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二零五章 心猿意馬(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二零五章 心猿意馬(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此時的孫豪,感覺自己不再是叱吒風雲的元嬰大能修士,而是回到了當年築基期一般,心中充滿了對紫煙師父的仰慕和依賴。

深深吸了一口氣,孫豪走到雲紫煙的身邊,盤膝坐下。

如同往常一般,雲紫煙伸出素白的縴手,細細地撫摸著孫豪的臉龐,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嘴裡悠悠說道:「小豪,你還是跟當年一樣,好像沒有多大變化。」

孫豪輕聲說道:「在師父面前,小豪哪怕走得再高,走得再遠,依然永遠是師父的小豪。」

雲紫煙輕輕點頭:「紫煙明白的,紫煙的心中,小豪就是最大的驕傲,只不過,小豪你走得越高,紫煙這心中,就越發的擔心,你每一次外出,紫煙都是心驚膽戰,生怕你再也回不來了。」

孫豪的心中,又湧起莫名的悸動,好像看到雲紫煙白衣飄飄,月下仰望天空,等待自己歸來的情景一般,唯美而凄婉。

不由地,孫豪伸出手來,握住了雲紫煙摸著自己的小手,嘴裡叫了一聲:「紫煙。」

雲紫煙身軀微微一抖,「嗯」了一聲,然後輕輕說道:「小豪,你的心中,頗不寧靜?」

手中如同握住了一方柔玉,柔軟而滑嫩,心中湧起了憐愛感覺,孫豪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雙眼看著雲紫煙潔白而冰潔的臉龐,嘴裡說道:「是的,紫煙師父,小豪如今修鍊到了特殊的心猿之期,心中常常湧出本能願望,卻是沒有以前那般,能夠心靜如水。」

「心猿嗎?」雲紫煙秀眉微微一皺,然後。小手輕輕地抓住孫豪的手掌,嘴裡說道:「小豪,為師如今。卻是幫不上你了,你的境界日高。很多修鍊,為師卻是從未聽說,你知道嗎?小豪,為師我是多麼的希望自己能如同當年一般,給你遮風擋雨,那樣,你每次出去,我若想你了。也能隨時去找到你,而不用如同現在這般,一無所知,只能為你擔心,為你祈禱。」

孫豪輕輕摩挲著手中柔弱無骨的小手,雙眼也亮晶晶的,心中更是湧起陣陣把玉人擁入懷中的衝動,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說道:「紫煙放心,小豪如今雖然不說天下無敵。但能讓小豪毫無還手之力的修士,能瞬間滅殺小豪的修士,也已然不多。小豪現在的心猿狀態,也不過是本能渴求的一種體現,卻也是修士必須渡過的一關,沒有什麼大礙……」

雲紫煙的臉上露出純真至極的笑容:「那就好,那就好,紫煙還以為小豪遇見了什麼天大的難關呢?如若只是本能的渴求,紫煙建議,小豪不可太過壓抑,最好的辦法。其實還是順其自然,為師雖然不懂太多修蓮為師知道一點,所謂過猶不及。很多事,只要做到有理有據,有禮有節,有所節度地順其自然,那樣卻是最好的選擇和辦法。」

孫豪心中微微一動,臉上浮現出燦爛笑容,手中輕輕撫摸著雲紫煙的玉手,嘴裡說道:「小豪明白了,多謝紫煙師父。」

說完,孫豪的身軀向前微微趴伏,如同當年跪別青老一般,趴在了雲紫煙的膝前,而手中,依然緊緊地握住了雲紫煙柔軟的玉手。

雲紫煙微微一愣,伸出另一隻手,輕輕地撫摸著孫豪的頭髮,嘴裡悠悠說道:「小豪,紫煙這一生,很高興,很幸福有一個天資縱橫的姐姐,是姐姐給我一個避風港,讓我在競爭激烈,殘酷無比的修士世界,保持了最初的單純。」

趴伏在雲紫煙膝前,孫豪能清晰地嗅到雲紫煙身上,一股淡淡的馨香,一種寧靜而優雅的吸引力好像從雲紫煙的身上陣陣傳了過來。

感受著心中心猿的蠢蠢欲動,體悟著自身的心猿意馬,以極大的毅力剋制著自己把雲紫煙湧入懷中的衝動,孫豪輕輕說道:「紫衫師伯的確是如同老母雞一般地呵護著師父。」

雲紫煙輕輕地摸著孫豪的頭,聲音之中,出現絲絲幽遠:「後來,我收下小豪,跟小豪從陌生到了解,慢慢地,一步步,小豪成了我另一個最親最親的親人,很多時候,紫煙夙夜難眠,很多時候,紫煙對月而望,心中都是對小豪滿滿的思念……」

孫豪:「小豪出門在外,也曾想念過紫煙。」

這話倒也不是假話,尤其是在王村治病,在萬魂之島修行的那些年,孫豪就不止一次想起雲紫煙,並為她的傷勢耿耿於懷,深深擔憂。

雲紫煙摸著孫豪的手,越發地輕柔:「記得我那時暈迷,好像陷入無邊黑暗,孤寂而無助,茫然而不知所措,周圍都是無邊的黑暗,看不到一點亮光,那時,我好像聽到了小豪的聲音,聽到小豪對我說,我們在一起戰鬥……」

雲紫煙的聲音,平靜而自然,慢慢地講述她心中的點點滴滴。

記得那時,小豪剛剛加入青雲,我想讓你穩固一下修為,讓你單獨修鍊了一年;

記得那時,小豪被強敵追殺,生死不明,幫助孫豪教育弟子,成了唯一的寄託。

記得那時,回來,心中有著無邊的喜悅。

……

淡淡而刻骨銘心的思念,如同屢屢清泉,淚淚地流淌了出來,孫豪好像看到玉潔冰清的紫煙,就這樣默默地對著青燈,對著檀香,為自己祈禱,求福,就這麼默默地守望著自己,等待著自己的歸來。

心中的浮躁,心中的意動。

那難以控制,蠢蠢欲動的心猿,隨著雲紫煙的講述,逐漸平息下來。

在雲紫煙清澈的雙眸之中,真誠的凝視之中,逐漸的歸於平靜,一顆真心為自己的心,除了自己再無旁騖的心,柔能克剛的心,逐漸安撫了孫豪心中那躁動的心猿。

孫豪好似一個嬰兒一般,趴伏在雲紫煙的膝前,緊緊地攥著她柔若無骨的玉手,呼吸逐漸平靜下來,深遠而悠長。

身軀整個放鬆,呼吸變得若有若無,很久很久沒有出現過的,可能是百多年沒有出現過,孫豪十分難得的,如同在母親懷裡一樣,好似一個孩子般的睡了過去。

雲紫煙的臉上,蕩漾起無比聖潔而欣慰的光輝,說著說著,也逐漸趴在了孫豪的身上,聲音越來越低,慢慢地,也沉沉地睡了過去。

洞府之內,青煙裊裊。

安靜下來。

不知過去了多久,或許是許久許久,也或許只是一剎那,孫豪豁然醒來。

雙目一睜,看到了一雙亮若星辰,沒有絲毫雜質的雙眼,但能看出關懷和溫暖的雙眼。

感受一下,發現自己此時依然躺在紫煙洞府之中,而自己的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紫煙師父抱在了懷裡,枕在了她的*之上。

淡淡馨香傳入鼻子之中,柔柔軟軟的感覺傳遍腦海,絲絲異樣在心中滋長。

很自然地,孫豪的腦袋在雲紫煙懷裡拱了拱,然後問道:「紫煙,我睡了多久?」

雲紫煙笑著說道:「不久,大約兩個時辰,小豪,我也睡了一會,感覺很好,好像是沒了煩惱,忘了憂愁,小睡之後,神清氣爽,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孫豪依然沒有起身,笑著說道:「我現在,精神很好,只是有點精力過剩,心猿這東西,一旦滋生,卻是需要一段時間方能徹底平復下去。」

雲紫煙摸摸孫豪的臉龐,輕輕說道:「小豪別急,慢慢來吧,既然是修行道上始終會遇見的問題,那就正視他,順乎本心,有禮有節即好……」

孫豪伸手一勾,雲紫煙的秀首壓了下來,嘴巴放到她的耳邊,孫豪低聲說道:「紫煙,心猿,其實就是心猿意馬,表現在外,就是對情感的控制能力大不如以前,要不然,剛剛我也不會情不自禁地睡著呢。」

雲紫煙呆了一呆,耳朵上,傳來孫豪陣陣熱氣,心中微微一顫,嘴裡輕輕叫了一聲:「小豪,你不會亂來吧……」

孫豪一聲怪笑,腦袋使進拱了拱:「那可不一定,紫煙,你剛剛不是說了嗎,要我順乎本心嗎?我現在的本心就是,你知道的。」

雲紫煙清冷的臉上,頓時一片緋紅,嘴裡說道:「小豪,別,別這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