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二二九章 再回蘭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二二九章 再回蘭林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少年重英俠,弱歲賤衣冠。

彈劍千萬里,難承膝下歡。

千里迢迢從青雲門飛速趕回蘭林鎮,落入孫豪眼中的,依然只見青山之上,再添一座新墳。

新墳跟弟弟孫小虎之墳搖搖相對,一左一右,坐落在雙親墳塋的兩側,好似是依然承歡雙親膝下。

飄立空中,孫豪悠然一嘆,雙膝一曲,空中飄落而下,直直地跪倒在了雙親的高大墳塋之前。

莽莽大青山上,隨著孫豪的跪地,冒起了陣陣雲霧,細細的小雨落了下來,如同孫豪的心情一般,淅淅瀝瀝,凄凄切切,紛紛而落。

孫豪垂頭,筆直而跪,任憑雨水淋濕全身。

心中一片冰涼。

無論孫豪修鍊到何種高度,無論孫豪走得有多遠,飛得有多高,也無論孫豪的脊樑有多麼的筆挺,在雙親墳前,孫豪覺得,自己始終只是當年那個少年離家的孩子。

雙親,始終就是自己心底深處,最溫馨的港灣,跪在雙親墳前,就算是一隻躁動不安的靈犀心猿,也逐漸地平復下來。

剛剛構建青雲道場的志得意滿,受到天下修士的恭維和讚揚的繁華,也隨之深深掩埋。

青雲道場,斗戰天宮建成之後,孫豪又抽出兩天時間,才一一地謝過了前來觀禮的修士,處冷的一些後續事宜,並給軒轅紅留下了一份絕密的道場使用的資料之後。方才馬不停蹄地趕回家鄉。

但是,卻依然發現自己回來得晚了一些。妹妹孫茜,已經化為一座新墳,如同她跟自己說過的一般,也聳立在山崗之上,盼望著自己的歸來。

縱然是戰力逆天。

縱然是元嬰大能。

但是,孫豪此時依然感到自己在自然天道之下的渺小和無奈。感受到了修仙者。那難以抹去的,淡淡的憂傷和緬懷。

靜靜地,在雙親的墳塋前跪了三日三夜,孫豪方才挺身而起,給弟弟妹妹的墳塋之上,各上了一炷香。

妹妹的新墳之前,孫豪矗立良久,心中百感交集。

隨著妹妹的離世,自己失去了這世上最後一名血脈至親。一種真正孤家寡人的悲嗆在靈犀心猿之中,隨之而生。

想自己一生,少年離家,求仙問道。一去幾百年。

父母在世時,不能盡孝膝下,弟妹在世時不能探望一二,如今親人盡去,恍然之間,有許多唏噓與遺憾。

默立良久之後,孫豪大手一揮。衣袖一擺,竹屋之內沉睡的夏家修士莫名其妙地出現在孫家大院的一間空房之內,豁然醒來,心中大驚,正欲起身驚呼,突然感到全身僵直動彈不得。

心中更是驚惶,然後,沒有接到傳音,沒有任何提示,心中卻是瞬間明白,孫家有人回來了,暫時幾年之內,大青山的孫家祖墳,不用自己打掃了。

想起孫家老祖的傳聞,想起孫家有大能在世的消息,夏家修士頓時明白過來,匍匐在地恭恭敬敬叩首不已。

然後,身上一輕,恢復了自由,透過窗子,遙望大青山,卻是發現大青山上,湧起了陣陣濃濃的迷霧。

青翠的高大樹木,在雲霧之中若隱若現,卻是不再分明。

夏家派到蘭林鎮也就是現在的孫家鎮守墳的修士都是精英之輩,也是心思聰慧之人。

思考片刻之後,這位夏家修士來到大青山下,在登山的必由之道旁,砍伐了一些青竹,搭建了一座全新的竹廬,卻是在山下守望執勤,開始履行自己的本職。

雙親墳前,孫豪走進了竹廬之中,拿起了掛在竹廬上的掃帚,如同當年結廬之時一般,開始虔誠地為雙親以及距離雙親墳塋不遠處的弟妹掃墓。

沒有任何修為,甚至是沒用任何本體力量,一如普通凡人一般,孫豪慢慢地,一絲不苟地掃除枯枝敗葉,些許飛塵,心情也在這打掃之中,逐漸平復下來。

掃墓在青山,而無車馬喧。

安安靜靜地,孫豪每日間日起而掃,日落而掃,其他時間,或在竹廬之內打坐鍊氣,或在竹廬附近修鍊法術,練習沉香劍的御劍之術。

古雲也從須彌凝空塔內出來,跟白絹一起,在古強的墳前搭建了一座簡陋的竹廬,安安靜靜地,給父親掃墓,偶爾,也會攜白絹拜訪一下孫豪。

孫豪的生活,在自己兒時經常嬉戲玩耍的大青山上,平靜下來。

從遠處看,大青山好似蒙上了一層濃霧,但是真正走進大青山,到了孫豪的位置,卻是一如既往,沒見絲毫雲霧遮掩。

掩蓋大青山的霧氣,不過是簡簡單單,孫豪隨手布置的小陣而已。

一年時間,很快過去,孫家老宅倒是不到幾個月,就已經發覺了大青山的異常,並通過夏家修士基本弄清楚了是怎麼回事。

他們倒是也想前往大青山,前去拜見自家大伯祖,但是,沒有任何陣道經驗的凡人,走了幾步,就會發現,自己再次好端端地出現在了大青山的入口之處。

來了幾波人,都是如此,卻也明白這是老祖不欲大家打擾,遂不再強行闖山,只不過,老孫家老老少少,不下千多號後人,卻逐漸匯聚,四面八方,趕來老宅,靜靜等待,期待著孫豪能見大家一面。

雖然是凡人,但是老孫家上下卻隱約知道,自家之所以在俗世擁有無與倫比的地位,連根帶葉,無論是哪個國家都活得很好,根本原因,還是傳說之中,那個活了幾百年的,孫家伯祖,據說他現在不僅僅是仙人,而且還是那種大到不能再大的絕世大能,地位之高,難以想象。

據說,前些年,西周國內亂,鬧得不可開交,其中一房逐漸佔據了絕對上風,而另一房被破無奈,躲進了小南王家。

當權者急追而至,欲問罪小南王。

眼看小南王全家不得安寧,有被株連的危險之際,小南王的主婦,老孫家血脈,深得孫老太君喜愛的李巴兒站了出來。

西周圍剿修士沒能一下認出李巴兒的身份,正欲強行緝拿之際,李巴兒隨手捏碎了防身玉符一枚。

然後,事情就急轉直下,西周風雲突變。

兩名金丹大能從天而降,破去西周防護大陣,直入天牢,救出小南王一家,然後就地坐鎮,主持了西周的改朝換代。

完了之後,兩位金丹大能對李巴兒是客客氣氣,禮遇十分,其態度,比對待大國國君還要好了許多倍。

後來,孫老太君聞訊趕往西周,兩位金丹大能對孫老太君的態度,差不多就是巴結了,恭恭敬敬地平輩論交。

老太君倒是一如既往地表示:「我老孫家上下,絕對不能干涉地方大事,要不是被逼無奈,李巴兒也不會捏碎玉符,還請兩位大人原諒。」

兩位金丹則表示:「太君客氣了,能為沉香大人效勞,乃是我等天大的福緣,來來來,這是幾枚傳音符,還請老太君仔細收好,如若有不長眼的修士膽敢招惹孫家上下,我等會隨時前來……」

那次以後,老孫家上下,總算對自家老祖的威勢有了全新的認識。

只不過,老太君再次召集了孫家老小,當眾毀去了兩枚傳音符,並義正辭嚴地警告:「凡我孫家上下,切記不可仰仗大哥神威,胡作非為,惹來潑天大禍……」

如今太君已逝,孫家上下,跟太伯祖熟識並還活著的,已經寥寥無幾,但是誰都知道,太伯祖才是老孫家的擎天一柱,此時,老祖回來,很自然,孫家的藤蔓枝條都聞訊而來,匯聚一堂。

李巴兒也千里迢迢,從西周趕了回來,大青山下,已經成了逐漸顯現老態的婦人盈盈而拜,口呼:「太舅舅,李巴兒求見,想知道我兒泓希近況如何……」

然後,她踏上了大青山,見到了孫豪。

昔日的花信少婦,如今已經變成了中年婦人,孫豪心頭也頗有唏噓,有感她失去襁褓幼女,孫豪見了她一面,帶給她不少周泓希的消息,難得地交流了一會。

孫家上下,頓時知曉,原來自家身邊,還有親戚能得到老祖召見,一時之間,李巴兒發現,自己身邊已經圍滿了熱情洋溢的,從來沒見過的八竿子才能打到一起的親友。未完待續。