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七五章 立威天下(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七五章 立威天下(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銀華真君康樂迦身上氣勢猛地揚了起來,眼睛微微一眯,護體神罡布滿全身,嘴裡厲聲說道:「孫豪孫沉香,好狠的手段,你就不怕天下誅討?」

玉華雖然只是初期真君,但實力並不是太弱,但是,就在自己眼前,他無聲無息地被誅殺當常

孫豪的兩個手下好強的隱匿能力,孫豪的沉香劍,好快的御使速度。

銀華真君覺得,剛剛那一下,如若沖自己而來,自己怕是也抵擋不住,心中不由湧起了陣陣寒意,防禦手段上來,心中警惕萬分,同時,也對孫豪的狠辣心悸。

神識飛了出去,銀華真君飛快地聯繫上典陣大宗師:「大師,情況不對,做好撤退準備。」

典陣大宗師雖然在主持陣法,但神識卻隨時關注著戰場,聞言飛快說道:「好,銀華留意,孫沉香心狠手辣,不一定會放過你,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先逃脫要緊。」

居然又擊殺了對方元嬰真君。

而且是隨著孫豪寒氣森森,說出「如若違背,可教人人得而誅之」之時,隨即誅殺。

可見孫豪的決心,也可見孫豪的實力。

空中那童子和美女,毫無疑問,也是真君修為。

相傳,當年在南洋,孫沉香擊殺中期真君之時,他們就現身作戰,如今看來,果然是如此。

面對銀華真君的質問,孫豪淡淡地說道:「沉香早就有言在先,百年之內,任何修士不得進攻英烈所在宗門,仙班如此重要的訓誡,玉華真君居然敢忘,簡直是自行死路。」

說完,神識一動,籠罩在銀華真君身上,孫豪身上。氣勢依然凜冽無比地說道:「而且,銀華不要質疑本座的決心,本座本不想立威天下,但既然銀華敢當出頭鳥。敢逆命而為,那就需要有承擔後果的擔當和打算。」

康樂迦身軀微微一震,左右看看,自己已經只剩下孤家寡人,而孫豪的意思。卻不會善罷甘休,心中一寒,真元催動,不等孫豪對自己動手,身體一晃,急速向大陣之外逃逸而去。

他是萬萬沒有料到,孫豪孫沉香居然如此心狠手辣,如此出手不留情,居然不依不饒,本命法寶也顧不得了。還是先行逃走再說。

一個瞬息移動,康樂迦的身體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大陣外圍,只差一步就可破陣而出,會和典陣大宗師之後,急速逃逸。

孫豪依然挺立白華門上,雙手背負,並未追擊,臉上神色絲毫不變,但腳下。卻用勁一踩,嘴裡清喝一聲:「銀華道友,此路不通,且留下說話。」

白華門轟然聲中。門框再度向齊天沙城的大陣之中插進去一截。

而這一插,頓時讓齊天沙城的護城大陣光芒大作,威力瞬間大振。

黃沙之盾突然漫天飛起,還沒飛出陣外的康樂迦頓時發現自己已經在陣內找不到方向,四面都是黃沙,急速向外飛行。按道理已經破陣而出,但卻依然身陷陣中。

暗道一聲該死,康樂迦停在了空中,回頭望去。

白華門上,孫豪淡然說道:「既然敢來,就要敢於承擔後果,銀華道友,沉香不同意,你卻是走不了。」

接著,孫豪又揚聲說道:「典陣大宗師,如若你現在敢走,沉香將親自追殺,也不知你的洪邙島能不能擋得住沉香。」

大陣之外,正欲起身而逃的典陣大宗師面露苦笑,停在了空中,雙手對孫豪一拱,朗聲說道:「沉香大人,典某人只是心獵齊天黃沙大陣,想來見識見識,可沒想其他,無心之過,還請大人見諒。」

孫豪沉聲說道:「陣外等候,聽候發落。」

典陣大師心中稍安,盤膝坐於陣外,心頭卻在想:「傳聞之中,孫豪孫沉香丹器符陣,樣樣精通,原本以為只是傳聞,但真是百聞不如一見,今日斗陣,卻是領教了。」

陣內,孫豪目光看向了康樂迦:「銀華真君,沉香讓你全力出手,你有三次出手機會。」

康樂迦臉如土色:「沉香大人威能蓋世,銀華自認不是對手,還請大人網開一面,白華日後當以青云為尊,銀華當以大人馬首是瞻。」

孫豪緩緩搖頭:「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既然敢做,就要敢當,來吧,我讓你三招。」

說完,在白華門上,雙腿微微一沉,對康樂迦做了請的手勢。

洛魅和小章對望一眼,退開一些,卻是不打算幫手,表示自己只會旁觀。

房間之內,嘯宇化庫渾身一個冷戰:「他娘的,我還覺得孫豪孫沉香人和善,性格好,萬萬沒想到,他居然是個得理不饒人,下手忒狠辣的主,得,以後咱還是有多遠走多遠,真要惹火了他,隨手一捏,庫爺豈不是嗚呼哀哉?」

木堅強回想起跟孫豪一起走過的點滴,倒是說道:「庫爺,我覺得,小豪可能不是你說的那種人,我倒是覺得,他可能對朋友很好,只是才會如此狠辣。」

嘯宇化庫精神一振:「說說,快說說理由。」

「他對玖爺很尊敬」,木堅強的眼中,閃動著光芒:「那做不了假,絕對是真誠的。」

嘯宇化庫眨巴著眼睛:「好像是這樣。」

木堅強繼續說道:「一路上,或許是玖爺的關係,他對我很好,有一次,他還主動請我喝酒。」

嘯宇化庫眼前一亮:「他的酒?是不是很厲害很厲害的靈酒,喝了是不是修為猛地上漲?」

「不是,不過是普通的山野烈酒,靈酒都不是」,木堅強搖頭說道:「沒有絲毫靈氣呢。」

山野烈酒?凡酒?

嘯宇化庫突然一揚手打斷木堅強的話:「你等等,別說話,讓我想想,干,想起來了,玖爺的傳記之中記載了一種山野烈酒,他娘的,別說沉香給你喝的就是玖爺曾經喝過的那種傳說中的凡人烈酒,說說,說說,都是什麼個味道?」

傳說中的山野烈酒?木堅強不由砸吧砸吧嘴,然後無奈地說道:「就記得無比辛辣,好像沒有其他太特別的感覺。」

「那就是了」,嘯宇化庫雙眼放光,猛地一拍木堅強:「堅強啊,這麼好的酒,你居然不邀請庫爺共享。」

木堅強說了句:「叫了你的,你不屑一顧。」

嘯宇化庫……

空中,銀華真君逃無可逃,終於再度鼓起鬥志,不再跟孫豪多說,搶先發動了進攻,既然孫豪說讓他三招,那麼,這三下,就必須取得一定的優勢,自己才會有一絲逃脫的機會。

強烈的白色光芒從銀華真君身上升騰而起,空中好像出現了一個小太陽,照耀在齊天沙陣之上,一如大漠之中,那輪照射著無盡黃沙的煌煌大日。

嘯宇飛天和兩位師弟對望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驚駭。

滾滾大日,氣勢越來越旺盛。

孫豪讓銀華三招,也就相當於給了他充足的準備時間,讓他能最大限度地蓄勢併發出自己的最強一擊。

嘯宇飛天看著空中那團烈日般的巨大光球,心中湧起一個念頭,沉香大人是不是託大了一些?

如此聲勢浩大,如此威能的攻擊,如果攻向他嘯宇飛天,絕對只有狼狽而逃的份。

孫豪挺立在白華門上,紋絲不動,臉上古井無波,好似對康樂迦的蓄勢,視若無睹。

足足一盞茶功夫,空中大日氣勢達到了鳳凰。

康樂迦雙手一抱,上下划動,雙手之間,出現一個巨大的潔白光球。

好像十分吃力一般,康樂迦雙手緩緩向前推出,最終嘴裡一聲暴喝:「嗨。」

渾身真元一吐,一個面盆大小,凝鍊至極的,沒有絲毫光華流轉,返璞歸真的光團,速度極快,向孫豪沖了過來。

嘯宇飛天朗聲提醒:「沉香小心,這光團能自動追蹤。」

孫豪對嘯宇飛天微微一笑:「無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