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一九七章 再見舊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一九七章 再見舊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來時幾個月,回時只用幾炷香。

孫豪找到在長貝等待自己的嘯宇化庫三位築基修士,大袖一揮,三人已經騰空而起。

然後,就在三人東問一句,西問一句的問詢之中,只用了幾炷香的時間,他們就已經飛到了當丘的邊緣,也就是孫豪當初感受到弱水存在的邊緣地帶。

空中稍稍一頓,孫豪回過頭來。

身後,一陣漣漪,然後,酷似劍百鍛的長天出現在了當丘上空,一臉笑容,躬身說道:「恭喜道友,秘術有成,修為大進,特來告辭。」

孫豪淡然一笑,微微欠身回禮:「同喜同喜,多謝道友慷慨賜予,也恭喜道友,找到了目標,實力大進。」

蜃龍所化長天哈哈大笑:「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長天不過是恰巧認識了沉香,得到了不少機緣,卻是需要謝過沉香才是。」

孫豪哈哈大笑,然後說道:「蜃兄客氣,沉香在此預祝蜃兄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早日達成宏願,日後沉香必定親自前來恭賀。」

蜃龍哈哈大笑:「一定,一定,絕不忘沉香。」

笑完,蜃龍臉色微微一正,對孫豪遙遙躬身,真誠說道:「百鍛已隕,長天永存,沉香如若有機會,不妨多來沙河走動走動。」

孫豪的臉上,也浮現出絲絲緬懷的表情,朗聲說道:「好,就此說定,蜃兄,大漠就是你的家,齊天乃是我兄弟所在宗門,還請多多關照。」

長天:「一定一定,絕不負沉香所託。」

孫豪雙手一拱:「齊天有沉香舊友,還有沉香弟子恭候多時,沉香卻是不克久留,就此告辭。」

長天雙手一拱:「沉香,請。」

孫豪朗聲長嘯,一振雙臂。卷著三位築基修士,向齊天沙城,騰空而去。

身後,似是劍百鍛的聲音。悠悠響起:「沙城外,古道邊,大漠沙漫漫;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杯濁酒盡余歡……」

嘯宇化庫只覺得精神一晃,定定神,再度恢復正常,再看,發現沙城已經遙遙在望,嘴裡,不由哇哇大叫起來:「大人,大人,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每到關鍵時刻。就讓小庫睡覺,小庫簡直是太可憐了。」

孫豪笑笑,沒有做聲。

嘯宇化庫眼珠子不停轉動,眼中閃過一道堅定的神色,嘴裡已經大聲喊了起來:「大人,大人,你傷害了小庫,嚴重傷害了小庫,這些日子以來,小庫鞍前馬後。貼心貼意,盡心儘力,為大人效勞,正所謂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這樣太不夠意思了……」

孫豪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速度稍降,看著嘯宇化庫,不怒而自威,嘴裡淡淡說道:「那不知化庫需要怎麼個補償?」

嘯宇化庫在空中倒頭便拜,嘴裡大聲說道:「怎麼會。化庫怎麼會向大人要補充,化庫只是覺得,大人乃是世間英豪,化庫心中偶像,就此別過,心中委實難過萬分,思來想去,化庫倒是覺得,唯一的辦法,就是拜入大人門下,求得大人教誨,那才能稍解即將離別大人的無限鬱悶……」

孫豪似笑非笑地看著嘯宇化庫,嘴裡悠悠說道:「拜入沉香門下?可是沉香千頭萬縷的事需要一一理順,可沒時間教徒弟。」

嘯宇化庫連連叩首:「那不是還有表姐夫嗎?不麻煩大人,不麻煩大人,我讓表姐夫帶師授藝就好。」

孫豪啞然失笑,搖頭說道:「你倒是連退路都想好了,是不是,如若我不收你,你就去纏住大宇收徒?」

嘯宇化庫一臉訕笑:「哪能呢?哪能呢?我對大人的景仰猶如茫茫大漠,黃沙漫漫而無盡頭,絕對不會拜第二個人為師,蒼天可鑒,不信,大人你問堅強。」

木堅強張張嘴,還沒說話。

孫豪已經一甩衣袖,捲起三人衝進齊天沙城之中。

嘯宇化庫的臉上,露出絲絲失望,內心默默地嘆氣:「哎,卻是依然差了一些。」

從大漠回來,嘯宇化庫情知孫豪即將離去,不顧一切抓住機會,希望能拜得孫豪為師,但卻是沒能如願。

孫豪既沒答應,也沒拒絕,直接帶著他們衝進了齊天沙城。

齊天沙城的防護大陣光芒一閃,開始運轉,嘯宇飛天的聲音傳了出來:「恭迎沉香,賀喜沉香,大人秘術有成,修為大進,卻是大陸之喜,正道之福。」

孫豪在大漠修鍊,雖然距離齊天沙城很遠,但聲勢浩大,氣魄驚人,倒是早已經驚動了齊天上下。

只不過,因為知道孫豪往哪個方向離去,自然是不會隨意探查。

其後不久,孫豪的朋友前來拜訪,更是肯定了那是沉香鬧出的動靜,卻是沒人前去打擾。

今日更是收到孫豪千里傳音,即將返回沙城,齊天上下早已等候多時。

跟隨嘯宇飛天之後,齊天金丹以上修士齊齊高聲說道:「賀喜大人,恭迎大人……」

嘯宇飛天身邊,易路燈火大聲道賀的同時,還不停地對孫豪擠眉弄眼。

他來到齊天沙城已經半年多,也見識了孫豪晉級之時的各種各樣的天候變化,心中卻是更加的敬佩。

原本以為晉級元嬰之後,大家的修為實力會逐漸開始平衡,但萬萬沒想到的是,幾十年過去,自己依然還在元嬰初期打轉,而孫豪孫沉香已經一騎絕塵,向前衝出老遠。

對照沙城聽到沉香立斬兩位中期戰力真君的戰績,易路燈火不得不承認跟孫豪的差距居然越來越遠。

慢慢地,自己也只能仰望孫豪的背影了嗎?

心中有著淡淡的失落,但更多的卻是為朋友的逆天進步而暗自高興。

孫豪,卻是他易路燈火為數不多的,歷經磨難的共同戰友,更是有著共同特長,惺惺相惜的好朋友。

至少,易路燈火是這麼認為的。

向大宇臉色微紅,也從嘯宇飛天的身邊站了出來,躬身對孫豪鞠躬,朗聲說道:「見過師尊,恭喜。」

他卻是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就連見到孫豪,依然只有六個字,然後,就垂首而立,沉穩如山地站在了孫豪面前。

他身邊的嘯宇飛天不由暗自搖頭,好傢夥,自家這位乘龍快婿也太個性了,也不知小愛是怎麼看上了這麼個奇葩悶葫蘆。

孫豪倒是對他的個性習以為常,也深知自己這位弟子話雖然不多,但人卻十分內秀,倒是沒有強求,對他點點頭,然後說道:「大宇來了就好,為師主持,就在這齊天沙城,你跟小愛辦了這道侶大典吧。」

向大宇臉色微紅,根根胡茬好似抖了幾下,嘴裡十分乾脆,吐出了一個字:「好。」

說完,微微側身,讓出身後的齊小愛,示意她拜見孫豪。

齊小愛白了他一眼,倒是落落大方,對孫豪鞠躬,脆聲說道:「小愛拜見師尊,多謝師尊為小愛做主,師尊放心,今後小愛會恪守婦道,輔佐大宇,當好道侶,跟大宇一起同求仙道……」

說完,又拿胳膊肘輕輕撞了向大宇一下。

向大宇微微苦笑,如同排練好了的一般,齊齊向孫豪鞠躬,整齊地說道:「謝謝師尊。」

孫豪微笑點頭,然後看向嘯宇飛天善火,笑著說道:「建軍兄,別來無恙,葬天墟一別,恍然已經多年,幾十年不見昔日朋友,甚是想念,今日再見建軍兄,沉香卻是感覺,建軍兄依然風采依舊,英氣勃勃,一如當年。」

易路燈火不由想起了葬天墟的那些日子,心中卻是感受到了孫豪見到了朋友的那種真誠,心中有點小小的溫馨,嘴裡嘻嘻笑道:「沉香別來無恙,話說沉香,你這保養,那真不是蓋的,幾十年過去,你依然如同昨日,翩翩少年,建軍卻是感覺自己老了一大截。」

孫豪啞然一笑,然後打趣著說道:「建軍兄風塵僕僕,跑到大漠,風吹日晒沙吹,能不蒼老才怪……」

易路燈火正準備說話。

下方,齊天沙城傳來陣陣低級修士的歡呼聲,然後,下邊廣場上「汪汪汪」聲大作。

易路燈火一愣,臉上浮現出尷尬的笑容。

孫豪卻是哈哈大笑起來:「建軍兄,大漠荒恐居然被你培養得發出了小狗般的叫聲,我卻是服了,你還真是個奇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