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八九章 弱水九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八九章 弱水九分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在長貝和沙河門中間的位置,找了一個連綿起伏的沙丘,蜃和孫豪雙雙落了下來。

蜃說道:「沉香,這兒位置適中,也在我蜃景的籠罩範圍之內,應該沒有人會來干擾你修鍊秘術。」

孫豪笑著說道:「那就麻煩蜃兄了,對了,我需要怎麼做,才能接到足夠的弱水?」

蜃的臉色一正:「沉香,如果你真要將弱水的效果發揮到最大,那麼我還是那句話『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弱水弱水,不弱不水,其特點,就是一個弱,一個輕,你的瓢越小,對你的好處實際就越大,沉香如果信得過我,就不要拿太大的瓢出來。」

孫豪微微一愣。

蜃的臉色依然十分嚴肅地說道:「原則上,取弱水之人,只有一瓢的機會,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但是沉香這裡,我可以給你兩次機會。」

看到一臉慎重憋豪終於開始正視他的提議。

想了想,孫豪不由問道:「只求一瓢和求取兩瓢有何區別?大瓢和小瓢又有何區別?」

蜃看著孫豪,點了點頭,對孫豪豎起了大拇指:「沉香果然是有過人之處,一眼就能看出其中不同,這麼說吧,這世上,要說對弱水的了解,我要說第二,卻是沒有人敢說第一,而沉香的兩個問題,恰恰是問到道了點子上。」

偏著小腦袋,蜃想了想,然後說道:「我這麼給你解釋,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一瓢弱水,就相當於三元重水,二瓢就相當於二元,三瓢就是一元,如果你需要舀四瓢,那麼恭喜你,你的四瓢水就都只是普通的飲用水了。」

這個比喻很生動。體內煉化了大量重水的孫豪馬上聽懂了。

那麼也就是說,弱水還是一瓢好。

哪怕這瓢大一些,舀的水多一些,那都是質量上佳的弱水不是。

單從這一點去看。那麼豈不是大瓢更好?

弱水三千我只求一瓢飲,但是我有把天大的瓢。

這就是孫豪現在的想法。

但是,蜃接下來說道:「大瓢和小瓢的區別呢,也很微妙,這麼說吧。不管你的瓢有多大,一瓢下去,舀去的弱水都是一個重量,原則上,那麼就是瓢越小,弱水的質量就越高,品級也就越佳,而且,一大瓢的弱水相比兩小瓢弱水到底誰更合適,誰的性價比更高。其實很難說。」

孫豪想了想,不由問道:「如此說來,弱水最後的辦法,豈不是一滴就好?」

一滴弱水?

蜃眨巴著眼睛,想了半天,然後說道:「理論上的確是如此,但是歷來的修士或者是前輩蜃龍都沒能做到只求一滴弱水的,而且,歷史記載之中,最小的弱水之瓢都在一升以上。少於一升的弱水好似都是太弱,弱得沒有什麼效果。」

孫豪明白地點點頭。

世間造物,各有特性不錯,但是其特性都會有一個大致的作用範疇。那麼,弱水的作用範疇,很有可能就是一升以上起效果。

那麼按照這個判斷去推理,孫豪不由問道:「蜃兄的意思是說,沉香使用一升左右的瓢,效果才最好?」

蜃點點頭:「理論上的確是如此。只不過,我也不知道沉香體內是什麼情況,不知道修鍊的是何種等級的秘術,我記憶之中,弱水幾次出世,大約都在兩升左右。」

孫豪突發奇想地問道:「如若一瓢下來,然後只吸取一點點進入體內,效果會如何?」

蜃笑著搖頭:「弱水出世,頂多給你三息時間舀水,兩息時間利用,過了五息,弱水要不變成水汽消散空中,要不變為凡水落入沙丘,卻是不會讓你有太多的時間去想怎麼用。」

說完,又補充了一句:「建議你先想好了怎麼用,再來找我舀弱水吧。」

孫豪陷入了沉思之中,半響之後,心神之中,孫豪輕聲問道:「師父,我取多少弱水為最佳。」

須彌凝空塔內,青老的雙眼悠然睜開,看向塔頂方向,臉上依然古井無波,木訥十分,但雙眼之中,卻閃過絲絲欣慰,嘴裡平靜無波地吐出了四個字:「不到一升。」

然後,青老閉上了雙目,再度沉入修鍊之中。

塔外,孫豪的心中卻是猛地一震,青老給出的答案,再度讓他吃了一驚。

居然是少於一升!

也就是說,蜃的說法乃是正確的,原則上,弱水卻是越弱越少越好。

而且,蜃說的一升乃是最起碼的使用弱水的條件應該也是正確的。

但是師父給出一升以下的答案,其用意就十分明顯了,青老讓他破除普通修士的極限,凝鍊一升以下的弱水,將弱水之弱的特點發揮到極致。

既然師父這麼說,那麼,也就說明,一升以下的弱水也是能夠產生作用的,不過是普通修士難以掌握,難以做到而已。

想了想,孫豪緩緩開口說道:「蜃兄,沉香想要九分弱水。」

九分?

蜃稍稍愣了一下,然後反應過來,有些驚訝地問道:「沉香,你的意思是一升的九分?」

孫豪平靜地點點頭,然後說道:「嗯,沉香覺得,蜃兄的分析很有道理,弱水應該是越弱越有特色,那麼,沉香覺得,弱水就斷然不會出現那種一升以下難以生效的狀況,所以,沉香決定,求取九分弱水。」

蜃眨巴著自己的雙眼,看著孫豪,真誠地說道:「多謝沉香信任,沒想到沉香真能放棄那把大瓢,而只求九分,但是沉香,我覺得,還是不要冒險比較好,建議沉香最好是第一次求取兩升左右,那樣,弱水就能夠正常的發揮效果,但若是兩升不夠,沉香還可以根據情況求取第二瓢。」

蜃的提議,原本正是孫豪當初的設想,毫無疑問,這種方式才是最穩妥,最可靠的,充分結合前人的經驗,又能照顧自己的實際。

孫豪雙眼之中閃過一道精光,嘴裡說道:「沉香一路走來,屢屢行人之所不行,為人之所不為,蜃兄切不可多說,沉香主意已定,就取弱水九分,小章,瓢來……」

米分紅色的小章魚聞聲出現在了孫豪的肩頭,孫豪的心中,包克圖的聲音響了起來:「老大,才要九分那麼小個瓢,你這是大章魚當小瓢瓜,大材小用。」

孫豪心知包克圖這是在擔心自己,心裡沒好氣地說道:「叫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我心中有數。」

包克圖心中說了一句:「好呢。」

然後整個米分紅色的章魚變成了一個剛剛好能容得下九分弱水的水瓢。

蜃看看一臉堅定的孫豪,再看看孫豪手中的小瓢,臉上露出絲絲敬佩,嘴裡說道:「那好,沉香你就先來個九分,我就在你附近,如若一瓢不夠,你就及時來第二瓢吧。」

孫豪點點頭,笑著說了一聲:「好,那就有勞蜃兄了。」

童子往空中一衝,消失在了沙丘之上。

然後,孫豪發現,自己周圍的沙丘都慢慢地移動起來,移動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不到片刻功夫,孫豪周圍的沙丘,除了孫豪立足的沙丘之外,完全變成了一條流動的河流。

好像就是後邊有什麼東西追趕一般,流沙流動的速度越來越快。

孫豪手握小章,盤膝而坐,凝神以待。

流沙之後,遠遠地,孫豪看到了一個巨大蚌殼,正隨流沙一起,漂移而來。

蚌殼飄進,卻在蚌殼的背上發現一條形似大水蛇的長龍盤旋其上。

這應該就是蜃的真正的本體蜃龍了。

蜃龍,乃是上古傳說之中的生物,孫豪今日卻是有幸目睹了其真身,他的模樣很像蛟,頭上有像鹿一樣分叉的角,脖子到背上都生著紅色的鬃毛,鱗片則是暗土色的。

隨著流沙,蜃龍從身邊飄來,路過孫豪身邊之時,張嘴一噴。

孫豪的面前,隨著它一噴,出現了一團潔白的水霧。

孫豪不敢怠慢,手一伸,拿起小章水瓢,舀了過去。

一瓢舀中,張嘴一吸,水瓢中潔白而純凈的弱水已經落入嘴中,九分弱水迅速導入到了丹田之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