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二零四章 心猿意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二零四章 心猿意馬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心猿,心意好像猿猴跳、馬奔跑一樣控制不住,心裡東想西想,安靜不下來。

是煉心靈犀境界的一個奇特的過程。

七殺問心訣之中描述:「機盡心猿伏,神閑意馬行」,又曰:「「心猿不定,意馬四馳。」

說的就是此一煉心境界的典型標誌。

孫豪對此,倒是早有心理準備,但是,有兩點孫豪沒有想到,其一是心猿來得好像早了一些,按道理還沒到心猿生的時候。

靈犀境,心有靈犀一點通。

乃是一個可以生成他心通種子的神奇境界。

而生成他心通種子之前,就會有心猿出現。

這種心猿乃是必然的,修士此時能根據其他修士心中的想法,受到其他修士的影響,而心動不已,心猿出現。

但是,孫豪認真審視自身,卻是發現,自己的煉心修為,應該是受到不二味的約束,根本就未能達到心猿大生的境界,但奇怪的是,偏偏心猿他就出來了。

第二個沒想到的是,自己的心猿居然特別側重了男女之情,男女之事。

要說,正常的心猿,應該什麼都會去想,什麼都會感興趣,而不應該像是孫豪這般,唯獨面對相互有好感的女修之後,爆發強烈的心猿。

有點讓孫豪費解,並讓孫豪感到有點難以處理。

降服心猿,難度不校

相傳,遠古斗戰勝佛當年心猿滋生之後,足足五百年,方才降服,留下傳說:「八卦爐中逃大聖五行山下定心猿」。

相傳,佛祖相助。斗戰勝佛不吃不喝,不動不彈,趴伏五行山下五百年。心態方才逐漸安寧下來,戾氣盡去。心猿降服,出而成佛。

遠古傳說是否真實,已然不可考證。

但是,降服心猿的難度可見一斑。

七殺問心訣之中,倒是記載了降服心猿的兩種辦法,一曰堵;二曰疏;三曰順其自然,該堵就堵,該疏就疏……」

第三種方法看似最好。但實際卻是下下策。

原因則是其中分寸很難把握,還不如挑選前兩種,一條道走到黑。

比如斗戰勝佛,當年就是強行給堵了。

孫豪盤膝而坐,思考自己處置心猿的辦法。

自己這心猿來得有點蹊蹺,有點早,還有著較強的側重性。

首先,孫豪覺得,自己應該不能疏。

所謂疏,就是根據心猿意動的情緒走向。主動去滿足心猿的需求,讓心猿習以為常,然後順著自己的意思。很自然地成長,最終隨著修為的精進慢慢化解為無形。

如若是其他種類的心猿,此法或許真的可行。

但偏偏孫豪的心猿,起自雙腎,湧起的卻是對男女本能欲求,這玩意兒要是用疏的辦法去解決,孫豪覺得自己一定會十分荒唐,那麼,疏是不行了。

然後是堵。孫豪覺得也不是很妥當。

堵住心猿,不僅僅需要極大的毅力。而且,常常需要採取一些極端特殊的手段。

相傳。遠古有修士,為了降服心猿,不惜自宮,修鍊「葵花寶典」,其結果反而是把自己搞得不男不女,性情大變,心猿沒有被制服不說,反而是成了心猿的奴隸。

那麼,自己應該怎麼辦呢?

順其自然嗎?

仔細思考的孫豪,壓根兒就沒有懷疑到陰陽化合*。

郝安逸既然被真女稱為惡魂,豈是沒有絲毫邪惡的?

雖然真女界的世界觀跟大陸有著很大的不同,稱呼郝安逸為惡魂在大陸並不是很合適,但實際上,郝安逸其實還是有許多不妥。

而他通過魏星兵的口傳遞給孫豪的陰陽龍虎化合*,自然也就有著一些特殊的功效。

而孫豪現在,提前進入心猿境況,心猿還出現意外側重,實際都跟陰陽龍虎化合*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此*堂堂皇皇,陰陽至理,陰陽相生,陰陽化合,沒有絲毫異常,其本身也沒有任何危害。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提前給孫豪催化出心猿,實際上也更加地有利於孫豪修行,更加有利於孫豪修為的進階晉級。

提前催生心猿,讓孫豪提前熟悉心猿,實際乃是好事。

對孫豪只有益處,沒有壞處。

也就是說,陰陽化合*本身是沒有問題的,催生的過程也是十分隱晦的。

催生的原理很簡單,陰陽化合就是簡簡單單地陰陽相惜相吸,而孫豪本身,就是純陽童子之身,很自然地,遇見上佳品質的陰屬性之後,就會自然而然地產生無比強大的,足以影響到孫豪元嬰心境的吸引力。

此乃心猿產生的根本原因。

而陰陽化合*本身,根本就沒有運行,產生這種效果恰恰是通過孫豪體內已經經過陰陽交泰而生成的兩種異種水,重水、水立方。

這兩種水,代表了陰陽化合*,讓孫豪產生了心猿意馬的感覺。

孫豪雖然知道,並且探知是雙腎異種水在作怪,但是並沒有找到真正的源頭,忽視了隱藏很深的罪魁禍首。

當然,就算孫豪找到是陰陽化合*的原因,能夠想通其中原理的話,也不會捨棄陰陽化合*而不修,原因很簡單,此*本身並沒問題,催生的心猿,其實也算是修士必須經歷並加以克服的修鍊過程。

遙遠的極北,魏星兵盤膝而坐,心中暢快無比地說道:「老大,小兵對你的敬仰猶如萬丈堅冰,牢不可摧,今日,小男男終於讓我牽手了。」

「滾,你不算算這都多少年了」,郝安逸不屑的聲音傳了出來:「讓你牽牽手,你就高興得找不到北了,要是換成孫豪孫沉香,此時說不定早就成就好事,老子也就功德圓滿了……」

魏星兵嘻嘻笑道:「老大,話不能這麼說,小兵我一沒沉香的修為,二沒沉香的皮囊,三沒沉香的名聲,能有如此效果,很不錯了,你就知足吧,對了,說起沉香,老大,也不知道他陰陽交泰沒有,還有就是會不會也跟我老魏一樣,愛上那檔子事?」

郝安逸嘿嘿笑聲傳了出來:「嘿嘿嘿,嘿嘿嘿,陰陽交泰不是那麼容易的,陰陽互根將是一個艱難而困苦的過程,一定能讓沉香死去活來,嘿嘿嘿,還有,他應該不會跟你一樣吧,都跟你說了好多次了,人家沉香走的,那才是陰陽龍虎化合*最正規的路數,不像你,盡走歪門邪道……」

就連郝安逸也沒想到的是。

陰差陽錯之下,他預料中的,會折磨孫豪的陰陽互根,在孫豪這,完全沒有什麼難度什麼影響地給練成了。

而他預料中的,不會影響到孫豪的陰陽互吸,卻因為孫豪煉心修為剛剛好卡到了心猿期的緣故,被無限擴大,還真的對孫豪造成了一定的困擾。

這真是讓人始料不及。

青雲仙山,送走金曉蘭師徒,心中有點難以安定的孫豪想了想,身體微微一晃,消失在了室內。

再度現身,孫豪已經出現在了彩雲峰上,站在了師父雲紫煙熟悉的洞府門前。

輕輕吸了一口氣,孫豪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輕輕說道:「紫煙師父,小豪來看你了。」

洞府之內,雲紫煙的身軀微微一震,玉潔冰清的臉上,浮現出絲絲紅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飛快地輕聲說道:「小豪,你進來吧。」

淡淡的溫馨湧上心頭,孫豪的眼前,好像又浮現出當年的一幕一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豪邁步走入雲紫煙的洞府。

洞府之內,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清新脫俗,淡雅怡人,裊裊青煙之中,雲紫煙一雙清澈的大眼睛正一眨也不眨地看著自己。

心中莫名悸動,當年雲紫煙拚死擋住白妖夜,噴血倒在自己懷裡的感人一幕在腦海之中一閃,孫豪情不自禁地柔聲說道:「紫煙師父,別來可好?一別多年,我卻甚是挂念。」

雲紫煙拍拍身前,輕聲說道:「嗯,為師還好,小豪,過來坐在我的身邊,我想看看你,是不是又瘦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