼,欲言又止。

心中卻對郝安逸說道:「老大,這小子聰明一世,糊塗一時,錯誤地理解了陰陽交泰,要不要提醒一二」

郝安逸沒好氣的聲音傳了出來:「理解錯誤的是你,小兵,陰陽之道博大精深,你可別把這大道始終當成那件事去看,我都替你害臊,人家沉香這個,才是大道法門,只不過,嘿嘿,嘿嘿」

魏兵:「老大,你又偷偷樂,什麼事,分享分享,或者,你又算計了誰」

郝安逸沒理他。

孫豪此時已經對魏兵看了過來,也是一臉的笑容,開口說道:「此次極北之行,多謝魏道友多次相助,道友前來極北,為那冰水雪蓮,恰好,沉香也找到了幾株,給。」

魏兵伸手一撈,儲物袋撈在了手中,神識一掃,意外發現儲物袋裡,放了大大小小不下十朵冰原的花花草草,心中頓時有點苦笑不得,心說,早知如此,老子直接跟沉香說,需要聖宮妹子,說不定以他跟聖宮的交情,能促成一二也不一定。

臉上卻露出燦爛笑容,魏兵大聲說道:「沉香有心了,卻是讓魏兵這個愛花惜花之人生受了。」

夏晴雨在一邊說道:「魏道友一路出謀劃策,為清剿萬古天蠶立下了諸多功勞,卻是功不可沒。」

魏兵還沒說話。

心中的郝安逸已經大聲說道:「快快,打蛇隨棒上」

魏兵對夏晴雨微微鞠躬,眼睛輕輕一掃雪茹男,嘴裡說道:「少宮主過譽了,魏兵能力有限,著實慚愧,只不過,正如沉香所知道的,魏兵乃是生花惜花之人,走遍天下,看遍天下,唯獨極北冰雪世界,未曾涉足,如若少宮主准允,還請給魏兵派上一位嚮導,帶魏兵一覽極北風光,拜託。」

說完,十分明顯地掃了一眼雪茹男。

夏晴雨微微一呆,然後說道:「那也好,這樣,茹男,魏道友就交給你了。」

魏兵眉開眼笑,雪茹潔也抿嘴笑了起來,倒是雪茹男,狠狠地跺跺腳。

不知為何,孫豪心中,湧起了對魏兵的絲絲忌憚,這魏兵看似修為不高,但是顯得很是詭異,很多地方,孫豪看不透,更猜不透他的立場和態度,但偏偏,這魏兵又幫了孫豪不少忙,孫豪倒是也不能動手試探,只能暗中戒備。

郝安逸此時在魏兵心中說道:「小兵,時機差不多成熟了,向孫豪開口,要那面鏡子。」

魏兵在心中飛快地說道:「老大,你信不信,我現在一開口,沉香就絕對能猜到你在我身上,然後,你覺得呢」

郝安逸說道:「倒是有可能。」

魏兵:「不是可能,而是十成,我可不敢惹他,以後再說吧。」

郝安逸說道:「那好吧,只能如此,不過好在我也不是急需」

話沒說完,無量飛車,猛地一頓,停止了急速賓士,外邊,無良道長清朗的聲音傳了出來:「各位道友,親愛的乘客,冰雪老鎮到了。」

從飛車上魚貫而出,入目冰雪老鎮,已經一片狼藉。

滿目都是殘垣斷壁,碎冰灑得到處都是,雪花上,灑著一些暗紅的血跡。

不少地方,看到有修士正跪地而泣,哭聲順著寒風傳入耳中,別添一份凄涼。

但好在老鎮上不見戰場,那些攻擊老鎮的靈獸和面具修士居然一個也沒看到。

聖宮修士飛快地迎來,半跪拜見夏晴雨:「恭迎少宮主,見過各位道友。」

夏晴雨一臉凝重地問道:「大長老怎樣了」

聖宮修士低下頭,聲音有點哽咽地說道:「已經收斂起遺脫,準備天葬。」

夏晴雨輕聲說道:「我們走。」

劍無雙也嘆氣說道:「走吧,我們也去為她送行。」

老鎮廣場,已經堆砌起來一個木台,大長老的遺體已經在高台上拼湊起來,平放在高台之上。

聖宮女弟子們虔誠地跪倒在高台之下,見到夏晴雨到來,紛紛就地見禮:「恭迎少宮主,見過各位道友」

夏晴雨稍稍問了問戰況,然後好似無意地掃了孫豪一眼,嘴裡說道:「各位聖宮姐妹,本座幸不辱命,在沉香、無雙等道友的幫助下,清除了萬古天蠶,維護了我冰雪世界的安寧,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無霜長老卻在保衛老鎮之時,隕落當潮

夏晴雨的聲音低沉而輕緩,給人很強的感染力,聖宮女弟子們好像看到了夏晴雨率隊擊殺萬古天蠶的英姿,也好像看到了大長老死戰不退的英勇,情緒逐漸從哀傷變得堅強起來,勝利的消息也衝散了大長老隕落的沮喪,士氣逐漸激發。

夏晴雨最後說道:「此次冰雪老鎮大難,幸好沉香大人及時出手,破除萬難,擊殺了萬古天蠶,那些靈獸和面具甲士這才適時而退」

說到這裡,夏晴雨面對孫豪,微微鞠躬,朗聲說道:「多謝沉香。」

聖宮女弟子們,齊齊脆聲說道:「多謝沉香。」

只不過,跪在地面的不少女弟子,卻是拿眼睛或者是拿神識向孫豪身上掃了過來。

沒想到,大名鼎鼎的沉香大人,傳說中的天墟頭名,少宮主的意中人也來得了極北。

哇,還是一個英俊少年。

跟少宮主還真是般配啊

孫豪站在沉香劍上,雙手向前輕輕一拱,朗聲說道:「沉香慚愧,未能及時擊殺作亂天蠶,無霜長老不幸隕落,慚愧慚愧」

白長老恭聲說道:「沉香不必介懷,當時我們遠在千里之外,冰河深處,卻是不知大師姐正遭遇圍攻,沉香能及時滅殺天蠶,救下老鎮這些修士,已經是耀天之德了」

冰長老心說,沉香當時,真的無法救下大師姐嗎可能只有天知道,不過,嘴裡,她依然誠懇地說道:「白師姐說得及是,聖宮上下,多謝沉香。」

聖宮弟子,再次脆聲說道:「多謝沉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