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八七章 至真至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八七章 至真至幻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沒人競價,那些前面激烈競價的修士,都齊齊看向孫豪。

孫豪面色如常,對周圍看向自己的修士們拱手說道:「各位道友,沉香此來,就為求取此水,並無打亂道友們生活的心思。」

說話之間,孫豪的身體周圍好似是有青色的琉璃一般在緩緩轉動。

那些參加拍賣的修士看到青色琉璃般的空間,無不面色大變。

有修士對孫豪一拱手,然後返身坐下。

嘯宇化庫莫名其妙地看到,幾乎是所有參與拍賣的修士們,齊齊對孫豪鞠躬施禮,然後落座而下,而且,並不競價。

最終,小童子笑嘻嘻地脆聲說道:「一瓢水,由這位修士,拍得,百萬上品靈石,恭喜你,好了,你現在可以取瓢舀水了,我們這兒的規矩歷來如此,只能求取一瓢。」

孫豪微笑點頭,然後左右看看,說道:「這兒會不會有點小?」

童子說道:「沒事,大著呢。」

孫豪微微一笑:「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完,手腕一振,手中瞬間出現一把潑天大瓢。

這瓢渾身米分紅,瓢把拿在孫豪手中,瓢梗長達二十多丈,而整個瓢身更像是一個巨大的湖泊。

奇怪的是,這麼大的大瓢出現在拍賣場內,居然沒把小小的拍賣場給撐破,小小的拍賣場依舊看起來只是那麼大,但裡邊卻裝了一把潑天大瓢。

嘯宇化庫感覺十分的詭異,很不好理解這種奇詭的現象,但是,他首先感嘆的還是:「他娘的,好兇悍的大瓢。」

好似聽懂了他的話一般,大瓢的底部露出了兩隻巨大的眼睛,對他眨了幾眨。

嘯宇化庫嚇了一大跳,連連拍打自己的胸口:「原來是你老人家,原來是你老人家……」

他倒是認了出來,這大瓢卻正是孫豪孫沉香的那條大章魚所化。

拍賣場上。一片死寂。

如同小湖泊一般的大瓢出現,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所有修士包括小童子,瞬間傻眼。

「弱水三千,只求一瓢飲」。但是,這孫豪孫沉香的瓢,未免太大了點。

半響之後,小童子反應過來,臉上露出絲絲苦笑:「沉香好兇悍的大瓢。這瓢太大,全部給你都裝不滿。」

孫豪微微一笑:「那就換個小點的吧。」

手腕輕輕一震,小章體型一縮,不一會,一個小號湖泊出現在了拍賣場內。

雖然比第一個大瓢瘦弱了許多,但這一瓢下去也足以讓小童子傷筋動骨,依然苦笑,童子說道:「沉香,弱水屬性奇特,取義就是一個弱字。有的時候,並不是需要越多越好,你這大瓢讓我為難,他們也殊為不易,要不然,我也不會讓你如此取水。」

孫豪微笑著說道:「我也不想為難他們,但是,我卻要中和體內寒重二氣,如若瓢太小,恐怕真的達不到必要的效果。」

到了現在。嘯宇化庫和木家兄弟卻也知道,孫豪已經找到了弱水所在,並找到了弱水的管理者,雙方在討價還價。

說實話。孫豪的每一步,嘯宇化庫都親自參與,最近孫豪更是沒有離開過他是視線,但是,他嘯宇化庫居然壓根兒不知道孫豪是怎麼找到管理者的,又是如何對話和交涉的。

元嬰大能果然就是元嬰大能。

嘯宇化庫只能自嘆勿如。靜觀其變而不知其所以然。

童子看看孫豪,又看看大瓢,然後說道:「沉香,你最少需要多少,我會儘力滿足,我只有一個要求,不要為難他們,不要打破這兒的平靜,哎,多少年了,我跟他們已經有了感情。」

孫豪點點頭:「道友宅心仁厚,沉香佩服,這樣吧,沉香可就在這長貝完成秘術的修鍊,多餘之水,沉香一滴不拿,但是,蜃兄卻得幫沉香做一件事可好?」

被孫豪叫做蜃的童子稍稍鬆了一口氣,然後問道:「不知沉香需要在下做什麼事?太難我可完成不了。」

「簡單,幫我找找長夜」,孫豪微微一笑:「找找他現在在什麼地方,情況可還安好。」

童子微微一愣,瞬間反應過來,輕聲說道:「原來如此,哈哈哈,哈哈哈,我還說世上怎麼會有沉香如此奇人,輸得不冤,輸得不冤,奶奶的,居然找出了沉香你的熟人……」

大笑幾聲,童子的精神好像好了許多:「嗯,這個簡單,他如今正在大漠,我卻是可以讓你們直接對話。」

孫豪精神一振:「那就麻煩蜃兄了。」

回想起和易路燈火一起共闖葬天墟的經歷,如今好像依然歷歷在目,能見上一面,那自然是很好。

童子手一揮,拍賣大廳之內好像有陣陣漣漪盪起,漣漪之中,逐漸出現一些模模糊糊的景色,若同波紋一般,漣漪蕩漾開去,完全平復的時候,漣漪之中,出現了一大片廣闊無比的沙漠。

逐漸地,景色越來越近,一個奇特的沙獸出現在了漣漪之中,沙獸一張血盆大口,兩隻粗壯的後肢,一對前肢卻只有修士手臂粗細,此時,這沙獸正慢吞吞的左右搖晃著大尾巴,向前邁步。

看到奇怪沙獸,孫豪的臉上浮現出絲絲錯愕的表情。

奇怪沙獸其實卻是一隻縮小版本的荒野暴恐。

易路燈火終於是把這遠古傳說中的凶獸給培養出來了嗎?

景色在漣漪之中越走越近,然後,好像是發現了什麼難以置信的稀奇古怪一般,奇怪沙獸回頭向漣漪這邊望了過來。

沙獸背上,一個稍矮,微胖的圓臉修士騰地站了起來,一臉驚訝地看向這邊。

然後,大家看到,那個修士的表情十分的興奮,在沙獸背上,又叫又笑。

孫豪從他的嘴型上,卻是看懂了他在喊些什麼:「哦,哦,我的天,海市蜃樓,真是海市蜃樓,沉香,我居然在海市蜃樓之中看到了沉香。」

看到易路燈火的嘴型之後,孫豪心中一動,嘴裡輕聲說道:「建軍兄,別來可好?」

易路燈火的大叫大笑聲嘎然而止,驚訝無比地,手指孫豪,大聲說道:「沉香,你也能看見我?」

而他的聲音,此時好像也穿過了漣漪,直接出現在了拍賣場之中:「沉香,你也能看見我?」

雖然聲音惟妙惟肖,但是孫豪卻依稀看到了其中不同,毫無疑問,這聲音並不是易路燈火的原聲,而應該是神奇的蜃給轉過來的。

臉上微微一笑,孫豪雙手一拱:「那是自然,沉香還得恭喜建軍,成功培育出大漠恐沙獸。」

易路燈火一臉笑容,雙手也是一拱,大聲說道:「同喜同喜,沒想到沉香也在附近,我這大漠恐沙獸雖然培育了出來,奈何體力戰力都大大不如我們當年抓住的那一隻,卻是遺憾。」

孫豪笑著說道:「或許是生活的環境有著一些差異,也或者是尚未成年,建軍兄卻是不用過於介懷,有些東西,不能強求,你能把它培育出來,實際已經是讓我刮目相看了。」

易路燈火臉上露出了絲絲自豪,眼中充滿了笑意,大聲說道:「能讓沉香刮目相看,心滿意足,心滿意足,哈哈哈,我這心中突然感覺無比舒暢。」

孫豪笑著說道:「建軍兄讓我刮目相看的事,又何止一件,倒是不必自謙。」

易路燈火哈哈大笑:「我卻是對沉香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居然能有如此秘法,跟在千萬里之外的我來說話,佩服佩服。」

孫豪淡然笑著說道:「一個朋友幫忙而已,要不是你剛剛好也在大漠,我可能也是沒有辦法見到你的。」

易路燈火豎起了大拇指,眨巴著眼睛說道:「你那朋友的神通也是廣大,佩服,對了,沉香,你知道的,大漠恐沙獸必須在大漠之中才能培育,我卻是不得不來,還有沉香,你說你現在就在大漠不遠,既然如此,不知我該到什麼地方去找你呢?」

孫豪淡然笑著說道:「建軍兄不妨前去齊天宗駐地沙城,沉香此間事了,卻是會回去沙城一次。」

易路燈火興高采烈地說道:「那我們就不見不散,見面我還有事需要你幫我呢,哈哈哈……」

哈哈大笑聲中,漣漪閃動,拍賣行里逐漸恢復了原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