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八一章 威懾大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八一章 威懾大陸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書童嘯宇化庫拉來兩個幫手,幫助孫豪查閱資料。

木家兄弟自然願意效勞,齊天藏經閣,進去一次,據說需要海量的貢獻度,很多修士擠破腦袋想來還來不了呢。

孫豪也樂見其成,給三個書童交代任務之後,自己開始在藏經閣的書海之中徜徉。

孫豪素來喜歡讀書。

一路走來,走到哪兒,讀到哪兒。

如今來到大漠,見識跟青雲門截然不同的異域風情,孫豪卻是不慌不忙地沉入到了書海之中。

尋找弱水很重要,但急不來。

需要一點點地抽絲剝繭,逐漸盤查,最終才能找到一些可疑的線索。

孫豪是沉下心來,安安靜靜在齊天宗的藏經閣讀書去了。

但是孫豪帶給南大陸的風暴,卻如同一道巨大的晴天霹靂,將整個南大陸修士都劈得暈乎乎的,震撼不已。

原本就有很多宗門在密切關注白華門和齊天宗的戰局走勢。

本來這兒就是關注的焦點。

一直以來,所有修士都覺得,齊天宗的情況很不妥當,很不妙。

白華門合縱連橫,收回的不僅僅是自己本身的疆域,還殺進了齊天宗的大漠。

而此時此刻,遙遠的青雲門沒有絲毫反應。

而歸一宗卻受白華門邀請,前去力壓齊天。

就在所有宗門都認為齊天將有滅頂之災之際。

戰局卻出現了驚天逆轉。

南洋大戰之後,就銷聲匿跡的孫豪孫沉香居然恰到好處地出現在了齊天沙城。

然後,就很恐懼了。

孫豪孫沉香絲毫不給南大陸正道魁首,歸一宗任何面子,大戰沒多久,歸一宗去鶴長老。中期真君,第一個隕落當常

據典陣大宗師傳出的消息來看,他是被孫豪孫沉香給生生撞死的。撞死之後,如同煙花綻放。

大戰之中。南大陸翹楚銀華真君自認不抵,願意低頭認輸。

但是此時,孫豪孫沉香展示出堅定不移,********仙班決議的意志。

不依不饒,毫不留情。

玉華真君隕落當常

銀華真君自爆白華門,孫豪孫沉香寸發不傷。

再爆元嬰之軀,也沒能把孫豪孫沉香怎麼樣。

最終,就連秘術隱藏的元嬰也被孫豪孫沉香抓出。讓身邊的魔女生吞。

四位元嬰真君,兩位中期、一位強悍如中期的四位元嬰真君,齊齊降臨齊天宗,試圖力壓齊天。

但戰果卻無比慘烈。

除了陣外,大氣都不敢喘,也不敢私自飛逃的典陣大宗師外,其他三位,無一逃脫,隕落當常

可以說,這是南大陸繼南洋大戰之後。又一次震驚大陸的大事件。

一次性隕落三位真君大能,震懾天下。

最後,典陣大宗師遵循孫豪孫沉香之命。傳遞戰報給四方。

卻又站在了道義的大道之上,誰也不能責怪孫豪孫沉香下手太狠,更不能說他半個不字。

就連歸一宗,也沒有堂而皇之地站出來聲討孫豪。

原因則是因為孫豪孫沉香在此用血的教訓,用真君的隕落告知大陸各方,他那強烈的,維護葬天墟英烈宗們利益的決心和行動。

萬劍宗附近的五嶽洞,更是受到了典陣大宗師專程帶過去的,孫豪孫沉香的原話:「百年之內。任何宗門不得進攻天墟英烈所在宗門,否則。人人得而誅之……」

剛剛開始,沒有接到齊天戰報。五嶽洞上下頗不以為然,覺得孫豪管得太寬。

典陣大宗師含笑而去。

三五日後,齊天戰報傳至五嶽洞。

五嶽洞上下頓時噤若寒蟬,心中湧起十分僥倖的感覺,還好孫豪孫沉香去的是獨玖所在的大漠。

要是孫豪孫沉香跑來萬劍宗,說不定此時被殺雞儆猴的那隻雞,就變成了五嶽洞。

仔細甄別了戰報的準確性之後。

五嶽洞發出嚴正聲明,堅決擁護仙班決議,將仙班決議的內容不折不扣貫徹落到實處。

並表示,請沉香大人放心,五嶽洞的立場,絕對比白華門要站得正確得多,絕不給沉香大人添亂,絕不讓沉香大人操心。

實際上,隨著白華門被孫豪擊殺了兩位真君之後,實力一落千丈,五嶽洞也好,萬劍宗也好,齊天宗也好,這些緊挨白華門的宗門,吞白華門的地盤都來不及,相互之間,倒是真的沒有了動手的必要。

青雲門在南大陸的地位,頓時看漲,而孫豪孫沉香的大名,更是威壓南疆。

青雲門的崛起勢不可擋,孫豪孫沉香不知不覺,已經成長到了足以對抗歸去塵的地步。

雖然不知道去塵上人和沉香誰更厲害,但所有修士都知道,以孫沉香的實力,歸去塵就算能佔到上風,卻也別想把孫豪怎麼樣了。

更關鍵的是,從發展的眼光去看,孫豪孫沉香的前景一片燦爛。

要知道,現在的孫豪剛剛才是初期真君,已經能隱約相抗去塵上人,一旦他晉級中期,甚至是晉級大修士之後呢?

想必到那時,去塵上人怕就遠遠不是敵手吧。

一代新人換舊人,南大陸不少頂尖修士甚至都在想,南大陸要從去塵時代,過渡到沉香時代了嗎?

更多的修士,也在觀望,並且也有著絲絲期待。

期待著飛快成長的孫豪孫沉香能對上歸去塵,上演驚天大戰。

但是,讓修士們失望的是,歸一宗對此次事件,保持了緘默,沒有任何說明和通報,好像歸去鶴就不是歸一宗的修士一般,平靜異常。

當然,外表平靜的歸一宗,此時卻並不平靜。

歸一道場之內,歸去塵平靜地盤膝而坐,嘴裡悠悠說道:「戰報絲毫不錯,去鶴的確隕落在了齊天,他的本命魂牌已經徹底破碎。」

他的下首,依然盤坐了幾位修士,其中一個開口問道:「師兄,要跟去鶴報仇去嗎?師兄一句話,我馬上前去圍剿孫豪,我就不信他有三頭六臂,能擋得住我們兄弟。」

去塵上人拂塵一擺,悠悠說道:「仇是一定要報的,沒有人能傷害了我歸一宗的修士而能安然無恙,只不過,本座修行的秘術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再有個三五年,我就能大功告成,現在卻是不能隨意離開歸一道場,而各位師弟的實力卻稍遜一籌,報仇之事,只能以後再說。」

幾個師弟對望一眼,齊齊躬身說道:「預祝師兄神功大成,揚我歸一神威,橫掃南大陸。」

去塵上人一擺拂塵,嘴裡說道:「多承各位師弟吉言,各位師弟,還請交代並約束門下弟子,不要爭一時意氣。我們來日方長,欠歸一宗的,始終都是要還的。」

下方各位師弟齊聲說「好」,然後陸續告退。

直到師弟們完全走了,裊裊青煙之中,歸去塵的臉上浮現出絲絲詭異的笑容,一道黑線從額頭緩緩地蔓延而下,慢慢地滲透進雪白的歸一道場之內。

專心查閱資料的孫豪,倒是也接到了齊天宗送來的各種情報。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沒有修士對自己斬殺三位元嬰真君而指手畫腳,自己站在道義之上,堵住了悠悠之口,而且,那些不怎麼聽話的實力也變得乖巧起來,五嶽洞甚至是悄悄撤離了佔據的地盤。

這些都在孫豪的預料之中。

但是,這裡邊,讓孫豪稍稍感到詫異的卻是歸一宗的態度。

歸一宗站出來指責孫豪,或者是站出來撇清關係都會很正常,但是歸一宗什麼都沒做,這就讓孫豪心中湧起絲絲警惕。

俗話說,不叫的狗才是咬人的狗,歸一宗如此狀態,讓孫豪心中略微不安。

只不過,手中資料太少,孫豪判斷不出歸一宗的動態。

很快,弱水的一些蹤跡被整理出來,孫豪需要開始一個個盤查可疑地形了。

可疑地形有三類,一類有大型流沙,一類有海市蜃樓,一類是兩者都有。

孫豪以為,應該是兩者都有的地形才是最可能出現弱水的區域。

但是半年盤查下來,居然沒有發現一個兩者都有的地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