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八八章 至真至幻(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八八章 至真至幻(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知道易路燈火會找自己要什麼,無非就是還惦記著自己的那幾顆恐獸蛋。

這傢伙就是那種十分痴迷馴獸,並為了找到馴獸條件不惜來大沙漠喝風吃沙的主。

漣漪收起的那會,嘯宇化庫捅捅身邊跟自己一樣看得目瞪口呆的木堅強,輕聲說道:「我想,庫爺猜出了蜃的身份。」

木堅強眨巴著眼睛:「庫爺,我想我也猜出來了。」

然後兩個傢伙惺惺相惜地空中舉手相慶,啪的輕拍了一下,身邊的木玉沙十分無語地翻翻白眼,心說:「老子早就猜出他是蜃龍了,只不過不告訴你們。」

孫豪此時,再次對童子拱手微微欠身說道:「多謝蜃兄相助。」

童子笑嘻嘻地說道:「不謝,不謝,其實沉香,我很想知道,你都是從什麼地方發現了我的存在?如果可以,還請沉香解惑。」

孫豪自然不會說,自己最大的懷疑和疑惑其實還是身體之內,右腎之上的奇妙感應。

這種感應的存在是孫豪最終判斷弱水必要的基本依據,但是晶粒卻是孫豪修鍊的根本五行輪靈訣所形成,涉及孫豪的根本秘密,卻是不能對任何人說。

當然,一些輔助的,能佐證的東西,孫豪卻是可以說出來:「蜃兄秘術讓沉香嘆為觀止,可以說,第一次穿過長貝直到黃己,沉香都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蜃的臉上露出了絲絲自豪。

孫豪繼續說道:「但就在黃己,沉香擊殺了風沙狼之後,卻產生了第一個疑問。」

蜃奇怪地問道:「風沙狼有什麼不妥嗎?」

孫豪笑笑:「不是不妥,而是根本就不合理,任何靈獸也好,生靈也好,既然能自由活動,自主尋找攻擊目標的話,必然都會有其基本的身體構造,而風沙狼卻全部由風沙所構成。沉香自然會懷疑。」

蜃眨巴著眼睛說道:「那倒是,自然造物雖然千奇百怪,但總有一些基本的規律,風沙狼的確是有點失真。」

孫豪笑著點點頭:然後說道:「我到了沙河門之後。看到長夜的那一刻,卻是最終肯定了你的存在。」

蜃不服氣地說道:「難道這世上就沒有長得很相像的修士嗎?要知道,很多大國國君都會找長得十分類似的替身的,偶爾出現一個類似的修士,難道不正常?」

孫豪笑著說道:「偶爾出現一個也算是正常。但是蜃兄,千不該萬不該,你不該把長天和長夜一起讓我看到,不瞞蜃兄,長天也十分酷似我的另一個朋友。」

「這1蜃的身軀微微一震,然後十分沮喪地說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太巧合了就是不正常,沉香能依據這個判斷我的存在,卻是說得過去。哎,沒想到會是這樣。」

孫豪雙手一拱,笑著說道:「蜃兄之能,沉香卻也十分佩服,蜃兄被沉香看穿,委實只是個意外,如若蜃兄化個其他修士出來,沉香倒真的會以為那只是巧合而已,而斷然不會如此快地判斷出蜃兄的存在。」

「這只是個意外嗎?」童子的臉上浮現出一股莫名的神情,然後搖搖頭:「看起來好像真的只是一個意外。但實際上,卻也是必然。」

孫豪一愣,這他倒是真的沒想到,也不由開口問道:「蜃兄。此話怎講?」

蜃的眼光掃過那些參與拍賣的修士,嘴裡說道:「其實,說簡單一點,就是我化形長天長夜,那是因為他們身上有一種我必須學的,能讓我的蜃景更加真實的東西。」

孫豪明白過來:「蜃的意思是說。他化形長天長夜,也就是劍百鍛和易路燈火,卻是不得不做出的選擇,那麼也就是說,他被自己識別身份,卻是偶然中的必然了。」

只是,孫豪依然沒能完全明白,口中不由再次問道:「可是蜃兄,世間修士何其多?造化也是千千萬,為何蜃兄其他修士不選,偏偏選了他們兩個?」

蜃稍稍猶豫了一下,掃了孫豪身後幾位修士一眼。

然後一眼下來,嘯宇化庫和木家兄弟頓時沉沉睡去。

蜃的臉上露出絲絲笑容:「有的東西,他們接觸太早,對他們的修鍊並無幫助,反而有害。」

孫豪也笑道:「他們知道的少一些,也能安全一些,讓他們睡會兒也好。」

蜃純真地笑了,開始給孫豪解釋答案:「我選擇長天長夜,說穿了,其實就是想從他們的身上,學得那種至真至純的精神實質,而只有我學到了至真至純,那麼我的蜃景才能因而生靈,才能更加的至真至幻。」

至真至純,然後才能至真至幻。

孫豪心中卻也快速回想起來,蜃有一點說得不錯,自己的兩個朋友,劍百鍛還有易路燈火的身上,卻是有著一種共同的氣質,那就是至真至純。

劍百鍛的真和純,表現在對劍和對朋友之上。

易路燈火的真和純,卻表現在對馴獸和對朋友之上。

蜃倒是真的發現了他們身上的共同點,然後予以模仿和學習,希望能從他們的身上學得至真至純的精神實質,然後將自己的蜃景推進到至真至幻。

孫豪想明白這個問題之後,不由笑著說道:「沒想到真實的原因原來是這樣,如此說來,還是沉香的兩個朋友無形之中幫了一個大忙,要不然,沉香此時一定還在長貝附近打轉呢。」

蜃的小腦袋又搖了搖,嘴裡卻是說道:「沉香,你真的覺得那都是巧合嗎?其實不然,俗話說,什麼樣的層次,才能接觸到什麼樣的圈子,什麼樣的高度,才能認識什麼樣的朋友,沉香的朋友,都是當代人傑,自然才會成為蜃模仿的首選,這卻是偶然中的必然。」

孫豪哈哈大笑起來,心中卻也知道,冥冥之中,自有因果,很多事情,誰又能完全解釋得清楚,就比如蜃的存在,就讓孫豪嘆為觀止,暢笑兩聲,孫豪手對那些參與拍賣的修士們一指:「他們如今已然生靈,卻是不知蜃兄繼續發展,他們的最終結局會是如何?」

蜃的雙眼之中閃過道道嚮往不已的光芒,嘴裡喃喃說道:「至真至幻,至幻而真,沉香,如若蜃能修鍊到最高境界,那麼蜃景未必就是假的,海市蜃樓說不定就能自成一界,而他們,卻將真正地成為我界中之民,這也是蜃一生的追求和夢想。」

自成一界,虛幻的蜃景化為真實的存在?

可能嗎?這中間,不知道要經歷多少艱難險阻,更要經歷多少大道劫難,才真的有那麼一絲絲成功的可能。

海市蜃樓終究只是虛幻的泡沫,經不起風吹雨打,如若自己現在暴起發難,蜃的幻境又能支撐多久呢?

孫豪看看充滿了憧憬的蜃,還有那些充滿了希望的眼神的蜃像修士們,孫豪卻不願輕易戳破他們的美好願望,臉上微微一笑:「那沉香就預祝蜃兄有朝一日功德圓滿,到時候,沉香一定前往貴府做客。」

蜃哈哈暢笑起來:「一定,一定,如若能大功告成,一定第一個邀請沉香前來做客,哈哈哈,哈哈哈……」

笑完,蜃的臉色一正,雙手對孫豪一拱,朗聲說道:「前不久,蜃只覺得心血來潮,蜃像頻生,預感有大劫降臨,沒多久,沉香就找進了蜃景之中,說實話,風沙狼就是我放出去試探沉香的,沉香的實力也的確能破去我的蜃景,原本以為一場大戰在所難免,但沒想到,天道之下,卻是給蜃留了一線,沉香宅心仁厚,沒有如同以往那些修士勃然而起,毀掉我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蜃景,這裡,還請受我一拜……」

孫豪微微一笑,雙手一抬,嘴裡說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沉香並不是奢殺之人,蜃兄不必如此。」

蜃哈哈大笑,心中想到:「我能不怕嗎?你以為你在齊天沙城的殺戮能瞞得過我?遇見你這小煞星,只能算我倒霉,得,還好你只求弱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