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八五章 詭異莫名(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八五章 詭異莫名(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笑了笑,沒有說話,也拿起了一枚玉簡,神識一掃,開始翻閱玉簡內的記載。

嘯宇化庫說了一聲:「長天道友,請。」

三人一邊喝茶,一邊聊天,開始查閱資料。

不到半日功夫,一堆玉簡已經全部翻閱完畢,三人開始匯總。

關於流沙的記載不少,沙河門就是因為流沙似河而成名,相傳,沙丘中的這個盆地,其實當年就是一個巨大的流沙湖泊,後來才逐漸演化成了如今的沙河沙城。

海市蜃樓的記載卻是一個也沒有。

由此看來,沙河門的確是海市蜃樓出現之後才組建的,要不然,他們的資料之中,絕對會有這一壯觀的自然景觀記載。

嘯宇化庫從這些資料之中發現不了任何問題。

看向孫豪。

孫豪照樣沒能從資料之中找到任何關於弱水的介紹。

喝了一口茶,孫豪不緊不慢地問道:「長天道友,你在沙河門生活了多少年?」

長天臉上浮現出回憶神色:「不短了,快上百年了吧,很小的時候就來了,有點記不住有多久了。」

孫豪點點頭:「如此看來,長天真是土生土長的沙河人啊,那麼,我能請教一些問題嗎?」

長天很自然地拱手說道:「道友請問,長天必然知無不言,絕不隱瞞。」

孫豪笑著說道:「你能跟我說說,你這沙河附近都有一些什麼奇怪的鏡像,或者是一些讓你感到驚奇的事嗎?你能呆在這裡百年不走,想必也是有些理由的。」

長天偏著腦袋思考了一會,又看看孫豪和嘯宇化庫,臉上露出了真誠的笑容,朗聲說道:「不瞞兩位道友,長天的確發現了沙河門一帶的一些奇異之處,這也是我沙河門賴以生存,而沒有馬上滅門的根本所在。二位道友真要知道的話,請我來。」

嘯宇化庫看向孫豪,孫豪微微點頭。

長天修士帶著兩人,已經到了沙城最後一進的院子里。

這院子卻是顯得很大。裡邊也種了幾株高大的沙漠植物,一株仙人掌,一棵駱駝柳,一株大蘆薈。

長天手對沙漠植物一指,臉上浮現出崇敬的神色。輕聲說道:「二位道友,別看他們沒有任何靈氣,根本就是凡草俗物,但是,每日清晨,我沙河門都能從他們的莖葉上收集到不少露水,這種露水雖然很少,但是可以緩慢地提升修士體質和修為,卻是我沙河門的根本所在,如若不是上宗相詢。我卻也不會主動托出。」

孫豪心中一動,問了一句:「剛剛泡茶,用的就是這種露水嗎?」

長天十分真誠而又無奈地說道:「嗯,上宗駕臨,沙河門自然就要拿最好的東西招待了,不過,這露水短期飲用效果也就那樣,需要留在沙河門,常年守候,如若真有出路。卻是誰也不願留守於此了。」

嘯宇化庫癟癟嘴,說道:「這玩意兒跟一些靈泉的效果倒是類似,對築基以下修士還是有點幫助的,沙河門能立足大漠。應該多少也有一些依仗,只不過,這點露水可是不夠用,難怪沙河門會每況愈下了。」

長天的臉上,露出絲絲苦笑:「化庫兄高見,正是因為露水效果並不是特別突出。而且數量又不多,所以我沙河門始終發展不起來,不瞞兩位上宗道友,別看我現在掛了個沙河門副門主,看似風光,實際上,沙河門連我在內,只有兩人,另一人,就是我師兄長夜,他是門主。」

嘯宇化庫微微一愣,然後啞然失笑。

孫豪也不由暗笑搖頭。

情況倒是逐漸明朗,孫豪也能想明白其中一些道理,但是,遺憾的是孫豪並沒有發現弱水的蛛絲馬跡。

要說也有收穫,那就是孫豪可以肯定弱水就在自己劃定的區域之內,而且,絕對能陰陽交泰自己體內的寒冰晶粒。

如若孫豪判斷不錯,三株沙漠植物露水之所以對修士有裨益,實際上,依然還是受到了弱水特性的影響,產生了許多變異的緣故,而並不是此地有什麼靈泉或者其他修鍊資源。

當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弱水其實也是最大的靈泉之一。

道理是想明白了,但是遺憾的是,孫豪卻沒能找到弱水的蛛絲馬跡。

沙河門小門小派,倒是真的可能幫不上大忙。

嘯宇化庫此時也說道:「貴門如今已經只有兩個修士了嗎?貴門門主長夜如今身在何處?」

長天看看大漠即將落下去的金黃色落日,笑笑說道:「我和長夜師兄有個簡單的約定,白天我出面,晚上他出面,剛剛好一個長天,一個長夜,太陽就快落山了,長夜師兄一會就能親自接待你們了。」

嘯宇化庫看看孫豪。

孫豪點點頭說道:「既然來了,那就不急一時,見見長夜門主也好,說不定他能給我們一些意外線索也不一定。」

會客室內,三人再度坐下,閑聊一會,長天起身說道:「多年習慣,卻是到了我去休息的時候了,兩位貴客稍待,我大師兄長夜馬上就到……」

話音沒落,外邊已經有人哈哈大笑著走了進來:「長天,這天還沒完全黑呢,你就把我叫醒,卻是又想偷懶耍滑不成?」

長天起身說道:「大師兄,齊天上宗來了兩位貴客,這不,提前叫你過來待客呢……」

長夜走進了大門。

孫豪臉色如常,但是心中再度掀起滔天駭浪,怎麼是他?

長夜大踏步走了進來,眼光看向嘯宇化庫和孫豪,雙手一拱:「兩位道友是?」

嘯宇化庫笑著說道:「齊天宗,嘯宇化庫,鍾小豪,見過沙河門主。」

長夜微微鞠躬:「上宗貴人,折煞小人了,我這門主其實已經名存實亡,卻是連齊天宗的奴僕都不如,沙河門長夜見過化庫、小豪道友。」

孫豪說了一聲:「道友客氣。」

心中,卻在不停地判斷,自己遇見的,應該是個什麼狀況。

長夜像極了孫豪的一個熟人,一個絕對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熟人。

他的神態舉止,像極了孫豪在葬天墟內的戰友,幾乎是跟孫豪一起殺到過葬天墟最後的:「易路燈火」。

封號建軍真君的易路燈火!

而且,長夜也明顯不是易路燈火,對孫豪完全陌生,壓根兒就沒有絲毫熟悉的感覺。

給孫豪最直觀的感受就是,自己再次很巧合地遇見了一個酷似自己好友的修士。

但是,行走大陸這麼久,修行以來,孫豪就堅信,事出反常必為妖,如果說只有長天依然酷似劍百鍛,孫豪還以為那是巧合。

但是,現在再次遇見一個酷似自己朋友的修士,孫豪就覺得,事情可能並不是自己想象般的那麼簡單。

長夜修士已經跟嘯宇化庫有說有笑地說開了。

兩人也說起了附近的變化和一些異常。

長夜修士也是態度極其的誠懇,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但是,孫豪依然沒能從他的話中,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孫豪一邊含笑喝茶,心中一邊在不停的思考各種可能。

理論上,易路燈火出現在大漠是比較可能的。

因為大漠本身就靠近西大陸,而易路燈火卻是西大陸元嬰真君,跑到大漠裡邊來耍耍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眼前的這個長夜真人,卻絕對不是易路燈火本人。

除了外形,神態別無二至之外,修鍊的氣息,修為的高低,卻是截然不同。

此時,孫豪也可以暴起出手,到底是怎麼回事,可能也就能見到端倪。

但一來,孫豪真要出手,毫無疑問就會打草驚蛇,一旦出手無功,那就可能是大麻煩。

慢慢地喝茶,孫豪心中不停推斷種種可能,心情逐漸平靜下來。

無論坐在孫豪對面的是誰,應該都沒想到孫豪見過劍百鍛和易路燈火這兩人,所以暫時來說,孫豪其實已經處於了暗中,那麼接下來,孫豪覺得,自己要做的,恰恰是不動聲色的提前做好布置,讓其自動陷入羅網。

當然,也有可能對方也在布局,也在張網已待,等候孫豪飛蛾撲火,到時候,就看誰的道行更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