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七四章 立威天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七四章 立威天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十多年前,南洋曾經流傳出孫豪孫沉香斬殺中期真君的戰績。

說得是栩栩如生,煞有其事,很多宗門都是將信將疑。

包括有些曾經參加葬天墟的齊天宗修士,都覺得孫豪孫沉香剛剛結嬰的修為,應該很難做到。

初期真君斬殺中期真君,難度之大,足以逆天。

何況還是那種剛剛破丹生嬰的初期真君呢?

但現在,大家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做百聞不如一見。

親眼目睹了孫豪孫沉香斬殺中期真君的過程,敵我雙方修士瞬間感到無比震撼,此時此刻,他們的心中,湧起了兩個字:「蠻橫」。

真是,太蠻橫。

他們看到的孫豪孫沉香簡直太野蠻了。

就那麼衝撞而去。

法寶攔不住,法術也只是撈痒痒,護體神罡變成了豆腐,就連元嬰真君的瞬息移動,也被巨大的撞擊力量生生壓制。

不僅如此,僅僅只是撞擊的氣勢就讓元嬰真君鮮血狂噴。

真正撞實在之後,中期真君,連肉身帶元嬰,都被撞成了煙花綻放。

孫豪孫沉香這一撞,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如若沒有修鍊煉體功法的元嬰真君,如若實力不足的元嬰真君,真要被孫豪給撞了,又有幾個能擋得住?

嘯宇飛天覺得自己不能,心中充滿了驚喜,毫無疑問,有這個大殺神在,齊天宗穩穩地過關了。

康樂迦也覺得自己不能,心中充滿了恐懼,心驚膽戰,對上這個大殺神,自己今天怕是凶多吉少。

更為重要的是,他的本命法寶,機緣巧合才得到的,引以為豪的,本門最強大的白華門。如今還在孫豪孫沉香腳下踩著呢,一旦自己逃走,那這本門重寶可就成了孫豪孫沉香的戰利品了。

戰場短暫死寂了一下。

緊接著,齊天宗上下齊齊歡呼起來。

百聞不如一見。孫豪孫沉香,跟獨玖大師兄一起闖蕩葬天墟,獨玖的好兄弟,好朋友沉香,果然是厲害無比。

果然是大師兄的摯交。

果然值得崇拜。

歡呼聲。從整個沙城衝天而起。

更多的,其實是不明真相的群眾,見上面在歡呼了,自發地歡呼起來。

在歡呼就意味著大勝利。

大勝利就意味著自己安全了,家園保住了。

很快,上面的戰報飛速傳達下來。

敵人來了,兩個中期真君,強大無比,本宗眼看擋不住了,地虎老祖誓死保衛家園的時候。獨玖大師兄的兄弟,孫豪孫沉香出現了。

一劍,解了地虎老祖之圍。

一撞,滅了元嬰中期真君。

歡呼聲響徹雲霄,不絕於耳。

而空中,孫豪再度向銀華真君邀戰,右手勾動:「請。」

銀華真君康樂迦眼神閃爍,嘴裡說道:「沉香大人位列仙班,如此狠下殺手打殺我正道元嬰真君,怕是有點過了。」

玉華真君悄悄後退。儘可能離孫豪遠點,銀華比歸去鶴實力略強一籌,有膽氣跟孫豪說話,他可經不起孫豪一撞。還是遠點更安全。

實際上,無論是銀華也好,還是玉華也罷,此時都已經萌生退意,事已經不可為,銀華真君也是硬著頭皮拿正道大義拿捏孫豪。根本想法卻是收回本門重寶。

至於求婚的事,已經不敢想了。

只要孫豪不找麻煩,他白華門願意承認技差一籌。

孫豪微微一笑,然後說道:「銀華真君現在終於想起了沉香乃是仙班修士,終於肯叫我一聲沉香大人,難得難得。」

修士就應該知進退,能忍辱負重,康樂迦雖然自傲,但明知不是對手的時候,卻也能屈能伸,臉上微微一紅,大大方方一拱手:「沉香大人戰力通天,越階殺敵,銀華自愧不如,今日既然沉香在此,銀華自覺不是大人對手,還請大人歸還我白華至寶,銀華願意馬上離去。」

孫豪微微一笑,腳下一頓,白華門好像受不住孫豪腳下的巨大力量,發出嚓嚓的輕響。

康樂迦心中一沉,趕緊說道:「大人且慢,我白華門願意退避三舍,返回本宗疆域,歸還齊天地域。」

孫豪的臉上沒有了笑容,身上出現凜然氣勢,一股戰意,從身上噴涌而出,一股正氣,更是直衝雲霄,不由朗聲說道:「那一日,沉香從葬天墟歸來,第一件事,就是叩別隕落在天墟之內的大陸英傑……」

天空之上,黃沙漫漫,狂風呼嘯,但是孫豪的聲音卻響徹天宇,整個齊天綠洲,無不清晰在耳。

齊天沙城安靜下來,凡人修士,肅立當場,細聽孫豪訴說。

「那一日,大陸排出英雄譜,沉香好友,齊天獨玖,位列英雄譜前三,英雄譜出,大地為之嗚咽,蒼天為之流淚,他們,乃是大陸真正的脊樑,乃是大陸不朽的精神,是我孫豪孫沉香一輩子不能辜負,不能忘懷,夙夜想念的好兄弟,好戰友……」

孫豪的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充滿了正義和真情。

齊小愛想起了那一日不禁熱淚盈眶,嘯宇地虎想起了那一日,默然肅立,下邊不少跟獨玖相熟的修士,也輕輕抹拭淚水。

每一個齊天修士,都能從孫豪的言語之中,感受到他跟獨玖的戰友之情,還有那隱藏在心中,屬於大能修士的那種深深的懷念和淡淡的憂傷。

孫豪的聲音,逐漸高亢,語氣也逐漸凜冽:「那一日,大陸議事,問及沉香對修士封賞的意見,沉香獨獨提出一條,這一條,仙班也傳遞至各大宗門,相信各大宗應該不會忘記。」

說到這裡,孫豪雙眼不怒自威地看向銀華真君:「真君如若記不得,沉香現在就可以告訴你。」

康樂迦心中湧起很不安的感覺,但依然面帶笑容:「有請沉香大人指點。」

孫豪緩緩說道:「當日,沉香加了兩大原則,其一,確保分派疆域三年以內,全部交割到位;其二,百年以內,其他宗門不得攻擊英烈修士所在宗門……」

銀華真君掉頭問道:「玉華師弟,可否有這兩條?」

玉華真君猶豫了一下,輕聲說道:「第一條好像是有,所以,我白華門早就把疆域划給了齊天,至於第二條,的確是沒記住,按照過往慣例,英烈宗門都只有二十到三十年的保護期,所以……」

銀華真君滿臉笑容地對孫豪說道:「沉香大人,你看,我們其實都是按照仙班慣例在行事,或許是仙班忘了補充第二條也不一定,倒不是故意無事生非。」

孫豪對銀華真君的話,不置可否,依然自顧自地說道:「當日,沉香知道,大陸很多宗門會將沉香的話當成耳旁風,會置若罔聞,所以,沉香在會上,額外多加了一句,這一句,倒真是沒有被仙班傳送天下,但相信與會修士,都能知道沉香的立場,銀華真君你想聽嗎?」

康樂迦其實早就知道,也早有聽聞,他攻擊齊天宗之前,倒是早就對所有情況做了了解,但沒想到的是,孫豪居然會如此認真,更關鍵的是,孫豪的實力居然超出意料之外的強勁。

硬著頭皮,康樂迦勉強擠出笑容:「願聞其詳。」

孫豪的身上,好像冒出了陣陣寒氣:「為了日後能給葬天墟英傑討回公道,沉香加了一句,以上兩條,如若違背,可教人人得而誅之。」

得而誅之一句話剛剛出口,站立在銀華真君背後不遠處,一直小心戒備的玉華真君嘴裡噗地噴出一口鮮血,身體猛地撲向前方,雙眼之中,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嘴裡艱難地叫了一句:「師兄……」

話沒說完,整個身軀的一聲,炸裂開來。

而他爆炸的地方,一把劍,兩道流沙沖了出來。

沉香劍一個弧線,飄回孫豪的身邊。

漫漫黃沙之中,道道流沙逐漸在空中化為兩道人形,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童子,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女。

兩人均一臉笑容一左一右站在了孫豪的身邊:「魅兒,小章,見過主人。」

洛魅舔舔嘴唇上的鮮血,咯咯笑道:「幸不辱命,魅兒誅殺了記不住主人教戒的修士……」未完待續。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