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九二章 永恆蜃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九二章 永恆蜃景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雙腎一個潔白,一個幽藍。

但雙腎之上,俱都有著血色紋路,如同是雙腎的血管一般。

就在雙腎的搏動過程中,血管好似經受不住這種巨大的壓力,孫豪的神識映照之下,雙腎血管根根炸裂。

血水逐漸在雙腎之中蔓延開去,孫豪的心中湧起陣陣不適,好似是有兩把刀,憋在雙腎之中,不停抽插,疼痛難忍。

沉入修鍊之中的孫豪,紋絲不動,對此早有心理準備。

修士修行本就逆天,孫豪現在,要改變自身,本身就是逆天而行,如此行為,怎麼可能沒有苦難加身?

劇烈無比的疼痛之中,雙腎中的血管根根全部裂開,雙腎完全失去功能。

孫豪感到,全身湧起陣陣疲軟無力,噁心嘔吐,水腫中毒等強烈至極的負面感覺。

雙腎也在血管完全炸開的同時,失去了動能一般,劇烈的搏動嘎然而止。

雙腎之間,那根好似連著雙腎的海王真元,陰陽交泰的海王真元,也在巨大的壓力之下,抵擋不住三屬性真元的強力壓迫,如同緊繃的弦一般,轟的一聲,從中斷裂,飛快地縮回了雙腎之中。

三屬性真元分成兩股追擊而來。

海王真元龜縮雙腎之中,負隅頑抗,五行輪靈訣此時不再協調平衡,反而從中推波助瀾,壓力越來越大。

壓迫到了極致之後,金屬性真元前來相助,雙腎在海王真元的激化和金屬性真元的幫助之下,再生變化。

雙腎之中,金生水。

叮咚一聲,右腎好像一沉,一滴黝黑的重水滴落。

呼啦一聲,左腎好像一輕,九分弱水成一個立方體出現在了左腎之上。

雙腎同時生產異水,迅速地。孫豪雙腎再現變化,右腎冰涼,左腎溫熱,但冰涼和溫熱相互牽連。相互適應,相安無事。

異水一成,雙腎壓力一起,再度輕輕地搏動起來。

海王真元隨著搏動實力大增,奮起餘勇。欲要衝出雙腎大戰其他屬性真元之時,卻突然發現,自己沒了敵人,跑出雙腎一看,周圍都是同盟,敵人已經不戰而逃。

五行輪靈訣的掩飾和平衡再度出現,五屬性真元相互牽制,達成微妙平衡。

一滴重水,九分立方體弱水,出現在雙腎之中。替代了雙腎的根根血管,隨著雙腎的搏動,逐漸跟孫豪的本體開始連接,開始成為雙腎的動力之源。

五行輪靈訣傳來信息,輪水靈根完成。

水靈根品級,不出孫豪所料,成就天品。

孫豪依然盤膝而坐,無知無覺。

然而就在孫豪體內生成天品水靈根的同時,孫豪所立身的沙丘之上,異象頓生。

遠遠盤膝而坐的洛魅、小章。還有遠遠觀望的蜃龍,目睹了天地頃刻大變的駭然異象。

整個沙丘上空,此時一片蔚藍,出現了一片一望無際的大海。蔚蔚壯觀,大海栩栩如生,海浪好像還在一浪一浪地衝擊著沙灘。

大海的上空,雲霧蒸騰,藍天和海水連成一色,天空漂浮著朵朵白雲。

天生異象。代表著,孫豪一定修鍊成了一項足以逆天的秘術,洛魅和小章暗道一聲:「老大,你真厲害。」

而蜃龍的心中,也是佩服萬分。

孫豪只取一瓢,九分弱水,讓他一直比較擔心。

擔心孫豪秘術修鍊不成不得不求第二瓢,那樣,不僅僅是孫豪修鍊的秘術威能會隨之大降,而估計孫豪第二瓢弱水的數量,一定會不少,說不定就會造成巨大的浪費。

但結果卻讓他驚嘆,讓他佩服。

孫豪僅僅只求了九分弱水就完成了秘術的修鍊。

而且,修鍊的秘術更是逆天級別,茫茫大漠之上,居然現出大海異象。

修士修鍊,或許會出現很多異象,但是異象出現的等級不同,代表的意義也有著很大的區別。

大海,在異象之中本身就很難出現,何況還是大漠這種極度炎熱的地方,出現一個廣袤的大海,蜃龍除了敬佩和驚訝之外,已經只剩下深深的感嘆。

還好自己選擇了和談選擇了非武力解決問題,要不然,攤上一個能引起如此天象異變的敵人,一定會寢食不安。

如果說,僅僅只是如此天象變化,蜃龍還勉強能接受的話。

那麼接下來的變化,卻是讓蜃龍嘆為觀止,驚爆了一雙龍眼。

大海如同一個漩渦,好像受到了孫豪身體的吸引一般,連同藍天白雲,隨著漩渦逐漸湧進了孫豪的天靈蓋之中。

蜃龍僅僅是鬆了一口氣的時間,另一幕不可想象的景色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孫豪的頭頂之上,再度出現了一個異象。

一個完全不應該,也不可能出現的異象,出現在了蜃龍的眼前。

孫豪的頭頂上,出現一片陽光之下的沙丘,沙丘之中,一個小小的沙城,沙城之中,一個修士正一臉驚訝地看著盤膝而坐的孫豪,還有不遠處的蜃龍。

沙河門!

長天修士!

居然出現在了孫豪的頭頂之上。

但是,這又怎麼可能?

別人不知道,但是蜃龍卻知道,沙河門也好,長天修士也好,都只不過是自己的蜃景,都只是自己幻化的,能以假亂真,放在沙漠之中修行自己蜃幻之術的幻境。

也就是說,沙河門和長天修士本身就並不是真實的存在。

而蜃龍剛剛感知了一下,自己幻化的這種存在,依然是在大漠之上,沒有絲毫變化。

但是現在,自己卻有在這片大漠的上空,看到了另一個沙河門和長天修士。

更更關鍵的是,這個場景之中的長天修士居然跟自己所幻化的長天修士一般,有了部分判斷意識,好似是複製的判斷意識一般,正在十分驚訝地看著自己和孫豪孫沉香。

這個異象的出現,完全超出了蜃龍的認知。

蜃龍也不知道,這個異象代表了什麼。

但是蜃龍卻知道,這個異象絕對不簡單。

因為蜃龍看到,異象中長天看到了自己環境中的長天,然後兩人相視一笑,向前跨出一步,逐漸溶為了一體。

再然後,孫豪頭頂上的異象又像是漏斗一般,向孫豪的頭頂上涌了進去。

蜃龍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也完全不懂為何會這樣了,用心感受一下,蜃龍卻豁然發現,自己幻化在沙河門的長夜已經消失不見,而長天,此時身上卻多了一些東西,一些自己也看不清,說不明,應該是來自孫豪異象之後變化的東西。

這種變化,讓蜃龍深刻地感知到,長天好像脫離了自己的幻化,但又還在自己的幻境之中。

而當自己要想撤去對長天的幻化之時,蜃龍發現,長天對自己看了過來,說了一聲:「道友,請手下留情。」

蜃龍感覺得到,自己如若要強行驅散長天,也能做到,但是自己卻不能,也不會更不敢那麼做。

看著自己蜃景之中的長天,蜃龍心中,湧起了四個字:「永恆蜃景。」

蜃龍的雙眼,閃閃發亮,或許,那就是「永恆蜃景。」

一個自己幻化的,結合了沉香異象而造成的,真正栩栩如生的永恆蜃景,一個他蜃龍苦苦追求的極致目標,一個努力的藍本,或許就擺在了自己的面前。

驚喜萬分,幸福萬分,蜃龍對準孫豪,倒頭便拜。

或許孫豪乃是無意而為,但是,毫無疑問,孫豪的異象,為他蜃龍開啟了一條蜃景修鍊嶄新的大門和模板。

該拜。

不明所以的洛魅和小章,莫名其妙地看到,那條盤旋在不遠處,奇奇怪怪的蜃龍居然對準了孫豪,一下一下,好似是修士叩首一般,大拜起來。

洛魅不由嘀咕了一句:「果然是沙漠里的土包子,沒見過大海,居然被老大震懾得五體投地。」

小章笑嘻嘻地說道:「沙漠裡邊可沒土包子,要有,也只不過是個沙包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