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八四章 詭異莫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八四章 詭異莫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在黃己轉了一圈,依然是沒有任何發現。

又擊殺了幾頭詭異的風沙狼,孫豪感覺,體內的異物感,越離開黃己,越是強烈,如果孫豪判斷不出錯,那麼就是越離開黃己,自己就距離弱水越來越遠。

不動聲色,前行三日,又擊殺了幾頭不長眼的沙獸,孫豪這才帶著三名築基修士開始返回。

三個最關鍵的點上,孫豪一無所獲,沒能感知到任何異常。

但更異常的是,隨著孫豪的返回,右腎的舒適感再度出現,就好像孫豪沐浴在了一片溫熱的暖流之中。

奇怪的是,這種沐浴普通修士根本就感知不出來。

如若不是右腎異常,孫豪也萬萬不會有如此感覺。

什麼樣的溫熱如此不動聲色?

答案呼之欲出,孫豪可以百分之百斷定,弱水就在三個點的附近,並能源源不斷,時時刻刻地影響著附近的沙漠氣候。

關鍵就看修士有沒有能力,有沒有眼力能發現他的存在。

孫豪再度沿途仔細盤查,再次到三個點附近逗留了幾個月之久,依然毫無發現,心中略微失望,但也有思想準備。

弱水藏身大漠,億萬年蒸騰精華逐漸而成型,自然有其無比奇特之處,千萬年來,修士很少見到弱水面世,真要是那麼好找,那才是真正的奇怪。

幾個月下來,孫豪沒有任何建樹,三個築基修士心中已經徹底失望,嘯宇化庫不由說道:「沉香大人,或許那弱水在大漠的其他地方,我們是不是換個思路,再去找來?」

換個思路?再去找來?

孫豪心中不由一動。

跟嘯宇化庫他們不同的是。孫豪可以肯定弱水就在這附近,不過自己找不到而已。

那麼現在,自己是不是可以如同嘯宇化庫所說的一般。換個思路去想辦法?

弱水既然就在這裡,孫豪就不信他始終沒有露出一些蛛絲馬跡。

那麼。換個思路,不再自己去找,而是找那些生活在這兒的修士去了解,去詢問,應該馬上就能發現一些端倪。

總有一些細節應該會暴露出弱水的存在的。

想通這個道理,孫豪拍拍嘯宇化庫的肩膀,哈哈大笑,對他一豎大拇指:「庫爺。不錯,沉香看好你,你幫了我一個大忙,這樣,玉沙你和堅強前去長貝,跟那些小商小販都問問長貝的歷史,尤其注意一些流沙的走向,化庫,你隨我一起,前去拜訪沙河門。」

得到孫豪的首肯。嘯宇化庫頓時興高采烈,嘴裡大喝一聲「好」,打蛇隨棒上。嘯宇化庫誕皮地說道:「沉香老大,那山野烈酒,能賞兩口不?」

木玉沙和木堅強倒是十分莊重地一拱手:「沉香大人放心,堅決完成任務。」

四人分成兩撥,一撥朝沙河門而去,一撥往長貝而去。

路上,孫豪很隨意地,扔給了嘯宇化庫一壺烈酒,嘴裡說道:「化庫。我們一邊趕路一邊說,你先給我說說沙河門的基本情況吧。」

嘯宇化庫屁顛屁顛地接過酒壺。臉上綻放出興奮的光芒,往嘴裡猛地灌了一口烈酒。說了一聲「舒服」,這才不慌不忙地說起沙河門:「大約一千多年前,長貝一帶稀有的大漠修鍊資源吸引了一些低級修士,逐步建起了一個坊市,隨後不久,幾個情投意合的築基修士組建了沙河門,算是納入了我齊天宗的管轄區域……」

一千多年前?

孫豪想了想,問道:「大約是在長貝海市蜃樓之前還是之後?」

嘯宇化庫隨口說道:「那應該是之後吧,分類上的資料沒寫,是下宗情報。」

孫豪點點頭,又問:「沙河門現在的境況如何?」

嘯宇化庫擺擺手:「大人你看看長貝和黃己的情況就知道了,如今這片區域的資源已經相當地貧瘠,很少有新鮮血液注入,沙河門每況愈下,最近上百年好像都沒有招收弟子,也不知還有幾個小貓小魚,齊天基本也沒過問他的情況。」

一個齊天都沒怎麼管的,也沒什麼歷史的末流門派。

如若再過上百年,或許就會自然淹沒在漫漫黃沙之中。

嘯宇化庫也沒來過沙河門,但是天生的大漠兒郎,又是修士,嘯宇化庫表現出極為了得的尋路能力,五天過後,帶著孫豪飛到一個沙丘之上,對下邊,那個幾座沙丘圍成的好似的避風港一般的盆地小沙城一指,嘯宇化庫說道:「沉香大人,下邊應該就是沙河門。」

孫豪點點頭。

嘯宇化庫揚聲說道:「齊天宗,嘯宇化庫來訪。」

盆地沙城死氣沉沉,也沒見大陣開啟,但是,收拾得還是比較乾淨,應該有修士居住其中。

此時嘯宇化庫和孫豪齊齊出現在沙丘之上,依然沒見沙城之中有人出來,沙城修士的實力可能也就真的一般般了。

「來了,來了……」,沙城之中,一個修士踩著一把木質的飛劍,歪歪斜斜地飛了過來,嘴裡大聲說道:「沙河門,副門主長天,拜見上宗……」

站在木劍上,長天修士恭恭敬敬給嘯宇化庫見禮,嘯宇化庫看看孫豪。

孫豪卻看著長天修士,心中掀起滔天駭浪,如若不是修為不對,如若對方不是自報長天,孫豪還以為自己看到了朋友劍百鍛。

無論是身份相貌,還是氣質談吐,就連背上的劍匣,都跟劍百鍛有些類似。

這也是孫豪修鍊以來,看到了最類似的兩個修士。

其類似的逼真度,簡直就跟斕曦的鏡像大法有得一比。

心中雖然震驚,但孫豪依然不動聲色。

百鍛已經長眠於葬天墟內,神魂俱滅,卻是怎麼也不會復生,眼前的長天修士,只不過是長得很像百鍛而已。

深深吐了一口氣,孫豪對嘯宇化庫緩緩搖頭,示意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孫豪此來,只是想問一些基本情況,查閱一些資料而已。

倒是沒有必要用真君身份去嚇唬普通築基修士。

嘯宇化庫會意地點點頭,然後也不介紹孫豪,自顧自地大聲說道:「長天道友,化庫此來,卻是有一些事情需要你大力幫忙。」

長天臉上露出了類似劍百鍛一般,十分真摯的表情:「兩位上宗道友,原來是客,還請到鄙宗坐下喝茶,如若有能效勞之處,長天自當竭盡全力。」

孫豪點頭同意,兩人在長天修士的帶領下,很快進入小沙城。

沙城面積不大,也就是三進的院落,長天簡單地介紹了一下沙城的構成之後,把孫豪和嘯宇化庫引進會客室,自己去端來茶水,恭恭敬敬給孫豪和嘯宇化庫泡上了,方才朗聲說道:「二位上宗道友如有差遣,長天莫不從命。」

孫豪端起茶杯,自去喝茶。

嘯宇化庫已經按照孫豪的交代,開口說道:「長天道友,貴門有沒有附近大小地域地貌,大小事件的記載典籍?」

孫豪輕輕喝了一口茶,一股溫潤如玉的溫熱感好像沿著自己的喉嚨流了下去,全身有種暖洋洋的感覺,神識居然也有了十分舒服的感覺,而右腎之上的細小晶粒,更是有那麼一粒不知不覺的開始融化。

孫豪心中微微一愣,端茶的手輕輕頓了一下,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

長天點點頭:「有,我這就去取來。」

嘯宇化庫說道:「嗯,麻煩道友了。」

長天飛快地捧著一大堆竹簡跑了進來,笑著對嘯宇化庫說道:「化庫道友,所有資料都在這兒了,需要我幫忙嗎?」

嘯宇化庫笑著說道:「嗯,需要,還得麻煩道友幫忙一起找找長貝、沙河一帶的流沙分佈記載,最好是有小型海市蜃樓的記載,我有用。」

長天微微一愣,然後笑著說道:「長天明白了,希望兩位道友能如願以償,找到一些有用的資料,來來來,大家一起找,我沙河門小門小派,資料就這麼多,倒是花不了多大的功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