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七一章 小豪出手(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七一章 小豪出手(三)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耳朵聽著孫豪的聲音,嘯宇化庫的雙眼卻始終盯著高空,並沒有發現孫豪的身軀已經逐漸淡去並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他的嘴裡猶自在說:「誰會救?誰能救?該死,大爺爺也擋不住了……」

空中對戰,連續幾日之後,真君已經摸清了對方的根底,開始動真格,銀華真君首先暴起發難,手中一揚,空中出現一扇巨大的白色光門。

光門一出,慢慢黃沙都披上了白色的銀暈,整個沙城上空一片潔白光華。

銀華真君一躍而至光門之後,手中一旋,一團真元從關門之中一穿而過,空中瞬間加速,呼嘯著攻向了嘯宇飛天。

嘯宇飛天雙目一縮,大吼一聲「來得好」,手中一個法訣一捏,中指食指向前一指,一把飛劍衝天而起,向飛射而來的真元光球迎頭撞去。

飛劍速度極快,威勢不弱,但是,真元光球被銀華真君的白華門加持之後,威能更強,飛劍刺在光球之上,真元相碰,僵持不到幾息,居然被真元光球生生化去。

嘯宇飛天微微一愣。

銀華真君哈哈大笑:「飛天一劍,不過如此,再接我一擊。」

說話的時候,第二團真元光團早已經向嘯宇飛天沖了過來。

嘯宇飛天身軀一晃,消失在空中,出現在不遠處,卻發現,真元光團已經銜尾追來。

嘯宇飛天馬上明白過來,銀華真君的白華門應該具備自動追蹤功能,不敢怠慢,手中黃色光華一閃,一條黃色沙蛇沖向光團。

而此時,銀華真君已經毫不停留地,接二連三扔了三個光團出來,四個光團四個方向,包圍而上。

眼看飛天真君即將被光團淹沒,主持陣法的齊天真人不敢怠慢。心神一牽,大陣發動,道道黃沙飛舞,結成一個沙繭擋在了嘯宇真君的身體四周。

轟轟轟轟。四聲巨大的爆炸之後,嘯宇飛天略顯狼狽地從爆炸中心一衝而出,嘴裡一聲大吼:「二弟……」

就在齊天真人驅動陣法救助嘯宇飛天的這一剎那,去鶴真君終於抓住了戰機,拂塵幻化成一團絲網。將地虎真君圍困其中,就在嘯宇飛天突圍的這一刻,御使一把飛劍,飛快地扎向地虎真君的天靈蓋。

地虎真君目露驚容,在絲網之中掙扎不休,但就是掙脫不開,被飛劍直直地點在了天靈蓋上,牢牢鎖定。

不過,去鶴真君的這一劍卻是並沒有插下去,飛劍懸在地虎真君的頭頂。去鶴真君臉上有著淡淡笑容:「飛天真君,現在可以談一談了嗎?去鶴以為,齊天和白華聯姻乃是利於南大陸團結的大好事,大家皆大歡喜,並不需要兵戎相見。」

地虎真君閉上了雙眼,但身軀依然在絲網之中抖動不休,試圖掙脫束縛。

白華門聳立空中,銀華真君立於白華門旁,暫時停止了進攻。

嘯宇飛天面沉如水,看向歸去鶴。嘴裡緩緩說道:「我齊天上下,寧願站著死,不會跪著……」

「外公」,一個清脆的聲音從沙城頂端傳了出來。一身黃衫的齊小愛弱弱地站在空中,此時的齊小愛已經沒有了絲毫大小姐的傲氣,有的只是無奈和幽怨,叫了一聲嘯宇飛天,然後說道:「小愛願嫁。」

說完,淚如雨下。

等了青雲門幾十年。沒有等來心上人求婚,卻給齊天宗帶來了滅宗大禍,心中已死,嫁就嫁了,也能換得齊天宗上下萬全。

去鶴真君慈祥地對齊小愛笑了笑:「大小姐蘭心蕙質,胸懷慈悲,此時出現,卻是恰到好處。」

齊小愛對他盈盈一禮:「還請真君放過小愛二外公,小愛自然說話算數,今日就隨銀華真君離去就是。」

去鶴真君手中飛劍一收,但絲網依然纏住了地虎真君,眼睛看向嘯宇飛天,笑著說道:「飛天道友,事已至此,貴宗大小姐也已經親口許諾,你可得成人之美哦。」

嘯宇飛天看看梨花帶雨,但強作歡顏的外甥女,嘴裡緩緩說道:「小愛,知道你大師兄為何會隕落葬天墟,位列英雄譜嗎?」

齊小愛微微一愣,然後說道:「大師兄義薄雲天,乃是天下真英雄。」

嘯宇飛天雙臂一展,又一把黃色飛劍閃動著金芒出現在空中,目視飛劍,好似看著自己的情人一般,嘯宇飛天輕聲說道:「小愛,你錯了,獨玖之所以能位列英雄譜,那是因為,他是老夫弟子,身上有著我齊天宗不畏生死,不懼強權,敢大戰天下的血性……」

說到這裡,嘯宇飛天面對去鶴真君哈哈大笑:「要我齊天宗賣女求榮,歸一宗打錯了算盤,齊天兒郎,今日就算我齊天舉宗皆亡,也要誓死一戰……」

一個宗門,不能丟的是精神,打出的是氣勢。

嘯宇飛天大吼之後,齊天沙城之中,吶喊聲沖霄而起:「誓死一戰,誓死一戰……」

六層以上,金丹真人齊齊飛出沙城,空中接陣,嘴裡高歌:「土反其宅、水歸其壑;草木歸澤、黃沙齊天;得敵或鼓、或罷或泣,齊天高歌……」

戰意衝天而起,卻是打算以萬千修士身軀,誓死保衛沙城。

嘯宇飛天身上戰意瀰漫,金黃飛劍對去鶴上人一指:「有種你滅了我二弟,我們今日不死不休……」

歸去鶴雙眼一寒,嘴裡狠聲說道:「你以為我不敢?哈哈,被我銀絲拂塵困住,哪怕他自爆都無力,最後問你一句,嫁還是不嫁?」

嘯宇飛天一字一頓地說道:「休想。」

空中,去鶴真君的銀白飛劍一旋,急衝而下,歸去鶴一聲大喝:「敬酒不吃吃罰酒,地虎真君,你去死吧,擋我者死。」

嘯宇飛天雙目圓睜,但並未出手相攔,雙手一拱大聲說道:「送二爺。」

齊天上下齊齊大吼:「送二爺……」

眼睜睜地看著,銀白飛劍就要貫穿地虎真君的天靈蓋。

齊天上下,悲壯萬分。

房間內,嘯宇化庫虎目睜圓,面朝地虎真君一頭跪下:「二爺爺,化庫一旦修鍊有成,必為你……」

話沒說完,空中,有清朗的聲音傳了出來:「擋你者死嗎?未必。」

然後,空中「當」的一聲脆響。

好像有一道流星劃過,撞中了銀白飛劍。

銀白飛劍一聲輕鳴,好似是被石頭砸中的家狗一般,顫抖著,歪歪斜斜,鳴叫不休地飛了回去。

大家還沒看清流星是什麼。

流星又已經從地虎真君的身上一劃而過。

地虎真君一聲大吼,虎目一亮,向後急退,站在了嘯宇飛天的身邊。

而此時,地虎真君被困的地方,那一道流星停了下來。

一把流線型的青色飛劍,平穩地停在了空中,而飛劍之下,去鶴真君的拂塵正在飄落著被划斷的銀絲。

空中戰場短暫平靜了一下。

無論是陣內陣外,所有修士都看向了那把突如其來,介入戰局之中的青色飛劍。

去鶴真君一聲厲吼:「是誰,裝神弄鬼,給我出來。」

房間之內,嘯宇化庫眨巴著眼睛,心中驚喜交加的同時,又有著莫名其妙的感覺,這把青色飛劍,好眼熟啊!

木堅強也看到了這把飛劍,並第一個認出了這把飛劍,跟嘯宇化庫並肩而跪的木堅強扭頭看了幾下,沒看到孫豪。

然後,手抬了起來,指著青色飛劍,結結巴巴地說道:「鍾小豪,那是鍾小豪的飛,飛,飛劍……」

嘯宇化庫馬上反應過來:「娘哎,還真是鍾小豪那把飛劍,難怪如此眼熟」,迅速扭頭一看,嘴裡又是一聲驚呼:「鍾小豪跑哪裡去了?」

這時,沙城上空,又有清朗的聲音傳了出來:「本座是誰,你不必要知道,但本座想說的是,你們現在離去還來得及,今日大喜,本座不想大開殺戒。」

去鶴真君臉色一寒:「不要以為救下了地虎就是天下無敵,歸一宗在此辦事,無關人等,速速離去。」

銀華真君也大聲說道:「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藏頭露尾,面都不敢露嗎?」

沙城塔頂之上,聲音傳了過來:「本座在此,既然你們不知死活,那就見你們一面吧。」

修士們齊齊向塔尖看了過去。

空中齊小愛看清來人,熱淚狂涌而出。

你終於來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