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二零三章 靈犀心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二零三章 靈犀心猿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金曉蘭在孫豪面前,十分溫婉,處處以妾身自居。

孫豪倒是知道為何如此,蓋因為九仞宗恰是當年有熊老祖留下的妾室所創的宗門,宗門宗旨之中有一條,那就是奉老祖傳人為主,自動成妾。

當然,九仞宗也並沒有完全管死宗內弟子,弟子要想自由,有幾個辦法,其中一條就是修成金丹以上,可自結道侶。

金曉蘭當年,也曾經結有道侶,只不過早已辭世。

見孫豪問起九仞宗的事,金曉蘭有點誤會,臉色微紅,十分詳細地把宗門之內弟子總數,+年齡結構,資質高低,容顏美醜等等情況一一道來,恰似是給孫豪介紹後宮佳麗一般。

孫豪看看金曉蘭背後,十分溫柔,但面色通紅的陳娟,臉上湧起絲絲苦笑,這兩位,都誤會自己是那荒唐之人了不成?

只不過,想到荒唐二字,孫豪恰好看到陳娟之時,心中不由微微一動,湧起一股較為別樣的情緒。

從陳娟那裡,孫豪感受到了一種仰慕,一種忐忑的心情。

這不奇怪,青雲門弟子,對孫豪大多是如此。

奇怪的是,孫豪自己的感覺。

有那麼一刻,孫豪感到自己居然湧出了絲絲渴望,好像是有了一些衝動和欲求。

臉上不動聲色,孫豪心中卻是一驚,開始審視自身。

以孫豪如今的修鍊境界,完全已經能大山崩而不色變,面對情之一字。也完全可以玉潔冰心。控制得祝但是剛剛,明顯有那麼一刻失控。

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孫豪不否認自己對金宗主和陳娟的感官不錯,但同時,孫豪也不覺得自己會對她們有太多的情感和曖昧,那麼現在,這一絲絲異樣感,來得就很不是時候了。

神識在自己身上仔細掃過。孫豪分出部分心神,開始關注自身,但外表,依然毫無異常,嘴裡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曉蘭宗主,如今九仞之巔,天風罡氣可有太大變化?」

金曉蘭稍稍回憶了一下,然後說道:「上次沉香凝練一次之後,又過百年,九仞山依然很少有青雲弟子光顧。天風罡氣相比沉香凝練之時,又更加的靈動起來。好像是沉香的凝練,給九仞罡氣帶去了一些變化一般。」

孫豪點點頭,再度問道:「曉蘭宗主可知,如若我要完成老祖壯舉,造最後一仞,九仞山上,會有何等變化?」

金曉蘭嚇了一大跳,從蒲團上一站而起,圓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豐潤的嬌軀微微起伏,身為元嬰真君,心態也瞬間失衡,有點被孫豪的消息驚到了。

陳娟的雙眼,更是目光炯炯,看著孫豪,一眨也不眨。

深深地吸了幾口氣,金曉蘭穩住自身情緒,然後緩緩說道:「沉香萬萬不可,九仞記載,有熊老祖昔日,堂堂大修士,尚且未能盡功,沉香……」

說到這兒,金曉蘭豁然想起孫豪的兇悍戰力,如今的孫豪,修為雖然不及老祖,但一身戰力,怕是跟大修士沒差多少,就是不知有熊老祖當年戰力如何,還真的說不定,沉香已然能完成造山壯舉了。

但金曉蘭依然還是說道:「還請沉香三思。」

孫豪微微一笑,手中茶杯對金曉蘭微微一舉,嘴裡說道:「金宗主別急,坐下慢慢說。」

金曉蘭緩緩坐下,喝了一口茶,臉上露出豁然神色,笑著說道:「妾身無狀,卻是有點失態,到底該如何去做,沉香自己拿主意就是,不過,九仞典籍記載,九仞山,實際就是一個尚未完成的青雲道抄…」

孫豪微微一愣,然後說道:「原來如此,金宗主可知,九仞道場如若完成,會有何等功效?」

金曉蘭臉上露出豁然神色:「妾身倒是不以為有人能夠完成,所以就沒大用心,慚愧,娟子,你素來細心,你給沉香說說吧……」

此時,站在金曉蘭身後,一直旁聽的陳娟,躬身說了一聲:「好的,師父。」

然後,又對孫豪微微欠身,陳娟嘴裡柔聲說道:「萬仞道場如若建成,能有三大功效,一曰凝罡,各階天罡層級分明,精純萬分,能加成修士護體神罡;二曰鍛氣,天罡為風,鍛煉錘鍊修士真元,不同天罡效用不同,鍛氣效果可達真君;三曰鍛體,常年在萬仞山修鍊,能極大強化修士肉身,補足我青雲門煉體短板……」

陳娟的聲音輕柔,軟綿綿的,有著一種糯米般糯糯的感覺,聽到她說話,孫豪自然而然地想起了自己故去的母親。

而內心之中,絲絲異樣,再度滋生。

孫豪心中,驀然一動,難道是因為陳娟特殊的體質,引起了自身的感應不成,但不應該啊!

早在當年,孫豪就辨識出,陳娟的體質天生有利於修士雙修,是很多魔修寐以求的女修爐鼎。

今日再見陳娟,跟她們說話之時,孫豪幾次產生異樣,說不定就是對她的特殊體質有了感應。

為何會產生這種感應,孫豪初步判斷,應該是跟自己修鍊的輪水訣,輪水之後生成的重水和水立方脫不開關係。

或許,重水或者水立方就跟木丹發現靈草,小火苗發現真火一般,發現了對自己進階有利的特殊體質,然後產生了感應。

將這種感應輕輕壓下去,孫豪心中,又迅速揣摩陳娟透露出來的信息,心中卻是多少有了一些明悟。

有熊老祖留在九仞山的傳承,隱約之間,卻是跟萬仞山的功用相互匹配。

比如說,孫豪要想修鍊三味元嬰火,就必須煉化天風味,而天風味怎麼來,造山萬仞即可。

萬仞山成,青雲道場生,但是沒有上好的煉體功法怎麼辦?傳下去傲宇神罡霸法煉體神功就是。

既然如此,日後萬仞山成之後,是不是要把化庫那小子扔到萬仞山吹吹風呢?

孫豪雖然沒有明確表態收下嘯宇化庫,但是依然把傲宇神罡霸法煉體神功傳給了他和木家兄弟。

能學到多少,能否成為自己的弟子,卻是得看他們三人的造化。

心中迅速轉過這些念頭,孫豪對陳娟微微一笑:「麻煩小娟了。」

陳娟臉色緋紅,對孫豪盈盈一禮:「這是妾身應該做的。」

孫豪又對她笑了笑,然後轉向金曉蘭,開口說道:「昔日沉香在九仞凝罡,機緣巧合,得老祖傳承,其中卻有秘術,需要借用造山萬仞之勢,方能一舉功成,看來,這卻都是老祖布局,沉香卻是不能偷懶。」

金曉蘭微微一愣,然後恍然大悟地說道:「原來如此,我還以為沉香心急求成,卻沒存想,乃是老祖的安排,既然如此,妾身當全力配合,協助沉香,完成造山壯舉。」

金曉蘭身後,陳娟也柔聲說道:「妾身也當全力配合,協助沉香。」

如今金曉蘭已經退居太上,九仞宗宗主,卻是陳娟,她此時表態,卻是必須的。

孫豪朗聲笑道:「那就多謝二位道友,二位道友不妨現在青雲本宗住下,待我青雲完成立峰大典,豎起本宗道場之後,我們再行一起前往九仞,完成老祖意願,為我青雲再添道常」

金曉蘭和陳娟大聲說好,然後,三人又坐了一會,談及當年一些往事,倒也其樂融融。

期間,孫豪再度幾次感覺到了絲絲悸動,感覺到了身體之中別有一番滋味的些許衝動,心中不由十分肯定,自己的狀態,真是有些不一樣了。

送走金曉蘭和陳娟,孫豪又盤膝而坐,認真分析了自身。

最終得出結論,自己出現這些心態的變化,可能是種種因素交織而成的結果。

輪水訣生成的重水和水立方,位於修士雙腎,腎乃是修士生育的本能之源泉,真的很有可能會特殊感應一些對自己有用的體質,產生欲求。

除了輪水訣之外,自己煉心境界的變化,應該也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孫豪的煉心一直沒有落下,入**帶七殺問心,孫豪從未間斷,體悟人情味,實際也是煉心的過程。

相比鍊氣修為,孫豪的煉心境界差不多齊頭並進。

目前也到了對應的靈犀境,如若孫豪沒有猜錯,這一境界最典型的特徵:「靈犀心猿」已經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